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入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四卷,梦里花落

  第四百三十五章入棺

  “我说成不成,你到底什么修为?”

  “放心,这次绝对可以。~頂點小說,”

  轰!

  一口石棺中喷吐出无数精气直接炸开,几道身影纷纷被震退,而在最前面的两个人则是狼狈不堪,其中一个是小和尚。

  此时小和尚身上满是尘土,不过相比而言,他眼中的情绪则是让人看了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眼珠含泪,是被烟尘呛的。

  至于另一人则是道轻尘,不过此时他面色也极为不自然。

  没有理会小和尚的埋怨,他此时自言自语:“怎么回事,怎么气运之力被影响了。”

  接着露出无奈的眼神,朝着几人道:“你们不知,我修成了天眼,但是却也要自身的气运辅助,现在气运被干扰,所以才看不准确了。”

  闻言,蓝仙儿道:“这里天机混乱,气运也被干扰。”

  道轻尘却道:“难道是那几人真的打破了天机,只能是这么认为了。”

  有人看了过来,不由摇头,要是这里的灵诀这么好取,那些人何至于如此厮杀争夺。

  而木名此时安安静静的,没有发表任何一言,但是内心震动,难道自己的特殊性可以干扰别人了么!

  是了,烛九阴都被自己干扰,此人也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因此,方才的一幕才会出现差错。

  只是木名的理解应该是和自己有了如魔藤或者烛九阴或者蓝仙儿一般的因果联系之后才会如此,只是现在,此人......难道也和自己有了什么看不见的联系吗?

  而至于因果,真的只是自己所理解的那般含义么,只是丝线的连接,或者是其他什么。

  此时,有数口石棺被开启,棺材中飞出一道道霞光,那些霞光有的万丈光芒,极为炽热,有的则是散出阴冷气息,、。

  每一部经文都被霞光包裹,每一部都很不凡,不过也引得无数人位置出手,不过好在他们都将战场转移,这里是臧牟的埋葬经文之地,若是此地出手恐怕会引起一些反应,这点很多人心中都有模糊的感应。

  石岚轻叹一口气,因为方才一部经书飞出的时候他的身躯忍不住颤动,但是此时那里已经厮杀成成一片,无数符文交织,早已模糊了景象。

  对此,他也只有看看的份了。

  道轻尘道:“诸位相信我一次,这一次一定能成功,我有预感!”

  小和尚立刻道“你方才言明自己看见了里面的景象,说里面有恐怖存在,现在却只说预感,你不会又不靠谱吧?而且这口石棺你可是说了有恐怖的东西存在,别胡来。”

  道轻尘一愣,似乎被问住了,不过出奇的是没有反驳,只道:“相信我,这次一定是一部了不得经书,我有很强的预感,因为我看到了一片祥和。”

  说罢,朝着一口石棺,这口石棺不知什么材质做成,表面虽然是石质,但是无比坚硬,这是几人顺先找到并尝试开启的,不过却被道轻尘阻止了,因为他说这里面的东西很恐怖,但现在却又折回来打算开启。

  这让几人感觉有些不靠谱的感觉,不过还是相信他,因为这家伙实在诡异。

  他口中念念有词,这次没有动用古神语,按照他所言,他所知的咒语也不多,而且每口棺材开启的方式都不一样,同样的神语只能使用一次。

  木名几人对此倒是不知,不过听他说得头头有道,也只好选择相信了。

  一滴殷红的血液从他的手指间逼出,然后落入石棺表面。

  原本粗糙的石棺顿时变得不一样起来,隐隐间有一层黄色霞光闪耀。

  而道轻尘做完这一切后,取出几团黑色的血肉,这些血肉出现的刹那,众人只感觉身边似乎有恶鬼在哭泣,仿佛是从私人身上剥离出来的,让人头皮发麻,于是急忙运转心神这才感觉好些。

  “这是邪修的血肉,他们杀戮太多,造成太多的杀孽,他们的血肉早已被诅咒。”

  道轻尘语气有些凝重,而且看向这些血肉的眼神有些厌恶,于是,快速将那些血肉丢出在石棺上放置的一口小鼎中。

  小鼎顿时散出一道道黑烟,那些黑烟凝聚,然后形成一个个黑色的小骷髅,最后都没入石棺中。

  “这是什么法门,怎么感觉很是妖邪。”

  小和尚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不知感应到了什么,很是不自在。

  道轻尘继续道:“你来!”他指向木落,道:“取出一滴精血,你是木族子弟吧,体内的气息是美味,对于很多存在来说。”

  木落没有迟疑,只是看到道轻尘眼中的神情后,总是感觉哪里不对。

  不过还是照做,一滴带着青光的血液低落,还未落到那石棺之上,那石棺中就立刻冲出轰鸣,而且还有嘶吼之音,更有一道道红色的雾气凝聚,最后形成一个鬼脸,这鬼脸出现后,木名一愣,有些意外。

  因为这鬼脸只有一张嘴巴,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不见眼鼻耳,着实奇特。

  而让木名不由联想道了自己曾经使用出的一式神通,融合了几道本源之力形成的脸谱,不过也只是如此,并没有多想。

  因为这时候,木落已经快速退开,那鬼脸猛地朝着他飞来,不过那脸谱之后则是由红雾出现,而且将那锁住拉扯回去。

  “这是什么?”木落心有余悸,方才只感觉一股危机在心头浮现,这才急忙退开。

  “不知,不过想必你们也看出来了,是门了不得的功法灵诀,不过......祭祀不够。”

  玄黄蚁会意,不过却没有立刻上前滴落血液,而是问道:“为何其他人不用这个法门,而且即便是我们祭祀,也应该开启不了这些东西吧。”

  玄黄蚁的目光看向远处的一些人影,那些人也在尝试用洒落鲜血试图打开,但是却都无果,而道轻尘这里则是可以。

  道轻尘也朝着那些修士看去,没有立刻回应,只是在思索什么。

  而玄黄蚁也没有上前,没理由的,几人开始紧张起来,因为此时没有再继续说话。

  片刻后,道轻尘才悠然道:“啊,我以前是个盗墓的,是阴阳士!很意外吧,嘿嘿。”

  说的风轻云淡,不过也没有好笑的感觉,众人只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在其中,随之,让几人面色变化开来。

  木落知道阴阳士是什么,只是深吸一口气,试图压下心中的震撼。

  修士有正邪,而在正邪之间却有一类人让人无比痛恨,就是阴阳士,他们穿梭在一座座墓地,白天蛰伏寻找机会,黑夜出行潜入地底,在活人和死人之间往来,介乎阴阳之中,这便是阴阳士的来历。

  而修士不同凡人,哪怕是死去他们自身也会带着一些莫名的力量,这些力量活着时候不会显化,但是若是有人打扰到他们的长眠,那么这些力量就会缠绕在惊扰者身上,形成诅咒。

  所以,阴阳是不光是正邪修士痛恨,因为他们据他们亲近之人的坟墓,这是大不敬,而且也会让死人厌恶,所以诅咒他们。

  木名震撼,之前有一些猜测,但是想不到他居然是阴阳士,这类修士曾经盛极一时,但是后来却灭绝踪迹,想不到眼前出现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道轻尘已经布置了一个音障,显然不想太多人知道。

  “明白了!”玄黄蚁说了一句,然后滴落下了精血。

  石棺再次显化,不过却不是鬼脸,而是由血光闪耀。

  这一幕让几人的思绪都逐渐平静,而且也没有人再提起,不过相比较之前的迟疑,这次几人很干脆,哪怕是魔藤也是如此,只道:“还要多久?”

  魔藤很少说话,但是不代表道轻尘没有关注,相反,魔藤身上的气息和他相似,那是重生之后的味道,这点他没有说,因为魔藤知道了,所以他也就明白木名几人早已知晓。

  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波澜,眼前几人都不简单,他们合在一起就变得越发不凡。

  而自己选择他们也不是轻率,而是他有一种感应,很模糊的感应。

  众人的精血都低落在上面后,道轻尘道:“这些精血就当是钥匙,而我自身则是开启钥匙的人,别人做不到这点,所以他们只能用其他方式。”

  这番话算是解释,也指明自己的重要性,果然,他又开始念念有词,不过却是诵念另一种古老的语言,和之前不同,这次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道音,不过几人听罢,却是感觉似乎有些熟悉,内心也变得宁静。

  “来自于佛门,但是却是被我们改动了,超度亡魂和逝者。”

  道轻尘念完以后轻声说道,此时他的神情很是严肃,而且无比虔诚。

  咔!

  石棺的棺盖突然动了一下,不过几人却面色大变,因为有一道红影突然出现在几人眼前,而且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将几人抓取,纷纷拉扯到石棺中,几人都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哐当!

  棺盖有合上了,而几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不过这一幕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因为石棺散出奇特的波动阻挡了别人的视线。

  “怎么回事,这血族的灵诀怎么被人开启了?”某处神秘空间,小狗心有所感,猛地睁开眼睛,而他旁边的少年也是轻轻蹙眉,不过随即舒展眉头,道:“有意思,只有杀戮滔天的存在才会被那功法灵诀选择,是他么?”

  小狗道:“杀戮滔天?又是一个天地不容的可怜人。”

  少年轻叹道:“各人有各人的命,若非没有选择,何至于此。”

  而此时,木名几人出现一个血色的空间中,周围到处是血色的魔影,发出让人闻之欲呕的腥臭之气。(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