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联军崩溃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却说孙权得知周瑜中箭被俘的消息以后,心中却是有些惴惴不安。

  孙权虽然相信周瑜忠于孙氏,却也不敢保证,周瑜会不会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将事情公布天下,而后投降陈旭。

  毕竟,当时孙权制定的策略,乃是在战场上利用自己隐藏的心腹,直接将周瑜杀死。

  不曾想,周瑜警惕性实在太强,虽然被一射色中肩膀,终究还是没有性命之忧。

  “陈文昭派遣信使过来,想要面见主公。”

  就在此时,周泰走进营帐之内,对着孙权轻声说道。

  可以看出,周泰这个江东虎将,现在也有些清减了,这段时间周泰一直十分自责。

  周泰觉得,若不是自己给周瑜带了一封信,事情也就不会弄成这个样子,周瑜这个东吴的顶梁柱,也不会与孙权反目成仇了。

  孙权心中郁闷,听见周泰的话以后当即眉头一拧,问道:“陈文昭此时派遣信使过来,所为何事?”

  周泰摇头道:“末将并不知晓。”

  孙权背负双手在屋内来回走动了几次,最终还是说道:“带关中信使进来。”

  没过多久,一个关中信使就走了进来,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将其递给了孙权。

  “吾主让我将此信交给吴王,并且期待吴王的回复。”

  孙权心中虽然有些惊疑不定,终究还是接过了书信,看完里面内容以后,孙权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在屋内来回走了几圈,孙权忽然说道:“秦王所提条件我都答应,只不过我家侄儿却必须待在江东。”

  “我只希望,秦王能够遵守承诺。”

  信使带着孙权的回复离去,周泰也没有询问书信里面究竟是什么内容。

  他看着孙权略带疲倦的样子,亦是缓缓退出营帐。

  目送周泰离去以后,孙权才将书信拿了出来,反复将里面的内容观看几遍,而后将其烧毁。

  这封书信,乃是陈旭以秦王名义写给孙权,告知孙权周瑜已经投降了关中。

  只要孙权愿意将周瑜家眷,以及孙绍送到长安,陈旭就可以向孙权保证,绝对不会把孙策之死公布于众。

  孙策的死,一直是孙权最担心的事情,当初他派人毒害孙策,其实也都是在隐秘中行事,陈旭根本不得而知。

  只不过,后来陈旭派人再三调查,才在机缘巧合下知道了这个消息,关中也有许多细作为此殒命。

  自从这件事情泄露以后,孙权其实一直心中不安,生怕有朝一日事情会败露。

  可是今日,陈旭和周瑜却向孙权保证,只要交还周瑜家眷,这件事情就不会被公布于众。

  孙权自然不会相信陈旭的保证,这才故意将孙绍扣了下来,乃是暗暗威胁周瑜:“若是不想孙绍殒命,就将此事烂在肚子里吧。”

  当然,有了孙绍这么一层关系,孙权也不敢害了孙绍性命。

  如今的孙绍,可是维系双方口头约定的重要人物,一旦孙绍意外殒命,难保周瑜不会狂性大发豁出一切。

  长安城内,周瑜得到了孙权的回复以后,不由苦笑起来。

  “孙权果真还是如此谨慎、多疑,想要将阿绍扣在江东充当人质么?”

  送给孙权的那封书信之中,虽然也提到要将孙绍送到长安,只不过就连周瑜自己,对此都没有抱太大希望。

  这不仅仅是人质的问题,而是孙权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

  毕竟,把周瑜家眷送到长安,只要孙权能够操纵舆论,还可以落得一个仁义的名声。

  然而,若孙权真的将孙绍送到关中,先不说孙权将会失去人质,天下人又会怎么看待孙权?

  恐怕那个时候,当初本来被周瑜招揽的孙策旧部,就会看出其中猫腻吧。

  陈旭却是笑道:“公瑾但请放心,只要我等保守这个秘密,阿绍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从今以后,公瑾就好好在关中任职吧。”

  看着陈旭脸上和煦地笑容,周瑜当即跪伏在地,道:“多谢主公看重,瑜当以死相报!”

  陈旭急忙将周瑜扶了起来,抚其背曰:“我不要公瑾以死相报,只愿公瑾在我百年之后,能够辅佐阿政即可。”

  如今的关中,老一辈武将、谋士年龄都大了,年轻一辈虽然慢慢成长起来,可是主要谋士除了司马懿之外,没有太多人可堪重用。

  而且对于司马懿,陈旭心中多少还有些忌惮,需要找一个人对其进行掣肘。

  周瑜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可是相比起陈旭等人,还是要年轻许多,只要不出现意外,至少还能活上十几年。

  凭借周瑜的忠诚以及能力,必定可以在日后辅佐陈政成就一番事业。

  陈旭身为陈政父亲,又一手打下了关中诺大的基业,在此时替关中的未来未雨绸缪,绝对算得上是用心良苦。

  周瑜急忙说道:“主公正值壮年,何故说出如此丧气之话?”

  陈旭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问道:“对于眼前战局,公瑾有何看法?”

  周瑜当即昂然答道:“若主公信得过我周瑜,还请让甘将军随我前往益州,好为主公打下荆州之地。”

  陈旭和周瑜对视一眼,而后哈哈大笑起来,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益州之地如今屯兵十几万之众,可是黄忠领兵回返荆州以后,和徐庶通力合作,又仗着荆州水军厉害,这才堪堪挡住陈政的进攻。

  事实上,凭借益州如今的实力,想要攻入荆州并非难事。

  只不过,益州却缺乏像周瑜、甘宁这样的水军将领,单单凭借陈政、徐晃等人,还不至于能够拿下荆州。

  如果周瑜、甘宁抵达益州,统领益州大军攻打荆州,未尝不能击败徐庶。

  东吴营帐之内,自从周瑜被关中军俘虏以后,太史慈就开始变得郁郁寡欢。

  虽说当初太史慈拒绝了周瑜的策反,可是对孙权怀疑的种子,也渐渐埋藏在了心底。

  太史慈乃忠义之人,孙策对他更是有知遇之恩,如果得到确切消息,孙策真是被孙权所害,太史慈恐怕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段时间,太史慈也在派人暗暗探访实情,奈何无论太史慈如何探访,都不能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可是现在,太史慈忽然得到消息,孙权居然要将周瑜的家眷送到长安。

  虽然孙权说得大义凛然,声称周瑜被俘不愿投降,陈旭却又爱惜周瑜才华,不忍将其斩杀。

  周瑜被陈旭软禁起来,孙权感念周瑜对于孙氏的忠诚,为了周瑜一家团聚,才将周瑜家眷送往长安。

  这种理由说的大义凛然,却也只能骗骗那些普通士卒,得到他们的称赞罢了,其余稍微有些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言论。

  而太史慈,就是其中之一。

  孙权反常的举动,不得不让太史慈怀疑,而且太史慈相信周瑜的忠诚,也相信周瑜的智慧,绝对不会中了如此简单的反间计。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真相,那就是孙策之死真的有问题。

  这一日,太史慈非常罕见的在军营之中喝酒,而且喝得酩酊大醉。

  孙策对于太史慈有知遇之恩,两人更是君臣相欢;孙权成为江东之主以后,对于太史慈这个上将,也是器重有加。

  可以说,两者都对太史慈有大恩,太史慈也不可能反叛孙权,好为孙策报仇。

  只不过孙权的狠毒,还是让太史慈感觉有些心寒。

  “我当何去何从?”

  太史慈醉了,直接卧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第二日就消失不见,只是他的上将印绶,却被挂在了营帐之内。

  太史慈悄无声息的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也没有为自己想寻找借口。

  孙权得知太史慈挂印而走的消息以后,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昏倒在地。

  “不曾想,就连子义也弃我而去。”

  这一刻,孙权真的惶恐了,他自从继承东吴基业以来,就不停拉拢人心,对于孙策旧部也都其中有加。

  孙权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付出以及人格魅力,纵然孙策之死的事情暴露,也能得到诸将的追随。

  不曾想,先是周瑜意图反叛,又有太史慈一言不语挂印而走。

  两人一文一武,都是东吴真正的顶梁柱,可是就因为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他们却背弃了孙权。

  这让孙权在惶恐的同时,也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孙权卧在床榻上面,在心中暗暗感叹:“兄长,我真的不如你啊。”

  太史慈的离去,在东吴军营之中,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些孙策曾经的旧部,案子被周瑜拉拢过,一开始也认为这件事情乃是陈旭的反间计。

  只不过,周瑜、太史慈的举动,以及孙权的反常行为,却是让东吴一些将领心生怀疑。

  他们虽然不至于像太史慈那样挂印而走,却也心中有万千疑虑,在与关中军交战的过程中,根本毫无战心。

  东吴大军虽然人数众多,却已经变得战意全无,联军兵力虽然占据些许上风,在战场之上已经出现了颓势。

  曹军营寨之内,曹操、郭嘉相对无语,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然,并不能说两人考虑不周,这也是情报不对称带来的隐患。

  两人虽然知道周瑜、孙权离心,孙权想要除掉周瑜,可是对于他们为何会如此,却并不知情。

  故此,郭嘉也并不知道,东吴已经到了风雨飘摇,随时都可能崩溃的地步。

  曹操脸色变得越加难看,忍不住叹道:“东吴士卒虽然众多,却已经毫无战意,这次败局已定,再难回天!”

  联军主帅营帐之内,诸葛亮眼神有些呆滞。

  这场讨伐陈旭的战役声势浩大,一开始联军也是势如劈竹,攻城略地打得关中军节节败退。

  然而,当关中军开始反击的时候,诸葛亮才发现,这种联盟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双拳紧紧握起,哪怕现在天气慢慢变得暖和起来,诸葛亮内心深处却变得冰寒一片。

  “咚咚咚!”

  就在此时,激昂的战鼓声响起,陈旭再次带领关中军出城叫阵。

  时间缓缓流逝,长安城下战局对于关中军而言越来越有利,孙权几次几次想要撤兵,都被曹操、刘备挽留了下来。

  只不过,东吴士卒在正面战场上,也根本没有太大用处了。

  这段时间,虽然联军没有真正开始溃败,胜利的天平却已经慢慢向关中军靠拢。

  而此时,周瑜投降陈旭的消息,仍旧被隐瞒了下来,孙权虽然知晓,却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知众人。

  两军交战一日之后,孙权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帐之内,陆逊却是满脸忧虑的走了进来。

  “主公,事到如今联军根本不可能打下长安,而且现在士卒毫无战心,我们还是领兵撤回江东吧。”

  孙权也想撤退,却又感觉心中不甘。

  就在此时,周泰慌慌张张闯了进来,说道:“主公,周瑜降了秦王,带领甘宁悄悄抵达益州,大破荆州水军,斩杀荆州上将黄忠。”

  “徐庶兵败退守襄阳,十数万益州军将襄阳团团围住。”

  “什么?”

  孙权、陆逊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同时出声,脸上都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主公,主公,幽州急报。”

  孙权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朱桓就从外面闯了进来,说道:“陈宫、张辽、邓艾、王延和袁谭交战,在涿郡大破袁军,袁谭退守冀州。”

  “并州军攻城不下,张辽转而前去攻打幽州其余郡县,幽州东部郡县官吏望风而降,走个幽州都归属陈文昭矣。”

  孙权浑身瘫软,跌坐在地上,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大势去矣,大势去矣。”

  陆逊深吸一口气,急忙说道:“这两个战报若是传遍军营,联军士卒必定顷刻崩溃。”

  “主公若想保存东吴实力,还请连夜领兵撤退。”

  “如此一来,凭借长江天险,以及冠绝天下的东吴水军,纵然陈文昭拿下了荆州,主公也未尝不能与其抗衡。”

  孙权也知道大势已去,而且吴军现在状况并不好。

  听见陆逊的话以后,孙权就好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急忙点头应是,也不知会诸葛亮,居然连夜拔寨而走。

  只不过,陆逊却在心中苦笑。

  周瑜投降了陈旭,又有甘宁配合作战,最多需要五年时间,就能训练出一支强大的水军。

  那个时候,东吴的命运又会如何?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