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爱追风,爱幻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短短时间,他在心里连过无数念头,沃尔顿与老兵搞不明白他点头又摇头是想表达怎样的意思,不过二人多少也看得出,这件事很可能并非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网 W>W>

  “不必为难自己,这座遗迹是何来历,与耶梦加得有什么关联,下去一探便知。”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兵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是啊,既来之则安之。如今座天使号落入这步田地,要想把克蕾雅等人救出去,只能选择探索遗迹这条路,直至取得天坑控制权。站在个人立场,他同样想完成这次探险,看看遗迹内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还有惊喜等着他也说不定。

  于是舰桥再次陷入沉默,梦靥号继续下潜,慢慢接近天坑底部。

  与此同时,天坑边沿地带,2艘3o多米长的登6艇趁着夜色掩护,以低空飞行的方式接近天坑,快投入那片广袤的黑暗中。

  他们自然是苍狮舰队与魅影舰队的幸存者。在丘奇中校的带领下,这些精挑细选出的海军6战队员搭乘好不容易从一艘白鲨级轻型巡洋舰舰腹回收的登6艇,偷偷潜入天坑。

  之前天坑边缘地区生大面积塌方,整片山区都消失不见,灾害一直推进至蒙亚战舰大量分布的平原地带方才停止,这使得从白鲨级轻型巡洋舰离开,只需跨越很短距离便可以抵达天坑,又有夜色与地形掩护,根本不虞被唐方手下部队现。

  丘奇与那些校官不知道,唐方现在完全没有兴趣关注他们正在做什么,要去做什么。从本质上讲,他与他们没有冲突,是斯图尔特家族的存在,制造了冲突,渲染了仇恨,柯尔克拉夫通过思想管控与洗脑教育,把整个国家绑上斯图尔特家族的武装专列,置于他的对立面。

  冤有头债有主,背负过许多责任,见识过许多丑恶,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愣头青,全凭一腔热血行动。对于残存的星盟海军士兵,在不危及自身的前提下,他愿意去拉他们一把,帮助他们免于死亡,这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也是对自己做人原则的坚守。

  丘奇等人自认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岂不知2艘登6艇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侦测器的眼睛里。但是唐方没有给予他们反击,让两艘登6艇化作照亮天坑的闪光。

  连先知舰那样的星灵飞行单位都似误入蛛网的飞虫,被困缚在引力泡无法行动。可想而知两艘登6艇的下场。既然丘奇等人乐于表现自己的聪明才智与勇敢无畏,他何必多事阻挠……他可不想再看见医疗兵为救他们坠机的一幕。对于唐岩、唐林曾经的同胞与战友,他已经做到仁至义尽……尽管像唐岩这样的老兵根本不会对那些才入伍的新兵付出情谊。

  他没有派侦测器盯梢,因为没有必要,而且梦靥号已然接近座天使号所在区域,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在意2架登6艇里的蒙亚海军士兵会落得何种结果。

  在接近天坑底部弯道1oo公里高度,之前落入的陨石、战舰残骸、脱落岩体,乃至死亡士兵,像飘在水中的垃圾一样层层叠叠悬浮在半空,给人的感觉就像突然由地心回到太空。

  梦靥号穿透重力场,进入这片失重区域,舰体撞击岩石产生的震荡传递至舰桥,打破三人间的沉闷。沃尔顿耳根微动,警觉道:“出了什么事?”

  唐方没有说话,转身走到控制台前,伸出手指在触控板轻轻点下。

  一道微弱的光幕在舰体表面生成,护盾系统以低功耗模式运作,同时照亮周围环境。

  梦靥号的传感系统重新上线,虚景投影阵列在前方交织出一条条波动曲线,大屏幕也从休眠中苏醒,为众人呈现出舰体周围影像。

  “咦,座天使号呢?”沃尔顿上下左右找了一大圈都没有现座天使号的踪迹。

  唐方走到舰桥中央全息投影仪前,等待光线描绘出天坑的结构图,用手轻轻点下,立体图骤然放大,切换至他手指所点区域,“我们在这里,座天使号在这。”

  沃尔顿与老兵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梦靥号与座天使号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5okm,根据传感系统捕捉到的外部影像,面对层叠排列的密集岩体,以梦靥号的体型,很难穿过岩体间隙,飞到座天使号所在位置,就算换乘小一些的特别行动运输船,乃至维京战机,也有不小的困难,那些陨石与岩体实在太密集了。

  唐方一脸无奈地叹口气,“谁叫内壁崩塌脱落的岩体都集中至这个区域了呢。”

  老兵说道:“以座天使号的推进力,也无法冲出这片碎石区?”

  “座天使号在耶梦加得的攻击下出现动力系统障碍,自动维修机器人与丘比特正在进行检修工作。退一步来讲,就算它们可以修好座天使号,以它的体型也无法突破上方的奇异重力场。”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又不能变成鱼游过去。”沃尔顿说道。梦靥号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岩体层抵达座天使号所在区域,他跟老兵又没有驾驶维京战机这种小型飞行器的经验,在这样的环境下飞行,搞不好一头撞在坚固的岩石上变成一朵火焰花束,那岂不是很悲剧。

  唐方看着二人笑了笑,从系统空间取出一套死神专用动力装甲,说道:“它还是飞龙,你们自己选。”

  沃尔顿望望面无表情的阿罗斯,斩钉截铁说道:“我还是选它吧。”

  他选择了死神专用动力装甲。这一点都不奇怪,虽然沃尔顿喜欢追风的快感,可是比起把命交到一条飞行爬虫身上,他更乐意自己把握未来。

  阿罗斯没有多说什么,用力猛嘬几口把雪茄抽完,丢到地上用钢靴碾熄,径自走上前更换唐方拿出的死神专用动力装甲。

  沃尔顿是个胆小鬼,总觉着后背扛着两个炸药桶,说不定什么时候把自己玩死。可是对于习惯秃鹫战车的老兵而言,死神专用型动力装甲不过是把引擎变成了喷射背包,没有什么大不了,只需把握好喷射角度。

  三人换装完毕,唐方将系统转入待机模式,然后走出舰桥,由下方减压舱离开梦靥号。

  直到这时,沃尔顿与老兵二人才真正感受到这片失重区域究竟有多么凶险。

  一般来讲,战舰级飞行器多数情况下不会进入小行星带,因为稍有不慎,便可能折戟沉沙,成为小行星带里的一团太空垃圾。如果把他们现在所处环境比作小行星带,那么1o米以上的飞行器就相当于战舰,由此可见这片区域内岩体的密集程度。

  沃尔顿很庆幸自己做出正确选择,没有把脑袋绑在飞龙的裤腰带。

  唐方简要介绍一下死神专用型动力装甲的操作要领,直接启动喷射背包,射出一道摇摆气焰,由两块岩石间不足3米的缝隙钻过,向下潜行。

  老兵稍稍熟悉一下辅助操纵系统与控制器,同样启动喷射背包,朝下方飞去。他没有像唐方那样从两块岩石中间缝隙穿过,而是中途调整喷射路径,在黑暗中留下一道灰白色抛物线,经一块岩石借力转向,斜向下潜行。

  沃尔顿深吸一口气,集中精神,学二人启动喷射背包。他没有像老兵那样走相对安全的康庄大道,而是像唐方一样去钻那条缝,想着凭什么唐舰长可以办到,最为一名台球高手,前些日子又同约翰尼学会打高尔夫球的他,会被一件搭载喷射背包的动力装甲难住,于是火光一闪,他射出去了……射墙上了。

  跌成狗吃屎是一件很糗的事情,以大字爆的方式演绎狗吃屎更让人没面子。

  通讯器传来唐方满带戏谑的笑,这让追风男子恨不能在石面凿出一个窟窿钻进去再不冒头。如果豪森摔成这样,或许会翻个身,就地撒泡尿,以龌龊掩饰丢脸。哪怕是丘吉尔,也可以扯谎说成体验生活,为以后的演艺事业打个好基础。

  他既不是没脸没皮的拳击手,也不是浪漫的狂想家,他是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晨星铸造分部负责人,在约翰尼的辅佐下可以同那些大商人,大资本家谈笑风生的经理人。

  今天这一摔……把他摔醒了。什么经理人,什么商场精英,他就是他……沃尔顿,那个满身疤痕,曾在布兰卡小镇跑运输的退役军人。曾几何时,为了推翻柯尔克拉夫暴政,他连死都不怕,出点丑又算什么,爬起来再挑战过就是。

  把自己从经理人的迷梦中撞醒,他忽然转过身,让后背倚在岩石表面,放声大笑起来。

  “喂,沃尔顿,你是不是摔傻了?”唐方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传入他的耳廓。

  “不,我没有摔傻……反而摔醒了。”他继续笑。

  唐方嘟哝一句“神经病”,然后不再理他,加大喷射背包推力,继续向下潜行。

  沃尔顿笑了一阵,从那块岩石爬起,双脚用力一蹬,启用喷射背包,沿着老兵走过的路线行进。虽然他的动作还是不流畅,虽然还是会撞到岩石或者偶尔阻路的战舰残骸,但是现在的他比起刚开始要好太多太多。

  就这样,在死神专用动力装甲的帮助下,三个人如同穿越黑暗森林的火焰精灵,与座天使号的距离越来越近,阿罗斯与沃尔顿两个人的驾驶技术也越来越高。

  按照动力装甲内置计算机显示的下潜深度,在距离座天使号只剩1okm的地方,唐方忽然一个紧急刹车,停在一块椭圆形岩石上。落在后面的阿罗斯与沃尔顿看到这一幕,心头微凛,先后降落在那块数十米长的岩石表面。

  “出了什么事?”老兵沉声问道。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出现什么问题,唐方断不会停下脚步,因为璎珞的情况很不好,连阿巴瑟也只是利用现有设备暂时稳住她的伤势不恶化,无力将她救醒。如果不是女孩儿打断耶梦加得释放精神冲击波,勇敢地站出来与强大的史诗生物对峙,天知道克蕾雅等人会不会在持续不断的精神冲击下受到无法治愈的伤害。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说这话时,唐方扫了一眼座天使号所在方位,然后又抬头望向天空。当然,在深达数千公里的天坑底部,根本看不到天上的景象。

  ………………

  耶梦加得巨大的身躯像被烙铁烫过,十数个血肉模糊的伤口让它看起来非常狼狈。

  在它周围的夜空中,8艘好像蓝莲花般的星舰参差排布,流体投射器激起的银白色光束蜿蜒出细碎的电芒,激荡出一道道电涌,出呲呲鸣响。它们有躁动的一面,也有乖巧的一面,像被驯服的闪电,汇聚至前方玲珑剔透的相位水晶,化为一道耀眼夺目的银白色光束,刺破已经重回稀薄的气层,在耶梦加得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巨大伤口。

  史诗生物的恢复力一向惊人,可是面对8艘虚空辉光舰的攻击,身体组织的再生效果根本跑不过伤势累加度。如果放在平时,它体内储存有零素,T能量石还未耗尽能量,完全可以无视这些星舰的攻击,哪怕它们的数量再多一倍,亦无所畏惧。

  可是现在的它,所能挥的战斗力不及巅峰状态十分之一,再加离开天坑前便已受伤,如今面对8艘足以烧穿体表鳞甲的星舰的围攻,竟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自从逃离诞生之地,不知过去多少岁月,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那些低等物种,乃至过渡到宇宙文明的人类和他们的战舰,在它面前都是那样孱弱,那样渺小。

  可是今时今日,它刚刚脱离虎穴,又被一群凶狠的恶狼围住。如果伤势继续累积下去,体内所剩无几的能量都用来修复伤口,或是进行反击,拿不出多余能量遁入虫洞,它的结果会怎样?就算不被那些可恶的人类星舰杀害,等到她重新控制遗迹,照样难逃一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大汉科技帝国无限神罗无尽侵蚀我捉鬼的那些年末日之魔卡抗日之兵魂传说十二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