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必须要死(第九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叶春秋便任由大门洞开,走回房去,坐在榻上,而无上老母则是赤身躲入被中,瑟瑟发抖,这个将她一览无余的男人,显然对她一丁点兴趣都没有。

  等到那女婢回来,带回了叶春秋的倭刀,叶春秋先去洗漱,而后将长刀悬在腰上,心里更加镇定一些,有刀在身,给了他一点心理安慰,他便朝这女婢道:“服侍无上老母起床吧。”

  就当着叶春秋的面,小婢到了榻前,恭恭敬敬地给无上老母行礼。

  无上老母已是万般无奈,只得钻出来,这小婢便心道无上老母赤身,必定是昨夜与老祖修习了仙法,然后去取了她的衣裙,给她换上。

  叶春秋只是坐在一边,却浑然没兴趣去关注这些,而是心中生出许多念头,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等到无上老母穿戴之后,小婢去取了食物,叶春秋看着送来的茶点,却是笑吟吟的看着无上老母:“你先吃。”

  无上老母很是无奈,只得拿起茶点浅尝,叶春秋这才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填饱了肚子,他便起身,道:“走,我们去瞧一瞧那些抓来的‘妖魔’,噢,还有那寿宁侯。”

  无上老母想要反驳什么,却已被叶春秋牵了手,这一对璧人,就如同神仙伴侣一般,出了屋子,叶春秋更是表现得如闲庭散步一般,所过之处,顾盼自雄,接受过往的信徒朝拜。

  待到了地牢,叶春秋便听到凄厉的惨叫声,有看守过来,狐疑地看了叶春秋一眼,又看到身边的无上老母,连忙合掌:“拜见仙尊。”

  接着,那地牢深处,又传来一阵阵的惨叫。

  叶春秋牵着无上老母进去,便见一处密室里,有人被打得遍体鳞伤,原以为是邓健,谁料却不是,只是痛哭流涕地求饶:“啊……饶命……饶命……”

  叶春秋便没有了兴致,他唤来个看守,慢悠悠的道:“昨日与我一道进来的那个进士呢?”

  “已经谨遵了仙旨,送出去了。”

  叶春秋淡淡道:“是谁护送的,等他回来,让他来见我。”

  “是。”

  叶春秋便拉着无上老母,一个个牢房逡巡,这些囚犯只怕多是本地的达官显贵,而今个个成了阶下囚,叶春秋几乎没有给无上老母一丁点可趁之机,却又徐徐地在每个牢房走过,这些牢房前头是木栅栏,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里头的人的动静。

  叶春秋到了一处牢房,见一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人,此时正伸出自己的腿,腿上已经生了腐肉,他阴森森的拿着瓦片刮着自己的腐肉,叶春秋看得头皮发麻,那人口里还低低念着:“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呵……这些狗贼,迟早有一日,要被杀个干净。”

  似乎察觉到了动静,他抬起头,不是邓健是谁?

  邓健的脸上已经满是血污,显得尤为阴森,等看到是叶春秋,他微微愣住,却见叶春秋朝他微微一笑,他正待要大叫,叶春秋却已是牵着无上老母走了。

  邓大人……还真是……

  叶春秋又一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个人……怎么说呢,实在特么的太有种了,不过……千万不要学他,没有前途的。

  叶春秋又发现了一个为人处世的反面教材,邓健这样的人,只能用来敬仰和佩服,不过小朋友绝不能去学。

  后头便传出邓健的咆哮:“叶春秋,你这狗贼,你不得好死,你竟从贼……你……你……国家养士……”

  叶春秋懒得听他说什么,却是牵着无上老母到了寿宁侯的牢房。

  寿宁侯正在盘腿打坐,口里念念有词,叶春秋咳嗽一声,他抬眸起来,见是叶春秋,便一脸愕然,叶春秋面对着他,朝他打了个手势,寿宁侯正待要上前相认,去见叶春秋身边还有不少看守,他便警惕了。

  叶春秋这时笑吟吟地对无上老母道:“我刚来这里,便和这位侯爷同在一处牢房,呵……你看,现在我已经顿悟成仙,他却还是阶下囚,你说好笑吗?不过……寿宁侯千金之躯,想必很快,还是会完璧归赵,只要朝廷愿意接受条件……”

  无上老母冷视叶春秋,面如凝霜道:“呵……他活不成的,无论朝廷妥协不妥协,他都必须要死。”

  寿宁侯听了无上老母的话,打了个寒颤,忙是直着眼睛去看叶春秋。

  叶春秋却只是抿了抿嘴,朝他使了个怪异的神色,淡淡道:“噢,是吗?果然贤妻与蔡坛主好算计。”

  听到叶春秋叫自己贤妻,无上老母心中愤然,便咬牙切齿:“我要将他大卸八块。”

  她不敢骂叶春秋,却只好拿寿宁侯来泄愤。

  寿宁侯一听,哭了:“呀,天哪,我做了什么孽,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我没害人,苍天为何这样对我……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我家里有钱,我什么都有,叶小英雄,叶小英雄……”

  叶春秋面对寿宁侯无动于衷。

  他这一趟来,不过是确定一下地牢的位置,现在伪装成了无上老祖,某种程度来说,无论自己如何解释,至少自己也算是‘乱党’中的一员了,朝廷的大军若是碾压而来,自己是有理也说不清,所以叶春秋想要自保,必须在大军来到之前脱身,而且得把这个寿宁侯一并带走,救走了寿宁侯,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正在这时,地牢的深处传出纷沓的脚步声,又有人道:“见过蔡坛主。”

  过不多时,便见蔡坛主带着数十人来,个个明火执仗,而且这里的许多人,显然对叶春秋的态度都不甚友好。

  叶春秋眼角余光打量他们,便晓得这些人多是白莲教的骨干,而绝非是寻常的信众。

  也就是说,信众相信自己的身份,而这些人,是绝不会相信的。

  眼看着蔡坛主来意不善,叶春秋却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依旧抓紧了无上老母,这无上老母,才是自己威胁他们的利器,只要无上老母一死,白莲教诸多信徒的信仰便要崩塌。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上山打老虎额其他小说:唐朝小官人明朝好丈夫士子风流公子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