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 心能魔象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燕飞林惊讶道:“那老家伙?”

  伍斯奇道:“他挂在实验室的头衔是负责人,试验室的项目都是由他负责的,当然,没有用骆成空这名字,而是叫做骆宾,明面上的履历中,他担当过联邦基地试验室主管,天空之蓝机甲设计跟研发,空中堡垒设计跟研发等等,共计十一项重大研究,如果是真的,那可真了不得。←頂點小說,”

  燕飞林咬牙道:“真不真的不重要,如果真的跟那老家伙有关,那么他不痛快的事情,就是我开心的事情,这东西怎么的也不能落到他手上。”

  伍斯奇道:“我的意图是如果我们真能把东西做出来,那不光可以跟联邦谈判,还能跟他谈判。”

  “这个可以暂时不考虑,我不是逃出来了么。”燕飞林道:“那么,既然图纸跟能源都有了,你们来魔物战场的原因?”

  伍斯奇道:“还是为了能源,根据塔雅跟塔木多检测后的说法,蚁巢公司那只箱子中装的能源有些奇怪,会固定的出现波长。”

  燕飞林疑惑道:“波长?”

  伍斯奇道:“类似于通讯器的频道信号,我也不太清楚,他们两个说了太多乱七八糟的术语,总之就是通过能量源中蕴涵的波长,塔雅跟塔木多制造了一台寻找波长跟解析波长的仪器,然后我们一路顺着波长释放跟接收的方向,最终来到了这里。”

  “魔物战场?”燕飞林蹙眉道:“安眠大墓地?”

  “是的!”伍斯奇道:“那图纸跟能源虽然都在蚁巢公司手中,但并非是配套,而根据塔木多跟塔雅的估算,地球根本不存在能够支撑起来能源,这张图纸虽然是机械公敌时期,白色女王所留下的,但这些图纸中的设计,毕竟从未见过天日,没有人能够真正将图纸上的东西制造出来过,所以,那两枚能源很可能来自血界的另一端,也就是魔物的世界中,并且跟某一头魔物有着什么联系,而联系的方式便是那莫名的波长。”

  燕飞林道:“所以,你们就跑来魔物战场了?但如果那箱子里装的能源真跟魔物有什么关系,必然也是极为厉害的魔物,照理说还是不来为妙吧。”

  伍斯奇叹口气道:“塔木多说,因为那两枚能源不定时的释放出波长,使得能量体显的极不稳定,根本无法进行融合跟调控,自然不可能用于任何机械上,而想要让能源稳定下来,只能从根源想办法,也就是解决掉波长的问题,而最直接的方法自然只有一个。”

  燕飞林帮伍斯奇说出答案道:“杀了那头魔物。”

  伍斯奇点点头。

  嘎吱!

  也就在这时候,仓库的大门被推开,郑建跟贺枭推门而入,随即两人便呆立于原地。

  郑建扯着贺枭道:“快,快,打我一拳,看看我是不是还在心能魔象的幻境里没有出来。”

  砰!

  贺枭抬手一拳打在郑建的脸上,把郑建给一拳打飞出去道:“没听过这么贱的要求。”

  “疼,疼,疼……”郑建捂着脸从地上爬起来道:“看来真不是做梦!”

  燕飞林上前拥抱一下郑建道:“放心,我跟你担保绝对不是做梦。”

  郑建道:“你逃出来了?”

  燕飞林道:“倒也不能算逃出来的,这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出来了。”

  伍斯奇插嘴道:“这个时间就回来了,你们两个又没过关,对吧?”

  贺枭抱怨道:“那玩意太变态了。”

  燕飞林道:“你们在说什么?”

  郑建道:“心能魔象,我们要去三层,必须得到心能魔象的认可,或者得到地精魔人的认可。”

  “咳!”伍斯奇咳嗽一声道:“我觉得后者已经可以放弃了,这小子一来就差点被地精魔人守卫队给抓走。”

  “靠!”郑建朝着燕飞林笔根拇指道:“你牛,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对你而言就这么难么?”

  燕飞林摊手道:“还不是想找你们。”

  伍斯奇道:“总之心能魔象是我们眼下最大的麻烦。”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燕飞林道:“我从其他人那儿听说过心能魔象,对于怎么突破这里也知道一个大概,心能魔象是精神系魔物,只要破除它的精神世界就能得到心能魔象的认可,这事貌似我很擅长,比精神力的话,我还没输给过谁。”

  伍斯奇道:“别掉以轻心,心能魔象的精神世界没那么简单。”

  燕飞林道:“大概是怎么样的?”

  郑建摊手道:“没法跟你说。”

  燕飞林疑惑道:“为什么?”

  贺枭解释道:“因为每次都不一样,而且,每次需要我们做的事情也不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郑建接口道:“有时会有规则,你能依照规则成功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但非常的难,有时就把你丢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你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还会时常出现一些怪事,当然,最重要的是每次都不一样,目前我们几个已经分别进入过十三次,没有任何一次是重复的,如此一来,就算多进入几次去累积经验也没有用。”

  燕飞林道:“简单的说就是心能魔象的考验没有标准,全凭着对方的喜好来?”

  伍斯奇道:“概括的不算准确,但也差不多就是这意思,但我们还是有些进展的,我们每人每天分别进入两次,虽然各自都没有碰过重复的场景,但互相交流后,发现会碰到其他人遭遇过的场景,虽然内容会出现一些变动,但变动的并不大,这样就能互相收集对方遭遇过,自己没有遭遇过的场景,下次如果遇上,肯定会有所帮助的。”

  郑建道:“我们都做了记录的,你反正一次都没试过,要不要看看。”

  “免了!”燕飞林赶紧摆手道:“想想都头疼,我还是直接先去试试再说。”

  伍斯奇点下头道:“也好,心能魔象的考验很古怪,又时不时的变化,其实我们也很难说清楚,你自己去体验下最好。”

  郑建看下时间道:“现在再去一趟?离天黑还早。”

  一直趴在燕飞林怀里的小萝莉冷不丁张开眼睛道:“我也要去。”

  燕飞林道:“那就一起去吧。”

  伍斯奇道:“我守家,让郑建跟贺枭带你去吧。”

  燕飞林道:“好。”

  郑建摆手道:“走!”

  离开那间仓库,燕飞林抱着小萝莉,而郑建跟贺枭则是在前面一边带路,一边道:“说说,你怎么跑出来的,听说你被关进恶魔岛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死定了。”

  燕飞林叹口气道:“最坚固的监狱也是从内部瓦解的,算了,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再说恶魔岛再难逃出来,也比魔物群潮……”

  燕飞林的话头一顿,然后郑重道:“对不起。”

  郑建拍拍燕飞林的肩膀道:“有什么好道歉的。”

  燕飞林道:“我答应过回去的。”

  郑建道:“你不是不想回来,只是无法回来,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要想太多,我们还是想想眼前的事情,伍斯奇把该跟你说的都说了吧?”

  燕飞林道:“能源跟兵器图纸的事情?”

  郑建点点头,然后兴奋道:“那玩意如果做出来,我们就真的无敌了,谁都不用怕,什么狗屁哒哒的魔物群潮,全都见鬼去吧。”

  燕飞林道:“你别忘记了,我可是机械师,我很清楚那东西的威力,只是我还是不太相信那张图纸是真的,或者说即便设计思路是对的,那张图纸在我看来能实现的可能微乎其微,特别是竟然能找到支撑起能源输出的能源,实在不可思议。”

  郑建道:“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吧,本来是想以此作为跟联邦的交涉把你救出来,现在好了,你自己回来了,我们有了这样的兵器,联邦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我们还可以借此大量歼灭魔物,也许我们会从罪犯变成英雄也说不定哦。”

  燕飞林道:“那倒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说话间,贺枭忽然向前一指道:“那个就是心能魔象。”

  心能魔象位于地精魔人所建造的地下城尾,紧贴着地底的岩壁,大约有百米高,像是一具石头雕象,似人形,有手有脚,但脸上没有口,鼻,嘴跟耳朵,只有六双眼睛,同时表面有着如同树皮一般的纹路,呈半蹲的姿势,紧贴着墙壁。

  燕飞林道:“这家伙不会动么?”

  贺枭道:“据说是不会,心能魔象其实是能源体,融入到岩石中后,会化成魔象,这尊心能魔象好像本来已经要湮灭了,是地精魔人救了它,然后它就融入这片岩壁中,化成巨大的魔象,一直保护着地精魔人的地下城。”

  燕飞林道:“我该怎么做?”

  郑建道:“去到雕像的下面,你释放出精神力,跟心能魔象的精神力相融后,就会被心能魔象给拉进精神世界,还有这小鬼……”

  燕飞林看了眼小萝莉道:“怎么了?”

  郑建道:“你们两个要一起去是没关系,但心能魔象建造的精神世界都是独立的,也就是说,你虽然在外面跟她在一起,但进入精神世界后就会分开,提前告诉你一声,让你有个准备,别到时候进了心能魔象的精神世界,发现她不见了就突然抓狂。”

  燕飞林点点头道:“知道了!”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