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到底要不要救我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直以来,古书上都有着各种各样不畏死亡的英勇记录,如:比干挖心的传说,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活活饿死山洞的事例。

  不得不说……

  这些人都是历史中被后世不断称赞的伟人。

  但方正直确实没有当一个伟人的觉悟,他崇尚于古人的品德,但如果有选择的条件,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不死。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要死,那也该死得轰轰烈烈一点,俗话说得好,死有重于泰山,亦有轻于鸿毛。

  现在的情况下,方正直很明显没有死的必要。

  玩骨气?

  大喊一句,小娘皮,别跟老子废话,要杀要刮随你便?接着再伸长了脖子,把脑袋凑过却让云轻舞砍?

  方正直觉得真的有人这么做,那绝对是病得不轻。

  所以,在听到云轻舞的这句话后,方正直第一时间考虑的便是,怎么样活下去。

  “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杀你?”

  这句话从字面上来理解,其实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

  比如说,会让人误以为其实我并不想杀你,只是逼不得已,也有可能误会成,你的身上还有利用价值,如果你愿意就范的话。

  可方正直显然不会天真到这样去认为。

  云轻舞如果真的舍不得杀自己的话,寒猿部落那一战,就不可能让拜星偷袭自己,最后,更不可能一把刀插自己胸口,又将自己一脚踢下悬崖。

  所以……

  可以肯定的是,云轻舞想杀自己。

  想杀,却还没有杀,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时机未到。

  这就像种果树一样,果子没有成熟之前,你就算再想吃,也只能先忍着,可换句话而言,只要果子成熟,那么,种果树的人便会第一时间摘下,然后……

  一口吃掉!

  方正直不太愿意把自己比喻成果子,可事实上,他现在确实是一个果子,一个被云轻舞捏在手掌心的果子。

  只要云轻舞想吃,自己完全一点抵抗都没有。

  实力啊。

  原本,方正直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了,一步踏入回光境,同龄人中几乎就是翘楚一样的存在,正是风光无限好之时。

  可为什么风光还没有来临,却已经提前近了黄昏!

  怎么办?

  服个软,求个饶,或者是叛个变,投个敌?

  方正直确实想过,可是,云轻舞和自己的阵营明显不同,这样的情况下,求饶,投敌,无非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又不能展露骨气,又不能自取其辱……

  方正直觉得,要回答云轻舞的这个问题,真的很难。

  而云轻舞这一次倒是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从表情上来看,云轻舞似乎非常享受现在的感觉。

  “这妞是不是被我弄得有点儿心理扭曲了?”方正直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云轻舞的时的样子,到后来在画舫是相坐而谈,最后,再到寒猿部落外的相遇。

  每一次,云轻舞给自己的感觉都是清冷,高傲。

  可现在……

  感觉上却像是一个得到了某种满足的少女。

  要不要这么夸张?

  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的魔族少主,眼光是不是要再放远一点?放大一点?不要总盯着我看好不好?

  一个小人物,真的能让你这么满足?

  方正直想甩甩脑袋让自己冷静一下,可是,事实就是他的脑袋根本就甩不起来,这种被卡住的感觉相当的难受。

  “你是觉得我还有利用的价值?”方正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更好的回答,最终只能选择继续试探一句。

  “没错!”云轻舞点了点头。

  方正直的心里微微一松,有利用价值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因为,这代表着自己还有谈判的资格。

  “那个……要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做,你尽管说,能做到的我肯定做!”方正直很快就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不需要,你只用等着就可以了。”云轻舞摇了摇头。

  “等着?”方正直的心里顿时又一紧,有利用价值,可是,却又不需要自己做什么事情,只用等着?

  难道是……

  等死?

  “你猜的没错,我就是想让你在这里等死。”云轻舞很轻易的便看出了方正直心里的想法,嘴角的笑意也越发的灿烂。

  “等你妹啊!”方正直终于忍不住了。

  士可杀,不可辱。

  旦凡有一点活的希望,方正直都绝对低头,可是,眼前云轻舞的态度明显就是不让自己好好活。

  那么……

  还不如骂上两句,解解气。

  “应该是要来了吧?”云轻舞并没有因为方正直的话而生气,反而是微微仰头,望了望已经几乎要完全落下去的夕阳。

  “要来?谁要……”方正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很快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到了一道黑影,一道巨大的黑影。

  “呦!”

  清脆而嘹亮的鸣叫声自天际传来,也不知道是那巨大的黑影遮挡了夕阳最后的余辉,还是夕阳正好完全落下。

  云彩被冲散。

  巨大的翅膀拍打着,卷起一道道飓风。

  那是一只有着一对巨大翅膀的凶兽,火红色的眸子中隐隐有着火焰在跳动,雪白的羽毛覆盖在凶兽的身上,那不是简单的羽毛,而是,长着如雪一样鳞片的羽毛,从体形上来看,凶兽的样子似乎与鹰有些相似。

  可是,与鹰不同的是,在其尾部,有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就像传说中的凤尾一样,闪烁着晶莹的光华。

  雪鳞风鹰。

  一种极为稀有的凶兽,一种传说拥有上古凤凰血液的凶兽。

  可是,现在的雪鳞风鹰上却站着两个身影,左边的一个一身鲜红色的盔甲,嘴角微微的撅起,清彻如水的眼睛正从上向下。

  带着一种不屑与高傲。

  她的名字叫平阳,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公主。

  那么,站在她身边的人自然就是池孤烟,也只有池孤烟,才有可能与平阳并肩而立,同样的,也只有池孤烟才能让平阳乖乖听话。

  如瀑布一样的黑色秀发被风吹动,与那粉红色的长裙一起,随着风,在空中肆意的飞舞着。

  池孤烟的美确实可以堪称为世间最璀璨的美,因为,她太过于惊艳,惊艳得让人自惭形愧疚,任何人与她站在一起,都无法掩盖其身上透露出来的绝世芳华。

  特别是那双明亮的眼睛。

  那是一双由星辰凝聚出来的眼睛,光明,通透,高高在上,让人仰望。

  方正直想过云轻舞在等待着某种时机,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所谓的时机竟然是平阳和池孤烟。

  “池孤烟这妞不是在天道阁吗?还有平阳……难道,她不该待在炎京城吗?”方正直的心里有着无比的疑惑。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池孤烟和平阳现在在南域。

  池孤烟和平阳在寒猿部落出现的时候,方正直已经陷入了晕迷,到了后来,又被腾石生直接带到了军营中。

  在南域的军营中……

  当然没有人会刻意的提起池孤烟和平阳曾经在寒猿部落出现过。

  事实上,寒猿部落前的一战,对于南域的人而言,如果不是非常重要军情汇报,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提起。

  可方正直不知道,却并不代表云轻舞不知道。

  云轻舞非常清楚池孤烟和平阳在南域,那么,她当然清楚,池孤烟绝对不可能不来铁丘部落。

  “来了。”云轻舞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收了起来,重新恢复了那冷傲的表情,目光看向池孤烟,没有用疑问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朋友间在打着招呼一样。

  “嗯,来了。”池孤烟的声音从天际传来,很平淡,但是,却清晰可闻。

  而方正直则是有些惆怅。

  他在看到池孤烟和平阳的时候,心里曾经有过一瞬间的纠结,他希望有人可以突然出现,然后,以力挽狂澜的姿态把自己从面前的瞎眼老头手里救出,可是,他又不太希望来救自己的人是池孤烟。

  这当然不是因为好面子。

  而是……

  他觉得来救自己的人,会非常的危险。

  事实上,他一直都在拖延时间等着别人来救自己,而且,不单在等着,他还做好了卖队友的心理准备。

  可如果救自己的人是池孤烟。

  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将池孤烟卖掉吗?

  方正直不知道池孤烟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是太希望池孤烟挂掉。

  这是方正直心里纠结的所在。

  但纠结与惆怅很明显不是同一个意思。

  方正直现在的心情是惆怅的。

  因为,在他心里纠结着池孤烟来救自己之时,自己到底是要将池孤烟卖掉,还是冒险与池孤烟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

  池孤烟却已经非常果断的定住了。

  与池孤烟一起定住的还有她脚下踩着的那只雪鳞风鹰,还有站在她身边穿着火红色盔甲,厥着嘴巴,一脸不屑的平阳。

  最主要的是……

  池孤烟竟然还和云轻舞聊起了天!而且,还聊得像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

  几个意思?

  难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应该俯冲直下,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救出苦海吗?

  到底要不要救我!(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