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状元之才(第二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朱厚照突然疯狂起来,原来就是那篇策论啊,能破贼,就因为那篇策论,那和朕的想法差不多啊。

  他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

  所有人又震惊又是担心的看着朱厚照,真怕天子这时候突然疯了。

  却见朱厚照狂笑之后,兴高采烈地道:“就是那篇策论啊,和朕想的一样。”他看向刘健人等,继续道:“诸位师傅,这篇策论才是真正的破贼大略,你们听到了吗?朕说的没有错吧,朕早几日前就说该这样破贼,你们看,果然破了,哈哈……白莲教灰飞烟灭了。”

  他突然朝着几个阁臣疾步走去。

  身上的冕服太过厚重,走起路来很不方便,他毫不犹豫地把腰间的玉带一松,便将这厚重的冕服直接脱去抛到一边,穿着一件明黄的里衣,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走到了几个阁臣的案前,随手抄起一份卷子,定睛一看,便冷笑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状元公的策论?什么教化之道,应尤……狗屁……肤浅……幼稚……可笑……这样不值一钱的策论,竟也可以名列第一?写出这些肤浅无用的东西,就可以做状元?朕的状元就这样的好做?”朱厚照很鄙夷的样子,直接将试卷撕了个粉碎:“什么宇宙惟此正理,两大之所由立体也,装神弄鬼,一丁点用都没有,殿试为何要策论,你们说,你们说说看,这策论是治国平天下的方略,你们要让朕取这样狗屁不通的方略为第一吗?这样的东西能平叛,能破贼?”

  朱厚照将手一扬,焦黄中的试卷碎片便飘飘落下,洒落了一地。

  焦黄中的心在滴血,他亲眼看着自己花团锦簇的文章被朱厚照弃之如敝屣,脸色顿时苍白如纸,整个人摇摇欲坠,几乎要昏倒过去。

  这……可是自己呕心沥血之作,可是天子……

  他捂住自己的心口,勉强使自己还能保留最后一丁点的体面。

  结果朱厚照又补上一句:“作此等策论的人,眼高手低,必定是个绣花枕头,朕绝不会用此人,这样的人居然也可以做官?朕的朝堂都是这样的无用之辈吗?朕要把他打发去辽东,让他学几年破贼之道……”

  辽东……焦黄中吓尿了,这一下终于承受不住,噗的一下,双膝一软,便瘫跪在地。

  我是内阁学士之子,是状元啊……我去辽东?

  焦芳的老脸拉了下来,被朱厚照这一句刻薄的话,顿时也吓得脸色铁青,他忙是跪倒在地,声音哽咽道:“陛下……”

  朱厚照却懒得理他,平时你们说大道理也就是了,反正朕怎么都是错的,朕说一句,你们能说十句,说着说着,居然还听得有那么几分道理。

  可是现在……事实证明对的是朕,这一次是你们实打实的错了。

  做了四年皇帝啊,真不容易,朕在你们眼里,就没有做过一件对的事,可是今儿……朕对了就是对了,你们还想说什么?

  他又捡起一份卷子,厉声道:“这也是狗屁不通的策论,什么立国之道在教化,教化了这么多年,该乱的还是乱,该闹的还是闹,官兵杀贼,兵过如梳,结果如何?贼越来越多,兵越来越疲,朕在哪里看到了教化……不切实际,糊涂。”

  接着又撕了个粉碎。

  第三份拿起来,还想撕,可是一看,是叶春秋的,朱厚照忙是小心翼翼起来,捧在这里道:“看看,看看,破贼之策尽在这里,这样的卷子,你们还要嘲笑,还瞧不上?可是为何,这个策论破了贼,你们的策论,却对贼束手无策呢?这才真正的策论,深得朕心,利国利民,这样的卷子,若是不列第一,什么样的卷子可以列为第一?你们来说说看,说说看啊,哼……你们不敢说了?”

  “陛下……”刘健等人纷纷拜倒,这时候他们倒是想辩护几句,可是仔细一想,还真没有说辞。

  难道说,其实这些策论也有用?只是效果还没显现罢了,可问题在于,既然有用,为何堂堂内阁,在北通州造乱之后,却是一团乱麻,对教匪束手无策?

  真要论起来,内阁无能是跑不掉的。

  朱厚照得理不饶人,更何况这辈子他也没有几件有理的事,平时都被人训得孙子似的,这个不成,那个不能做,今儿大有扬眉吐气之感啊:“你们无话可说?你们当然无话可说,朕就因为此前信了那些一钱不值的策论,才会有这么多糊涂事,今儿……朕要做主,非做主不可,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臣吗?朕点选人才,自然是选有用之才,朝廷殿试,用策论取士,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书呆子名列前茅,反而真正有经济之才的人落后于人。”

  他毫不犹豫的捡起案上的朱批,直接取了名录来,在焦黄中的名字之上,激动地写下叶春秋三个字:“叶春秋策论最佳,理当名列第一,否则,朕决不答应,便是太后,也决不答应。”

  朱厚照添上这句太后的时候,爽到了极点。

  朕真聪明,把母后也搬出来,哼哼,叶春秋救了寿宁侯,就是因为他的策论,他的殿试成绩若是落后于人,且看看你们如何向母后交代,呀……朕居然开窍了,朕变得比从前聪明了啊。

  他把朱笔一抛,将双手负在背后,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看着跪地的诸师傅,今儿总算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接着咄咄逼人道:“诸位师傅以为呢?”

  今儿的殿试信息量实在太大,几个阁臣也是猝不及防,刘健心中反而有了些安慰,教匪的事居然圆满解决,如此一来,暂时不必让自己担心了。

  至于叶春秋的策论……

  虽然粗鄙,只是现在看来,确实很实用,却也挑不出什么刺来。只是陛下……

  他心里摇头,此时却也是无可奈何。

  谢迁自是喜出望外,难怪叶春秋要作此策论,人家可是有实战经验检验过的,单凭这一点,就已经让人无话可说了。

  李东阳是内敛的性子,总是不会做出头鸟。

  唯独焦芳却是如遭雷击,焦黄中的状元……没了。

  ………………………………

  新的月份开始了,老虎求点保底月票!继续勤奋码字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

上山打老虎额其他小说:明朝好丈夫士子风流公子风流唐朝小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