第410章 参观内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脸上被什么抚过,脸上的泪珠被抚掉,孟栩苒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别哭,不会太久的,相信我。”

  “我倒是想相信你,可是你上明明说陪我一起吃饭的,结果,你背信弃义。”云歌想到了上次的离别,明明上一刻还在哄自己入睡,结果转眼之间,孟栩苒就深陷大理寺。

  面对云歌的指责,孟栩苒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我记得的,等我回来,我会千百倍的补偿你,天天陪你吃饭。”

  “谁稀罕啊,千百倍,我,我....”云歌的脸不自觉地红了,孟栩苒的话让云歌觉得有些变相告白的意思,什么叫天天陪她吃饭。

  “云歌,答应我,一定要等我”孟栩苒难得的严肃,虽然他有他必须去做的事情,但却也不想放弃云歌。

  依照云歌的脾气,刚才孟栩苒的话,云歌的回答一定是鬼才等你,可是话到嘴巴,却只是低头点了点头。

  看到云歌点头,孟栩苒嘴角边的笑容渐渐扩大:“你放心,这一切都不会久远的。”

  就在云歌忍不住说我也跟你一起去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穿着蓝衣的太监和两个侍卫一起走了过来。

  “孟督主,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竟然这么快?云歌顿时满脸的不舍。

  孟栩苒也是一愣,随即看了看云歌,发现云歌不舍的表情,心理却是什么感觉都有。

  “督主,出行的禁军已经整装完毕,就等督主了。”两个侍卫板着一张脸,催促着孟栩苒,要是以往,禁军里别说是他们了,就是他们的统领也不敢这么和孟栩苒说话,但是现在,孟栩苒已经今非昔比了,万督主已经顶替掉了孟栩苒的位置,不仅如此,还将东厂西厂以及锦衣卫,全部纳入麾下,孟栩苒根本比都比不了。

  面对禁军的慢待,孟栩苒却不以为意,而是淡淡的说道:“我在说几句话”随即就扭头看向了云歌。

  “记得你答应等我的。”

  云歌点了点头,刚才孟栩苒那么郑重其事,云歌自然是答应了。

  看到云歌点头,孟栩苒露出了笑容,随即一脸正色的看着云歌:“既然答应了,就不准反悔,不准在和其他男人藕断丝连的,也不许再招惹其他男人。”

  云歌眼睛一瞪:“我什么时候和其他男人藕断丝连了,什么叫招惹其他男人了?”

  “张牧,孙延庭。”

  “.......”

  云歌神色一僵,这也算?有心想和孟栩苒争辩争辩,却看到站在孟栩苒身后的那两个禁军越来越不耐的神色,只能憋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会再招惹他们的。”

  云歌这么爽快的答应,孟栩苒的神色也缓和了不少:“恩,这下我就放心了,不过你可要保证做到啊。”

  云歌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要不是考虑到这么多人看着,说不定都要动手了,这也太不相信人了,再说,这孟栩苒打的什么比喻啊,哪怕换个人也行在,不管是孙延庭还是张牧,这都和她又一毛钱关系吗?

  眼看云歌也有要发飙的迹象,孟栩苒却笑了,虽然嘴里说着那两人,但他自己清楚,云歌和那两个根本不肯能,即便是他自己,也最多看到他们不舒服,却从来不会因为他们吃味,他更担心的是,他自己离开了,会有比他更优秀的男人出现,到时候将肉叼走你,他岂不是没地方哭。

  云歌正烦着呢,就看到孟栩苒在那儿笑,顿时虎了一张脸:“笑什么笑,告诉你,你别光顾着警告我,你先管好你自己,你这次去黄沙关,要是敢带一个丫鬟,有你好看的,还有,那些外国的美人儿们,你也给我远着点”云歌对孟栩苒也没那么放心,没看电视上很多都是,被塞外的那些公主啊,什么奇异女子的给勾引走啊。

  看到云歌吃味的样子,孟栩苒笑的更开心了:“放心,我这次是在军营,一个女人都不会有的,对了,这个给你。”

  说着云歌眼前多了一个小布包,云歌有些好奇的接过,就看到孟栩苒转身往前走去,那两个禁军也紧随其后。

  云歌想要追上去,可是手里的布包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布包被打开,一个栩栩如生的红色簪子露出了一角。

  好眼熟的簪子,想到刚才孟栩苒递过来时候的郑重其事,云歌连忙蹲下身子,将簪子捡了起来。

  果然是,是当初在船上孟栩苒送给自己的簪子。

  抱着簪子,看着已经远去的孟栩苒的背影,云歌则在心理暗暗发誓,自己若是有机会,一定要追上去,等你,等毛线啊,真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

  云歌这边刚下了决定,一扭身就看到了万晓楼。

  刚才似乎太过投入,连万晓楼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还有,刚才的时间,自己似乎全用来和孟栩苒说其他话了,至于药材什么的也全忘光了,也不知道万晓楼发现了没有。

  “既然人已经见到了,今晚就将药送来吧。”说完,万晓楼扭身就上了台阶。

  似乎没被发现?云歌顿时有些庆幸起来。

  “那个………….”云歌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了,不过既然万晓楼已经让自己和孟栩苒见面了,那药材自己自然会奉上。

  万晓楼像是没有听到云歌的话一样,依旧往上走,最后终于消失在云歌的视线里。

  不知道怎么回事,站在台阶下的云歌,竟然从万晓楼的身上看到了一丝萧索。

  随即云歌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万晓楼是谁啊,他现在就是咳嗽一些,整个京城都能抖三抖,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围着他转,所以刚才一定是看错了。

  万晓楼慢慢的走上了台阶,事情比想象中的要顺利,也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失落呢,随即万晓楼就摇摇头,他有什么好失落的,现在能活着,命都算是从老天爷哪里抢来的,若是能顺便将自己的事情办完,就已经算是再好不过了。

  “督主”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万晓楼向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待看清楚来人之后,脸上本来存在的表情,瞬间就敛去。

  “傅老总管怎么在这里。”

  这个宫里,能让万晓楼这样称呼的人,也就傅总管一人而已,据说傅总管进宫都已经七十多年了,可以算是宫里最长寿的人,没有之一,但傅老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看门的老太监,也就是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将比他有势力的太监全熬死了,才熬成了内库的掌匙太监。

  傅老总管连忙对万晓楼行了一个礼,这才回答道:“咳咳,督主让人去传话,说要人去挑选几样宝物,人还没有去,老奴就过来问问,咳咳咳”

  傅老沙哑的声音传来,让万晓楼皱了皱眉,想到和云歌的约定,其实让云歌去内库挑衅东西,已经算是严重越轨了,不过现在又有谁敢有意见呢?

  “我一会儿就让人去,傅老就安排一下,让她随便挑选几件好了”云歌刚才已经和孟栩苒见面了,想必已经没有借口继续推脱了,他倒是要看看,那些药材是怎么凭空变出来的,那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

  傅总管用眼角看向万晓楼的脸颊,顿时发现万晓楼又在走神,不过只是看了一眼之后,随即就将头继续低下,不让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万督主吩咐了,那老奴就等着,只是希望来人能来早点,老奴年纪大了,眼神不好,若是天暗了,老奴就看不见东西了。”

  万晓楼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傅总管只管回去,我一会儿就让人过去。”

  “那老奴就谢谢督主了,老奴现在就回去整理,等督主派去的人到了,就能直接挑选了。”

  看着傅总管颤颤巍巍的离开大殿的范围内,万晓楼的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随即一个响指,一个穿着寻常太监服的人连忙从一旁走了过来。

  “去查查,傅总管是那一年去的内务府。”

  .....................................

  内库,皇帝的私库,传说中的地方,竟然就堂而皇之的让自己去,这也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吧。

  可是就是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云歌竟然见到了,还经历过,这让云歌自己都有些置身于梦中的感觉。

  光是走到这里,云歌就经过了好几波侍卫的巡视,云歌甚至怕这些侍卫看到自己,突然扑上来,要抓拿自己,不过明显是云歌想多了,这些侍卫根本就当云歌不存在一样,直接目不斜视的从云歌面前走过。

  “云歌小姐,就是这边了”一个年纪老的让云歌都害怕的太监,颤颤巍巍的引着云歌往里走。

  “有劳傅总管了”云歌有点担心的看着这个老太监的脚下,话说,怎么从古至今,看门的都喜欢找老头啊,以前见到的,云歌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看着傅总管,云歌真担心他脚下一滑,直接就倒地上了。

  话说,要是这个傅总管真摔了,自己是扶啊,还是不扶啊?

  “有什么有劳的,奴才就是一个奴才,即便老了也是一个老奴才,乘着现在还能动弹,引着云歌小姐去宝库,也算是报答万督主的栽培了。”

  “.............”云歌顿时有些无语,这万晓楼在这宫里是有多牛,那些宫女们巴结他就罢了,这个傅总管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也上赶着巴结万晓楼啊。

  路是一路朝下的,宝库嘛,在地下修建,也不是一个两个,所以云歌也没什么惊讶的。

  前面是一条细长的巷子,并且这个巷子左右还有很多拳头大小的孔洞,只是眼睛一斜,云歌就从这些孔洞里看到闪着寒光的冰刃,不用想,这些玩意都是机关,自己这次是万晓楼让自己来的,若是自己单独过来,云歌相信即便有空间,说不定也会受伤,至于那些一般人,分分钟变成刺猬。

  “呵呵,这地方够深的啊。”云歌试图缓解一下这地方给自己的压力。

  “是啊,这里放的全是大乾王朝历代的珍宝,不深点,不安全。”老太监接着云歌的话说道。

  云歌能说现在就不安全吗,毕竟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啊,不过内库啊,想到这里可是放着历代的皇家珍藏,自己就要进去一一观摩,也有点小激动呢。

  门有三道,前两道都有其他人开门,走到最后一道的时候,这个老太监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药匙,慢慢的将厚重的石门打开。

  和云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有那种金光灿灿的感觉,反倒像是来到了博物馆,所有的东西都被成列在高大的架子上。

  “这就是宝库?”云歌看着架子上的东西,顿时有些犹豫,虽然万晓楼说的好,可是这地方,自己就这样进来真的好吗,最关键的是,还能允许她来挑拣东西?

  “万督主吩咐过,云歌小姐可以随意挑选,不过您看好了,就先记下,等一会老奴来帮您拿。”老太监指着前面的那些东西,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呵呵,这又不是超级市场,还随意挑选,云歌也是醉了,不过既然人都大方的说了,那云歌还真就要看看,毕竟千年宝库啊,要是搁在现代,这些东西想距离一米以下,说不定都有穿着一身黑色的保安哥哥冒出来让你保持距离。

  但是在这里,哈哈,上手摸都不在话下,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云歌怎么会错过。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就径直往这间宝库里走去。

  在门口的时候,云歌也看不清这里有多大,主要是视线所及,全被各式各样的架子给挡住了,但是走进来之后,云歌终于看清楚这千年宝库的底蕴了,尼玛,简直就是一个大型广场啊,话说在地下开凿这么大一片地方,这工钱都不知道多少吧。

  那些看得云歌眼晕的架子,上面齐排排的放的全是各式各样的盒子,甚至有些东西连盒子都不用,就那么大咧咧的放在架子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