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痛失一血的奇迹哥终究还是没能在陈光看似平淡,实则危机暗藏的对线压迫中支撑太久。

  一血对solo比赛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加之高手对决,拼的就是基本功,拼的就是细节,拼的就是一点一滴的运营,一步输步步输。

  如果面对的是个普通选手,总会时不是露出点破绽走位失误什么的,奇迹哥或许还能用他同样顶尖的技术扳回一城。

  奈何,他面对的是陈光,是经历过通天圣杯惨绝人寰地狱训练的陈光,在陈光的字典里,没有失误这俩字,只有步步为营,乘胜追击。

  他从不失误。

  又过了三分钟,奇迹哥再度被拿下二血。

  双方一番拼杀之后,落入下风的奇迹哥果断秒升技能雷球,并瞬间切出幽灵漫步隐身向后撤,可七秒钟后,他竟死于陈光预判意识流砸下来的天火里。

  在那一刻,烈焰从天而降,带着恍若神灵注视着大地般可怕强大又叫人绝望的意识,将身受重伤的祈求者卡尔烧得支离破碎。

  喧嚣的比赛现场,在这一刻竟陷入诡异的宁静。

  这又是一次top10集锦级别的预判击杀,还是no1的那个。

  陈光在展现出他完美无缺和闪电光速般的操作之后,又一次将他凌驾世间的预判意识拿了出来。

  甚至不少观众都很是迷惘,越是能看懂比赛的,就越是觉得匪夷所思。

  “切了隐身之后他不是看不到吗?这样走位也能砸中?我不理解啊!”

  “你别问我,我也不懂。如果我懂的话,坐在那里打比赛的就是我了。”

  职业选手倒没有这样惊诧,毕竟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与天梯局中打出类似的预判击杀也是常事,但他们分外在意的却是从陈光的第一视角慢镜回放中显示出来他扔技能时的果断与干脆。

  他压根就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就将鼠标甩到中塔后方草丛的边缘上,仿佛他早已在脑海中将切入隐身状态的奇迹哥幽灵漫步的速度与轨迹掌握在手中。

  最让人寒心的,正是这个预判天火炸开时,奇迹哥完全处在技能范围正中央!

  这根本就不是侥幸的擦边命中,而是奇迹哥切换到隐身状态时就注定了他的死亡!

  在被击杀时,奇迹哥已经隐身了快整整七秒了!

  所有人脑子里都在泛起这样的念头,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难道……人与神之间的差距真的这么大?

  诸多职业选手在心中权衡良久,心高气傲的他们最终却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如果这真的不是巧合,那么如此自信又精准的预判,他们做不到。

  全球数十万乃至数百万刀塔玩家,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

  甚至隔壁和刀猪堪称势不两立的另一大电竞势力撸狗,这些抽空看看刀塔比赛的同类游戏玩家也不得不纷纷在心中感叹,幸好全能超人练的不是英雄联盟。

  他们可真不想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和现如今堪称刀塔职业中单第一人的奇迹哥一样给按在地上摩擦。

  正常的solo比赛,是三次击杀或者推掉两塔便算分出胜负,现如今奇迹哥虽然才只死了两次,但谁都知道这场比赛胜负已分。

  陈光那看似随意轻描淡写的一甩,毁灭了奇迹哥的所有自信,更将两人的装备与等级彻底甩开。

  第二次从泉水中复活,奇迹哥的卡尔竟没什么动静,镜头切换到他脸上,众人才发现他的目光中有些呆滞,似乎他依然沉浸在自己上一次被击杀的那一瞬间的回忆之中。

  他被打懵了啊!

  奇迹哥被打懵了啊!

  不同于上次奇迹哥折戟沉沙时众人的诧异讶然,许多人眼中的世界第一职业中单居然就这么被打爆了,这本该是大书特书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一想到之前陈光那精妙绝伦的一血,好像这又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他能击杀一次,当然就能击杀第二次。

  别人是玩游戏,他是统治游戏。

  终于,大约发愣了十来秒,奇迹哥才猛回过神来,机械且麻木的购买传送卷轴,在落地之前习惯性的点开了陈光的装备栏。

  当他看到陈光身上那根带着绝望的紫怨时,刚一落地,他就迅速打下gg。

  这场比赛没得打了。

  看到gg两个字母出现在大屏幕上,五万人的省体育场在短暂沉默之后,掌声雷动。

  陈光用一场无可争议的表演,拉开了他在刀塔这个领域彻底征服世界大舞台的帷幕。

  再没有任何人胆敢质疑他这所谓的业余选手的实力,甚至有人在心中这样想着,他不去参加职业比赛,恐怕是不想让以竞技性著称的刀塔失去悬念。

  毕竟,一旦出现拥有过分强大统治力的队伍,带来的只会是毫无悬念的胜负,对任何竞技项目来说都称得上毁灭性的打击。

  足球篮球这两大运动风靡全球多年,历久不衰,除了精彩的对抗之外,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到真正的冠军捧起奖杯,谁也不敢轻言无敌。

  悬念让比赛显得变得刺激,也能让观众全情投入。

  不过陈光这会儿却不存在这问题,他只需要持续不断的碾压所有自己面前的对手就好了。

  就连看不懂游戏的纯粹凑热闹的观众,此时也看得津津有味,反正看着华夏人在比赛上打败白皮肤金头发的外国人就是高兴,甭管什么比赛,赢了就开心。

  “小龙啊,你给奶奶讲讲刚才这个陈光怎么赢的呢?”

  “奶奶你就别问啦,我说了你也不懂。”

  “你这小兔崽子,看不起你奶奶是不?奶奶年轻的时候也很时髦的好吗?大广场上跳霹雳舞,那谁不知道我胡春花是把好手,奶奶年轻时当厂长,那也是脑筋活络,管着几百号人的饭碗,你给我讲!”

  可怜的小龙被他奶奶打得满头包,然后哭丧着把小汽车解说分析时精简了的部分又加塞了不少私货进去。

  老奶奶真听不懂,但却连连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反正这个陈光很厉害就是了,我就说他肯定赢的嘛,他做什么都厉害,上次我看体育台,他扔飞镖也把外国人打得哭爹找骂的。你刚才还和我争,看吧,姜还是老的辣是吧?以后多听奶奶的话,别老成天的崇洋媚外,多支持点自己人。你说这个外国选手叫什么名字不好,居然叫九千岁,这不讨打的吗?你看看你,还成天打游戏呢,猜输赢都没我这老太婆厉害,这里面是有人生哲学的呀。”

  小龙快哭了,看个刀塔比赛又给奶奶看出人生的大道理了。

  但别看他很沮丧的样子,其实他心里是真的服,他也觉得和做梦一样,九千岁奇迹哥居然被打爆了!

  这是偶然吗?

  不,这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偶然。

  国内刀塔爱好者已经彻底安分不下来,议论纷纷。

  有人说是奇迹哥刚从国外到国内,水土有些不服,生物钟没有调整好,状态不佳。

  也有人说是陈光运气太好,解说员小汽车的分析里将陈光给过分神话了。

  还有人说九千岁奇迹哥收钱了,陈光办这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炒作他自己,其实他们这都是按剧本演的戏,先让陈光赢一盘开心开心,不然凭什么他出钱赞助啊?

  几百万美金扔出来了呢,又是在几天的时间里搞出这么大规模的世界级赛事,那得话多少钱?

  他不图什么?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不信的。

  这比赛里有鬼!

  这个言论从一诞生,倒是在体育场里渐渐流传开来,在弹幕和电视机前也有不少人这般想着,毕竟这届王座挑战赛从头到尾都透着股烧钱的意思。

  为了几十万美金收入,奇迹哥当个演员也不是不可能。

  大家越想越是觉得有可能。

  稍微懂一点游戏,又不是特别懂的人非常容易认同这观念。

  完全不懂游戏,又不粉陈光的人,就更是一副洞悉世事的念头。

  也就真正懂行的人才明白,陈光真不是个普通玩家,而是从天而降的洪水猛兽。

  再不然就是陈光的脑残粉们,我管你什么游戏,反正全能哥做什么都无敌的就是了。

  我就不和你讲道理,我就粉他,不服你打我呀?

  然后质疑派和力挺派在现场还险些真给打了起来,幸好有中立派这时候站出来打圆场。

  “你们一边少说一句吧,这比赛才刚开始呢,继续比下去不就知道了?再说了,就算奇迹哥在演戏,他总不能演得连输十场吧?都不说为了钱了,身为职业选手连输十场,这脸还要不要了?”

  “还有,你们觉得奇迹哥在演戏,这不还有十九个选手吗?还有三天呢,你们急什么啊?”

  快打起来的两边倒是恍然,这哥们说的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再说了,这比赛是有复盘的,刀塔的比赛录像从来都是公开的,回去自然有高手复盘分析,真要有演戏的迹象,也能看得出来嘛。

  国内观众尚且如此,国外观众的情绪更加失控,不过目前大体都是偏向奇迹哥状态不好,上了华夏人的当,时差都没有好好倒过来,万里迢迢飞过去第一天就仓促参赛,被暗算了。

  只有奇迹哥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没有演戏,也没被暗算,生物钟更不是问题。

  身为职业电竞选手,华夏选手过的是美国时间,美国选手过的是华夏时间,这时候他精神头别提多好了。

  趁着短暂的游戏,他扭过头看了眼正在对面闭目养神的陈光,脑子里又回忆起上一盘自己两次被击杀时的画面。

  一种名为不甘的情绪在他心底渐渐涌上来,这么些年里,在电竞或者说是刀塔这个领域,他从来就没有发自内心的服过谁。

  现在他也不想服输。

  促使他不断变强并登上职业选手巅峰水平的,除了苦练与天赋之外,就正是他这种永远也不会被打服的傲气。

  “华夏人!我承认你很强,但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是一名职业选手,我必须要捍卫职业选手的荣誉!这是我的梦想,是我的生命!我每天苦练十二个小时以上,我为了冲分不眠不休,我们在冲向冠军盾的道路上挥洒热血,我绝对不能完败在一个玩票的业余选手身上!”

  奇迹哥在心里这样想着,他的拳头越捏越紧,他也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渐渐重了起来。

  两人又一次各自点下五个英雄,机选的轮盘再次在十个英雄间跳跃。

  大屏幕上准确的捕捉着陈光与奇迹哥此时的表情,陈光显得很淡定,他甚至打了和哈欠,奇迹哥则有些凝重。

  所谓兔死狐悲,同为职业选手的另外部分参赛选手以及观众,也对此时奇迹哥身上的压力感同身受。

  谁也没想到,原本只当是一次土豪玩票的捞钱之旅,竟真成了一个人向着全世界刀塔界的宣战。

  更为残酷的,这是个胜者为王,实力说话的电竞世界,嘴上心里服不服都没用,比赛的输赢是铁打的事实,谁也无法否认。

  第二盘,随机到了影魔,又叫沙发,也可以被称之为sf,这是中单solo比赛中最受欢迎的英雄,没有之一。

  良好的弹道与技巧性极强的影压技能,让影魔在中单位上可以将一名选手的基本功展现得淋漓精致。

  通常的中单父子局,也都诞生在影魔的身上。

  这个人气超高,非常适合新人玩家体验游戏,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品味全刀塔所有英雄技能的神级英雄,伴随着刀塔见证了无数对失散多年的父子诞生。

  奇迹哥深吸一口气,是时候展现自己的实力了。

  虽然影魔在线下大赛上日渐难以登场,但那只是因为这英雄很差的逃生能力。

  奇迹哥在路人局与锤炼基本功时是很喜欢这英雄的,他对自己这个英雄的操作水平拥有绝对的自信,然后他就被打爆了。

  十三分钟后,他啪的将鼠标一扔,整个人靠在电竞椅上,感觉身体被掏空,连话都说不出来。

  明明自己的发挥已经好到了极致,明明自己已经足够努力,可为什么总莫名其妙的一点点落入劣势。

  明明每一次自己的血量计算都精准到了个位数,对双方的技能冷却也尽在掌握,却在对拼时总差那么一筹,三次死亡,零次击杀,又被零封了。

  他很茫然,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如果让他知道,陈光计算的远不只是血量和技能,甚至包括了弹道的飞行速度,英雄自身的转身速度,小兵移动以及普攻的抬手,甚至还有两人在换血时跟随着时间推移而自动恢复的血量,他会崩溃的。

  别的职业选手计算血量是个位数,但陈光是精确到0.5了啊!

  一线之差,天堑之隔。

  如果说输掉第一局是偶然,那么输掉第二局呢?

  谁都看得出来奇迹哥已经拼尽了全力,他的状态也无可挑剔,可他就是被打爆了。

  第三局,风行者,陈光再次完胜。

  第四局,圣堂刺客,陈光又一次完胜。

  第五局……

  第六局……

  第七局……

  谁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从一开始压根就没有人想到,奇迹哥会输得这么惨。

  甚至连守在电视机前的小龙奶奶都说,“这外国孩子,唉,真让人心痛,他都快哭了。陈光也真是的,都不知道故意让人家一盘,咱们得有大国风范啊。”

  游戏爱好者在惊叹于陈光的实力。

  全能哥的死忠粉们在狂欢着全能哥的强大。

  奇迹哥的粉丝们则面如死灰,瑟瑟发抖,家里有事。

  职业选手们,却从此时满头大汗着操控着火枪手一板一眼补刀对线的奇迹哥身上,闻到了一股悲壮的气息。

  谁也不想输,输一次两次可以原谅,三次四次也能理解,五次六次几乎是个灾难,还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英雄,这发生在职业选手身上简直不可思议。

  七次八次,那就该怀疑人生了。

  甚至都不需要陈光多说什么,演戏论到现在几乎已经不攻自破。

  没有哪个顶级职业选手会愿意承受身败名裂的风险,在两千多万双眼睛的注视下,去演一场十连败的惨剧。

  十万美金虽然不少,但对于这些顶级选手来说,甚至远不如一次直播的大合同。

  哪怕是为了尊严,他也不可能演这种戏。

  他会输得这么惨,只可能是因为实力被完全碾压了。

  如同奇迹哥这些巅峰职业选手,或许是站在了人类电竞水平的顶端,但他们面对的,是在刀塔这个领域已经称得上是神的陈光。

  能击败神的,只有另一个化身为人的真神江流児,而且还是靠的开挂作弊的手段。

  第九盘,陈光依然赢了。

  终于走到第十盘,奇迹哥将手指在自己心爱的鼠标上摩挲着,出乎旁人预料的是他竟完全冷静了下来。

  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慌乱,也没有之前的彷徨,他看着自己鼠标和键盘的眼睛里是一片深情。

  他深吸一口气,再度斜过脑袋来,直直看着陈光,“嘿,兄弟。”

  陈光也歪过头,“嗨,哥们。”

  “你真的很强。”

  他说。

  “谢谢。”

  陈光微微一笑,点点头。

  “我曾经以为自己在某个时间段已经无敌了,谢谢你让我重新审视这个游戏。”

  他很诚恳。

  感受着这个对手脸上渐渐重新燃烧起来的斗志,在连输九场之后,他非但没有崩溃,却反倒大彻大悟,陈光也笑了。

  他当然不喜欢被一打就崩溃的对手,能在高处不胜寒时见识这个世界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手,才是他站在巅峰时真正愿意享受的愉悦,正如他在香江击败所有车王时那股心跳加速血脉偾张的感觉一样。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其实我以前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看你们战队的比赛。”

  别人给面子,陈光也投桃报李。

  “你会来打职业吗?”

  “我想应该没什么可能,打完这次solo赛,我或许就不会怎么打这游戏了。”

  “所以我想击败你一次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奇迹哥目光中的光芒越加明亮。

  “是的。”

  “我今天几乎已经一度想放弃这个游戏了,但我刚才想了很多,或许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游戏,但这却是我的最爱,我的生命,我的梦想。所以……”

  “什么?”

  “所以,所以感谢你能让我见识到这么强的境界,但我永远也不会放弃。”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那么,让我最后一次对你的王座发起挑战!”

  两人聊天的内容透过话筒,传到了每一个观众的耳朵里。

  有些悲壮,有些倔强,更多的是一个电竞天才对梦想的执着与不甘,哪怕他明明已经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个神了,他却决不妥协,不仅仅是行动上的,更是心态上的。

  塔不倒人不退,不到最后一刻,永不言败。

  明知道只是绝望的苟延残喘,却依然一次又一次挥舞着巨斧冲出水泉,只为了站在自己的世界树前挣扎出最后一线曙光。

  这就是电竞,是刀塔。

  当然,人们感受最深刻的却是陈光这个王座挑战赛如此命名的真正含义。

  他没有吹牛,他的确是站在世界之巅,高坐于王座之上,俯视众生,给所有人一个在他面前与在世人面前证明自我的机会。

  在这个领域内他的确是当之无愧的王,其他所有人都只可能是挑战者!

  奇迹哥的最后一场,在战争号角中缓缓拉响,他和他的米波地卜师,挥舞着手中的铁铲,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