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七十一 再现华容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古来围城者自缺一隅,让城内的守军看到逃生的希望,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削弱守军的斗志。

  反之,如果在没有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将四门堵死,让城内的守军起了死战之心,将会暴发出超乎寻常的战斗力,给进攻方造成巨大的杀伤,结果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

  当然,如果攻方拥有绝对的兵力优势,譬如三倍或者五倍于敌军,让守军看不到丝毫获胜的希望,直接陷入绝望之中甚至军心崩溃,那就另当别论了。

  岳飞的兵力只有守军的两倍,所以岳飞并没有全歼敌军的打算,在高宠、高长恭身先士卒率领大队人马由南门进城之时,杨业、董袭率领部分人马朝西门而来,由冯胜、霍峻攻打东门,而把北门留出来给守军逃命。

  岳飞的作战目标很明确,拿下许昌就算完成任务,而不是全歼守军。否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丧失了持续作战的能力,洛阳城内的杨坚就会获得一年左右的喘息时间,到那时想要再拿下洛阳就要费一番周折了。

  但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杨素并没有摸清汉军的动向,反而率部仓惶向西门逃命,恰好与张须陀率领的兵马狭路相逢,登时分外眼红,手中一对瓦面金装锏朝张须陀一指,破口大骂:“张须陀,你这叛徒现在总算原形毕露了。只恨适才心软没有把你砍了,以至于养虎遗患,活该我现在被你堵住去路!”

  张须陀在马上抱腕施礼:“杨公少罪,张须陀这厢有礼了!在今夜之前我与东汉毫无瓜葛,而此刻站在杨公的对面,全拜杨广这个恶徒所赐!”

  “杨广贤侄?”杨素一脸不解,冷笑一声,“杨广虽然平日里品行不端,可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贪图荣华富贵,卖主求荣,做了无耻的叛贼,就要敢作敢当,何必强词夺理?”

  张须陀手中大刀一挥,指了指杨素身后的郭炎、吕商二人道:“你问问这两个附炎趋势之徒,便知道我因何投敌?我张须陀走上这条道路,全拜杨广所赐。你们弘农杨氏出了这种欺男霸女,胡作非为之徒,你与杨坚却不秉公处理,你们杨氏一门有何颜面执掌朝纲?”

  杨素对于杨广贪色,在洛阳城中时常欺男霸女的事迹早有耳闻,只是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了旁敲侧击的告诫了几次之外,并没有认真过问。

  而且杨素也听说过张须陀的女儿生的楚楚动人,慕名求亲者踏破了张家的门槛,而张须陀给干儿子张无忌娶的媳妇寇氏更是国色生香,号称有倾城之色。

  两件事情一结合,杨素就猜了个**不离十,估摸着很可能是杨广打起了张须陀女儿和儿媳的主意,方才惹得张须陀倒戈投敌,主动开门迎接岳飞大军入城。

  半夜之前杨素还信誓旦旦的发誓许昌绝不会丢,自己野战输给了岳飞,守城绝对不能再输给岳飞,没想到一觉还未睡醒,潮水般的东汉军便蜂拥而入,这脸简直被人打肿了!

  “若我此番能够逃出许昌返回洛阳,誓要清理门户!”杨素握紧手中双锏,催马直取张须陀,“但在此之前,我也要先清理了你这个背主之徒!”

  张须陀催马相迎,手中破风劈山刀挥舞的寒光霍霍:“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我本想为洛阳朝廷马革裹尸,奈何你们杨氏一族欺人太甚,我张须陀不得不弃暗投明!”

  杨素面若寒霜,一双金锏上下飞舞,见招拆招遇式化式,嘴里反唇相讥:“你一个大老粗也学会了附庸风雅,而且吟诵的还是刘辩写的诗词,你敢说不是早就有心投降刘辩了?”

  张须陀大刀犹如泰山压顶,裹挟着呼啸风声,战无三合一刀磕飞了杨素的双锏,在即将砍中杨素前胸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扯着嗓子嘶吼一声:“念在杨公昔日对张须陀有恩的情分上,我今日放你一马!今夜之后,两不相欠,下次沙场相遇,刀下无情!”

  杨素在武器脱手的瞬间,双眼中充满了绝望,还以为自己今夜将会丧生在张须陀刀下,没想到他竟然大发慈悲饶了自己一命,不由的惊喜交加,也顾不得答话,催马提缰夺路而逃,犹如离弦之箭般蹿出了许昌西城门。

  张须陀放过杨素,大刀一挥,朝身后的将士叱喝一声:“除了杨素之外,不要再放走一兵一卒!”

  “张、张将军……你、你我昔日交情也算不薄,还……望高抬贵手,放、放邓艾一条去路?”张须陀刚刚下令拦住去路,邓艾就催马向前,拱手哀求。

  想起昔日与邓艾并肩作战的情景,张须陀心中不忍,摇头叹息一声,拨马让开了去路:“洛阳朝廷已经是大厦将倾,邓士载何不弃暗投明?”

  邓艾催马而过,一边紧跟着杨素逃命,一边在马上扭头回话:“多谢张将军饶命,昔日温候待、待我不薄,甚至打算把女儿许配于我,我……绝不会投降刘辩!听说玲绮小姐远走大夏投奔项羽去了,如……如果洛阳朝廷灭亡了,某便去大夏寻找玲绮小姐,绝不会为刘辩卖命!”

  马蹄声隆隆,百十骑紧随杨素、邓艾穿过许昌西门,朝虎牢关方向落荒而逃。

  混在人群里的郭炎也企图趁乱逃走,被张须陀催马赶上,手起刀落砍下马来,一颗人头登时滚落在地,“你这谄媚小人,还想走么?”

  张须陀一刀将郭炎斩于马下,看到吕商从不远处策马掠过,遂将大刀挂在马鞍上,反手摘了铁胎弓,自箭壶里取了雕翎箭,拉得弓弦如满月。

  只听“咄”的一声脆响,一箭正中吕商后背,破甲而入,不偏不倚穿透了心脏,登时惨叫一声跌下马来,被张须陀催马向前割了首级。

  就在张须陀义释杨素之际,曹真率领了近两万人马从北门仓惶逃命,一路向东北投奔曹仁去了。另外有两万多西汉的残兵败卒从北门逃了出来,向西奔虎牢关而去,剩下的近两万人马死的死降的降,黎明之时战斗结束,许昌城就此易帜,插上了东汉的猎猎大旗,在城头上随风飘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领主威武我和姐姐的爱爱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随身副本闯仙界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