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天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命运女神总是那么喜欢捉弄人,他们没有死在太空战场,没有在迫降过程中身亡,也没有为洛克菲勒与贝莱克的谎言与背叛付出自己的生命,刚才还被母舰核心与铁鸦从小行星碎片的威胁下救出,可以说他们很幸运,然而此时此刻,许多人的好运气走到了尽头。[〈 <〈 W?

  一些人,尤其是笃定唐方是个龌龊小人,拥有狂热的忠君爱国情怀的年轻士兵,刚才在攻击母舰核心与铁鸦的时候,特地离开人群,走到空旷一些的地带对目标实施火力打击,这使得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远离载具集团,于是只能靠着两条腿逃命。

  可是哪怕拥有动力装甲的动力加持,又怎敌得过有轱辘的家伙事。

  那些可怜虫没有死在三族战斗单位的打击下,彰显他们为国为民的奉献意识与牺牲精神,成为可歌可泣的烈士。相反,他们伴着塌方的岩体,出凄惨又凌厉的喊声,被淹没在快扩张的茫茫黑暗中,成为深渊的血肉食粮。

  母舰核心再度光顾天坑,可是面对如此范围的岩体塌方,时空折跃技能可以延缓一定区域的岩体塌方度,却难以覆盖整片区域。

  面对这样的天灾,哪怕是唐方,也生出巨大的无力感。他只能抽调出一些医疗运输机,冒着被陨石与核爆击毁的危险,帮忙转移塌方度最快的几个区域的蒙亚海军士兵。

  让他意料不到与伤心的是,面临接踵而至的灾难,多数蒙亚海军士兵看到破除万难来到身边的医疗运输机,不是配合,反而选择攻击,甚至生医疗兵被火箭弹从机舱门附近击落,消失在那片黑暗中的一幕。

  那些人就这么恨他?宁愿死也不接受他的帮助?

  他想不明白,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如此仇恨他,把他视为洪水猛兽,他的好心,他的善良,他的仁慈,全被对方曲解成邪恶与卑劣。

  难道他们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正常人的心态来看待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然后,他一脸苦涩地笑了笑。何谓正常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可是在那些被蒙蔽,甚至生命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严重扭曲变形的年轻士兵看来,他不是正常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屠杀无数人的侩子手,卖国求荣的无耻败类。

  或许……这就是自己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做了那件符合妥协艺术的勾当,被老兵、亨利埃塔、特里?费迪南德赞许长大了,成熟了,可是凯莉尼亚依旧说他是个幼稚的家伙的原因。

  老兵抵达梦靥号舰桥的脚步声中断他的胡思乱想。

  “地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找到天坑大面积塌方的原因了吗?”马润甲的头盖开启,阿罗斯用手捏着几乎烧到唇边的雪茄屁股丢到地上,又用脚踩灭尚在燃烧的烟丝。

  一丝余烬扬起,打着转浮上天空,飘飘荡荡落在唐方脚下。

  “侦测器只是现流浪行星地核区域出现一股不强烈的引力异常,搞不清楚是坠落其中的陨石雨引起,还是核弹爆炸所致……”

  “这里非善地,不宜久留,赶紧接上那些人离开为好。”

  “我也想尽快接引他们离开这里。”他苦笑道:“座天使号正在试图摆脱流星雨的影响,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够抵达汉克?金与沃尔顿等人所在区域。”

  老兵皱皱眉,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能够破开流浪行星重力紊乱区的只有座天使号,梦靥号或许也可以,但是无法容纳全体幸存者,以目前的情况,也只能祈祷座天使号快一点摆脱流星雨的影响,继续之前的任务。

  唐方叹了口气,如果母舰核心可以升级为母舰,他又怎会受困于现在这种局面。随后又想到流浪行星重力场外面的金环舰队与桑德拉舰队,对于贝莱克与洛克菲勒的阴毒行径既愤怒又鄙夷,寻思要不要打消守株待兔的想法,不等哈利法克斯与许德拉军团到来,召唤出虚空辉光舰与战列巡洋舰,先行把那两个家伙送入地狱。

  便在这时,对应流浪行星轨道环境各项指标的虚景映射阵列代表星球重力变化的曲线剧烈震荡,进而快扭曲、拉伸,出现非常混乱的一幕。

  清脆的报警声响起,打破二人间的沉默。唐方扭头望了一眼,噌的一下从座椅上站起,脸色很凝重,目光转寒。

  波形震荡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但是舰长大人的脸色变化说明外面一定生了某种乎意料的重大事件。

  “出了什么事?”老兵沉声问。

  “流浪行星的引力紊乱区好像生一些异常。”说话的同时,他在控制台随手敲下几个按键,舰桥中央的大型投影仪投下一片青光,描绘出整个流浪行星的轨道环境。

  不只是老兵,连他本人看到侦测器同步至梦靥号的影像资料,亦是面露骇然。

  一些异常?这个词并不足以形容流浪行星高空轨道的动荡,差的很远……很远。

  本来封锁行星内部环境,可以绞碎大体积天体,稳定碎片环带的诡异引力场突然崩溃,行星轨道上大大小小的残骸如同骤然爆的火山,在瞬间产生的逆向引力作用下,突破流浪行星束缚,以极快度向着深空抛射。

  流浪行星的引力紊乱区千万年来俘获无数小行星,再加上星盟海军第42舰队、第87舰队,蒙亚海军苍狮舰队、魅影舰队的大中型战舰残骸……这些物体突然之间向外射出,可想而知是一个怎样场面。

  之前的陨石风暴+核弹洗地被人们看做一场末日浩劫,可是在这样的变化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差距以千万里计。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流浪行星的引力紊乱区忽然崩溃,还将轨道上那些物体一股脑喷射出去,但是他清楚这种程度的灾害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在外围太空与桑德拉舰队、金环舰队缠斗的三族空军单位以最快度遁入系统空间,同时权天使号、晨星号、魔人号、炽天使号、2艘冥蝠级驱逐舰接到唐方的紧急传讯,要他们放弃攻击敌舰,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陨石冲击。

  拜伦、格兰特、乔伊等人没有迟疑,立即停火防御,将富余能量都转移到护盾系统。先知舰配合下杀红眼的豪森与丘吉尔两人一脸懵逼,直至在舰桥工作人员提醒下看到下方迅接近的茫茫多小行星,吓得脸都白了,哪里还顾得上埋怨先知舰突然失踪,令星辰之怒打空一事,赶紧命令驾驶组的人启用反物质辅助推进器,调整战舰姿势,以便减少极光护盾所承受的压力。

  以那些小行星与战舰残骸的时,远远过战舰的常规飞行度,更何况桑德拉舰队、金环舰队与权天使号、魔人号等舰所在空域距离流浪行星很近,根本没有办法赶在急飞驰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抵达前脱离战斗姿态,动曲引擎逃跑。

  这场对流浪行星外侧太空舰群而言堪称灾难的事件出乎所有人意料,洛克菲勒与贝莱克前一刻还陶醉于自己的英明决定所带来的可观战果。从流浪行星高空轨道,可以明显观察到唐方所面临的窘困局面------大量生体战舰因为保护星盟海军士兵被天空落下的陨石砸死。

  桑德拉舰队与金环舰队仅仅是付出全部核弹头作为代价,便在流浪行星的地面制造出一场惊世浩劫,又因为仁慈的唐舰长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热爱生命,于是他只能勉强自己为那些人撑起濒临崩溃的天空,这真的很可怜,很可叹。

  洛克菲勒很得意,非常得意,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如眼下这般得意过,因为他玩弄了那个以心机著称的唐舰长。那个把许多人骗的团团转的家伙,如今正在脚下的黑色行星地表疲于奔命,这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这就是品貌不佳的他,为什么可以爬到桑德拉舰队舰长之位,并深受汉塞姆侯爵器重的原因。无论唐方的武力值有多高,智力值有多高,只要还是一个人类,有七情六欲,就必然有其弱点。那个小子不是要救幸存的星盟海军士兵吗,他何不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正巧流浪行星的地理环境给了他做文章的可能。

  晨星铸造武力强大又如何,桑德拉舰队与金环舰队不是权天使号、炽天使号这些遗迹战舰的对手又如何?这并不能说明唐方不可战胜。决定一场战役胜败的因素有很多,环境、心理、主帅性格缺陷等等等等,都可能对战局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那种只靠兵力多寡、硬件差距就决定一场战役胜负的情节,只有在小说与游戏里面才存在。

  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唐方不是无法战胜的,一样能够被人牵着鼻子走。

  洛克菲勒从没有设身处地地为天坑边沿那些蒙亚海军士兵考虑过,因为在战斗打响的那一刻,他们便已经被定位成弃子,比起救他们脱险,中将大人优先考虑的是怎么变废为宝,充分挥他们这些炮灰的作用,来为自己谋取利益。

  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快乐与悲伤的距离很近,只有一站地。心头的兴奋劲还没有消褪,灾难就突然降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核爆搅动引力紊乱区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其中绝大部分向下坠落,化为灾难性的流星雨,汇同核弹头一起降下,对唐方的部队施以打击。

  讽刺的是,现在生的事情给了他无比响亮的一记耳光,很疼,很糟心。

  唐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流浪行星轨道上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却突然被一股反重力抛射出来,化为一场陨石风暴,作用在桑德拉舰队与金环舰队头上。

  他们用核爆把引力紊乱区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变成向下的陨石风暴,可是现在,一股未知力量把引力紊乱区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变成向上的陨石风暴。这难道不是赤LuoLuo的打脸吗?

  贝莱克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糟糕,洛克菲勒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当然,无论心里有多么苦,老脸有多么红,现在的要任务是如何应对那些快飞来的小行星与战舰残骸。他还不想死,尤其是在做出调戏唐舰长这样的行为后,还没有享受到同事们震惊而嫉妒的目光,又怎么甘心去见阎王爷。

  但……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将舰队的损失降至最小?要知道向上的陨石风暴可比向下的陨石风暴,规模要大的多的多。

  三族空军突然消失在战场的一幕令桑德拉舰队与金环舰队旗下战舰工作人员大吃一惊,不过接踵而至的陨石风暴惊醒所有指挥人员。他们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流浪行星地面部队遭遇的灾难扭脸生在自己头上。

  桑德拉舰队所属一艘角鲨级护卫舰在游击战过程中下潜至靠近流浪行星重力场的位置,因为姿态不佳,未能及时规避突然爆的陨石风暴,一块长度过5oo米的小行星以极快度接近,舰桥大屏幕上黑影一闪,脚底传来的震动吓傻了许多人,几个呼吸后,死亡的光芒瞬间爆,吞噬全舰所有船员。

  在5oo米长的小行星面前,1oo多米的角鲨级护卫舰脆弱的像一只纸糊的风筝,战舰结构在大冲撞下直接破碎,爆炸制造的光火照亮小行星崎岖不平的表面,像一张恐怖的鬼脸。

  角鲨级护卫舰被撞沉的同时,桑德拉舰队主力舰编队所在空域,一艘4oo多米长的姥鲨级重型巡洋舰向左半舵,自两块小行星中间缝隙穿过。其中紧贴右舷刮过的小行星翻滚途中,正对战舰一面微微凸起的部分在船舷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拯救超级英雄十二天劫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无尽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