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这家伙吹牛的本事挺厉害的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古阳不以为意一笑,“我和董姐是老关系了,好伙伴。”

  杨梦琪笑:“你们还真是难得,我真佩服你们的心态,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古阳大气说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管是管不住的,日久自然见人心。为了避嫌而影响工作是没必要的。”

  董思思哼了一声,避嫌道:“我跟这家伙怎么可能有什么事,就是一根嫩草。”

  古阳忍不住瞪眼,杨梦琪咯咯一笑,“确实挺嫩的,不过嘴巴挺厉害。”

  董思思扑哧一声,得意地望着一脸郁闷的古阳,“我没说错你吧。”

  古阳老脸一抽,忿忿说道:“白给你吃给你喝了。”

  董思思不爽了,“你一个月才请我一次,还好意思说。”说着,她又热情地望着杨梦琪,“杨姐,今晚你去古阳家里吧,我们一起宰他一顿!他做饭挺好吃的,顺便一起聊聊。”

  “行啊!”杨梦琪甚是爽快,觉得小董妹妹实在太亲切了,笑着打趣道:“小古同志,你欢迎吗?”

  我靠!感觉被两位大姐小小调戏的古阳有点想抽人,自己真就那么嫩么?不摆谱的时候真没杀气啊。

  不过他还是答应下来:“没问题。”同时忿忿瞪了董思思一眼。在外人面前也不给自己一点面子,这是存心的!更郁闷的是昨晚才刚做了一顿请李寒烟和秦菲菲,今天又要做,敢情自己都成了厨子。

  约好时间后告别,杨梦琪上了自己的车,古阳拉着董思思往市政府赶回。

  古阳开着车,不爽地道:“你在外人面前要注意一下形象,搞得我多没面子。”

  董思思更不爽,“你就注意形象了?搞得我好没面子,好像就是你的贴身秘书一样。我是女人诶,丢脸的可是我,你可长脸了!”

  古阳转头瞪过一眼,继续望向前方,“做我秘书丢人啊!做领导,就要大气一点,我们整天呆在一起,别人没点想法是不可能的,谁爱想就让他想去,谁敢再公开嚼舌头根,保证让老肖专他的政。”

  “就你牛!”董思思轻哼一声,“为了拉拢杨书记,什么招都使得出来。我这是在配合你,损你一下亲切感就来了,你没见杨书记对你亲切多了吗?平时她多么不近人情,现在却像个好姐姐。你这家伙,就是不嫌漂亮姐姐多,有这么多好姐姐累死累活为你卖命,干工作多轻松啊。”

  古阳不由有些内疚,“董姐,辛苦你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保证尽量做到!”

  “以后每周请我吃一顿!”董思思马上热切提出。

  靠!古阳就想抽自己一脸,不过又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干脆爽快地答应:“没问题!”以后凡是需要请吃的人,只能尽量一锅端了,可不能今天请这个,明天请那个,那样保准累死没商量。

  “你这家伙,真乖!”董思思热情地伸出手,摸了一下古阳的超级脑袋,“以后姐死心塌地跟着你混了。”

  ……古大官人欲哭无泪,也有点小小得意。

  在办公室忙了一会,古阳就先翘班回家了,在他的观念中,做饭也是革命工作,是为了团结同志,必须高度重视,当然不能随便占用私人时间。

  等到董思思和杨梦琪下班一同赶来时,古阳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摆在桌上等着了,同时还准备了一瓶非常可口的果汁。

  敲门入内,杨梦琪就闻到了离谱的香味,顿时味觉大盛,董思思更像是八辈子没吃过一样,换了鞋就直奔桌子坐下,直接夹了一大块油光闪闪的懒猪肉塞进嘴里,脸上露出无比享受的表情。

  古阳小小臭美了一下,还是挺有成就感的,热情邀请道:“杨姐,随便吃点吧,我就随便做了几个菜。”

  看到一桌的色相十足,又是如此的香,再看到董思思无比陶醉的样子,杨梦琪不禁大为心动,同时也不知为什么,在这里她却是一点不习惯的感觉都没有,特别放松,很快就和董思思一样不淑女了。

  美吃美喝大爽一番,两位大姐终于抽出空说话。

  杨梦琪深切感慨:“小古,你做的真是太好吃了,以后我要是再来,你可别闭门谢客啊。”

  古阳有些无奈,朝董思思努了努嘴,“以后她要来吃,你跟她一起好了,反正一个也是吃,两个也是吃。”

  董思思翻白眼,“还调戏起姐来了,两个送给你,你敢吃啊。”

  古阳就感到脸上有些发烫,这位大秘书今天说话咋就这么奔放,也不管人家端庄的杨书记受得了受不了。

  杨梦琪就有点脸红,微微一笑:“你们俩也太敢开玩笑了。小古,你不会真和小董有关系吧?”她觉得这一对实在有点意思,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一反常态开起了玩笑。

  董思思马上脸红了,“杨姐,你瞎说什么呢。这家伙的老婆漂亮得很,又特别有出息,哪看得上我这样没用的老女人啊。”

  古阳正想安慰一下,不料董思思接着说道:“当然了,我对嫩草也没兴趣,做弟弟挺好的。”

  杨梦琪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叹了一口:“你们两个还挺年轻的,我就是真老了。”

  “没有啊。”古阳睁着眼睛说瞎话,“杨姐你还年轻着呢。”实话来说,只能用风韵犹存形容,跟年轻可真挂不上边了。

  “就是!”董思思甚至配合,“杨姐你看起来才三十岁。”

  杨梦琪甚是受用地笑道:“你们俩的嘴巴可真甜。跟你们在一起,我发现自己的心态年轻了许多,很轻松,真后悔没早点认识你们。也很难想象,你们俩一个是副市长,一个市政府秘书长,工作一丝不苟,私下如此平易近人。真是一对好搭档!”

  古阳感慨道:“董姐跟着我受了不少累,无怨无悔,我要真心感谢你。”

  董思思脸上笑开了花:“往后每周请姐一顿就够了。吃好了,就有力气帮你卖命了。”

  “……”古阳哭笑不得。

  一番说笑,杨梦琪十分自然地融了进来,这种轻松的氛围她很喜欢。

  “对了。”杨梦琪认真几分,感激地道:“小古,真的要好好感谢你,上次帮我解决了谣言问题。那帮传谣的人也真是太不要脸了。”

  古阳轻松说道:“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相信杨姐你是一个非常正直的女人。再说,我和董姐也是受害者,这样做也能敲山震虎。”

  杨梦琪白了一眼:“敢情拿姐来杀鸡儆猴了。”

  “怎么会呢。”古阳讪讪一笑,“我和董姐只是不怎么在乎谣言,才不急着揪出传谣的人。”

  杨梦琪长吁一口,定定望着古阳,“真有点看不透你,你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场合完全像是两个人。”

  古阳微微一笑,“杨姐你不也是吗?每个人都有两面性,感觉亲近,表现自然不一样。我觉得我们还是有点缘分的,早点认识就好了。”

  董思思饶有兴致地道:“杨姐今天在会上可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充分发挥了我们女人的优势,弄得包书记有气没处使。以前总觉得杨姐挺严肃的,没想到这么好玩。”

  杨梦琪翻了个白眼,“小董,我以前也真没看出来,你压根就是一个调皮的小丫头,平时表现得那么清冷高大。”

  古阳轻松说道:“以后大家在一起就不用装了,有杨姐一起,工作会更顺心。还有很多事都要仰赖杨姐的支持呢。”

  杨梦琪玩味地笑:“这算是在贿赂我么?”

  古阳意味深长一笑:“你接受我的贿赂吗?”

  杨梦琪咳了一声,严肃几分:“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刚才我吃的很过瘾!”

  古阳苦着脸,“你跟董姐一样,就知道占我便宜。”

  两位大姐同时轻淬一口:“真不害臊……”

  轻松一番,渐渐说到了正事上。

  杨梦琪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和酒厂的谈判只怕会比较麻烦,梦州的惯例吃相都很难看,这次梦州黄曲能打出这么大的名气,实在太难得了,可不能再被这惯例给糟蹋了。我在区里虽然挂着一把手的名头,其实比较惭愧,没有多大的实权,这块铁板太硬了。往后的工作可不那么好开展。”

  古阳不以为意:“杨姐,你不用过于担心。之前一点基础都没有,我还不是把这事弄上了台面?现在上了台面,就更好办了。我们梦州拿什么来吃人家?要挟有用吗?酒厂有技术,对方又有明确的投资意向,就差大规模落户了。如果梦州拿条件要挟,酒厂可以表达换地方落户的意向,这么抢手的企业,在哪里都会非常受欢迎的。”

  杨梦琪皱了皱眉,“这么说酒厂不打算在梦州发展了?”

  “这是对外的说法。”古阳轻松说道:“杨姐你不是外人,也不瞒你,酒厂就是我指定要落在梦州的,作为梦州的一个亮眼的品牌,打出梦州的名气,往后还有很多其它的事等着做,酒厂就是给梦州打广告用的。”

  “哦?”杨梦琪不由认真望着古阳,“你的雄心还真不小啊。”

  古阳热切说道:“我和董姐来梦州就是干大事的,要不来这里做什么呢?”

  董思思感慨地道:“古阳虽然还小,做事还是挺厉害的,我对他很有信心。”

  古阳受不了了,朝董思思瞪过一眼,“你能不能别老是我还小,我一个副市长还小么?”

  两位大姐咯咯笑着,异口同声:“小!”

  “……”

  古阳大气地忍了下来,毕竟两位大姐也不是真心损他,而是表达亲切。对这种亲切,虽然郁闷了一点,其实也是幸福的,谁不想被关心呢。

  杨梦琪望着古阳,又认真几分:“这么说,你和酒厂以及投资方能协调一致了?”

  董思思不以为然:“什么协调一致,根本就是他一手指使的。”

  古阳瞪过一眼,“什么指使啊?那叫联络!政府干部能指使企业么?企业要保持独立性,政府干部只能提出意见,具体怎么干,还得企业自己决定。当然,我的意见是酒厂要留在梦州,作为一个纳税来源。”

  杨梦琪微微一笑,道:“底线是什么?能和姐说吗?”

  古阳轻松说道:“你吃都吃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的饭,不会随便做给外人吃的。酒厂的小秦要占大约三成股份,投资方的小李要占大约四成股份,留三成股份给梦州。”

  杨梦琪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这样对梦州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有些人怕是贪心不足啊。”

  古阳不以为然,“随他们折腾,慢慢磨吧,反正我不急。”

  杨梦琪轻笑,“你好像就在玩游戏一样。以前我也以为你是好大喜功,现在看也不完全是这样。”

  古阳小小郁闷,“什么叫也不完全是这样?”

  杨梦琪感叹一声,“你搞的那个莲云山开发项目,就有一点想当然了。不是我故意要和你唱反调,而是这样真的不切实际。我看过那个计划,设想太超前了,就算你再有本事,也推动不起来,最后搞出个烂尾,就太浪费了。包书记同意做规划,那是他想为市里赚那笔钱,你不要以为他真会支持你。”

  古阳说得轻巧:“那笔钱就是故意让他赚的啊,要不然他怎么会支持做这个规划呢?以前酒厂没出名的时候,又有几个人会认为能出名呢?最重要的就是要在项目没出名之前看到潜力。莲云山的潜力比酒厂要大得多,等以后成功了,人们就会是完全不同的评价了。确定有前途的事情,应当放手大胆去做,就算有些冒险,也要敢于承担,谨小慎微是不可能取得重大成功的。我全面考虑过各方面的情况,确定这个计划是有非常大的成功可能性的。”

  杨梦琪不置可否:“那你说说,莲云山的开发准备投资多少?不要以为不列出投资金额就能混过去,到时候这个问题还得摆上桌面。”

  古阳轻描淡写,“初步估计3000多亿,还不确定,这个要等规划结束后才好说。”

  “3000多亿?”杨梦琪苦笑,”我真有点不明白,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副市长的?”

  董思思笑着打趣道:“吹牛吹上来的呗!不过这家伙吹牛的本事挺厉害的,真能把牛给吹上天。我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莲云山这头牛能吹起来!”

  古阳不爽地瞪了一眼,忿忿说道:“我就是一个吹牛专家!这次就是来梦州吹牛的!”

  杨梦琪咯咯笑道:“你真够牛的!”说着,她又叹了一声:“我真有点看不透你了,照理说小董还是知轻重的,她这么迷信你,看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了。不过冒莲云山这个险还是要三思啊,如果到时失败了,对你的前途影响会很不好。”

  “他怕什么。”董思思撇嘴不以为然,“真做不下去,回头给他老婆当秘书就够了。”

  古阳恼道:“董思思,你别老是损人好不?我堂堂一个大市长,能给她当秘书?”

  董思思笑:“你还只是副的,你老婆可是正的,给她当秘书,我觉得挺有面子的。”

  杨梦琪非常诧异地望着古阳:“小古,你老婆是市长?真看不出来,你这嫩草也会啃老牛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