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争吵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惊喜很大,大到出乎贝一铭的意料,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就洗个澡的时间,房间竟然被苏慕雪布置成了新房的模样,大红色的被褥,大红色的囍字,各色颜色的气球顶在天花板上,吊灯上缠着颜色各异的彩带,看到这些贝一铭苦笑道:“你不感觉这像咱们上学的时候开联欢时的样子吗?”

  有时候贝一铭就是这么不会说话,好好的气氛就被他这么破坏了。

  其实贝一铭说得也没错,这又是气球,又是吊灯上缠彩带的,可不跟学生时代开联欢会的布置差不多吗?

  苏慕雪当然也想弄得更浪漫一些,更美轮美奂一些,但时间不允许啊,一个男人洗澡能用多少时间?平均也就二十分钟这样,其实这都算长的了,一般男人冲个凉有十分钟就差不多。

  如此短的时间苏慕雪在有钱,在舍得花钱,可布置房间总归是需要时间的,钱能买来时间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弄成这样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

  并且你以为床上那真的是大红色的被褥?错了,走近一看,你会发现上边是满满的玫瑰,只是贝一铭距离床有点远,灯光又不是太亮,他扫了一眼就天真的以为是大红色的被褥,苏慕雪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弄个大红色被褥这么俗气的东西?

  你以为天花板下漂浮着的气球是普通的气球,那你更错了,这东西只是像气球而已,苏慕雪手里有个遥控器,轻轻按动一下遥控器上一种颜色的按钮,天花板下同样颜色的气球便会裂开,里边有亮晶晶的瓷片,这些瓷片会随着音乐在空气中舞动,如果把所有彩球全部打开,甚至能形成两道人影在空中翩翩起舞。

  这可都是苏慕雪花了大价钱从国外定制的。

  还有吊灯上缠的彩带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彩带,不但是高级货物,并且科技感十足,只要苏慕雪按动遥控器,这些彩带便会飘落下来,成为空气中舞动的那一男一女手中的彩带。

  这些就是苏慕雪想给贝一铭的惊喜,也是想给自己第一次一个浪漫的开端,但不会聊天的贝一铭一句话就把气氛搞坏了。

  苏慕雪气呼呼的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仍,双手抱在胸前往沙发上一坐不搭理贝一铭了。

  贝一铭弄了个老大的没趣,讪讪笑着走过去,揽住苏慕雪的肩膀哄道:“其实你这么弄也挺好的。”

  苏慕雪一把打开贝一铭的爪子,冷哼一声道:“离我远点。”

  女人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就耍脾气,说让你离我远点,其实潜在意思是,快来哄老娘。

  贝一铭显然还没到情场老手的地步,所以没揣明上意,傻乎乎的道:“至于吗?我就随便一说,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苏慕雪蹭的站起来,怒视着贝一铭喊道:“至于,至于,就至于。”

  贝一铭傻眼了,他还从来没见过苏慕雪跟个小女孩似的跟他发脾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呆呆的看着苏慕雪。

  苏慕雪看贝一铭也没有要哄自己的意思,心里是越发的委屈、生气了,拿起自己的包迈步就走。

  大晚上的贝一铭那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出点什么事怎么办?赶紧追上她,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你干嘛去?”

  苏慕雪一边用力的挣脱贝一铭的手,一边喊道:“不用你管,你滚开。”

  苏慕雪此时委屈极了,自己费尽心机把房间布置成这样,结果到了贝一铭嘴里就成了开联欢会,这混蛋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闭嘴行不行?

  其实他们之间的误会并不大,但却跟其他情侣一样因为很小的事,就要大吵一架,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抛出他们的身份、地位,他们又跟其他人有什么两样?他们也跟普通人一样,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喜欢听的话,不喜欢听的话,更会跟普通人一样会争吵,会看对方不顺眼。

  贝一铭也有点来气了,感觉苏慕雪有点不懂事,自己说那句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你至于这么耍吗?

  贝一铭皱着眉道:“你敢出去。”

  苏慕雪瞪着他喊道:“我就出去,就出去,你给我放开。”说完继续用力挣脱贝一铭的束缚,她力气那有贝一铭的大?那里挣脱的开?苏慕雪一开挣脱不开,直接上嘴咬。

  贝一铭痛呼一声,怒道:“你怎么咬人?”

  苏慕雪还不松嘴,看那架势不咬下贝一铭一块肉不解气。

  贝一铭也火气上来了,一把把苏慕雪按到墙上,手上一用力,甩开苏慕雪的嘴,然后用头把她的头顶在墙上。

  苏慕雪自然不会放弃反抗,于是就在那挣扎个不停,小脑袋一会东一会西的,试图咬住贝一铭身体某个部位。

  而贝一铭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手脚并用,双手把她的两只手死死的按在墙上,为了防止她踢人,他一条腿顶在苏慕雪两腿之间,另一条腿紧紧的压住她左腿。

  贝一铭用头盯住苏慕雪光洁的额头,防止她咬人。

  嘴中道:“你闹够了没有?”

  苏慕雪大喊道:“没有,混蛋,你放开我,你大爷的。”

  “你怎么骂人?”贝一铭怎么也没想到苏慕雪会骂人。

  苏慕雪继续喊道:“你大爷的,你大爷的,你特么的放开我。”

  贝一铭的火是彻底上来了,突然道:“你在骂一个试试?”

  苏慕雪丝毫不惧,说骂就骂,但还是那几句,太脏的话她还真骂不出口。

  贝一铭火气更大了,看着苏慕雪恶狠狠道:“信不信我把你就地正法?”

  苏慕雪啐了一口道:“你敢。”

  贝一铭冷冷一笑,飞快的腾出一只手,只一下就把苏慕雪的裙子给扯坏了。

  苏慕雪发出“啊”的一声惊呼,满脸的惊恐。

  贝一铭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几个字——强暴游戏。

  在看到苏慕雪一脸惊恐之色,贝一铭失去了理智,而苏慕雪要倒霉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完颜小白其他小说:械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