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典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李永闻言大喜,从虎皮椅上站起,亲自到门口迎接道:“仙姑,你总算回来了,我算是拨开云雾见着青天,有了可靠的仰仗。∑頂點小說,”

  咯咯媚笑悠悠飘荡,空气飘过来浓郁的香风,款款走进来一个杏眼桃腮、蜂腰翘臀、艳若桃花的灰袍女道士,姿容美艳,风骚俊俏、现出无限春/情,足以勾动天下雄性疯狂。

  李永张开臂腕,女道士如同一只欢快的兔子,飕地钻入他的怀抱里,柔声软语道:“主人,奴家也想你想得紧......”

  感受着温香软玉,品尝着香喷喷的**,李永**大动,探手摸进女道士的衣襟内,上下深入摸索,搅得女道士咯咯娇笑,腰肢不停扭动,连声讨饶:“好人,快快住手,现在是什么时候,不要如此猴急。”

  李永忽地响起一事,暂时停止揉搓道:“哦,对了,仙姑,那乔家两个小丫头,你可曾都炮制好了,不知我何时可以享用?”

  女道士伸出葱葱玉指,在李永头上轻轻一弹,幽幽喘息道:“你真是的,好色好到都不要命了,只想着享用娇滴滴的小娇娘,连即将杀上门的仇人都不顾了.....”

  李永咧嘴哈哈大笑:“我自有仙姑保护,还怕个什么,就等着采满三千童女元阴,早日成就仙道。”

  女道士叹息道:“你这个冤家呀,乔家丫头被我用秘法炼了三十六日,提前催熟成为永久性的二八少女,并将思春丹融其丹田之内,等会你可去后堂享用,丫头们自当百依百顺,解锁各种姿势,管保你过得欲仙欲死。不过眼下还是先渡过危机,总要对付了典韦,再仔细亲热不迟。”

  言罢,女道士挣扎着脱身,吹口仙气,空中霎时印出一片水幕,跟着从中现出整个富春县的俯视图案。

  玄光照见,毫厘皆现!

  只见远处官道行驶来一辆马车,车上载满鸡酒,驾车的是一条九尺多高的黄脸大汉,相貌极其凶恶,体态魁梧,神威凛然,就似一只猛兽伏着。

  李永见到大汉凶神恶煞,暗自心惊,指着询问女道士道:“仙姑,这个人,就是刘某的余党,我命中的魔星典韦吗?”

  女道士呵呵媚笑道:“怎么?主人,你现在怕了。这个典韦非同小可,乃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壮士,力能降伏龙虎,千军万马之中,都能杀个任意进出。他是上天要专门派下来阻挠你采红丸成道的祸星魔障。”

  “不杀典韦,就算主人你得到了大乔、小乔她们的元阴,也终究金关难渡,玉阙难通,无法长生不老、仙福永享。”

  李永听得此言,斩钉截铁地道:“既然如此,就请仙姑拿出你天外天的全部手段,好歹替我杀掉典韦,只要我可立地成仙,则必然遵守承诺,将我家祖传的神笔赠送给你。”

  女道士听得李永许诺,遂眉开眼笑道:“主人,您太见外了,助你成仙,是奴家的本份。当然,你的家传神物也只有到了奴家手里,才能真正发挥出神效,所以,你的决定,真是非常英明。”

  原来这个女道士并非三国世界土著居民,乃是来自造化空间东区的著名资深圣选者、斗神预备役,以倒采花事迹名震四区的欢爱真人晏朱儿!

  晏朱儿貌美如花、**如蛇,人尽可夫,**超群,最好男色,尤其喜爱骨骼体魄魁梧、善于熬战的猛汉,善于采阳补阴欢喜禅秘法,还轻功绝顶,渡过三次雷劫,修成左道旁门多般妖术,虽非斗神身份,但圣选者们都公认,她比斗神更加可怕。

  她进入三国晋级斗神,被造化殿分配的剧情任务,却是保护李永,斗杀典韦。并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知悉李永府内藏着一件神器,据说正是传说中马良所用过的神笔,具有画虚为实的了不起神效。

  另外,典韦和原著剧情一样,仍旧是刘君好友,为给朋友复仇,将要过来对付李永,只是因为有圣选者晏朱儿乱入,把原本一场意料不到的刺杀,变成自蹈龙潭虎穴的大冒险。

  这时典韦驾车到了李府门口停住,凭着其武道宗师敏锐的感应能力,立刻就发觉情况极不正常,四下里戒备森严,杀机暗伏,分明是布局下杀人陷阱的虎狼之地。

  典韦何等人物,民间三国武将有排位,称之为“一吕二赵三典韦”,自然艺高人胆大,直将李府的守卫看作草芥,只见他探手取过车内鸡酒一饮而尽,然后从酒坛深处拽出两柄双铁戟,大喝一声,仿似炸雷,昂然而下,直冲李家大门。

  李永派去守门的乃是姓姜兄弟两个,皆是豫州著名的江湖好汉,兄长练得好鹰爪手,胞弟一身横练,都是手底下有数百条人命的狠人,深得李家信任倚重,派来抵御典韦的第一道刺杀。

  姜大五指张开,如猎鹰探爪,猛掏典韦面目,姜二以腿作手,扫荡弹踢典韦软肋,都是极其狠辣的江湖搏击杀招。典韦看也不看,只将双铁戟倏地一轮,飕飕两声,两条手臂、一条大腿,全部血淋淋被劈落,霎时惨叫声迭起。

  轻松扫除障碍,典韦登堂入室,刚进大厅,只听“戈登戈登”弓弦锐响,无数弩箭飞蝗般射来,顷刻间锁断前后出路。

  面对埋伏,典韦面不改色,泰然自若,将掌中双铁戟抡动密不透风,格挡弩箭,反守为攻,每逢有箭矢拍中,都逆转方向以十倍之力逆袭,噗噗噗噗血花叠放,李永安排在堂下的弓弩手不过片刻,都全数被杀。

  这幕情景,吓呆了通过眩光观战的李永,他原本自信满满、并未将典韦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想着靠埋伏来群殴围杀,却不料典韦勇猛恐怖如斯。把自己苦心布局的杀招,当成小孩子玩的游戏。

  晏朱儿满脸媚笑,柔情无限,声音中充满淡定与悠闲:“主人,不要着急,典韦武功高强,那才叫有意思,若如那姓刘的那般无用,游戏就不好玩了......”

  就在说话间,典韦身处的景致情况大变,从寻常土豪府邸,变作了荒郊野外、丛林深处,空中黑沉沉弥漫妖雾,视线受到影响,伸手不见五指。

  “哼,这是什么妖术!”典韦武道大师,但对炼气士妖法不甚了解,见此变化甚是震惊,不过他性格豪勇,处身险境,心神照旧保持沉稳。

  “典韦,你这莽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姑奶奶在此候你多时了,还不老老实实受死!”

  伴随着阴测测的女声,晏朱儿的脸孔漂浮在黑雾之中,远远挑衅典韦,典韦大怒,绰起一支铁戟投掷过去,结果那鬼面虽如水雾般碎裂,但典韦的铁戟也因此丢失了一把。

  “果然是有勇无谋的匹夫!”晏朱儿看着玄光,呵呵只是媚笑,跟着屈指轻弹,默默念定左道邪咒。

  言出法随,地面裂开,从黑暗深处涌现出无数的僵尸,都朝着典韦冲撞过去,顷刻间触发一场激战。

  “妖魔鬼怪,有甚用处,且看典爷爷的厉害。”

  典韦见到僵尸,毫无惧色,浑然抖擞神威,凭着单把铁戟,怒溺众僵尸,戟光纵横决荡,如所过之处,波分浪裂,直如入得无人之境。

  要说晏朱儿的妖法异常厉害,其召唤出来的僵尸皆非凡品,个个都力大如牛、行走如飞、僵硬如铁,胜过道术撒豆成兵许多倍,但典韦的实质拳意异常犀利、无双斗气坚若磐石,铁戟招式锐不可当,强中更有强中手,须臾就杀得僵尸们溃不成军,只能靠不死之身勉强维持。

  “妖女,你的鬼魅伎俩休想得逞,”

  典韦奋胸襟,凝聚内丹,声如霹雳,无双斗气沸腾如同狼烟,直撞九霄,就似炸弹炸开,灭碎黑暗,撞破了晏朱儿的妖雾魔障。

  晏朱儿笑道:“有意思,不愧是古之恶来,倒是有些门道,僵尸都难奈你何,但是没有用,本仙姑是注定要封神榜留名之人—而你,注定会成为我崛起的祭品,看招!”

  说话间,她拉开衣襟,无谓春光外泄,从香喷嘭、白花花的胸脯里取出一片玉纸,以素手碎裂,瞬间飞舞出许多纸禽纸兽,幻化电光,射进玄光时间,到了典韦正在血战的战场。

  妖氛浓郁,飞沙走石,典韦赫然见到,有无数猛禽恶兽,夹着腥风血雨,张开阔齿,绰着利爪,从四面八方簇拥过来。

  晏朱儿冷冷笑着,转头对李永道:“任凭他武功再高也没用,我们可以活活累死他,就算典韦双拳能敌千手,好汉不怕人多,可到底也会极限,我们就逼迫他到达极限。”

  李永连连点头道:“仙姑神机妙算,定要这家伙,与其死鬼朋友落个相同的下场。”

  晏朱儿道:“主公,虽是胜券在握,但典韦到底厉害,仍存在些许变数,为速战速决,让主公早些享受二乔,您还是先将马良笔借我使用,快些处置掉祸害典韦为妥。”

  任凭李永怎受晏朱儿迷惑,马良笔到底是祖传圣物,十分要紧,不容轻易示人,所以他眼神闪烁迟疑,一时难以决断:“这个嘛.....”

  晏朱儿重新投入李永怀抱,朱唇如蜻蜓点水,深情一吻后再劝:“大乔、小乔,两个绝色美女,都洗白白裹在被中等着侍寝,主人,你不是已经期待了许久了吗?”

  正在这时,空中观察战场的玄光,其内景致变化,到了李永后宅,由晏朱儿亲自指导设计的,名为“美人宫”的卧室。

  卧室象牙大床上面,并排躺着两个千娇百媚、绝色无双的女子,都露出晶莹如玉,仿佛绸缎般的香肩,未着寸缕,将充满诱惑的完美女体藏在锦被中,双唇绛红、面含春色,诱惑无限,李永只看一眼,就觉丹田火爆,浑身燥热,恨不即刻赶去覆雨翻云。

  晏朱儿笑道:“主人,你把马良笔借我,就不用再管典韦,让我替你将他碎尸万段,至于您自己,**一刻值千金,大小二乔的红丸等着你去采集,极乐登仙,就在当下!”

  李永忙不迭道:“给你,给你,什么都送你,快些让我去幸大小乔。”

  然而正在这时,玄光再变,轰得炸开,一个雄浑之声,跨越空间传来:

  “神力助我,李永狗贼,就算隔着千里,我也能杀你!”

  却见声音凝聚成实质能量,直撞李永面目而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