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 十哲战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方运依旧在草地上徐徐前进,至今不动用丝毫的力量保护自己,以文宫直面龙威。

  方运身后的李广,高达一丈,周身闪烁着银光,犹如星辰铸就,就见他用尽全力射出一箭,那巨箭如流星划破长空,直取战诗卫青。

  战诗卫青策马疾驰,突然一挥长剑,剑光凝聚成一轮丈许弯月,嗖地一声疾飞出去,与李广的箭撞在一起。

  弯月与流星在半空爆开,掀起阵阵气浪,撕碎五丈内的所有战诗兵将。

  随后,战诗李广突然开始向天空射箭,一箭又一箭,接连不断,那些箭有的快有的慢,似乎漫无目的在半空飞行。

  战诗卫青在疾驰的途中,手中的宝剑上的光芒越来越浓,最后犹如被蚕茧包围。

  三息后,两位战诗名将接近,卫青突然高举长剑,就见雷重漠唤出的战诗兵将中,有三千人化为流光,涌入卫青的剑中。

  卫青猛地抛出长剑,长剑瞬间变大,化为百丈巨剑当空劈向李广。

  在卫青挥剑之时,李广拉满最后一箭,不断蓄力,在巨剑下落时,李广射击。

  嗖嗖嗖嗖……

  之前被李广射到天空的那些箭如同活了一般,全部掉转方向,跟随着李广的最后一箭飞向卫青。

  李广的箭与卫青的剑擦肩而过。

  就听一声巨响,战诗李广被卫青的巨剑一分为二,剑尖斜插在地面,兀自轻动。

  几乎与此同时,李广的三十四支长箭穿透战诗卫青,战诗卫青倒飞出去,身体化为光点消散。

  两位名将同归于尽,而方运的万军骑兵却击溃雷重漠的战诗兵将。

  雷重漠望着化光而去的战诗卫青与李广,轻轻一叹,两人都是曾经的兵家名将,卫青因为是外戚,被许多读书人所排斥,甚至连司马迁都以史道力量笔削卫青。

  卫青为证明自身,不断率军出征,屡战屡胜,晋升兵家文豪,成为当世第一大儒,后为封圣,冒险进入葬圣谷,最后却传来死讯,举国哀悼。

  李广不似卫青善攻,以守城著名,他最后一战是在荒城古地,遭遇兵蛮圣设计,被大量妖蛮围住,他本可以独自逃生,但最终却选择与同袍共进退,临死前诛杀二十七头大妖王。

  李广战死之后,立于城墙,仍保持提笔纸上谈兵的姿势,以致于妖蛮不敢靠前,纷纷绕行。几头妖族大可汗敬重李广,收殓尸体后,送还给人族。

  雷重漠徐徐道:“老夫向方虚圣请教画道!”

  说完,雷重漠的饮江贝中飞出整整十卷画卷,随后,卷轴徐徐向下滚动,出现十位中年人。

  依次为颜回、子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和子夏共十人,十人并称孔门十哲,乃是孔子最欣赏的十位弟子。

  圣画不出,十哲战画乃是人族最强的战画之一,原本只有画道三境的大儒方可画出,现在每幅画的下面都有雷重漠的题字,这意味着雷重漠即便只是大学士,也有绘出十哲战画的强大实力。

  十哲双目轻动,衣衫随风,瞬间鲜活,然后同时迈步,走出画卷。

  晴空生雷,飓风凝聚,在雷重漠的身后,百丈之高的飓风徐徐转动,龙卷风之内雷电连闪,声势骇人。

  十位战画古人先向方运微微施礼,古风浓厚,然后才出口成章。

  相当于十位大学士同时攻击方运!

  雷重漠看着战画十哲,面带微笑,在战界最枯燥的日子,自己不仅吸收战界的力量,同时也在文宫之中以神念不断作画,前不久凭借强大的画道天赋绘出十哲战画。

  即便是被龙威压制,即便实力大不如外界,雷重漠也有信心凭借十哲战画力压万妖。

  十哲战画在各界大名鼎鼎,那些妖王看到后惊呼连连,不由自主想起让西海水族觉得耻辱的事,当年画圣顾恺之竟然画出另一个西海与西海龙圣,逼得西海龙圣动用祖龙至宝才粉碎圣画。

  “方虚圣危险了。”龟丛不由自主叹息,人族的战画向来稀少,因为用一卷就少一卷,创作极为耗费时间和精力,但是一旦大量外放,短时间的破坏力超越一切战诗词。

  再强的大学士在瞬间外放的战诗词,也比不上这十哲战画。

  雷重漠望着方运的背影,本以为方运会因此停下脚步,表示一下震惊或者敬佩之情,但谁知道方运只是轻咳一声,然后便继续向前走,看身影越发虚弱。

  雷重漠冷哼一声,十位先哲周身元气激荡,竟然要全力以赴。

  方运衣衫轻动,一本法典飞出,悬浮在半空。

  嗷……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在天空炸响,百里内的所有妖王魂飞魄散,血脉中传来本能的恐惧。

  镇罪偏殿浮现在天空,长达十余里,形成巨大的阴影盖住地面,随后,一头体长超过一里的巨龟从镇罪偏殿中飞出,身后背着巨大的囚笼,周身环绕着无数的铁链。

  “罪龟囚车!”

  一些妖王一边惊骇后退一边在心中暗骂,明明是两个人族的战斗,怎么总有镇压水族的力量,又是真龙气息又是罪龟囚车,这到底是人族在内斗还是吓唬西海水族?

  自从被方运抓住,罪龟囚车就一直被囚禁在法典之中,化为法家“画地为牢”的力量,此刻它愤怒到了极点,就见它再度张口一吼,十条粗大的锁链瞬间飞出,把十位先哲的虚影牢牢困住,然后猛地一收锁链,将十位战画先哲送入囚牢之中。

  雷重漠双眼发直,呆呆地看着十位战画先哲用尽一切力量在囚笼中攻击,但始终无法击破,最后因力量耗尽,化光消散。

  方运还是背对着雷重漠,继续前行,依旧无视雷重漠。

  画道三境大儒创作的战画十哲,绝对不会被这罪龟囚车囚禁。

  雷重漠脸上闪过一抹羞愧之色,方运什么都没说,可他却感到那浓浓的蔑视和指责,此刻的雷重漠,感觉所有人都指责自己,明明实力不够,无法完全发挥十哲战画的力量,导致战画十哲未立寸功就消散,简直是在侮辱孔子最欣赏的十位弟子。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邪御天娇逆剑狂神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官路弯弯武逆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