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一章 地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远方的核爆,近处的流星,头顶的狂风,脚下的裂痕,还有中间连绵不绝的枪火。?〔 <( W)

  老兵其实没有走远,一直在距离天坑不远的地方监视苍狮舰队与魅影舰队那些幸存者,以便确认他们的动向,提早防范有可能生的突然袭击。

  天空此起彼伏的火光映亮马润甲金灿灿的面罩,有爆炸的投影在上面跳跃,很欢快,像战争魔怪的舞蹈。

  马润甲背后的排气孔向外喷出一道白色气流,老兵踩着地面在火焰炙烤下一片焦黑的瓦砾,转身回到秃鹫战车,动引擎。

  他叹了口气,声音淹没在身后两台引擎的咆哮中。

  自从5号行星遇到唐方,一路走来,他从未叹息过,从未感慨过,不该手软的时候从未手软,不该牢骚的时候从不牢骚。可是今天他叹气了,终于感慨了。

  秃鹫战车尾后喷射的火光如箭似矛,一人一车乘风远去,天空坠下一片密集破片,在机车左侧平原地带扬起一道道沙暴。

  魅影舰队与苍狮舰队的幸存者没有看到乘风远去的秃鹫战车,也没有关注迷蒙地平线的沙暴,因为来自天坑的撞击声与地震一下子打乱了所有人的心思与行动。

  内心凄苦的校官们从指挥车走出,不停扫射母舰核心的年轻士兵也放缓攻击节奏,尽量远离岭地,免得被那块陨石撞击坑壁所引的次生灾害波及,万一生坍塌事故,被山顶滚落的岩石埋葬,那样的死法实在不怎么好看。

  万幸的是,没有生坍塌。其实就算生坍塌,只要不是大面积坍塌,他们也无需在意。

  当那些年轻士兵从震惊中恢复,抬头扫过天空,现那颗大号水晶与黑色飞行器已经消失不见。于是一些鲁莽的家伙大骂唐方卑鄙无耻,是个懦夫,如果他真像马里恩说的那样,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就从那个鬼东西上下来,跟他们比比谁的开枪度更快,谁的身手更敏捷,而不是夹着尾巴逃命。

  叫骂声来的快,去的也快,因为侦察车里的人现一个新情况。在天空中,正有一个物体快穿过引力紊乱区,无视那道陨石风暴与核弹制造的冲击波,试图进入流浪行星大气层。

  几个呼吸后,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告诉他们试图进入流浪行星大气层的应该是座天使号,想来是为接应唐方与星盟海军士兵离开这里。

  那几名校官依旧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更苦了。而有些士兵还在小心翼翼地劝他们联系魔狼号或者星环号,把他们所面临的困难说与中将大人听,求得几分帮助,总好过在这里坐以待毙。

  座天使号突破引力紊乱区所用时间相比第一次进入流浪行星内6要短一些,这或许是因为贝莱克与洛克菲勒动的轨道打击稀释了引力紊乱区内战舰残骸与小行星碎片的浓度所致,这种行为给三族单位带去不小的损害,却也降低了进入流浪行星大气层的难度。

  库德莉亚已经回到她的岗位,只是脸色还有几分苍白,说话的声音相较平时也弱了很多,只有眼睛里的锐意不曾减弱,像匕一样锋利。

  唐林也回到舰桥,身上换了一套天蓝色运动装,让他看起来少了些沉闷,多了点活泼。

  “阿莲娜,将集合地点标注到地形图。”

  “是。”阿莲娜答应一声,遵照她的吩咐把星盟海军士兵集结地坐标上载至沙盘系统。

  作战指挥台上方全息投影仪射出一道青色光屏,流浪行星的投影图像出现在虚拟沙盘上方,座天使号所在位置与星盟海军士兵集结点被以红色高亮光斑标注出来。

  库德莉亚望着眼前一幕皱了皱眉,微白的脸庞浮现一抹不安。

  唐林注意到她的脸色变化,问道:“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

  她摇摇头,指着流浪行星的全息投影说道:“你不觉得这颗行星的转在加快?”

  座天使号第一次进入流浪行星内6,便是在距离天坑不远的地方投下梦靥号,现在才过去多久,它差不多已经转了一圈,用时比战争打响前侦测器传来的估算值还要少。

  “流浪行星的转在加快?”唐林低声嘟哝一句,若不是库德莉亚告诉他,还真没有在意这个情况。流浪行星的引力紊乱区与巨大天坑已经让人感觉诡异,如今又出现转异常,实在让人无法理解,这颗将星盟海军第42舰队、第87舰队,蒙亚海军苍狮舰队、魅影舰队吞噬的黑色行星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不同寻常。

  舰桥3号大屏幕的图像更换为自高空拍摄的天坑照片,许多船员盯着它看了一会儿,便觉浑身寒,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有人把这种感觉归结于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本能排斥,也有人觉得天坑很像经书上连接人间与地狱的通道。

  便在这时,急促的警报音响彻舰桥,情报官回头看向作战指挥台,“舰长,侦测到大量热源反应向我舰所在位置快接近。”

  不用他说库德莉亚也看到虚拟沙盘上的情况,由大量小行星碎片与少量核弹头组成的射流自斜上方落下,笔直砸向缓慢沉降的座天使号。

  如果是单一的,又或者少量小行星碎片,完全可以凭借星光护盾的强大防御力硬抗,可是像眼下这种程度的流星雨,将对战舰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干扰任务进程,拖慢营救星盟海军幸存士兵离开流浪行星的度。

  在当前环境下,时间不是金钱,时间是生命。

  “该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库德莉亚低声抱怨一句,向前方驾驶员下令道:“全下降,尽量避开流星雨的作用范围。”

  “是。”前面的人答应一声,放弃直奔蒙亚海军士兵集结地的打算,降低反重力引擎功率,启用辅助推进器逆向喷注,帮助座天使号迅下沉,以进入中低空域的方式躲避天空砸下的陨石雨。

  唐林看着大屏幕上从座天使号身边擦过的小行星碎片与核弹头,低声埋怨道:“该死的引力乱流,早不爆晚不爆,偏偏在这个时候爆,希望大哥还顶得住,汉克?金那些人还顶得住……”

  库德莉亚紧抿双唇,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快下降的飞行高度,以及计算机测绘出的大体积陨石飞行路线与战舰之间的距离。

  阿莲娜忽然打断作战指挥台区域有些压抑的氛围,将面前一台显示器转动至正对唐林与库德莉亚,“你们看,这场流星雨的情况有些不同寻常。”

  包括后面休息区的克蕾雅与尼赫迈亚,都听到阿莲娜的话,抬头看向那台显示器。

  座天使号的情报处理系统根据天外而来的小行星碎片与核弹头的体积、度、方向等参数,测绘出它们的飞行路线。库德莉亚与唐林把注意力都放在座天使号的安全问题与任务进程上,忽视了陨石的飞行路线与降落点。

  只有阿莲娜现了这个看似不重要,但是又让人感觉惊奇的问题------从显示器的演示图像来看,与座天使号擦肩而过的小行星碎片及少量核弹头将全数落入天坑内部。

  唐林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这很可能是一个意外,毕竟天坑实在广阔,像这种程度的陨石风暴,难免对它造成影响,在此之前不是已经有许多陨石落入吗,而且刚才若不是大哥施以援手,下面那些蒙亚海军士兵只怕已经死伤惨重。”

  阿莲娜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可是……这次坠落天坑的陨石未免多了些。”

  其实她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感觉有些奇怪,这才报于众人得知,想听听他们对于这幕景象的看法。

  后面尼赫迈亚与克蕾雅对望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忧色,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库德莉亚想了想,说道:“第一眼看到这颗流浪行星起,它便给我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可是无论这场流星雨有否特殊内情,眼下座天使号的要任务是接应汉克?金等人登舰,至于其他事情,等达成这一目标后再费心不迟。”

  座天使号继续沉降,库德莉亚等人不知道的是,天坑边沿区域那些蒙亚海军士兵正在被地下而来的恐怖气息吞噬。

  母舰核心与铁鸦离开这片空域,许多自以为是的年轻士兵将仇恨的视线转移到座天使号身上,正当他们打算泄心头怒火的当口,天空降下一场绚丽多彩的流星雨,无数披挂火焰的陨石落入天坑内部。

  他们中的一些人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海洋,只是听说过这个名词,知道那是辽阔与美丽的代名词,也曾想象走在铺满阳光的沙滩上,吹着潮湿而咸腥的海风,让浪潮含蓄地亲吻脚面的一幕,毫无疑问会很舒服,很快乐。

  一些见过大海的士兵告诉他们,前方的天坑比美丽的海洋更加辽阔,更加宽广,但是它不是蓝色的,也不是绿色的,更不是金色的……它是黑色的。它的怀抱里没有咸咸的盐水,也不见快活的鱼虾,更不见孤帆邮轮,只有深沉到让人窒息的恐惧。

  如果忽视掉上面那些不同,它就是这片黑色荒原尽头的恐惧海洋。

  当然,没有人会认为它是美丽的,是迷人的……除了疯子。不过流星雨坠落在“海平线”那头,在黑色的海洋掀起一场火焰风暴的景象震撼了许多人,倒也算得上一幕异域景致。

  只是这样的视觉享受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地下传来的震动打破。

  在流浪行星面临陨石与核弹洗礼的当下,地震是一种很频繁的次生灾害,频繁到让人麻木,认为很正常。可是对于天坑边沿地带的蒙亚海军士兵而言,当下生的地震与之前有很大不同。之前那些地震是由于核爆或者陨石撞击形成,震源位于地表,可是当下持续酵的地震,其震源来自天坑深处。

  因为之前流星雨坠落在天坑的缘故,造成地震灾害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然而令人费解,乃至恐慌的是,根据地质仪器的测量结果来看,由地核区域扩散的地震波正在以几何级数快增长。

  这样的报告吓坏了许多人,那些准备攻击座天使号的人不得不收回仇恨的目光,将注意力转到身后那道巨大天坑。

  当第一道裂缝出现在天坑边缘,当第一块岩体带着轰隆震响滑入深不见底的黑渊,不远处的蒙亚海军士兵怕了,坐在车里的迅启动动机,脚底板猛踏油门,不同型号的剑齿虎系列战车,还有独角犀重型坦克、奇美拉双头坦克……皆以最大度远离天坑,向着前方蒙亚海军战舰迫降的平原地带行驶。

  至于身着动力装甲的机械化步兵,有条件的纷纷爬上身边各型载具逃命,没条件的只能甩开两条腿,全力向前奔跑。

  轰隆隆……猛烈的地质运动以天坑为中心,向着周边区域蔓延。裂隙变成裂谷,往四周快辐射,大块大块的岩体如同受潮脱落的墙皮,自天坑边沿脱落,坠入深不见底的海渊。

  不只是苍狮舰队、魅影舰队幸存者所在区域如此,整个天坑边沿,上万公里的“海岸线”都是如此。映衬着天空落下的陨石,远方盛绽的火焰,为这场浩劫再添几分在动荡。

  原本那些蒙亚海军士兵是为应对星盟海军6战队与唐方的反攻,才撤出蒙亚海军战舰大量分布的平原地带,以期利用天坑边缘部分山岭地势狙击来敌,有尊严的,轰轰烈烈的战死。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的自尊、骄傲、荣耀、以及斗志,全都在面对这场灾难时消散一空,像一群乌合之众那样,兵溃千里。

  面对母舰核心,面对座天使号,他们可以拿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英雄气概,不屈斗志,但是在地质灾难来临,所有的血性与坚持,都被狼狈逃窜、死里求生这样的实际行动取代。(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诡神冢大汉科技帝国末日之魔卡位面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