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见王志勇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刘天宇此时心里正因为交了保护费窝了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呢,现在看到对方一拥而上,等下不等对方涌过来先下手为强,快赶几步上前一脚就揣在那个领头人的小腹上,一脚将那人踹飞三四米,直接砸到他身后正像前涌的小喽啰身上,压倒三四个。

  虽然心里一肚子火气,但是好在刘天宇没有被怒火完全冲昏了头脑下手不管不顾,下手到底是留了大半分的力气,否则若是权利出手的话,刚刚那一脚就直接能够要了对方的小命。

  一脚将人踹飞三四米还能砸倒三四个人,这特么的是电视上的桥段好不好,现实之中哪有这么夸张的事情发生,他们最多见过有人一脚将人踹退两三米,踹退和踹飞根本就是两个概念好嘛,踹飞一个人这的需要多大的力气,要知道他们的老大可不是三四岁的娃子只有三五十斤重,他们的老大那可是相当的魁梧一个壮汉,就算没有两百斤重也有一百八十斤,一脚将一百八十斤的重物踹的飞起,这特么的得有多大的劲。

  当下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之后,正向前冲的混混们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有些畏惧的看着面前的刘天宇。

  对方停下,刘天宇可不打算停下,他这一肚子火还没发散出来呢,如何肯就这么简单的罢手。

  不过就在刘天宇准备继续拿眼前这群小混混发泄火气的时候,从刘天宇身后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只见那人冲出来也不说话,一头扎进了混混人堆里面。

  这一下,那可叫一个狼入羊圈,任由那些个混混钢管棍子乱舞,却愣是伤不到那人一根毫毛,而且那人每一个闪避之后都会击出一拳,而且几乎是一招毙敌。

  看着那人大杀四方,刘天宇脑子有些当机,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过正是因为他站在一旁傻看,这才发现了那人的一个特点。

  这人出拳对敌和自己完全不同,自己只是仗着力气大反应快胡乱的挥拳,而那人出拳不但刁钻古怪,而且狠辣异常,没什么套路但是招招都是杀招,而且什么分筋错骨啊、卸胳膊拆大腿拧下巴,插眼睛踢****,几乎是能用的上的都用,甚至还用别人当盾牌,这些个招数零碎的来看,都是街头流氓打架用的,可组合在一起。俨然也是个超强的人物。

  不一会,围着刘天宇的十几二十个混混在这人的动作下全部到底不起,那叫一个血污满地,那叫一个惨状非常,虽然没有肠穿肚烂,可哀鸿遍野的摸样着实让人看了有点胆战心惊,看起来这群家伙比他们老大刚刚被刘天佑一脚踹飞还要凄惨一点。

  “我艹!怎么是你,你咋跑来了。”

  等到那人将一干小混混放翻转过身来之后,刘天宇终于看清楚了这人的长相,这人不正是那个倒霉蛋王志勇还是那个。

  “我找你有点事。”王志勇看也不看倒了一地的小混混,走到刘天宇的跟前小声的说了一句。

  上次没感觉这家伙有多厉害了,但是刚刚看到这家伙动手,刘天宇有些怀疑上次这家伙和自己对战是不是留手了。

  不过这个想法在刘天宇脑中一闪而逝,上次他们俩动手王志勇和他可是素不相识没什么交情,那时候刘天宇找到正在被通缉的王志勇,王志勇可是真的一点手都没留。

  只不过刘天宇的身体素质太强,虽然出手乱七八糟一点章法也没有,不过单靠快速的反应能力再加上移动速度硬生生的将王志勇压制下来,让王志勇感觉大有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

  “找我有事?”刘天宇奇怪的看了一眼王志勇,然后挥挥手道:“稍等我几分钟,等我把这的事处理完了再说。”

  “嗯。”王志勇看来也不是很急的样子,应了一声之后就退到一旁闷声等着。

  “嘿!”刘天宇弯腰捡起一根掉落在地上的钢管,走到那个领头人跟前用钢管戳了戳那人:“说说吧,你说你找了我好些日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克不及的我和你有什么交集。”

  领头那人被踹飞经过这一会已经缓的差不多了,不过刚刚刘天宇一脚将他踹的飞起,后来又冒出一个赤手空拳放到自己是十几个人的家伙,眼前的诡异一幕让这领头人有些看傻了眼,一直到现在还有些没缓过神来,他心里正在琢磨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不是说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么,可是眼前这位怎么看也不是普通大学生啊,那个大学生会有这个本事。

  “我特么问你话呢。”刘天宇看到对方不语,抡起钢管照着对方的小腿骨就是一下。

  “啊~~~~~!”领头那人小腿遭受重击,疼的这家伙死声来嚎的叫唤一声。

  虽然刘天宇手上留了力没敢全力实为,但是小腿骨那个部位因为肌肉包裹不多所以极其敏感,有不小心磕到或者碰到这个位置的人都知道,那种感觉真是不要太酸爽啊。

  “叫唤个屁,出来混的不应该是刀山火海也敢不皱眉头闯上一闯么,这么点痛苦就受不了还春来混个屁啊!”听着对方哀嚎,刘天宇不屑的嘲讽了一句。

  “·····”听着刘天宇的嘲讽,领头那人也是醉了,岁特么的说出来混的就不怕死不怕疼了,他们就是普通的混混好不好,不过看到刘天宇再次抬手,害怕再挨一下的他急忙闭上了嘴,不等刘天宇再次开口询问就倒豆子一般将他所知道的事情一股脑抖搂了出来。

  “原来是他,呵呵,我没打算找你的麻烦,你倒是先来触我的眉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咱们就好好玩上一玩。”

  从眼前这人那里知道了是谁在寻自己的晦气,最近有些不顺心刘天宇眯着眼睛射出了一种叫做危险的光芒。

  “好了,这件事情完了,我们说说保护费的事情吧,收保护费是你在收还是你后面还有老大?”打定主意好好收拾一番那个已经被他忘记的宝马男,刘天宇再次用手中的钢管戳了戳面前的领头人。

  “是··是我,不过收上来的钱一大部分都要分散出去,其中附近的那个派出所占了大头。”

  “十倍!你今天从我那里拿了多少,十倍给我吐出来,明天我见到那钱送到我的店里,以后你们收保护费只要不收到我头上咱们的事情算完,否则···你是在这一片混的,我想找你应该不难。”既然收保护费已经成了惯例,而且牵扯到的人又比较多,刘天宇也没想过当什么正以先锋,只要对方以后不来找自己就完事ok。

  “没,没问题。”面前的这位一脚能将自己踹的半天喘不上来气,肚子里面的场子好似断掉一般,在这位旁边还有一个以一敌十的的猛人,能混到现在当个片区老大,领头者人显然不是一个笨蛋,当下使劲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看到对方点头,刘天宇将手上的钢管扔掉招呼王志勇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说实话刘天宇肚子里面的火气并未发泄干净,毕竟从头到尾他也就踹了对方一人一脚,后来用钢管砸了对方一下,只不过现在王志勇等在一旁,刘天宇没弄清楚现在王志勇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肚子里面虽然火气仍旧很大,不过今天也只能到此收手。

  带着王志勇回到自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掏出一根烟仍给对方:“你胆子还真肥啊,现在不老实的找地方猫着,真配跑出来找我了,另外我不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在哪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的那事算是了结了。”王志勇接过烟来拿在手中将降至的事情给刘天宇说了一遍。

  原来,王志勇这家伙或许是倒霉到底否极泰来了,他的事情被他的战友知道了,之后一传十十传百,当时他们那一批的战友几乎都知道了这家伙的倒霉事。

  若说一个两个复原战友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或许仍旧没什么办法,毕竟他们已经复原回家,不属于现役军人了。

  可是他们虽然复原了,但是当年那一批中还是有不少人留在了部队的。

  于是在王志勇这些战友的帮助下,在加上那两人的确是因为自己倒霉死崽崽对方的手里,所以军队过问了这件事情,王志勇的通缉被撤了回来。

  “哦?你还真是好运啊,我以为你的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老鼠了呢。”笑着调笑对方一句,刘天宇继续问道:“那么你有事怎么找到我的,找我有什么事情,难道是因为我当时帮了你所以你要报恩以后给我买命一辈子么?”

  “咳咳咳!”王志勇自动忽略了刘天宇前一个问题,他能找刘天宇所用的手段的确是不怎么光彩,不过这家伙虽然想过要报答刘天宇的帮助,但是显然没想过要给刘天宇卖命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听到刘天宇的话后被烟呛了一下。

  “我找你是想让你借我点钱。”咳了好一阵子,王志勇这才有些羞赧的低声说出来自己的来意。(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