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天佑蒙亚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那道流火不是从轨道降下的小行星碎块,也不是被引力乱流撕裂的战舰残骸,而是一枚核弹。 W〕

  雷神的火力再强大,凤凰战机的机动力再高,也无法全部击落天空降下的流星。

  攻击永远比防御更卓有成效。

  核弹降落的位置是山地出口,那里有许多刚刚从山谷走出的星盟海军士兵。

  雷神构建的环形防御带或许可以削弱冲击波的伤害,保住集合点那些人的性命,但是绝对没有可能短时间内跨越数公里距离,救下刚刚走出山谷的星盟海军士兵。

  布尼安看到了那些身着枪骑兵II型动力装甲的士兵,却并不知道那些人隶属第87舰队还是第42舰队。如果他知道走在最中间那人的来历,一定会很悲伤,很沮丧。

  是的,那个人是第42舰队的指挥官汉克?金,许多人宁愿舍弃生命也要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oh,my,god!”一名女性军官带着哭腔喊道,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困难与危险,还有眼前即将上演的悲剧一幕,让她濒临崩溃。

  这不同于舰与舰之间的对拼,不同于舰队与舰队的碰撞。在这种时刻,最能体会人类有多么渺小,面对自然与毁灭多么无助。

  许多人沉默……虽然明知唐方无法拯救所有人,但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沉重的让人难以承受。

  另一边,汉克?金被他的贴身警卫拉到了背后,前面的人用身体组成一道血肉城墙。

  光华在眼前绽放,火焰像快盛开的花束,冲击波带起砂石,如一只灰色魔兽奔腾而至。

  大地在咆哮,飓风在奔流,毁灭烈焰急如大潮。

  他们明知这样做不过是垂死挣扎,在如此距离直面核爆,他们的人墙就像薄纸一样脆弱,但是,哪怕只有o.oo1%的希望,也要保护好身后那个人,这无关爱国,也无关级别,只是因为汉克?金是第42舰队的魂魄,只要他活着,第42舰队的火种就不会熄灭,他们的精神就不会消亡。

  那束光代表死亡,那些风象征毁灭,可是当他们下定决心,该有的恐惧被平静取代。

  汉克?金为挣扎着向前,被警卫很粗鲁地推倒,这样的动作有些不尊重,可是他却一点不愤怒,只剩下感动。

  核爆扩散产生的冲击波遮蔽视线,沙尘潮滚滚如雷,眼看就要将谷口地带淹没。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金华出现在谷地两侧山口,汉克?金等人前方1oo多米处空气骤凝,一道透明度极高的屏障生成,狂烈的风潮打在上面噗噗作响,沙涌似大潮一样拍打着那道模糊光影。

  否决者释放的力场并不能阻止核爆形成的冲击波,因为爆炸地点距离谷口太近了,虽然流浪行星的大气非常稀薄,核爆形成的冲击波没有居住行星威力大,但是在热辐射与动能冲击下,立场屏障还是禁受不住,快走向崩溃边缘。

  其实唐方本就没有打算用否决者的力场技能来对抗核爆,那只不过是用来拖延时间的小伎俩。当冲击波与砂石风暴全力扑打力场屏障的时候,两道金色身影由空中落下。

  在遥远的天际线,雷光连成一片,织造出一张大网。那两道金色身影没有落地,披风微扬,双足浮空,掌心放射出丝丝缕缕的青蓝色闪电。然后,他们越靠越近,掌心的电芒越来越盛,最终变为一道银白光潮,刺痛后方所有人的眼眸。

  当力场屏障破碎,前方光芒由盛转衰,砂砾扑打动力装甲的声音渐消,汉克?金等人终于能够模糊看到前方景象的时候,一个巨大的,被银白色能量潮包裹的生命体出现在谷口。

  透过那些氤氲如丝的光辉可以隐约望见金色的铠甲,火种般熠熠燃烧的眼睛,以及丝毫不亚于冲击波的怒吼声。

  核爆继续向前推进,无视前方的闪光,无视执政官的怒吼,像一头疯狂的野兽,要把沿途一切阻挡它道路的物体撕碎。

  冲击波的范围很大,但是谷口的范围不大,核爆的光芒像一枚陨落在流浪行星地面的小太阳,在他面前,执政官仿佛一颗高挂天幕的明星。

  在氤氲死亡气息的风波下,汉克?金看到那颗明星骤然爆出比核爆还要璀璨的光芒。火焰的赤红与明星的银白形成鲜明的对比,它们在空中碰撞、焦灼,恐怖的能量潮以执政官为核心逆着冲击波吹来的方向射出,能量与能量碰撞,冲击波与冲击波对垒。

  站在执政官后方的星盟海军士兵被泄露的一道风潮吹翻,相继倒在地面。

  在谷口周围的山头,核爆的冲击与火焰像雨水洗过地面,无数碎石一路翻滚远去,沙尘扬上天空,被吹向山地更深处。横扫黑暗与寒冷的光芒与热量让这片区域如置烈焰熔炉。

  只有他们所在的谷口区域,有一种仿佛身临风暴眼的平静感。

  核爆最终被时间击败,从地面腾起的火光缓缓消散,只留下蘑菇般的暗红阴影与烟气团,还有满目狼藉的地面。被击毁的飞行器破片,被丢弃的载具、乃至死亡士兵的尸体,与许多碎石一样,点缀在谷口前方的焦土地狱。

  赤红色的光芒敛没,银白色的光潮同样消减,笼罩在执政官身周的幽能所剩无几,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金色铠甲。

  从谷口开始,到汉克?金等人身后谷地,出现一个与周围环境完全不同的扇形地带。

  警卫员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拉起后面的汉克?金,前面那些打算用身体对抗核爆冲击波的星盟海军士兵也纷纷从地面爬起,望着执政官的背影感概,望着前方的焦土地狱后怕。若不是面前悬浮在天空的光之子,他们此时怕是早已魂归青冥,与那些淹没在黑土间的尸体、残骸一样,只能埋骨在这片寒冰地狱。

  汉克?金没有在感叹逃过一劫这件事上浪费太多时间,执政官的离去与否决者的到来,还有天空连绵不绝的落石让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些感谢的话,留着见到他本人再说也不迟,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不让他的努力与牺牲化为乌有。”

  “是啊……活下去,活着离开这座监狱,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够报答他的事情。”一名参谋官说道。

  以汉克?金为的部队继续向集合地点行进,否决者从旁照应,利用引力光束将道路上一些影响行动的障碍物转移至远方。

  三族部队在不计损失抵挡空中降下的陨石与核弹头时,座天使号收到来自梦靥号的通讯,克蕾雅赶紧命令船员放弃与金环舰队游击战舰的缠斗,即刻进入流浪行星重力场,去集结地点接应幸存的星盟海军士兵登舰。

  与此同时,在距离核心战场较远的天坑边沿,蒙亚帝国所属苍狮舰队、魅影舰队的幸存者同样遭遇来自陨落残骸与核爆的威胁。

  洛克菲勒与贝莱克在下令以轨道轰炸的方式清洗流浪行星地表星盟海军士兵与唐方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当成弃子与炮灰,想着反正他们也没有机会离开流浪行星,饿死是死,砸死是死,炸死也是死,既然怎么都是死,早一天晚一天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能够以这样的牺牲换得唐方死去,为帝国除掉心腹大患,为帝皇捐躯效忠,倒也算一种无上荣耀。

  只要唐方能够死在这次攻击下,哪怕为这些人建一座丰碑,编造几个感人故事,塑造几个英雄人物,多些抚恤金,又或者将他们的兄弟姐妹提拔到政府公务部门。这样既可以平息民间舆论,又可以彰显帝皇的仁慈,还能够刺激更多的人为国家卖命,不……是为他们这些掌权者卖命,为既得利益者看家护院。

  虽然有千种方法万般手段愚弄国内民众,把坏事变成好事,把悲剧变成喜剧,把身伤心痛变成谢主隆恩,把官灾**变成多难兴邦,桑德拉舰队与金环舰队旗下各舰还是刻意避开苍狮舰队、魅影舰队幸存士兵所在的天坑边缘,将核弹头尽量射向梦靥号与星盟海军士兵所在地区。

  不过由于许多核弹头在引力紊乱区爆炸,使得漂浮在行星轨道的战舰残骸与小行星碎片受到极大影响,掀起一场巨大风暴,致使很大一部分战舰残骸与小行星碎片失去平衡,化为接连不断的流星,从天空坠落,让整个流浪行星内6环境经历一场浩劫。

  虽然天坑边沿非核弹打击区,可是依然有少数失准核弹头从天空落下,至于陨落的战舰残骸与小行星碎片则更多。

  杰里迈亚与两大舰队幸存下来的高层指挥人员被黑暗圣堂武士杀个精光,撤退至天坑边沿的蒙亚海军士兵中军衔最高者只剩下少校、中校这样的将领,在星际三族单位的恐吓下,别说找到颠覆战局的办法,他们甚至不能统合残余士兵,蔓延整支军队的气氛除去失败带来的失落情绪,便只剩下对唐方的仇恨。

  可是他们再如何怨恨那个男人,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把他的头骨当成养花的花盆,面对强大的三族战斗单位,他们又能怎样?冒冒失失杀过去只能是白白送死。

  “那个卑鄙的叛国者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他绝对不得好死,追随他的那些叛徒同样不会有好下场,地狱的火焰会把那些人的灵魂吞噬,让他们永生永世不得救赎。”

  “洛克菲勒中将与贝莱克中将一定会为那些阵亡者复仇,国家不会无视我们的牺牲,在皇帝陛下的领导下,蒙亚终将战胜星盟,战胜卑鄙的三国集团,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成就不世功业,让蒙亚帝国变成整个西伦贝尔大区最强大的国家,让蒙亚海军的威名响彻寰宇。”

  “蒙亚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零星的诅咒与赞美最终变为一曲大合唱,他们唱着嘹亮的军歌,喊着为国为民的口号,用它们战胜心头的恐惧、失落、以及悲观。然后,他们看到了天空降落的流星,还有横扫黑暗的大爆炸。

  流星落下的地区正是原来的核心战场,此时已经成为星盟海军与唐方的地盘。

  很多人认为这是意志的胜利,是邪不压正的真实写照,是天神听到他们的心声,回应他们的期待,给予邪恶的唐方与可恨的星盟海军以神圣制裁。

  上帝是站在他们一边的,蒙亚人民为反侵略、反压迫、反奴役所进行的正义战争,必将取得最终胜利。

  “正义必胜……天佑蒙亚!”有人在通讯频段大声喊道,很慷慨,很雄壮,仿佛他真是那个国家的主人,他真是正义的使者。

  “天佑蒙亚!”

  “天佑蒙亚!”

  “……”

  中间夹杂着对唐方的咒骂:“去死吧,你这个恶魔”、“迎接上帝的怒火吧,无耻之徒”、“该死的叛国者,跟你的新主子一同下地狱吧”、“接受净化吧,魔鬼”……

  在诅咒之后是赞歌,在赞歌之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然而,那种同样歇斯底里的开心、兴奋与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恐慌所取代。

  通讯频道的咒骂声越来越低,一些人打开战车的顶盖,抬头看向天空,身着大地骑士动力装甲的士兵同样望向自己头顶。

  他们刚刚还在咒骂唐方,对星盟海军的遭遇幸灾乐祸,说那是上帝的怒火,天神降下的裁决利剑,可是转眼间,上帝的怒火与天神的利剑同样降落到他们头上,唯一的区别是,怒火不那么旺盛,利剑数目略少。

  现在,他们已经无法喊出“天佑蒙亚”、“正义必胜”这样的口号,只剩下满嘴的苦涩与不理解。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不应该这样的,这根本没有道理!

  只有那些年长的老兵与军官,或多或少想到一些东西,脸色变得很难看,心情变得极沉重。(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拯救超级英雄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阴阳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