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叔叔我们不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安邑城外的一座农庄。

  外形简陋的主屋里,内里装饰却是别具匠心。魏豹横躺在木板上,百无聊赖的拿着一尊酒往自己嘴里灌。而他的大兄魏咎,正坐在其不远处,脸上皱纹凝皱,似是在犹豫什么。

  “豹弟,你说我们到底要不要前去外黄县,参家六国诸侯会盟?”

  墨家的巨子燕丹在不久之前就前来拜访过魏咎,邀他一起参加六国诸侯会盟。只是魏咎的心中却是犹豫不定。

  魏豹却是不置可否的一笑,继续喝起了酒。

  魏咎却是站了起来,走到了魏豹的身边,一把夺了他喝酒的酒樽,“为兄都快要愁死了,你却在这里逍遥的喝酒?”

  “唉唉!”魏豹留恋不舍的看着那樽酒杯,却是对于自己兄长的话语不甚在意。

  “给我出完了主意再喝。”所谓长兄如父,魏咎对于魏豹平时的花天胡地虽然不管,但是严肃起来,也是能够对魏豹有一定的震慑的。

  “好好,我说我说。”魏豹叹了口气,“十数年前,当秦国露出了鲸吞六国之志时,六国尚不能同心协力,共抗秦国。现在,你能指望他们什么?”

  魏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魏咎,“你我现在这副样子,不过是秦皇那宏图霸略之下瑟瑟发抖苟延残喘罢了。试问,我们现在轻易就可以凭借我们的隐藏势力拉起一支军队来,对抗秦国。可是我们敢么?六国会盟?哼!”

  “那照豹弟的意思是,这次会盟我们不参加?”魏咎说道。

  “不不不。”魏豹摇了摇头,“参见我们还是要参加的。”

  魏咎好笑的看着魏豹,他刚才将那六国会盟贬的一钱不值,现在却是说还是要参加,究竟是什么意思?

  只见魏豹悄然间已经夺回了自己的酒樽,灌了一口酒,继续说道:“这次六国会盟,由墨家的巨子发起,与会之人,莫不是其余五国的继承人。兄长,这可是你在天下诸侯面前露脸的大好时机啊!”

  “豹弟你的意思是?”

  “会我们可以参加,甚至誓约我们也可以立。不过这次盟会,又能达成什么像样的结果呢?起兵反秦?给那些人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立合纵长?试问一个有名无实的合纵长,就算我们承认了又能如何?再说,如今这天下,又有什么人有这样的身份威望,能够让六国诸侯口服?”

  魏豹放下了酒樽,又挹了一勺酒,继续说道:“除去这两点以外,这场会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为将来计,大兄却是有必要参加这次会盟,因为这象征着其余五国已经承认了大兄你乃是大魏正统的继承人。这一点,对大兄将来兴复魏国十分重要。”

  “豹弟说的很对,看来这次我们有必要参加。”

  正在这时,屋外马蹄声响彻。魏豹魏咎两兄弟互看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很快,屋外就有一个奴仆装的男子走了进来,拜倒在了两人三丈之前:“主上,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慢慢说。”魏咎说道。

  “我们在绛水上的商船被秦军给扣下了。”

  “什么?”魏咎大惊,他们兄弟两花了大量的资金,建立起了商会,为的就是积蓄资金。这一船的货物品价值重大,魏咎却是不能不重。

  “豹弟,我需要立刻赶去处理这件事情,事情可能很麻烦,这次六国会盟我不能及时参加,就由你代我前去吧!”

  说完,魏咎就匆匆的走出了屋子,只留下一脸惊愕的魏豹。“兄长,这件事情能不能在商量……..”

  魏豹话音未落,魏咎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

  月色苍凉,古道之旁,赵国十余人的队伍正在道旁停歇。

  当今时代,单人骑马这种出行方式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但是对于贵族来说,出行的最好方式仍然是坐马车,因为这不禁象征着身份,更是一种格调。

  赵歇虽然说是六国没落的贵族,但是出行之时仍然坚持着坐马车,尽管它有着诸多的不便。

  此刻,队伍中大多数人已经歇息,唯有守夜的人还在戒备着随时来临的危险。

  夜色孤悬,为了小心起见,这一伙人连火都没有生。

  燕丹坐在一根倒落的圆木之上,喝了一口皮囊中的酒,驱赶着身上泛起的寒气。

  燕丹的对面,张耳拿着酒囊,也是做着同样的事情。作为昔日信陵君的座上客,现在秦国的追捕对象,身份的转变,巨大的落差,并没有让张耳有太大的感概。不比与他同为魏国名士,有着相同处境的陈馀,张耳的额头上可是一条皱纹都没有添上。

  “这次还要多谢张耳兄倾囊相助,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一个聚会的场所。”

  “巨子不必客气。多年不回外黄,不知家乡景物是否依旧?”张耳感叹道。

  燕丹敬了一回酒,问道:“张耳兄是外黄县人?”

  “没错,我年轻时还做过一任外黄知县。后来秦灭魏,我与前来的驻守外黄的秦军将领发生了些冲突,因此被追缉逃亡。后来流落赵地,蒙公子殿下收留,成为了赵臣。”

  “以张耳兄之智,又怎么会犯下如此错误?这其中是否还有些原委。”燕丹笑问道。

  张耳看着燕丹,一笑:“什么都瞒不过巨子。魏国被灭后,英雄再无用武之地,我顿感无趣。因此,散去了当地的部众,只身逃亡外地。不过巨子放心,在外黄,昔日受我恩惠的旧众还有很多,这次盟会的安全性,巨子大可放心。”

  “张耳兄处事周密,我又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只是你瞒着自己的主君,这样好么?”燕丹问道。

  “无妨,主上迟早会明白我的一片忠心。”张耳看了一眼远处马车,又摇了摇头。

  “天下初定,本应该休养生息,屯田安民。可是秦皇却是一意的大兴工事,视苍生疾苦如无物。需知,兴也斯,亡也斯,这天下迟早还是要乱起来的。”张耳叹了一口气,说道。

  “没错。”燕丹符合的点了点头,“嬴政明知道这一切,可是为了他口中所谓的万世基业,却是弃之于不顾。不过也正因为此,为那些隐入山林的六国义士提供了一丝生机。”

  “在秦皇的眼中,那些山贼流寇,各地豪强甚至是六国余族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手下败将,犬彘之辈尔!”张耳自嘲的说道,说的毫不客气。只是他随即眼中却是精光一闪,“不过,秦皇迟早要为他的傲慢付出代价。”

  ……..

  “呦,这么巧。”

  安邑城外,逍遥子带着嬴子弋三人策马出城,在城外的路口遇到了早已经在那等待着的魏豹。

  对方俊朗的脸上闪耀着和煦的笑容,高大威猛的身躯左右摇晃着,那洋溢着阳光的外表不知道能够迷倒多少少女。

  “怎么又是这个家伙,到哪里都能见着他。”嬴子弋骑在马上,无奈的说道。

  魏豹见着嬴子弋一行人,却是没有像以前一样凑到忘巧忘忧两女身旁。而是很恭敬的走到了逍遥子面前,向其一礼,“魏豹参见逍遥先生。”

  “咦?”嬴子弋轻咦了一声,此刻的魏豹,无论是样貌还是举止,都已经没有了过往的轻佻与浮躁,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你便是魏豹,那么此次是你代兄长而行。”逍遥子与燕丹都是这次六国盟会的发起者。他自然知道,参加盟会都是什么人,因此,一眼就知道魏豹是专门在这里等候他们,

  “正是如此,家兄因为有要事,不能前去外黄,因此,特意派我前来。”魏豹现在的言行举止,完全就是一名深受良好教育的贵族。

  “这小子真能装,都快赶上我了。”嬴子弋的心中,暗暗的骂道。

  “如此也好,既然我们此行的目的都是相同的,不如阁下就与我们同行吧!”

  逍遥子的邀约正中魏豹的下怀。当下,他也不客气,一口答应了下来。

  “老安,这次你与我同行吧!”魏豹身后的几名仆从,他只挑了一名长胡子的老头随行。

  不过在场的都是高手,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名名叫老安的仆从其实是这一众人中修为最高的,不可小觑。

  魏豹骑上了马,对着忘忧忘巧纷纷展露笑颜,可是当他看向嬴子弋的时候,一脸的笑容却是消失殆尽,别过了头,理也不理他。

  “这小子,到是先甩起脸子了。”嬴子弋心中暗暗的骂道,脸上却是一笑,说了一句让魏豹气的爆炸的话:“叔叔,你也要和我们同行啊!”

  “你说什么?叔...叔…我有这么老么?”魏豹大声的叫嚷道。

  “什么嘛!明明就是个大叔嘛!看起来都有三十多了,师姐,你们说对不对?”

  忘忧与忘巧俱都一笑,对于嬴子弋的话,并没有回答。

  “这小子毒啊!”看着嬴子弋纯真的笑脸,魏豹心中暗道。(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