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茅山捉鬼术(月末各种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书册不少见,但是无字的就很稀奇了,这古代人貌似不流行随身带笔记本,而且那两个五环之内的家伙看上去也不像好学生的样子,好学生能被赶山下来?

  道士当即开了天眼,果不其然,冒着黄光的禁制浮现出来,而在禁制内,一个个肉眼难辨的文字正起起伏伏,但却始终让人看不清晰,仿佛盖上了一层纱布。⊙頂頂點小說,

  “这是茅山派的《大洞炼妖鬼法禁》,非有茅山内门的《太乙解法》不能解之,贫尼或有手段,”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不远处正站着那个无鼻的尼姑。

  “是你!?”道士当然熟悉了,当初对付那藤鬼的时候,就是这神尼一方提议自己买卖未成年儿童,连忙将丑娘往怀里一藏,哼哼道:“想都别想,这可是道爷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好不容易快养肥了,你这就想来摘果子,没门!”

  “不肥不肥,”丑娘扑腾着抗议。

  “贫尼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小姑娘着想,我师兄即将法降洛都,兵灾达到最盛之时,城中人无不自身难保,你也一样,现在走还来的及。”

  道士神情一动,道:“你师兄,那就是个和尚?”

  神尼一方摇了摇头:“我师兄佛道魔兼修,旁门杂家也有涉猎,况且早已被逐出了师门,并不是我佛门中人。”

  佛道魔兼修,旁门杂家,道士脑袋里转了一圈,貌似只有捕侯符合这个条件啊,这老小儿以前不是混过莲花教的,难道就是那个时候当的和尚?

  “李道友,贫尼并非一己之私,而是怜惜天生石娃多劫难,想要度上一度,还请道友成全。”

  道士眼珠子一转,便道:“那这样吧,你把这茅山派的禁制给解开,道爷就考虑是不是让丑娘先在你那边住上几天,避避风头,当然了,拜师的事得另说。”

  “我不去!”丑娘继续抗议。

  神尼一方神情一动,道:“道友说话可当真?”

  “废话,道爷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过!”道士节操满满。

  对面这尼姑结果这书册,也不见动作,如玉石一般的手掌轻轻的抚过,那书册上便显出了五个大字——茅山捉鬼术。

  道士接过之后,立马转口:“道爷我刚刚郑重的考虑了一下,丑娘恋床,脾气又不好,长的又吓人,还是不去你那边了吧。”

  “……”神尼一方。

  “看在这解开这封印的面子上,道长能否让我们单独说上几句?”神尼一方冷冷的道,估计也是被对方的无赖给气到了。

  道士眼看着要什么甜头都不给,这尼姑发飙的话自己还真有点怕;女光头党凶起来,自己真不一定hold的住啊,连忙把丑娘拉到一边,各种叮嘱,总而言之,不管人家说什么,你都摇头就是了。

  丑娘自是百般答应,然后就被尼姑拉到了李府的凉亭上,道士隔得远,自是听不清楚她们说些什么,但就见丑娘先是跟满脸的坚定,各种摇头,跟女烈士似的,后来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大眼睛眨眨,居然露出动心的表情,喂喂!这才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你这态度变的也太快了点吧?

  结果对方倒是真的守信,说完就消失在了门口,至于跟丑娘说了什么,无论道士怎么威逼利诱,人小姑娘就是撅着嘴不说,这女光头党的大洗脑术也太bug了吧!这都可以!?

  《捉鬼术》这本书册中,上面共有一十六种对付鬼怪的手段,大多都是稀奇古怪,比如用死人骨髓为主材料制作的消鬼水,或者说是用阴柳木编成死人笼,而且大多都不需要道行手段,也不是什么法诀本领。

  不过想想也是,这对付鬼怪,虽然道行修为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但是也不全是如此,这可是现实,打怪不一定能升的了级,道行高的也不一定总能虐的了菜,对付鬼怪也是要有专门手段的。

  而道士现在就看上了一种,这法子唤作——万民血!

  血乃人体之活水,流淌于四肢百脉,永不停息,是故蕴含了人体最本源的生机与活性,而万民血的原理就是通过特殊的方式,把人体血液的活性激发并混合起来,使得鬼怪不敢近身。

  此法最难的地方就是在于收集血液,毕竟万民血,人血的数量最少也得上万,并且多多益善;但这可难不倒道士,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洛都的一把手,要权力有权力,要名气有名气,手下小弟成千上万,家家户户可都挂着他的长生牌位呢。

  很快,城墙上就填满了在外人看来古怪的血水纹路,通过天眼,大量的生气溢出,万人的生机被激发出来,简直如耀阳白日,当然这是对鬼怪来说。

  至少对方再驱动血食鬼攻城的时候,这些鬼怪冲到城墙附近就会自己逡巡不前,这也让道士等人松了口气。

  法术法术,法代表法诀、修行,而术则代表着方术、手段,而这万民血,很明显是术的一种。

  等道士回到衙门,就见一干兵将满脸兴奋的表情,那白大胖直嚷嚷:“朝廷的大军终于赢了,这洛都之围可解了!”

  “大人!这是六扇门的机关鸽传来的信报!”大小眼也是满脸激动的递来一封信。

  道士略略一看,果然是好消息,首先是那五万的边军,按照之前的猜测,要么是被堵在长江防线,要么就只能走山东,绕一大圈,等赶到洛都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但是没想到那个领兵的太子爷真是厉害,表面上让大军进山东,实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自己带几队官兵偷过了长江防线,伺机烧毁了白巾贼所有沿岸的船坞,逼的对方不得不上岸作战,居然以弱胜强,四千对两万,再大败之,这才用竹筏木舟接引边军过江,现在距离洛都仅有不到五百里。

  “这太子也太牛了吧,”李道士咂咂嘴,除了感叹边军的牛叉外,心里也颇有些不是滋味,道爷费了那么大的劲,也只是勉强保住洛都,你丫怎么这么轻松?战绩这么夸张?太子'党了不起啊!

  “据说当今陛下还派了好多玄都司的**师相助,当时就升起了大雾,而且平地一声雷,水中火焰蒸腾百里……”

  听着这几个兵将各种吹嘘,眼看着就要由他的普通粉转成太子的脑残粉,道士暗暗记住说话最大声的几人面孔,准备回头就算账,扫马桶还是睡大街呢?叛徒,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大人!又有好消息传来!”

  卫兵紧接着汇报,城外又飞来一只机关鸽,经过辨别之后,的确是六扇门的特殊标记,而上面的内容则同样也是条战报——

  当初湘军在八门金锁阵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不过月余,老帅宗之望复又重整兵马,竟以万余残兵再次攻打这阵势,在六扇门和道家高人的帮助下,竟然一举攻破大阵,追杀八十余里!

  乱军之中,六位白巾渠帅当即阵亡,此刻正顺着湘江渡河而来,眼看着就要合围了。

  然而好消息还有,信上接着说,江州指挥使戴可再败石赵二佛帅,那白巾军团最高军事领导之一的赵佛帅甚至被对方亲手在燕子矶斩杀,相信不过三天,京营的兵马就会赶到洛都。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前一刻还是朝政动荡,乱兵四起,眼瞅着都要改朝换代了,后一刻官兵各种奋起,全都跟开了挂似的,联想到那个知德老和尚说的话,如果其中没有司马贱人等一伙人的插手,甚至是他们背后道家诸派的暗中支持,打死道士都不信。

  诚然,普通的改朝换代对他们的影响不大,但问题是白巾贼可不走一般流程,人家奔的就是政'教合一的方向,万一被他们弄成功,那影响可就大了去了,指不定会被对方穿小鞋穿成什么样呢。

  而且往深处想想,道家三大派的背后,会不会有天庭的影子呢?虽然说天道不能直接干涉人道,但打打擦边球,遥控指挥可不可以呢?毕竟这次这些光头们干的有些太过火了,竟然用法术直接干涉战事,这完全坏了规矩。

  再细想一下,光头党虽然拜的不知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教义,说到底还是佛教,而在天庭的中上层领导可都是道家的神仙,会不会隐藏着道统之争呢?

  那这么说来,白巾贼起势如此之快,会不会也有佛门的影子,西边的秃驴不会也在上面下棋吧。

  道士抹了把汗,还真是细思极恐,这一联系起来,貌似自己还真是趟了条不得了的浑水啊,不过这应该很大可能只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吧。

  “大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大小眼跃跃欲试,心中想什么大家都很清楚,三路联军合围,接下来就不是保家卫国,而是开始各种抢人头了,守城顶多算是苦劳,算不得功劳,大败敌军才算。

  “按照路程,江州指挥使戴可的三万京营最先会赶到这里,那白巾贼久攻不破,早已人马疲乏,未尝没有机会……”耿老将军貌似无意的道,倒不是他贪功,只是人之常情,功劳两个分总比四个人分要强,而且为了守城死了那么多同袍,就算是为了他们,也得多赚几份赏银。

  “都先下去,让道爷我想想,想想!”道士挥了挥手,两排兵将依次退下,最后只剩下余振。

  “小余,你有啥事?”李道士斜眼。

  “洛水上响起两声爆响,”余状元貌似平静的道,眼里却好似冒出火光。

  “确定是两声?”道士连忙道。

  “是两声!”

  “这不是诱惑道爷嘛,”李道士来回走了好几圈,脸上露出了那种习惯性的,嗯,想占便宜,又怕被人打的表情。

  “大丈夫当为万户侯,立万世之功!”

  “去去去,道爷是方外之人,别拿功名利禄来诱惑道爷,道爷不是怕死,是为了满城百姓着想,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若是此事一成,凭这份功劳,你若是不当官,陛下应该会赏赐你十来个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呢,”余振知道对方的秉性,继续诱惑道。

  “咦?为什么我突然觉的你讲的话好有道理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

虫梦其他小说:死亡QQ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