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墨尘风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黑风显化黑龙怒吼,接着出现黑雪片片飘落,这是石棺内显化的景象。

  黑风不断冲击,试图飞出,但是道轻尘早已经隔绝,也不知什么法门,看似薄如蝉翼的光幕浸染有不可思议的威力。

  却在此时,众人看见头顶有一块黑色的云彩坠落,不过当抬头的时候,才晓得此为何物。

  这哪里是什么云彩,分明是精气所化的一只巨大手掌,此时倒扣下来,朝着那石棺抓去,众人暗叫不妙,此时这大手中有危险的气息。

  “好胆!”

  道轻尘面色难看起来,这是肆无忌惮啊。

  接着头顶冲出一道血光,血光闪耀,隐隐间形成一柄血色的长剑,这长剑呼啸剑,成片符文相随,随即带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将那镇压而下的大手直接斩断,似乎划破纸张那般轻松,带起嘶嘶之音。

  不过那断掌并非实体,而是精气凝聚,此时被斩去精气神,自然炸开消散。

  而远处一人手心滴落鲜血,接着身形一闪,直接消失。

  道轻尘看着那人远去,也没有追击,面色也恢复过来。

  “宵小之辈,也敢放肆!”

  玄黄蚁朝木名看了一眼,然后摇头了。

  木名也摇头,而且露出沉思之色,若没有猜错,那血光恐怕就是道轻尘体内的杀器,如此轻易斩断一个分神境精气神凝聚的手段,几乎是眨眼间,让人侧目。

  两个分神境此时也紧张起来,好在道轻尘没有其他动作,也将那血光收回。

  玄黄蚁道:“好手段,接下来可要看道兄的手段了,这黑风一直这般变化可不是个办法。”

  道轻尘点头,道:“这有何难,且看我手段。”

  说罢,口中吐出一片血色符文,而且开始诵念古神语,这次只是吐出一个音节。

  只见那黑风缓缓蠕动,眨眼间化作一本黑色的书籍漂浮。

  而道轻尘也撤去了光幕,那书籍要遁去,不过却被道轻尘轻轻点了一指头,顿时,那书籍变安静下来,然后缓缓翻开一页书来,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图腾。

  “诸位,请!”道轻尘将书本摄取而来,然后众人围成一个圈子,立刻有人用神识查探,接着周围有风声出现。

  木名也是如此,不过只能散出意念,木名本以为自己的意念落入其中会被那些神识击溃,但是想不到的是当自己意念靠近的时候,脑海中竟然凭空出现一个个符号,而且不断增加。

  至于那些神识则是一个都没有感觉到,极为奇特,而且,在片刻后突然有风声回荡在自己的天灵台,而自己的风灵体则是气势攀升,体内的神力不由自主运转起来而且原本感觉有些虚弱的躯体逐渐有了厚实之感。

  墨尘风!

  这是这么法门的名字,更像是一个人名。至于来历木名不知道,不过木名理解那些图腾符文的时候感到一股晦涩,好在自己凝聚出了灵体,因此这种感觉并没有给修炼带来太大的困难。

  众人在感悟的同时,都释放出了意念神神识,生怕别人干扰。

  而道轻尘也是如此,眉心隐隐有血光闪耀,似乎只要不对劲就立刻还击。

  众人都只是将那些图腾吸收,至于完融会贯通,恐怕不是一朝一夕。

  就如现在木名修炼的天雷典,尽管所有的记载都熟悉无比,但是每次修炼都会感觉有许多自己不熟悉的东西。

  这便是修炼,温故而知新,正是此理。

  很快,众人都从方才的状态中恢复,而那黑色的书籍也静静悬浮,不过却在此时,那口石棺传出一股吸力,将那黑色的书籍吸入其中。

  道轻尘见此,忍不住抓去,不过却已然来不及。

  棺盖合上,接着石棺缓缓融入地面消失,祭坛上又多了一个空位。

  木名终于知道为何那些空地上的石棺都消失不见了,原来是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莫名其妙的,为何而要用棺材盛放那些灵诀功法。”有人说道,对此表示不解。

  却听得道轻尘解释:“创出这些法门的存在多数已经尘归尘土归土,这些灵诀承载他们一生的心血,可以说是他们智慧的长存也不为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他们,被臧牟埋藏在棺材里,也算对这些强者的尊重,臧牟将这些神童都已经掌握,某种程度上这些存在都是他的师尊,以石棺礼葬,倒也不失是一代至尊的风骨。”

  众人听得点头,道轻尘此番言论倒是见解独特。

  所谓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而且达者为师,都是阐述这个道理。

  哪怕臧牟的境界到最后已经无敌,这些灵诀对他的作用已然不大,不过对于弱小时候的臧牟来说则是有莫大帮助,甚至可以救他性命也不为过。

  至于这些灵诀的来历都不用说,自然是非抢即盗,不过也掩盖不了臧牟对这些创出这些法门的存在的尊重。

  以石棺埋葬,这在东胜来说是规格极为高等的待遇,其他人,则多以木棺埋葬。

  “道轻尘,告辞!”

  有人参悟结束后,立刻告辞,此时对这个爱说大话的少年有些好感,而且也算无形当中受了一些恩惠,虽然付出了代价,但是相比于其他地方的打死打活,这里则是要平静许多。

  而有些人则是要消化这些法门,此时选择一个地方闭关最好不过,因此,陆陆续续有人离去了。

  也有人问道:“可还要开棺?”

  道轻尘则道:“待我施法石棺查看还要些时辰,否则胡乱开启会元气大伤!”

  其他人闻言,暗暗点头,因为很多人不断尝试,但是始终打不开,只会消耗精气神,对自身极为不利。

  于是,又有一些人离去,而道轻尘则是朝着木名几人走来。

  “诸位,可愿意让我和你们继续联手?”道轻尘笑眯眯问道,若非见识过他的手段,定会被那清秀面容上挂着的笑容迷惑。

  玄黄蚁蹙眉,不愿意和此人有太多交集,因为木名曾言此人身上有太多因果,生怕沾染。

  木落没有表示什么,只是将目光看向木名,小和尚有些期待,不过还是闭口不言了。

  魔藤则是面无表情,至于因果,他自身恐怕也不少,自然不惧。

  石岚自然不想这些,不过此时也知道不适合多嘴。

  最后几人不由将目光汇聚到木名身上,木名没有立即表示,但,也不拒绝。

  只是静静看了道轻尘片刻后,才道:“可否让我看看你体内的那件宝物?”

  道轻尘一愣,似乎有些意外,不过立刻念动真言,顿时间一柄血色的小剑凭空出现在木名身前。

  木名也是道轻尘似乎丝毫没有在意,有些意外。

  接着,木名身上气息突然变化起来,眼眸中一片漆黑,道轻尘不由自主立刻倒退,因为木名此时身上有一股气息让他感到恐惧,不过这时候木名却要抚摸着这小剑。

  道轻尘急忙道:“小心,会伤到你......”

  然而,话音未落,木名的手掌已经落在这小剑之上轻轻抚摸,漆黑的眸子中多了一抹温柔。

  道轻尘一副惊讶的表情,欲言又止,最后静静看着了,只是眼中一片狐疑,而且隐隐担心起来。

  这小剑是至宝,只有几位熟悉它的人或者被小剑认可的人才不会被攻击,但是木名......

  不过片刻后,木名却松开那小剑,而那小剑却发出剑鸣之音,围绕着木名飞舞,似乎很是喜爱,不过当木名眼眸恢复清澈的时候,小剑则飞回到道轻尘体内。

  “这......”

  道轻尘查看一番后,发现小剑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之前的一幕让他无法理解。

  然后将目光看向木名,只是木名摇头道:“你也看出来,刚才不是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好吧,我不问,也不想知道。”道轻尘垂头丧气,和之前的大话连篇完全不同。

  而木名也仿佛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将目光落在远处的石棺之上。

  玄黄蚁几人也很默契的选择了安静,也不好奇。

  因为,他们知道,木名该说的自然会说,而木落则是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年有些让他看不透了,似乎处处透露这不凡,不过似乎又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任何时候一双眼睛很清澈还有很平静之外,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或许,这就是特别的地方吧!木落在内心说道。(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贩妖记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