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听到皮特的话,众人不禁眼神古怪这看向西特。》頂點小說,你不是说是皮特医生报警西特故意伤人和绑架吗?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似乎不是这样?

  西特想死,卧槽尼玛的你们这群傻逼,关键时刻全给我脑抽啊!你们一个个说的是人话?这下好了,乐子大了,人家报警压根就没说绑架的人,人家只说了未经医院同意把人都带走,这跟绑架能一样?不一样!那你丫凭什么指控江炎绑架罪名还把人带到警局?

  西特不怕江炎闹出什么事,那是有条件的,他的一切信心都是基于自己把人带到警局是合乎规矩的。但现在这个傻逼皮特闹这一出,他最先的理由就不成立,那么也可以说之后闹出的所有事都需要他来担负责任,因为如果不是他瞎搞把人带到警局,就不会出之后的这些事。

  “哦?那西特警官在逮捕我时说你控告我把你重伤和绑架,又是怎么回事呢?”江炎咧嘴一笑问出了个让西特骂娘的问题。

  卧槽尼玛你这是落井下石,你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西特真的想死。落井下石?大明星撇嘴,你丫是自作自受,出来混总要还的,在你做出这些事之前就该想到可能的后果。

  在做决定之前西特确实认真思考了,但打死他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后果,他设想了无数种可能,甚至想到了自己做的一切可能会徒劳无功甚至可能把自己搭进去,但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是这么被搭进去的。只能说江炎歪楼的能力太强了,一桩桩一件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却因为涉及到了一个共同的因素——江炎——而被强行联系到了一起,最终构成了这么一个让人恶心的想吐的结果。

  “我向您保证,我当初绝对没有提及重伤和绑架这两个字!”皮特脸上的虔诚告诉了众人他没有说谎,那么事情就显而易见了,不是皮特说的,那就是警察自以为的了。感受到众人诡异的目光西特真的想晕过去,但西特的下一句话直接让他清醒了过来,“但是在后来,我又在这件事上说谎了,当警方告诉我您被逮捕了并让告诉我您是以故意伤人和绑架的罪名被逮捕时,我配合他们说了谎!我有罪,我违背了十诫!”

  噗!西特懵逼了!你他妈脑子是不是喂狗了,这话你也敢往外说?你想死为什么还拉着别人啊!这尼玛不是告诉所有人警方和你串供栽赃家伙江炎?这是要坐牢的啊!

  然而,事情到了这里还没有结束。听到皮特的话,四个黑人再次低下了刚刚抬起的头颅,“我们也有同样的罪,在警方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咬定是您把我们打伤的您就将被判刑入狱后,我们做假证陷害了您!”

  噗!卧槽尼......经过了三连击的西特连那个“妈”字都没在心里骂出来,就被这接连而来的刺激搞得激动地晕了过去。

  “哎呀!西特警官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听到了真像知道在自己警局中破获了两期做假证陷害良好公民的案件后激动地晕了过去?这当了几十年的警察了就这点心理素质?没破过案啊!”江炎那嘴多损啊,明明西特是被气晕过去了,明明心里明白这货还说这话恶心恶心人。

  “......”如此的江炎让所有人无言以对,您是有多缺德啊您?您贫不贫啊您,您这跟一个晕过去的人说这话,那不跟对着空气打-炮一样是白费力气?看着这样的大明星他们不仅开始怀疑,自己等人是不是错了?这货真有先前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尚?

  高尚?江炎心里冷笑,高尚也得看对谁啊!人家打了你左脸你还伸出脑袋让人方便打你右脸,还舔着脸告诉人家这样对称?那不是高尚,那是傻逼!

  《论语》中有这样一段,“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话江炎很认同,也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你对我十分好我还你一百分,你对我十分坏我还你一万分。哦,我好当当的过我的日子,你丫有事没事的跳出来骂我几句,还想着我能乐呵呵的告诉你你这次骂人的姿势不对,你这句骂人不够狠?你当谁傻子呢啊!江炎从来不是圣母婊,也一直反感那种代替别人去原谅的人,合着被伤害的不是你是吧!

  就像有人被强-奸,结果因为证据不足而无法证明女的是自愿还是被迫,就因为女的穿着打扮过于暴露。有人就说了你丫活该,传那么少出去,被非礼了心里备不住还美着呢吧!对这样的,江炎想说那是你!或者你们家女的都这心里,但人家穿什么管你屁事?就因为人家穿的暴露就该被强奸?那犯罪分子就该被原谅?这是什么逻辑啊!

  做了好事就该得到补偿,犯下了恶就该受到惩罚,这是大明星的一贯原则。所以别看那四个黑人又是伤残又是牢狱,他没有一点愧疚,这是遇上了他,如果遇上个弱势的人呢?可能结果就是相反了!至于西特,大明星表示,他更是自作自受。不是他搅和,事情会到这样?四个黑人会成这样就没有他们的责任?犯了错总是要自己买单的!

  西特怒极攻心晕了过去,现场场面一时有些怪异,谁都没有说话。到了现在谁都看得出来是警方有人从中作梗陷害江炎了,这个人是谁呢?想到这个问题大家不自觉的把目光看向晕了过去的西特!

  见场面有些冷,江炎走到了被怀特扶着的昏迷中的西特身边,伸出了自己的手。“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是警局,你可别乱来!”怀特一脸戒备的看着江炎。

  “......”江炎无语,哥们有那么可怕吗?“我看看他有没有事!”此时众人才想起来貌似这货还是个医生,而且医术还不错的样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就见江炎在西特身上按了几下,晕过去的西特眼皮抖动了下却没有睁开。

  “呵呵!神医的医术也不怎么样嘛!”见江炎鼓捣了一会也没把自己老大弄醒,怀特忍不住开口嘲讽道。江炎瞥了他一眼没搭理这货,而是转身离开了西特身边,像是自言自语般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这句话一出,镜头给了西特一个面部特写,就见这货嘴角抽搐了下却依然没有睁开眼,但事实如何大家心里已经有数了。

  “卧槽!还真是装睡啊!这货也太没品了吧,受这么点打击就装晕?”

  “估计先前是真晕了,只是让江炎弄醒了却不好意思面对大家,所以继续装晕!我有注意到先前江炎按那几下后这货眼皮动了下的。”

  “卧槽!那不是更没品,人家都把他弄醒了还装晕!”

  “我不在乎他是真晕还是装晕,我就想说我他妈又发现江炎这货竟然还懂医术!”

  “是啊!这货竟然还懂医术,而且还不错的样子!这尼玛,还有这货不会的东西吗?”

  现场,见自己都这么说了西特都没睁眼,江炎也懒得继续浪费时间了。看了看还跪在那里忏悔的五人,江炎缓步走了过去,深情庄重肃穆,脸上闪着神性的光辉伸出手放到了五人的头顶位置,“驱散黑暗,宽恕一切,你们都将得到心灵的救赎!”

  江炎话音刚落,五人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而后眼神一亮,满脸轻松微笑的——晕了过去!

  “卧槽!他真的做到了,做到了神父都做不到的!”

  “天呐!我感觉我看到了上帝,那五个人真的像是被神圣洗礼了一样!”

  听着现场响起的惊呼江炎淡淡一笑,他自然不是什么神父,也没有什么神力,只是接着先前的话退出了催眠状态罢了!至于那五人为什么会晕过去?这还用问?催眠又不是没有后遗症的!

  “好了!事情已经明了了,之后的事情会有我的律师来帮助解决的。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怀特警官?”西特在装晕,所以江炎这话是对着现场职位最高的怀特问的。

  “当然,您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随时可以离开。”通过翻译明白了江炎说的什么,怀特脸上挂着牵强的笑意。他多想跟这个该死的混蛋说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但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他不得不微笑着看江炎大摇大摆的离开警局。

  “那么......怀特警官再见!”江炎笑着对怀特摆摆手,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把目光对准了镜头,“我知道现在一定有很多人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谢谢大家的关心了,你们也看到了 ,我已经证明自己的清白可以随时离开了!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让我感慨良多,为此江炎写了一首歌,就在这里清唱给大家把!如果不喜欢的话,求不打死!”说完这货对着镜头咧嘴一笑。

  唱歌?

  电脑前了解过江炎的华国人都不禁眼前一亮,貌似这货的歌就没有一首不经典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