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超级摇钱树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在办公室听李冲汇报市政府党组会议上的情况,包寿额上越皱越深,让李冲心里越发揪紧,显然包书记不高兴。

  说完情况,李冲又小心翼翼地道:“这次肖雄提出的这个要求,我要不同意的话,以后他们就会处处跟我过不去。不过拉赞助的事哪有那么容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会那么大方掏那么多的钱,我们同意也没有实际意义。”

  包寿脸色深沉:“你以为他们做不到吗?”

  李冲甚感困惑,“难道还真能做到?”

  包寿语重心长地道:“对古阳这个人,绝不可以常理推论。黄曲酒刚开始的时候,谁会认为真能火起来,并有投资商敢冒这个险,直接出3个亿来做实验?莲云山这么离谱的事,都有人敢出3个亿做所谓的规划。这都是因为古阳在这里,才有这样的事情出现。1.5亿的赞助,你认为他要不到吗?”

  说着,包寿摇头叹了一口:“老李,你还是太小看古阳了,被他下了一道。当然了,公安局搞培训,毕竟是一件利于梦州的好事,他们既然想搞,那让他们搞,不过公安局内部要加强思想教育,不能被他们以培训为名把权力夺了去。望溪来的这几个人,都不可小视,肖雄看起来大大咧咧,可不简单,切不能小视。行了,这次就算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要多长一个心眼,不要被老习惯迷住了双眼。对古阳,要当作最大的竞争对手,他比高市长要难对付。以后凡是他的动作,你都要引起高度重视,不能被他打乱了梦州的正常秩序。不过能够利用的,也要尽量利用,如果利用得当,这个人的能量能为我们梦州带来不小的好处,但如果被他反客为主,那就很被动了。至于市政府的事务,你如果拿不定主意,就提交市委常委会处理。小事适当争一争就行,大事必须坚持立场。”

  李冲恭恭敬敬听着,用力点头:“我一定牢记包书记你的交代……”

  梦州黄曲终于正式开始销售,地点就在酒厂外面,搭了一长串临时棚子。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等待,李寒烟特意运来了30台排队抽签机。想买酒的人先拿身份证在抽签机上刷,每张身份证每天可刷一次进行抽签,抽到的人能凭票以平价去购买相关的酒。至于抽签的概率,视前来购买的人流量动态变化。买的人越多,抽签率相应调得越低。

  自然,像梦州黄曲顶级版这种每天只限卖十几瓶的酒,被抽中的概率是非常低的,高级版和普通版被抽中的概率逐级增加不小。

  此前,梦州黄曲除了在品酒会上大出风头外,被送出去的那些酒更是口碑极高,凡是会喝酒的人,喝过之后莫不无比期待。可惜免费送的酒实在太少了——1万多瓶分摊出去,真的很不够喝。

  短短一周时间,梦州黄曲三个档次的酒就又被炒高了一倍,普通版已经到了4000多元一瓶,而高级版和顶级版分别是前一版的十倍以上,还根本有价无市。

  因此,酒厂才分别卖100元、1000元、1万元每瓶的普通版、高级版和顶级版,顿时就成了最具炒作价值的商品,梦州黄曲的名气如日中天。

  有眼光的炒作者从各地赶了过来,有预见的人更是搜集了亲朋好友的大量身份证,一通带来。

  所以,这会古阳在办公室里用地球系统看到酒厂外人山人海的样子,虽然有所预见,还是深感无奈。不过人再多也没用,每天卖的普通版就只有1000多瓶,高级版和顶级版更是少得可怜。现场有专人估算人流量,同时要阻止一个人连续使用多张身份证在同一台机子上刷。由于每次重新排队都至少要等一个小时以上,加上酒厂白天最多只提供六个小时的刷机时间,所以一个人带太多身份证也没很大意义。

  但无论如何,超高的利润总能极大刺激人们的热情,如果能抽到一瓶普通版的购买权,那可相当于直接赚了四千。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利润已经非常大了,比买彩票中几千块的奖靠谱多了。

  依照直观印象,酒厂这会对外售卖才刚刚开始,古阳初略估计,现场起码有两万人,并且还不断有人在赶来。

  酒厂外边的街道已经被堵死了。

  好在肖雄早有预案,调集了三百名警力以及一个大队的武警,正全力维持秩序,虽然人多,却也不乱。

  大量媒体记者自然闻风赶来,这样高度吸引眼球的事件可是很好的新闻素材,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古阳都有点怀疑自己这么弄是不是合适了,实在有点浪费人力物力。

  看到抽中购买资格的人无比激动的样子,古阳渐渐释然了,人活在世界上,寻求刺激和期待也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虽然不可能保证每人都能抽中,但大凡有耐心的,坚持十几天理论上应该能抽中一瓶普通版,那样相当于半个月赚了4000块,也不少了,不会白费功夫。要是幸运抽到一瓶高级版,更是赚大了。

  古阳就感觉这比买彩票要刺激多了。

  正想着,古阳在系统上看到一个地方轰动起来,连忙用系统拉近镜头,发现却是一位年轻女子抽到了一瓶顶级版的购买权,引起了周围人群的极大关注,无比羡慕。这瓶酒一转手可是整整四十多万啊,那是非常大的大奖了。

  这名女子很快就被赶来的十名警察围着护送到购买处。

  马上,年轻女子傻眼了,她发现自己身上就两千块,根本没想到自己能抽中顶级版,有了购买资格,却没法买,顿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资格作废。

  幸好酒厂接待人员比较人性化,并没有为难这名年轻女子,在检验身份并签了一张欠款协议后,允许女子先拿酒。

  拿到精包装的顶级版,年轻女子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别人抢去了,害得几名警察只得又跟上。

  在询问女子是把酒带走,还是在现场专门开辟的拍卖区拍卖时,女子非常痛快地选择了现场拍卖。虽然酒价炒得老高,但要是卖不出去,等于什么都没有,炒酒的往往不是喝酒的。

  当然,拍卖区也不是免费的,要收取10%的手续费,但并不是酒厂负责。拍卖资格落在了梦州本地的一家拍卖行身上,市委副书记傅小书事先特意和古阳打了招呼,古阳就卖了这个面子,这种破事也是有点无奈。不过一个拍卖资格换一个相当有分量的交情,还是值得的。古阳只是觉得这位副书记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能看出这个拍卖资格的巨大价值。事实上,这是一棵超级摇钱树,比酒厂第一年赚得肯定要多得多,当然现在酒厂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赚吆喝。但无论如何,古阳也是不会让酒厂自己参与拍卖的,那样平价销售就没有意义了,这等好事只能交给第三方。

  年轻女子来到占地不小的临时拍卖区,签订了拍卖协议,马上就由拍卖行用广播卖力宣传起来。不过进拍卖区参加竞拍需要交50元的门票费,这是为了防止看热闹的人太多,影响到拍卖秩序。而且拍卖区只负责高级版和顶级版的拍卖,普通版是不参加的,毕竟普通版太多了,根本拍不过来。

  饶是如此,很快还是有两百多人交钱进了场,虽然有很多是为了看热闹,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是真心想拍买的。现在在上流社会,梦州黄曲顶级版不经意已经成了最有影响力的奢侈品,人人以拥有一瓶顶级版而感到无比光荣,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在竞拍师熟练的操作下,根据市场动向,以30万作为起拍价,才短短两分钟,就迅速被人竞相喊到了50万,还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

  年轻女子简直激动得要疯了,两眼露出了非常闪亮的光芒。

  而作为第一瓶由酒厂正式卖出的顶级版,古阳特意全程进行了观看,这也是一个历史时刻。

  看到人们如此疯狂,古阳是喜忧参半。喜的自然是酒厂名气如日中天,黄曲的市场前途无限美好。忧的怕这种情况刺激更多的人蜂拥前来。人太多,负担就重了。

  “65万!17号叫价65万!还有没有更高的?”拍卖师拿着拍卖锤激动喊着。

  17号却是一名淡定的中年大叔。

  虽然顶级版极其宝贵,但毕竟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之前传言的价格十几万,终于没人再往高处叫了,在拍卖师一锤定音下,中年大叔以65万成功拍得了第一瓶正式售出的梦州黄曲顶级版。

  至于其后的交易程序,自然由拍卖行一手搞定,在电子时代,转账是非常方便的,年轻女子的账上成功转入了58.5万,兴奋得差点晕了过去。

  而拿到酒的中年大叔更是一改淡定风范,变得无比激动。

  看到这些,古阳不由摇了摇头,为这么多人的短浅目光感到可惜。还是这位中年大叔厉害,65万拿下第一瓶正式销售的顶级版。这瓶顶级版的编号可是会写入酒厂历史的,实际上具有极大的炒作价值。多少年之后,如果这瓶酒还没有被人喝,那将是无价,即使被喝了,这个酒瓶也具有极大的收藏价值。古阳估计,以日后酒厂非常远大的前景和影响力,这瓶酒的价格将以亿计算。

  当然,这瓶酒是必须要卖出去的,酒厂自己不能收藏,只有买出去了,才名正言顺,才有历史标签。

  至于这瓶酒之后卖出的顶级版,价值就远远不如了,当然价格在短期内还是会居高不下。

  看完第一瓶顶级版的情况,古阳就懒得再看了,有肖雄在,这种大规模活动的安全问题自然不用自己多操心,他只是设定了危险警报,如果有暴-恐袭击,会提前预警,届时自己隔空亲自出手,或者让肖雄去处理就行了。反正除了概率很小的踩踏事故外,其余危险问题是不会有的。

  要是没有地球系统作为后盾,古阳还真不敢让酒厂搞这种非常吸引人的平价销售,那样万一出了暴-恐事故,要承担的责任可就大了。

  静下心来,古阳继续认真处理文件。

  下午,吴天从酒厂赶了回来,直接找上古阳,激动地汇报了现场极其火爆的情形。

  “老大,我们酒厂真是发大了啊!你是没看到,那些普通版一买到,就马上有很多人抢着花高价买,平均一瓶都能卖到五千以上,比之前传言的市价还要高。至于高级版和顶级版就更不要说了,非常炙手可热。现在,我们的酒可谓是世界闻名啊!真是太刺激了!这充分说明了我们酒厂以后具有极其美好的前景。真恨不得每天多生产十倍。”

  古阳瞪过一眼,“瞧你这点出息!这种情况早就应该预料到了。今天还只是第一天,以后现场还要更夸张。现在的重点是安保问题,人太多了,安全可不能出问题。不过有肖局长在,问题倒是出不了,但是压力还是挺大的。唉,我们也真是会找事,自己给自己增加麻烦。”

  “不麻烦!”吴天甚是兴奋地道:“酒厂现在的势头太好了,照这样发展下去,以后就算我们的普通版按计划年产1亿瓶,也能保证充分销售,那时可就赚大了。三款酒一年的利润加起来都有好几十亿啊,比梦阳区一年的财政预算都多。”

  古阳淡淡说道:“眼光要长远一点,不要被小利所束缚。酒厂的销售你就不用操心了,那是酒厂的事情,你是政府干部,主要是联络,起到桥梁作用。小秦毕竟是企业负责人,你还是要注意分清关系,以后别再老是说我们酒厂了。”

  “知道了。”吴天虚心接受,“我们要保持低调。”

  “知道就好。”古阳点了点头。

  “对了。”吴天又说了起来:“妈-的,今天老是有认识的人找我要买酒资格,这帮子见钱眼开的东西,真不是个玩意。其中有个区里的局长,居然找我要一瓶顶级版的资格,还许诺给我好处,我真想吐他一身口水,让他自己照照。往后这样的破事肯定少不了,得罪人怕也不少。”

  古阳轻描淡写,“把自己撇出去就得了,说这是酒厂的事,你做不得主。”

  吴天担心道:“我怕菲菲被人找啊,她只怕更头痛。现在黄曲的购买资格就是一棵超级摇钱树,拿到就是白花花的钱啊,谁都想要资格!”

  正在这时,古阳的电话响了,拿出一看,赫然是秦菲菲打来的。

  她在电话上大倒苦水:“古大哥,区里来了个什么代表团,说是要买一批酒,支持我们酒厂的事业。”

  “妈-的,太不要脸了!”一旁听到的吴天忍不住大骂。(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