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 二更总是说来就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四十四章

  嬴子弋后悔!

  嬴子弋很后悔!

  嬴子弋后悔他不该一时间装逼当好学生。实际上,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嬴子弋都和好学生这个词语沾不上一点边。

  月色初晴,秦军营寨。

  嬴子弋中军帐中,一改往日晦暗,火光熊熊。

  月光照下,长桌之上,摆满了典籍图案。

  一拄拐的老者,在案桌之上指指点点,他的身旁,还跟着十数个中年的文官,看装束,应该是军中的主簿一类。

  此刻,他们围在这老者的身旁,正认真的记载着什么。

  “这个河段的土质较为松软,等将士们施工的时候,特别要注意......”

  嬴子弋正站在老者的身旁,恰有其事的....额...装着逼。别看着嬴子弋面上一副炯炯有神的样子,其实他听着听着都快睡着了。

  术业有专攻。能把这么枯燥的内容一点一点的讲出来,嬴子弋身边的人还听着这么津津有味。嬴子弋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专业精神。

  “好了。也已经两个时辰了,今天就也到这里吧!监禄先生也累了。”嬴子弋瞅了个机会,立刻叫停道。再让这个老家伙这么说下去,自己可是吃不消了。

  其实监禄的身体好的很,面上根本不显劳累之感。但是太子殿下都这么说了,帐中之人又怎么会不识趣呢。十数个中年文官禀手纷纷告退。

  嬴子弋看着他们离去,这些人都是将来帝国治理百越的骨干力量,眼下正在接受监禄老头的重点培训,教导他们西瓯之地的山川河流等地形地貌。

  监禄被农家劫持之后,一直被共工堂的人所羁押着。但是田仲投靠了帝国,也就意味着监禄骑士一开始就在嬴子弋的手上。

  所以,田光想要利用监禄来钓嬴子弋,一开始就是失败了。

  “监禄先生已过知天命之年,却蒙帝国相召,千里而来。子弋在这里谢过了。”嬴子弋摆手谢道。

  “哪里哪里,老夫一介老朽,怎敢当的得太子殿下如此大礼。”监禄诚惶诚恐的说道。”老夫坠入山林,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想不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太子殿下还想得起老夫。”

  “先生说的哪里话。”

  两人相叙一番。正听得外面有人来报。

  “太子殿下,有一人自称是西瓯王妃的侍女,前来面见太子殿下,有重要的事情禀告。”

  “带她进来。”

  西瓯王的贴身侍女在两个甲士的押送下,跌跌晃晃的走进了嬴子弋的帐中。其实这个女子的云起很好,要不是真好碰到了带领士兵巡逻的赵佗。以她一介外来者的身份,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能见到嬴子弋。

  看着眼前的年轻的男子,她一股脑的跪了下来,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我...”

  监禄看着这副样子,向着嬴子弋禀手道:“太子殿下,老臣年老,不劳久战,先行告退了。”

  “恩!”嬴子弋点头,监禄走出了帐外。

  这是一个很知进退的人,嬴子弋的心中,对着监禄这样评价道。

  “你是谁?”

  轻柔的声音响起,用得居然是西瓯之地的土话,女子的心中十分诧异。

  眼前之人就是秦太子么?并不如外人宣扬的那样凶神恶煞,甚至还十分英俊。想到这里,女子脸一红,说道:“奴婢是西瓯王妃的贴身侍女,前来...前来有要事禀告太子殿下。”

  “哦?”嬴子弋被她这话搞的有些懵了,“西瓯王妃,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妃说,她愿为太子殿下内应,击破译吁宋。”

  “哦?你家主子既然是译吁宋的妃子,为何要出卖自己的丈夫?”

  “我家主子本为骆越黄川部族长的夫人。三年前,译吁宋带着西瓯的士兵攻打译吁宋,我家主子的丈夫就在那一战被译吁宋杀死,而她自己也被译吁宋所掳掠。因此,我家主子一直深恨译吁宋。”

  嬴子弋若有所思,低下头,看着这女子躲躲闪闪,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你在骗我。”

  嬴子弋的声调突然升高,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将眼前这个女子杀死。

  阮珠的侍女受惊,忙磕头说道:“没有,我没有骗太子殿下。”

  “想你小小一个侍女,怎么能够瞒得过译吁宋的重重守卫,来到这里。定然有诈,来人,将此人拖出去斩了。”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只因今夜守夜的侍卫哈其多对奴婢有意思,奴婢略施小计,就这样混了出。”

  “译吁宋的王座守卫班列乃是绝密,你一个小小的奴婢又怎会知道谁今夜值守?”

  “是...是这样的。”侍女终于决定将事情和盘托出,“是我家的主子,她与译吁宋的是贴身侍卫长一直有私情,所以才能够知道今夜守卫的人选。”

  我去,这真是绿色笼罩大地啊!嬴子弋的心中,惊呆了。

  “既然如此,本王就暂且信了你。且告诉你家夫人,本王答应了,你且下去,与本王的侍卫商量好了约定的方式。本王让人护送你一程。”

  “多谢太子殿下。”

  .......

  监禄走出了营帐,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帐中走去。

  作为秦太子的贵宾,监禄的营帐自然是最好的一批。周围是侍卫成群。

  只是,他没有着急的走进自己的帐中,而是转过了半圈,来到了营帐之后。

  “老夫解个手。”监禄这样对着护卫着自己的侍卫说道。这些侍卫也没有在意,远远的走开了。

  周围漆黑如墨,帐后又没有月光照映。监禄一进入这黑影之中,整个人消去了生息,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秦太子的大营,高手重重。究竟是什么事情,你非要冒险来见我一趟。”黑暗之中,监禄的声音虽然低,然而却是含有三分怒意。

  “农家的侠魁死了。”黑影之中,却是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你说什么?田光死了!”监禄的声音中含有三分惊讶。事实上,他一直被共工堂的人羁押,后来又被罗网的人救出。这一进一出之间,消息闭塞,有很多的事情,监禄都无法即使的掌握。

  “是谁做的?”监禄问道。

  “秦太子!”

  “好手段。老夫身在局中,却是不知道这局面不知不觉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改变。”

  “我们该怎么办?”

  “田光死了,农家必定大乱,这下有好戏瞧了。不管天下风云如何变换,我杂家总是稳坐钓鱼台。”

  “你的意思是?”

  “按兵不动。帝国也好,农家之辈也罢。我们只管蛰伏下来,修养生息。只是这次,切莫再犯了吕相的错误。”

  “我明白了。”

  那低沉的声音说完,便没有一丝声息。监禄知道,他是离开了。他拄着拐杖,走向了那灯光通明的前方,看着周围的侍卫,脸上摆满了和煦的笑容,走入了自己的帐中。

  ......

  洪水退去,秦军的运输粮道也已经疏通完毕。秦军弃掉了旧址上的几处不太紧要的寨子,又择险要处,立了新寨。

  依旧是步步为营,依旧是稳扎稳打。

  在译吁宋看来,这位秦太子完全就没有得胜过后的那中骄狂之气,是个极其难应付的对手。

  只是译吁宋不知道的是,嬴子弋此刻也是在暗暗咋舌。隔着厚厚的寨门,站在哨塔上的嬴子弋,看着山下绵绵层层的西瓯营帐,不得不佩服他译吁宋的本事。

  只是短短的时间内,这位西瓯的王者又重新聚齐了力量,前来攻寨。

  “太子殿下,西瓯的越人又在叫战,我们可要应战。”嬴子弋一笑,摆了摆手,“各处大寨谨守寨门,若是这些越人敢来袭营,尽管放箭射之。”

  叫战这种东西,大部分是用于疲敌和消减敌方的士气。只是赢子弋看着自己大寨里堆着满满的粮仓和武库里成捆的箭矢和一排排的长弓,心中不屑,这点小伎俩算得了什么。

  战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打得就是钱粮之战。要知道嬴子弋的身后可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可是有着真个大秦帝国在奶他,只要保住后勤线不失,小小的西瓯又算得了什么?

  君不见,以诸葛武侯之智,真遇见了司马懿的这样不计名声的厚脸皮,最后也只能星落秋风五丈原。

  何况,诸葛武侯与司马仲达还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得是难分难解。而译吁宋的对面,可是相当于这个时代最为璀璨的一帮将星,双方的整体相较,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嬴子弋十万人马,大半分都驻守在山岭之中,那绵长的后勤线的周围,真正突入西瓯的,只有近三万人。而嬴子弋虽然步步为营,却从来没有打算再进一步,只是守在这兴安的附近。

  所以,真当嬴子弋拿出这么不要脸的龟缩战术来时,译吁宋暂时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

  昏暗的洞室之中,大战刚歇,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汗液交杂的味道。

  阮珠****的起身,从案桌上拿了一杯酒,笑盈盈的走到了铁于阙的身旁,匍伏在他胸上,娇媚一笑。

  “你还满意么?”

  眼前的女子今夜是百般温柔,千般依顺。铁于阙心满意足,粗糙的手抚摸着对方光洁的后背:“若是能天天如此,就是死也愿意。”

  “那好,奴家也是这样想的。”

  “恩?”铁于阙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双手将怀中的阮珠摆在了自己的对面,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奴家只是想,我们就这样做一对野鸳鸯,也不是事情。不如......”

  “不如什么?”其实铁于阙已经知道阮珠想说什么,只是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眼前的女子应该没有那么疯狂。

  “不如除掉那译吁宋,由你取而代之。我们也好做个天长地久的夫妻。”阮珠一笑,一直端在手中的酒樽半饮了一口。接着,她又将这含着胭脂的酒水递到了铁于阙的面前:“你若有意,就饮了这半杯残酒。”

  “你疯了么?”铁于阙一把推开了阮珠,大声斥道。铁于阙虽然是色迷心窍,可是还没有胆大道想要杀了译吁宋,自己取而代之。他很明白,自己这个大王对待叛徒的手段是怎么样的?他一想想失败后的下场,浑身就不住的颤抖着。

  ”没用的男人。“

  半裸着的阮珠就这样倒在了地上,酒撒了一地。她将铁于阙此刻之情态尽收眼底,心中暗骂道。

  尽管眼前的女子还是那样的妖魅诱人,那半隐半现的躯体饱含着无限的风光,可是铁于阙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寒意。

  阮珠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溢出的血迹,笑道:“铁于阙,你今天是叛也要叛,不叛也要叛。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去告诉译吁宋,说你乘着他不在,多番强暴于我。到时候你会怎么样?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你....!”铁于阙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阮珠,他没有想到阮珠已经疯狂到了这种程度,居然想和他同归于尽。

  看着铁于阙态度不再强硬么,阮珠又悄悄的欺身上前,丰满的身姿不时的在铁于阙的身上摩挲着,掀起了他的**。

  “怎么样?是选择与我做一对长久的夫妻,还是做那译吁宋的刀下亡魂,你自己想吧!”

  “好好,只是我们该怎么做?”

  看着眼前这个口不择言的男子,阮珠明白,她已经将这个男人掌握在了手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