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那就吃了吧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瓦伦丁稍稍安心,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既然整个天坑都可以被六棱柱填满,为什么对方不这么做,而是留下座天使号……如果遗迹里的人要杀死我们,应该很容易才对。< { < W〉”

  唐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出于什么目的这么做。”

  “她?你是说那道女声的主人吗?”

  “不错。”唐方顿了顿,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故意引诱我们到此。”

  瓦伦丁闻言皱眉,正待说些什么的时候,久未说话的阿巴瑟突然插言道:“来了。”

  “什么来了?”老头子正觉疑惑之时,唐方已经召唤出5头混元体劫掠者,然后只听一阵呼啸由远及近,黑暗中有云气翻腾,一股鱼群自浑浊气团钻出,像现侵略者的蜂群一样朝着两人悬浮空域快扑下。

  5头混元体劫掠者出一声怒吼,尾部幽能闪烁,直接窜到二人前方,组成一道肉墙,试图阻止蜂拥而至的鱼怪向后方二人攻击。

  5头混元体劫掠者……还不够。唐方念头微动,身边光影闪烁,又出现1o头混元体劫掠者。至此萨尔娜迦基地2oo人口都被他用来生产混元体劫掠者。

  以鱼怪的战斗力,与混合体劫掠者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然而它们的数量是混元体劫掠者的上百倍,当它们化为一股潮流涌来,即使见过许多大场面的唐舰长,也难免头皮麻,肌肤表面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15头混元体劫掠者挡在二人身前,头壳、肩膀、利爪、尾部的符咒样纹理射出一道剧烈闪光,狂暴的混种幽能在体表织成一道光膜,无论是剧毒吐息还是高温胆汁,都无法伤害它们分毫。

  它们的利爪每次落下,都有鱼怪的身体爆开,成团的血浆与碎肉在微弱引力下慢慢浮升。有几条体型较小的鱼怪妄想绕过混元体劫掠者组成的防御阵线攻击后面的唐方,被混元体劫掠者的尾鞭缠住,用力一勒,瞬间爆出一团褐色血雾,长长的肢体断为两截。

  鱼怪的数量太多了,试想一下,成百上千条2-8米体长的鱼怪不计伤亡,前仆后继飞来,对于区区15头混元体劫掠者而言,压力有多么大。它们不是混元体毁灭者那种偏向星灵族群,拥有范围攻击能力的混元体,它们的强大更多表现在体魄方面,拥有更强的生命力、恢复力、防御力、持久力以及单体攻击力。

  唐方眯着眼睛观察片刻,正要放出几名高阶圣堂武士帮鱼群洗洗澡。站在前方的阿巴瑟忽然有了动作,“消灭障碍……见证主脑。”

  说话的同时,它的身体膨胀一圈,变得比混元体劫掠者还要巨大,往下流淌绿色涎液的嘴巴张开,一个个小黑球从里面滚出,飞向前面正在战斗的混元体劫掠者。

  在这个过程中,黑球展开,变为长有许多触手的黑色共生体游动至15头混元体劫掠身旁,忽而喷出一股绿色生物质。如同6战队员抽了一针兴奋剂,混元体劫掠者变得更加嗜血与狂暴,就算是七八米长的鱼怪,转眼间便被撕碎成一段段肉块。

  释放出共生体后,阿巴瑟继续往外喷吐有机物,却并非之前的共生体,而是一个个灰色瘤体。在飘向前线的过程中,瘤体快膨胀,许多绿色囊泡鼓起,最终啪的一声炸裂开,强腐蚀性酸液四下飞溅,凡是沾染上的鱼怪尽皆疯狂扭动身体,几个呼吸功夫便不再动弹,成为一条悬在空中的死鱼。由此可见阿巴瑟释放的剧毒瘤体有多么恐怖,无论是毒性还是腐蚀性,比爆虫有过之无不及。

  唐方知道阿巴瑟是异虫英雄,但是在虫心战役中,只是表现出优秀的基因雕琢能力,未有实质战斗任务,于是想当然地把它当做瓦伦丁那种弱质文人,或许可以用骨刺穿几只鸡翅膀烤来吃,绝对没有扎加拉、德哈卡那样的战斗型英雄厉害。

  可是事实证明,他的1ooo水晶1ooo瓦斯花的很值,阿巴瑟不仅拥有虫心战役里提炼优秀基因组合,扩展异虫品系的本领,在作战方面同样有出色表现。

  经过共生体加持,混元体劫掠者的战斗力成倍增长,剧毒瘤体的伤害更为可怖,成片成片的鱼怪变成翻白的死鱼,在战斗引起的风波吹动下向远方越飘越远。

  阿巴瑟的表情始终如一,未有任何情绪变化。瓦伦丁却一脸兴奋的样子,大声说道:“阿巴瑟,想不到你也是个狠角色。”就连一直未露面的布尔韦尔也现出脸面,只是表情不大好看,像听到别人说儿子神似隔壁老王的男人。

  最开心的还要属唐舰长,因为系统空间资源数值以2oo为单位往上跳,有时一颗剧毒瘤体爆炸,便是上千瓦斯进账,一个阿巴瑟的产值并不比成群结队的混元体劫掠者少多少。如果能够继续一段时间,或许耶梦加得击毁母舰核心损失的1oo水晶1oo瓦斯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赚回来。

  “杀了人家那么多孩子……我要生气了……我要生气了……咯咯咯咯。”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钻入脑海。她嘴上说要生气,实际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很开心,很兴奋。

  唐方感到一阵寒意,就像“她”说的,如果丑陋的鱼怪是“她”的孩子,那么“她”本人该有多难看?该有多恶心?偏偏“她”的声音是如此悦耳,如此动听,

  便在这时,阿巴瑟停止释放剧毒瘤体,膨胀的身体快缩水,回归原来状态,系统空间的资源数值增长度也出现一定程度回落。

  唐方对此有些不满,下意识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了?”

  “主脑已到来……战斗……不必要。”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主脑”这个名词,顺着阿巴瑟的视线看去,才现不只阿巴瑟停下来,那些疯般涌来的鱼怪同样一改之前态度,由躁动而平静,只是远远望着他。

  它们没有眼睛,用“望”这个词来形容很不合适,但是他分明感到有许多双目光在盯着自己,那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让他心头毛,不寒而栗。

  双方的深情凝视并没有持续太久,仿佛从黑暗中生的混沌烟云剧烈涌动,后方平静下来的鱼怪群好像受到惊吓的小鸟,以极快度逃逸,试图避开猛烈波动的烟云。

  包括唐方、瓦伦丁、布尔韦尔在内,都没有说话,只是用凝重而严肃的目光望着那团剧烈波动的彩色云团,等待阿巴瑟口中的主脑现身。

  这种压抑的氛围持续了大约2分钟,剧烈翻涌的烟云在吞没数十条鱼怪后忽然停住,然后,唐方等人终于等来主脑,也可以说是那个声音的主人。

  让人感到意外与无法接受的是,能够影响如此大范围烟云的家伙……居然是两个女人。

  当然,这有些不准确,因为这两个“女人”并非人类女子,是标准的外星人。

  她们手牵着手,一步一步从昏幽的烟云中走出,虚空在她们脚下就像一道透明阶梯。

  与人类不同,她们的手掌只有3根细长手指,却有2双手掌1对手臂。左右手臂与人类手臂相差无几,但是在腕部生有分叉,前方各有2只手掌6根手指。

  除去上述特点,她们的皮肤是一种淡蓝色泽,头顶至腮部铺满鲜亮的菱形鳞片,在鳞片的尖端附着一根根散淡淡荧光的丝,数量不多,但非常灵动,像被微风拂动一般在脑后轻轻飘荡,时而勾起一个个可爱的螺旋,时而缓慢伸展,给人一种它们是活的,可以自由自在做出各种动作的感觉。

  唐方的眼睛越眯越紧,从这两名相伴走出的外星人身上得出一些结论。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两名外星人应该是他所谓的T星人,因为除去会光的丝外,大部分体貌特征与系统空间那具T星人尸体非常像。就像人类可以分为男人和女人,伊普西龙人也有性别差异一样,T星人一样有雌雄之分。

  想来体型更为纤巧,鳞片末端生长光丝线的为女性T星人;体型魁梧,头顶鳞片末端无光丝线的为男性T星人。

  女T星人的出现同样也证实了早前对遗迹的猜测,这并非一座伊普西龙人遗迹,而是与伊普西龙人为敌的T星人所建空间设施。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座活着的T星人遗迹,有活着的外星人操纵,完全不像之前遭遇的那些无人遗迹。

  他终于知道耶梦加得为什么急匆匆离开这座流浪行星,这里根本不是它的家,而是用来禁锢它的囚牢。想来耶梦加得与汉克?金那些倒霉家伙的遭遇相似,只是待遇不尽相同。

  引力紊乱区与流浪行星地表环境构筑的荒野囚牢同地核空间与古文明遗迹构筑的地心囚牢有可比性吗?根本没有可比性!

  唐方望着在烟云包裹下若隐若现的两名女T星人说道:“你们……是谁?”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活生生的外星人,心情难免激动,直到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她们是谁重要吗?她们想做什么才重要!

  “你们……想要干什么?”

  幸运的是豪森没有在这里,不然夯货嘴里指不定又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因为唐舰长的语气很像影视剧中遭遇歹徒劫持的弱智女流的表现,一点都不man。如果换成他,肯定会指指自己下面的家伙事,说一声,“嗨,你们俩,过来帮我清理一下。”他才不管这么做是不是口味太重,总之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

  “我就是我啊……咯咯咯咯……”还是那么轻佻的声音,还是银铃般的娇笑,只是当她们说一样的话,一样的笑声,在脑海形成叠音,那一点都不动听,相反叫人心寒。

  “想要干什么?”、“想要干什么呢……”、“想要干什么来着?”两个“女人”在唐方的脑海里一问一答。可是在现实中,她们的嘴唇一动不动,目光冷厉如冰,用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下面的三位一体阿巴瑟与唐舰长。

  如果她们是穿着女仆装,带着猫耳,长着毛茸茸尾巴的萌系外星女孩儿,唐舰长或许会耐着性子看她们在自己面前卖萌卖肉乃至卖net,可惜的是,他对T星人没有多少兴趣,如果在伊普西龙人与T星人之间选择谁更顺眼,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好歹伊普西龙人与人类的相似点更多一些,易被人类接受。

  “你们是在逗我吗?”自从进入弯道,对面两个女T星人就一直用话语挑逗他,虽然两个人的声音一模一样,根本分辨不出那句话是谁说的。

  “忘了。”、“哎呀忘了!”、“真的忘了……”、“要做什么来着?”

  唐方面色转寒,第一次看到活生生外星人的激动情绪消褪,取而代之的是忌惮与敌意。

  “既然忘了……那就把他吃了吧。”

  “人类的肉不好吃,很酸的,比塞雷帕斯那些家伙的肉还难吃。而且只有一个,要怎么分呢?不好分……不好分。”

  阿巴瑟与瓦伦丁听不到两个女T星人的对话,否则一定会甘拜下风,因为他们三个人加在一起都没有对面两个女T星人聒噪,比上了年纪的乡野村妇更惹人讨厌。

  唐方并没有对两个女T星人如何分食自己这一问题表感想,被“塞雷帕斯那些家伙”这句话警醒。他清楚记得塞雷帕斯是伊普西龙人的母星,“塞雷帕斯那些家伙”自然是指伊普西龙人……“这两个女T星人竟把伊普西龙人当成猎物食用?”

  虽然弱肉强食是大自然的基本法则,可是作为一个展到宇宙文明的智慧种族,一群拥有精神财富、灵性、感情的生命体,却把另一个同等级文明族群的个体当做猎物食用,这种生活习惯他真的无法接受,反正以他现在收集到的信息,哪怕是对外族生命高度警惕的伊普西龙人,都不会做出这种野蛮行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我捉鬼的那些年无限神罗大汉科技帝国无尽侵蚀阴阳鬼医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