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条件(第四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叶春秋开始写方子,让人送炼丹的材料来,仙尊有命,而且又是炼丹,即便是蔡真也只得乖乖的供应,于是许多的材料送至‘圣殿’,叶春秋不疾不徐的开始摆弄着他的材料。

  至于无上老母,叶春秋只要离开她超过二十步,便免不了让她宽衣解带,他不介意无上老母光着屁股冲出圣殿,想来她也没有这个胆子。

  这个女人……智商有限啊。

  又或者说,在自己种种的tiaojiao之下,根据心理学的解释,她已渐渐接受了这种环境,已经再难反抗了。

  就如你将玻璃瓶罩住一只蟋蟀一样,起初的时候,蟋蟀看不到玻璃瓶,只以为前方是真空,于是一次次的跃起,结果立即被透明的玻璃挡住,撞得它头破血流,时间久了,蟋蟀便产生了某种永远无法逃离瓶中的认知,于是即便你将玻璃瓶揭开,它也不会轻易尝试跳跃。

  叶春秋已忘了这是什么定律,大抵现在无上老母就成了这只蟋蟀。

  二人同处一室,她已懂得了适应与叶春秋互动的节奏,叶春秋起身要开门向小婢吩咐什么,她便自然宽衣,赤luoluo的面对叶春秋,虽然也会含羞,可是当看到叶春秋那不屑于顾的眼眸,心中便禁不住恼恨,这是一种被人踩在泥里的羞辱感。

  她总是习以为常的钻进锦被,叶春秋回来,她只能裹着锦被给叶春秋斟茶递水,她开始有些怕这个男人了,他即便对外头的小婢,乃至于对最普通的信徒,往往都是温文尔雅,语气温柔,有时甚至和小婢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带着和气,可是对她,却历来是声色俱厉,从不将她放在眼里。

  到了睡觉的时候,叶春秋躺下,她只能乖乖如小猫一般蜷缩在叶春秋的身边,将他抱紧,生怕惹上他糟糕的脾气。

  在确认自己的父亲已经安全离开,叶春秋的脸色终于缓和了许多,连心情都变得爽朗起来,脸上的阴沉渐渐散去,虽然对无上老母依旧板着脸,却不再是从前那般,幽深的目光里总是杀机毕现。

  今日正午,有人寻上门来,小婢在外通报,叶春秋便冷冷地给了无上老母一个眼色,无上老母很是无奈,只好宽衣,赤身躲入锦被,放下了纱帐,叶春秋则按住刀,坐在榻前,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是随时蓄意待发,只要稍有不对,他不介意立即拔刀而起,将帐中的无上老母杀死,来个玉石俱焚。

  门被小婢打开,紧接着数十人进来,为首一个,正是蔡坛主。

  叶春秋冷眼看他,淡笑道:“噢,哮天犬又来了,不知有何事,本仙尊练仙药要紧,没有空见你们。”

  这一次,蔡真居然比昨日要淡定一些,面带微笑,领着众坛主和香主向叶春秋行礼:“见过仙尊。”接着才道:“不知无上老母何在?”

  叶春秋看了帐中一眼,那无上老母乖乖的低咳两声。

  蔡真听到了无上老母的声音,深深的看了叶春秋一眼,方才道:“哦,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来给仙尊报喜的。”

  叶春秋不露声色:“喜从何来?”

  蔡真眼眸眯着,这眯起的眼眸之下,却仿佛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徐徐道:“那狗皇帝终于迷途知返,乖乖就范了,就在不久前,他送了数十个咱们的兄弟回来,对于我们开出的条件,无有不允。仙尊,你说这是不是大喜的事?”

  叶春秋万万想不到朝廷会这样轻易的妥协,一个寿宁侯有这样重要吗?

  在他的认知里,寿宁侯固然是国舅,是张太后的亲弟弟,可毕竟这件事关系到了朝廷的体面,还有朝廷对于教匪的态度,按理来说,朝中这么多文官武将,就算是有尸位素餐的人,可是内阁之中的刘健、谢迁等人,却没一个是吃素的,现在朝廷这样妥协的态度,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蔡真说放回了数十个兄弟,叶春秋可和这些人不是兄弟,想必这些人也是白莲教的核心,他们和一般的信众全然不同,都是知道底细的,说起来,这蔡真的人手又壮大了,人数只怕不下百人。

  这对自己不是什么好事,叶春秋便道:“噢,朝廷还答应了什么条件?”

  他假装随口一问,并不指望得知答案。

  可是蔡真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语气之中还带着挑衅:“朝廷已经许诺,到时会将所有关押的弟兄统统释放,噢,还有,朝廷会给我们准备一艘海船,准我们押着寿宁侯至天津卫出海,除此之外,还有金银若干……”

  一艘海船……

  叶春秋冷笑,一艘海船怎么可能装得下数千个‘教匪’,至多也就容纳一两百人罢了,这些人压根就打定了主意,没有准备把所有人带出生天,只要朝廷那儿乖乖就范,他们这些核心便会带着无数的金银珠宝扬帆出海,而剩余的‘教匪’,便是那些最可怜的信众,则完全暴露在官军的重压之下,他们在天津卫一旦放了寿宁侯,紧接着,数路大军便会齐头并进,将北通州的教匪统统杀个干净,鸡犬不留。

  如此……朝廷终于平定了叛乱,许多将军借此立下赫赫大功。

  而这些真正的恶徒,却已是杨帆千里,带着享用不尽的财富,销声匿迹。

  呵……

  真是好算计。

  他看着得意洋洋的蔡真,慢悠悠的道:“蔡坛主为何要来告诉我这些?”

  蔡坛主虚伪笑道:“自然是一切都要禀知仙尊。”

  “是吗?”叶春秋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那么,朝廷何时会备好海船,又会什么时候让‘我们’去天津卫。”

  蔡坛主冷冷看他,杀机重重道:“十月十三。”

  十月十三,还真是好日子啊,相距现在,也不过是半月光景。

  叶春秋猛地想到,殿试也是在十月十三,他心里不由暗暗恼火,自己……极有可能赶不上殿试了,甚至……可能连走出北通州的机会都没有。

  ………………………………

  好吧,这月还有两天不到了,希望还能求到点月票,老虎拜谢了!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我和姐姐的爱爱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

上山打老虎额其他小说:明朝好丈夫士子风流公子风流唐朝小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