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 飞虎口之争(11)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曹小贼休想得逞!!”贺齐面色一震,立即搭弓上箭,朝着曹休便射。…≦頂點小說,

  须臾,曹休正见一根飞矢射了过来,身子一挪,便是闪过。说时迟那时快,陡然却又听连道弓弦乍响,曹休吓了一跳,以为贺齐连发飞矢射来,正是望去。殊不知,根本不见有飞矢射来。

  “曹将军小心,那狗贼使诈!!”却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曹休迅速反应过来,正见贺齐不知何时取了一柄长戟,并挺戟策马冲奔过来。

  兔起鹤落之间,却看贺齐飞速冲至,并拧戟奋然一起,劈向了曹休。曹休反应却也是快,飞枪立起,犹如长虹贯日一般一枪搠开了贺齐的长戟。只听一声乍响,贺齐的长戟被震开而去。就在人马分过之际,曹休和贺齐两人几乎同时出手,两柄兵器又是击撞一起,然后各是荡开,而曹休和贺齐则各是迅速收回兵器,策马而去。

  “这贺齐的本领可算不低,竟能和文烈斗得不相上下。”此时,正于一旁长桌座上观战的一众曹军重要文武,忽然听得一阵沉稳有力的喊声响起,不由纷纷神色一紧,遂各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正见曹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身旁还有五、六个身材魁梧的护卫在跟随着。

  眼见曹仁来到,在席中的曹真连忙站了起来,并毕恭毕敬地拱手拜道:“徒儿见过师傅。”

  “嗯!”曹仁闻言,把头一点,然后沉色向曹真问道:“真儿以你之见,这贺公苗能过第一关么?”

  曹真听话,面色一凝,震色道:“文烈武艺了得,并且身为虎豹骑的统领之一,自非贺公苗这般贼匪之徒能够击败的。”

  “呵呵。”曹仁听话,却是笑了一声,然后罕见地露出几分玩味地笑容道:“这倒不一定。我看这贺公苗深藏不露,或许有意外的收获。”

  就在曹仁话音刚落,猝然一阵呼声响荡,却见曹休和贺齐再次交马厮杀起来。

  只见枪光戟影,两人手中的兵器不断地击撞,不一阵便是厮杀了数十回合。在旁观战的曹军将士看得精彩,接连地发出了喝彩声。

  突兀,一股气势陡起,那些观战的曹军将士不由地面色一变。

  “嗷嗷嗷嗷!!小贼,纳命来罢!!”那股陡然迸发的气势,正是来自于曹休。却看曹休气势澎湃,贺齐不由神色一紧,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曹休身后有一面烈焰火驹相势显现而出,并做咆哮之状。

  说时迟那时快,曹休气势一起,同时也拍马挺枪冲奔而起,犹如一头烈焰火驹在向贺齐撞了过去。

  “哼!!老子可是曾经在一年内征服过数十支山越族部落,并被山越人尊为战神的男人,你可别小觑老子!!”贺齐蓦然大吼一声,猝然浑身气势宛若洪潮般迸发起来,陡然之际,曹休好像看到了一尊巨大的独眼赤肤,手持血焰戟犹如魔神般的怪物出现在自己面前。

  “什么!!”曹休不由在心里惊呼一声,反应过来时,贺齐已然挥戟劈落,那气势之劲,宛若能开天辟地,好不可怕!

  眼见此状,不少曹军将士都惊呼起来,在另一边的席上,蒋济以及几个将领更是不禁地站了起来。

  “嘭!!”

  一声巨鸣,如天轰地颤,全场鸦雀无声。

  却看一个头盔冲天飞起,然后重重地掉落在地。同时,又听一声乍响,只见贺齐身上的铠甲一处爆了开来。

  只不过很快众人地注意力却被曹休吸引过去,只见曹休披头散发,原来在刚刚两人交手的瞬间,贺齐忽然变招,并把曹休的头盔挑飞起来。

  当然,贺齐也不好过,曹休的一枪正中他的身上,虽然不是重要部位,但若非有铠甲保护,恐怕贺齐如今已然受了重伤。

  不过话虽如此,但被挑飞头盔的曹休,场面上自然更难堪一些,毕竟贺齐很可能有留手的余地,否则说不定曹休此下已然一命呜呼了。

  “呀呀呀呀!!卑鄙小人!!”突兀,一阵竭嘶底里地吼声响了起来,正是曹休在咆哮。却见曹休一脸凶狠狰狞之色,急是拨转战马,看似要与贺齐拼命。贺齐不敢怠慢,连忙也转过战马,肃色以待。

  “够了!!曹文烈你给我回来!!”突兀,只听一声怒吼,宛若虎啸一般,并且一股极其可怕的气势猝然迸发起来。贺齐顿觉心头一揪,然后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这一望可把贺齐给吓坏了,只见一面巨大的相势宛若遮天蔽日,龟身蛟尾,浑身散发着冲天的黑气,犹如传说中的玄武神兽一般。

  “大都督,我还未落败!!还请大都督让我继续与那小贼厮杀!!”忽然,贺齐被一声喝响给惊得回过神来,投眼望去,正见曹休一脸不忿的样子向曹仁喊道。

  “回来!我不说第三遍!”曹仁却是不理会曹休的请求,不容置疑地喊道,并且从他身上散发的可怕气势猝然又增添了几分。霎时间,曹休只觉自己肩上好像压下了两座大山,整张脸都憋得通红,咬住了牙,却不敢做声。

  少时,曹休还是不敢违抗曹仁的命令,一拨战马,显得有些落寞地策马而去。

  “大都督,末将愿战!!”就在此时,却看在一侧席上的一员大汉猛然起身,正是路招。曹仁听话,微微沉色,道:“好!此人本领不低,你最好谨慎一些。”

  “诺!”路招听话,面色一沉,一副受教的样子应道。

  “好可怕的气势,就算是我孙家军中,恐怕也仅有太史以及周两位将军能够与之比拟。这曹子孝不但善于行兵布阵,并胸怀战略计谋,而且还有如此深不见底的实力,不愧被誉为曹军种的第一人!而我刚刚与曹文烈一战,已经损耗过半的体力,若是他上阵的话,只怕不到数合,我便要败于他的手下。”就在贺齐脑念电转之际,忽然一道吼声猝起,贺齐回过神来去望时,正见路招策马冲到武器架上,提起了一柄巨斧,旋即便驰马冲杀过来。

  “某乃曹军虎魁校尉路招是也,江东小贼速速纳命来罢!!”却看路招双眸一瞪,嘶声吼起,庞大魁梧的身躯更是迸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加上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上去犹如一头发狠的巨熊。

  说时迟那时快,须臾正见路招冲至贺齐面前仅有不到数丈的距离。贺齐自也不敢怠慢,一声厉喝,旋即一提手中长戟,奋然迎向了路招。

  ‘嘭~!’

  很快只听一道爆响,只见贺齐和路招几乎同时出手,两柄兵器赫然击撞,紧接贺齐的长戟猝是荡开。在力气的较量上,已经厮杀了一阵的贺齐,明显不是路招的对手。

  “死!!”陡然,正听路招一声咆哮,挥斧朝着贺齐便是猛劈过去。贺齐吓得一惊,连忙挪身闪开。紧接只见路招一斧劈空,好不惊险。很快,两人人马分过。贺齐急是转过马来,本想着抓紧机会来个突然袭击,殊不知路招虽然身体庞大,但却颇为灵活,贺齐刚转过马,却见路招也已迅速地转过马来。

  “此人力劲惊人,我可不能与其硬碰!!”贺齐一咬牙,双眸骤射两道精光,从刚刚的交手中,贺齐已经深深地察觉到路招欲要将他置之死地的歹心,眼下正是生死关头,贺齐心知若是自己不去拼一拼,那么压根就不会有任何机会!

  念头一闪,此时路招已经再次拍马冲奔过来。贺齐念头一定,速是沉色,然后把长戟往地上一插,大吼一声,迅疾地伸手取了背后的大弓,并拿上一根箭矢。

  “路招小心!!此人箭艺了得,小心他的冷箭!!”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正坐于席上在看的冯楷不由地大喊起来。他与路招感情颇深,情同手足,自然不希望路招在众目睽睽之下,败下阵来。

  而就在冯楷喝声刚落,突兀只听一声‘啪’的骤响。路招刚好回过神来,正见一根飞矢朝着他射了过去,并且速度极其之快,来势凶猛。

  “呀~!”危急关头,路招下意识地大喝一声,并挪动身子,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路招身体过于庞大的原因,始终还是慢了一些,只听一声骤响猝起,紧接一阵惊呼声响了起来。却见那飞矢正好射在了路招右边铠甲的护肩上,并炸得粉碎,由此足以可见,贺齐此箭劲度极强。

  “卑鄙小人!!”路招大怒,一声咆哮,正欲发作时。忽然只觉一股杀气飞涌而来,正是贺齐提戟策马冲杀过来。

  路招看得眼切,下意识地双眸一瞪,就在这时,贺齐猝是加速策马,紧逼过来,并快速地挺戟朝着路招咽喉就搠。贺齐出手狠辣,想要一招致命,路招自然不敢怠慢,奋力挥斧迎去。

  忽然,一声急喝响了起来,正是曹休在喊:“蠢货,小心那贺公苗好像要变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坐井观天的青蛙其他小说:寒士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