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杀鸡儆猴(第六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无上老母看着闭上了眼睛的叶春秋,却是突然道:“我真叫湘莲,不是什么无上老母,我爹是白莲教掌教,自他死后,蔡坛主这些人便尊奉我为无上老母,我……我从一出生就没有选择,便是你们眼里的邪魔外道,我……除了随波逐流,又能如何呢?难道外道的女儿,还能成正经八百的香阁小姐吗?不,我连想做寻常的农妇也不可得,这便是我的命,你再怎样厌我也好,将我作践成母狗也罢,可这都是命啊,我凭此出生,将来也只能挂着这个名头死去。”

  “你不该死,我晓得你是进士公,你本该有大好的前途,这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是不该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的,可是……”

  叶春秋已是响起了鼾声,可湘莲不以为意,继续幽幽叹口气:“这有什么办法呢,蔡坛主不是个简单的人,你说的对,其实他们不过是拿着我做幌子去牟利罢了,哎……我生在江湖,也该死在江湖,这个命,我认了……”

  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也不见回音。

  湘莲还想说,却突然身边的男人道:“睡觉。”

  她身躯一颤,不是睡了吗?于是忙是将身子蜷了蜷,乖乖睡去。

  ………………………………

  “可恨!”朱厚照看着这些教匪送来的条件,恶狠狠地将奏疏拍在案上。

  小皇帝气得脸色赤红,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不算羞辱才怪了,这些教匪,胆大包天,提出了林林总总诸多条件,每一个条件看似都不起眼,可是合在一起,却足以使朝廷蒙羞。

  给他们准备海船,船上要有足够的补给,一应设施都要俱全。

  除此之外,要准备诸多童男童女,尤其是童女,必须选相貌良好者五十人。

  还有金三千两,银一万五千两。

  朝廷还必须确保他们安全上船,然后他们扬帆出海,才肯将寿宁侯放在某个外岛。

  也就是说,一切都是朝着对方有利的条件,连出海之后,寿宁侯的安全尚且都不能保证。

  几个阁臣坐在暖阁里,看着满腔怒火的朱厚照,心里也有些不满。

  这可是朝廷啊,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些贼寇,真是好大的胆子,若是全数答应,让外人得知,朝廷的声誉,只怕要扫地了。

  刘健叹口气道:“太后既有懿旨,我等岂能不尊,教匪那儿,已经知会了,一切按着他们说的办,无论如何,总要顾着寿宁侯的安危,哎……事到如今,已经不是商讨该不该顺着教匪的问题了,而是如何遵照办理,陛下,老臣……哎……”

  又是摇头叹气。

  明知道自己被人喂了苍蝇,偏偏还要将这苍蝇咽进肚里去,虽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朱厚照冷面道:“金银倒还好说,只是这男童女童怎么说?”

  谢迁道:“只好去教坊司里寻一些犯官子女来充数了。”

  朱厚照狠狠地用拳头拍着御案,他是真正的气急了,冷笑道:“是啊,朕的文武臣工们,剿贼没有什么办法,偏生对如何满足这些贪婪无度的教匪,有办法得很。”

  其实他也只是随口发泄罢了,朱厚照再天真也知道,现在太后逼得急,寿宁侯的安危倒是其次,现在是态度的问题,若是对教匪稍有不顺,若是再送来一根断指,太后那儿可就真的不好说话了。若是再因为不足够谨慎,导致寿宁侯遇害,在座的这几个阁臣,只怕这内阁学士怕是坐不住了。

  太后不是已经放了话吗?她活着难受,大家都别想好活。

  朱厚照只得摇摇头,也显得力不从心,他已经习惯了力不从心,偏偏少年气盛,又总是心有不甘,他只得冷冷一笑:“好嘛,那就赶紧布置吧。”

  焦芳目光幽幽,却是道:“陛下,这些教匪若是乘船出海,逃之夭夭,那么在北通州的余匪该当如何?”

  朱厚照愕然一下:“焦师傅有话但讲。”

  焦芳道:“北通州的事,已经惹来许多议论,朝廷妥协的事,自然是没有传出去,而一旦寿宁侯安然无恙,那些挟持了寿宁侯的教匪出了海,围在北通州的大军就理应齐头并进,诛杀北通州的教匪了,依老臣之见,为了彰显国威,以儆效尤,理应传令下去,从贼的教匪,统统鸡犬不留,格杀勿论,如此……”

  “呵………”朱厚照心里很明白,那些留在北通州的教匪不过是白莲教党羽的弃子而已,只怕绝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或是一些被蒙蔽的无知信众,他对这种滥杀无辜没有任何的兴致,甚至有些鄙夷,他拂袖道:“你们要充好汉,自然去充吧,朕没兴致,有本事,你们杀个倭,杀个白莲教的乱党给朕看看,杀这些人,算什么本事。”

  焦芳面对朱厚照的责问,脸色却是平静:“陛下,老臣以为,尽诛教匪余孽并非是充好汉,而是为了安抚人心,使天下人看看教匪的下场,唯有如此,方能杀鸡儆猴……”

  朱厚照只觉得可笑,拂袖冷笑道:“你们自己拿主意吧,朕没兴致商议这些。退下吧。”

  几个阁臣只好告辞出去,外头刘瑾探头探脑,朱厚照冷冷道:“躲个什么,进来。”

  刘瑾只好一脸苦哈哈的样子,道:“陛下,为何又生气了,哎……也不知谁得罪了陛下,这些人……”

  朱厚照冷笑道:“你过来,朕就告诉你。”

  刘瑾只得走过去,朱厚照便道:“把脸伸来。”

  刘瑾打了个冷颤,满脸的委屈,却不得不如乌龟一般伸长脖子,将脸送到朱厚照面前,朱厚照抡起手直接给他一个耳刮子,刘瑾便哎哟一声,泪眼汪汪的捂着脸:“陛下……这生的又是哪门子气。”

  朱厚照气冲冲地道:“生的就是这个气,有人欺负了朕,朕却揍你一顿,你说这样做,是不是可恨?”

  刘瑾忙道:“不,不,不可恨……”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上山打老虎额其他小说:唐朝小官人明朝好丈夫士子风流公子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