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多年盟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跪在李渊身后的李世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父帅,为何这回要孩儿前往蒲州呢?这个时候孩儿应该在这里陪您才是。”

  李渊的眼中冷芒一闪:“这是为父的帅令,没什么好说的,你现在就去,不要停留,三天之内,一定要带上云将军的兵马来此与我会师,声势要大,明白吗?”

  李世民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笑着行了个军礼:“孩儿明白了。”

  传令兵的身形,伴随着李世民那矫健的身姿消失在了远处,李渊转过身,对着沉默不语的王威和高君雅说道:“二位将军,城中点兵出征之事,就暂时交由二位负责了,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本帅要去向皇后娘娘汇报,城中的事务,就请二位暂且负责了。”

  王威与高君雅对视一眼,行礼道:“那就有劳唐国公啦。”

  太原城外,汾阳宫,这座杨广的临时行营,这会儿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一千余名李渊的亲兵护卫,已经把守了各处宫门入口,连一只鸟儿,都无法进出,而两仪殿外,却是空空荡荡,一大群宫女和内侍站在台阶之下,被百余名强壮的卫士挡住了视线,甚至都看不清殿中的情况。

  偌大的宫殿,四处透风,一面雅致的屏风背后,萧皇后与李渊相对而坐,李渊一身戎装,盘膝坐在萧皇后对面,只隔了一张小桌,全无那种臣子面见皇后的礼节,他的脸上,却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一如萧皇后现在脸上挂着的一样。

  李渊长出了一口气:“萧皇后,这么多年来,你我联手的计划,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真的是天赐良机啊。”

  萧皇后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一碗茶汤,轻轻地喝了一口:“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人知道,你我之间合作了这么多年,不过现在大功还没有告成,你就这样迫不及待地公然来找我,就不怕功败垂成吗?”

  李渊摇了摇头:“不会的,这回一切都是我们的连环计划,先是让你去江都说动裴世矩诱杀史蜀胡悉,然后再由封伦劝虞世基向杨广进言借突厥兵东征高句丽,然后我再派长孙无忌向突厥可汗道出杨广行踪,最后是始毕可汗突袭杨广,这一切都是太完美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现在我作为太原守将,向皇后来汇报此事,又怎么可能引起怀疑呢?宫内宫外都是我的人,放心吧。”

  萧皇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唐国公,你我本是同病相怜,我的萧梁要复国,而你们李家也想夺回当年八柱国的权势,其实从西魏开始,我们大梁就和关中政权是世代盟好,若不是隋杨背信弃义,灭我大梁,我们又怎么可能成为朋友呢?”

  李渊笑道:“多亏皇后从中周旋,多年来在杨坚杨广父子面前为我李渊周旋,才让当年为了贱内而得罪杨广的我,得以保全,现在我们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段,到了收获的时候了,杨广一死,天下就是我们的。”

  萧皇后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咱们可是有言在先,杨广死后,我们萧家才在江南起事,到时候你我平分天下,以长江为界,世为盟好。”

  李渊笑道:“这是自然,二十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合作的时候就已经谈好了,不过。。。。”说到这里,李渊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眼中冷芒一闪,“你和王世充,现在又是什么个关系呢?我们这样平分天下,把他往哪儿摆?”

  萧皇后的神色平静,她就料到李渊会有此一问,她轻轻地喝了一口茶汤,不慌不忙地放在了桌上,抬起头,明眸如秋水一般,直盯着李渊的双眼:“本宫和王世充的事情,唐国公怎么会知道呢,又知道多少?”

  李渊冷冷地说道:“天下的英雄,我自然是要多加留意的,王世充在郢州的时候就和萧铣有所往来,在东都,在江都和你又多有接触,萧皇后,你为了推翻隋杨,复兴你的大梁国可以不择手段,又怎么会放弃这个一世奸雄呢?”

  萧皇后点了点头:“本宫是跟王世充有盟友关系,但是没有到论及天下的地步,他现在只是为了自保,或者是想爬得更高而已,依本宫看,这个人并不是想要一心造反的,跟你可不一样。”

  李渊轻轻地“哦”了一声:“是这样的吗?王世充只想做个隋朝的忠臣,权臣?”

  萧皇后微微一笑:“当然,他能有什么想法?不过是个西域胡人之子罢了,又能有多高的志向?他是找过我不少次,不过都是想要溜须拍马,以求进身之道罢了。这次突厥的事情,他就是一无所知。”

  李渊的神色严肃,点了点头:“那他和萧铣的关系呢?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你对你的这个侄儿,到底知道多少?”

  萧皇后冷冷地说道:“这是我们萧家的事情,就不劳唐国公费心了吧。”

  李渊叹了口气:“萧皇后,我觉得我们这么多年老朋友了,应该坦诚相见才是,就算你跟王世充有盟约,我也不会说什么的。乱世将起,多个朋友,不是坏事。”

  萧皇后微微一笑:“你们李家跟王世充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了,别以为本宫跟我那个死鬼皇帝丈夫一样,是个瞎子,既然我跟你们李家合作了,又怎么可能再跟王世充做朋友呢?”

  李渊勾了勾嘴角,不再继续发问,他说道:“那这次义成公主又是怎么回事,你一直跟她保持联系,为什么这回要让她出声示警?要不是她报信,这次杨广在大利城就完蛋了。”

  萧皇后叹了口气:“那可不是我能控制的,义成公主远在突厥,隋朝是她唯一的后盾,万一杨广死了,隋朝完了,那她在突厥的日子,也就要到头啦,而且,是裴世矩派了自己的探子去找她,我也不好插手。明白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