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白桥夜袭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父亲率军过桥之后,崔腾给卫兵下达的第一条命令就是不要打扰他睡觉,反正有哥哥崔胜在白桥镇掌军,用不着他出面。

  可觉不能一直睡下去,一个晚上就腻了,天亮之后,崔腾叫进来卫兵,一块喝酒、赌博,总算找到一点乐趣。

  崔二公子的酒品、赌品都一般,几名卫兵对此早有体会,因此尽量让着他,想方设法地灌酒。这一招成功了,天还没黑,崔腾昏昏睡去,卫兵们叹着气,将桌面上的散碎银两收走,崔二公子赌品不好,却不在乎钱,事后从来不追问银子去哪了。

  等到外面鼓声如雷,崔腾猛地跳起来,原地跑了两圈,嘴里叫喊“卫兵”,自己套上靴子,冲出房间,一下子呆住了,整个白桥镇已经乱成一团,士兵们没头苍蝇似地乱跑,鼓声来自镇外,混杂着叫喊声、马蹄声,好像有几万人在同时进攻。

  崔腾的酒劲还没过去,脚步踉跄,向前摔倒,顺势抓住一名卫兵的胳膊,“怎么回事?匈奴人打来了?”

  卫兵茫然地摇头,“不是匈奴人,是北军,说是北军大司马来了,要咱们投降。”

  “冠军侯来了?”崔腾很惊讶。

  卫兵不知该怎么回答。

  白桥镇不大,外面的北军已经冲到镇子边缘,正与守军对峙、碰撞,还没有发生直接战斗,只是喊声比较响亮。

  “找我哥哥!”崔腾只能想出这个办法,拔腿就跑,几名卫兵紧随其后,他们的职责不只是保护崔二公子,还得哄他开心、监视他的去向。

  大公子崔胜奉父命留守白桥镇,这时正召集众将领商议对策。

  “北军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冠军侯不是在京城争位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崔胜也是不知所措。

  好在有留下来辅佐他的老将,事情虽然紧急,他却已经弄清了大概事实,“北军大司马不是冠军侯,是倦侯,据说他得到了皇帝的任命……”

  “倦侯?莫名其妙,他不是……北军有多少人?咱们多少人?能守住吗?”崔胜发出一连串疑问,身为主帅,他一点主见也没有,对麾下将士的数量都不了解。

  “北军很可能得到了支援,人数只怕不少于一万,南军有四万人……”

  “咱们占优,肯定能赢。”崔胜松了口气。

  “南军四万人分驻不同营地,白桥镇只有三千人。”

  “啊?”崔胜脸色骤变,三千对一万,那可是一点胜算也没有,“赶快过桥去追我父亲吧,还来得及吗?”

  “将军勿忧,南军三千人虽然不多,足以抵挡一阵,我已经派人去各营调兵,最快的一个时辰就能赶到,天亮之前,能够聚集到至少一万人,坚持得越久,对南军越有利。”

  “有道理,你做得很好,派人去通知我父亲了?”

  “派了。”

  “好好,你立了一功。”

  “守住白桥镇乃主帅之功,末将奉命行事而已。”老将不只会打仗,也深谙为官之道。

  崔胜笑逐颜开,“嗯,守住,一定要守住。”

  外面的叫喊声突然更加响亮,崔胜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老将军也不明白,正要派人出去查看情况,一名军官惊慌失措地跑进来,“不、不好了,北军进镇,已经占领白桥。”

  白桥一失,连南下追赶北军主力的通道都没了,崔胜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拍案而起,冲着老将军大怒道:“你不是都安排好了吗?白桥怎会失守?”

  老将军面红耳赤,“我、我……末将出去看看……”

  外面传来一个更响亮的声音,比南、北两军的叫声还响,“投降啦!投降啦!崔将军有令,南军投降!全体投降!恭迎北军大司马!”

  这回轮到崔胜面红耳赤了,他认得这个声音,分明是自己的弟弟崔腾,不由恼羞成怒,“谁把他放出来的?”

  崔胜带头冲出去,其他将领跟随在后,都觉得事情要糟,如果只是北军偷袭还好说,主帅的亲弟弟明目张胆地鼓动投降,那就难办了。

  白桥镇就一条主街,崔胜眼睁睁看着大批北军骑兵正驰往白桥,离他只有几十步远,还有一些北军分成若干队,在镇子纵横驰骋,将南军分割包围。

  崔胜目瞪口呆,身后的老将军说:“崔将军,白桥镇已经失守,赶快转移吧。”

  “没有白桥,怎么过河?”崔胜就像昆虫一样,能看到的唯一光源就是父亲率领的南军主力,河倒是不宽,可刚刚化冻,有水有冰,他肯定过不去。

  “不是过河,去其它营地,还来得及调兵遣将,夺回白桥镇。”

  崔胜这才反应过来,“快走!”

  崔胜身边只有十五六人,护着他寻找马匹,准备从镇子边缘绕行,去往另一处军营。

  崔二公子骑马蹿了出来,挡住前路,兴高采烈地喊道:“大哥,你要去哪?妹夫不在这边。”

  一看到弟弟,崔胜怒从心头起,大步迎上去,“吃里扒外的混蛋,丢了白桥镇,看你怎么去见父亲!”

  “倦侯是自家人,把白桥镇交给他,怎么算是丢?再说你是主帅,要说去见父亲承担责任,也是你吧。”

  崔胜眼都红了,拔刀去追弟弟,可他只有两条腿,崔腾却是骑马,调头就跑,几步之后又停下来,转身道:“大哥,你不是来真的吧?伤着我,就算父亲不说什么,母亲和老君……”

  崔胜快步赶上,崔腾急忙又跑。

  眼看着兄弟二人离主街越来越近,十几名将领与卫兵面面相觑,全都看向老将军。

  老将军左右为难,正确的做法是抛下主帅,自己去其它营地调兵,或许还有机会夺回镇子,可那样一来,他却要担负弃帅之罪,就算将崔胜救出来,事后也很难解释清楚。

  “唉,崔将军在此……咱们同甘共苦吧。”老将军带头,一行人去追赶崔家兄弟。

  等到崔胜反应过来,前后左右都已经是北军士兵,北军忙着占领白桥,还没有注意到他,崔胜原地转了一圈,心中惊恐再度占据上风,向追上来的老将军道:“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还有办法吗?”

  老将军无奈地说:“既然是倦侯率兵偷袭南军,那就去质问他为何背信弃义。”

  “对,质问他……不会惹怒他吧?他在碎铁城的时候,对手下可是冷酷无情。”

  “呃……崔将军的妹妹是倦侯夫人,倦侯不看僧面看佛面,总该顾及几分亲情。”

  “北军大司马驾到!”崔腾的叫声传来。

  崔胜抬头望去,只见一群骑兵举着火把,簇拥着一人正向自己驰来,咳了两声,尽量保持镇定,琢磨着待会如何质问。

  老将军看着北军来来往往,很快估摸出准确数字,原来还是驻扎在外面的那几千人,并无奇兵支援,心中大为后悔,他若是再坚定一些,只凭镇子里的三千南军,也不至将要害之地拱手让出。

  老将军看了一眼身边的主帅崔胜,暗自叹口了气,终于认输。

  韩孺子准备了完整的进攻计划,一路从正面佯攻,一路从侧翼直扑白桥,结果崔腾的几嗓子让他的计划没了用武之地。

  京城的传闻已经让南军将士心慌意乱了一整天,北军突然反目,更令众人一头雾水,士气低落,崔二公子人人认得,他一喊投降,三千将士立刻放下兵器,倒是免去一场惨斗。

  崔腾骑马跑在倦侯身边,一个劲儿地解释:“妹夫,不是我不给你通风报信,实在是父亲看得太紧,他把我当成犯人,派六名卫兵日夜看守……不管怎么说,我没实现诺言,是我的错,可我劝降南军,能将功补过吧?”

  “嗯,记你一功。”韩孺子表面上冷淡,似乎不将崔腾当回事,其实是小心应对,过于冷漠,崔腾会发怒,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过于亲近,崔腾又会没上没下,韩孺子选择了微妙的中间态度,才能勉强驯服崔二公子的驴脾气。

  崔腾欢呼一声,“我一看北军的进攻架势,就觉得像你的风格,没想到你真当上北军大司马了,接下来做什么?去打匈奴人?上次我错过了,这回我一定跟上。不对,咱们去京城,那边正热闹……”

  韩孺子没理他,骑马来到崔胜等人面前。

  蔡兴海上前,“北军大司马在此,尔等行礼。”

  周围的南军士兵都已成为俘虏,北军正式占据了整座白桥镇,崔胜面如死灰,想好的质问忘得干干净净,犹豫一会才说:“北军大司马是冠军侯,不是……不是……”

  “陛下与太后亲传圣旨,封倦侯为北军大司马。”蔡兴海道。

  “不对,太后与皇帝遇难,我父亲率领南军前去平乱,怎么会有圣旨?”

  蔡兴海正要开口,韩孺子拍马上前,俯视站在地上的崔胜,说:“太傅手里有一份圣旨,我怎么会没有?崔胜,别耽搁我的时间。”

  崔胜脸色更白,崔宏接到一份免职圣旨,崔胜是极少数知情者之一,他开始相信倦侯真有圣旨了,心中慌乱,双腿不由自主地弯曲,最终跪在地上,他一跪,其他将领再不犹豫,也都跪下投降。

  韩孺子没什么特别感受,旁边的崔腾却是热血澎湃,看着倦侯,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妹夫应该当皇帝。(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铁血强国

冰临神下其他小说:死人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