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仲裁法庭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选中一台探机,按下基础建筑的折越热键,没有现新要素后又转入高级建筑的折越菜单,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仲裁法庭的图标已经点亮。网W√wくW√.√8く1 zく

  仲裁法庭……解锁了?他很无语,非常无语。要知道在星际1时代,仲裁者可是星灵绝对的三本科技,高级建筑菜单里最后一个项目,然而在航母与风暴战舰还未解锁的情况下,能够提供隐形力场的仲裁者却先一步解锁。

  还有一个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当初在西塔象限遭遇疑似凯茜主人的男性艾兰特人尸体,对应的解锁项是黑暗圣殿,带动整个黑暗圣堂武士部族战斗单位解锁。按道理来讲,该遗迹应该解锁萨古拉斯一脉的要素才对,可为什么是艾尔星灵的建筑呢?

  难道……这座遗迹并非男性艾兰特人建造?而是由伊普西龙人手里抢来的战利品?似乎凯茜称它为“烂尾工程”可以从侧面佐证这样的猜测,然而这座遗迹的风格与他在失落之地所见的伊普西龙建筑完全不同,男性艾兰特人有能力改写中央处理系统,摒弃以灵能火焰为中枢的控制方式,但是他总不能将整座遗迹所有设施都进行翻新处理吧。

  等等……他忽然想到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好像……在星际争霸1的故事线中,仲裁者的驾驶员是星灵执法官阶层,并不像星际争霸2虚空之遗战役中用的是圣堂武士的头像。或许……男性艾兰特人抢得不是失落之地的伊普西龙人的遗迹,是……是……

  他抬头扫过上方那道恒星系统立体投影图,目光定格在中间那颗浅蓝色行星上。他认得它,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伊普西龙人的母星“塞雷帕斯”。流浪行星如果是艾兰特人的东西,为什么将伊普西龙人家园恒星系统的投影图放在塔台?

  回到上面那个猜测,这座遗迹……会不会是男性艾兰特人由塞雷帕斯夺得?

  闲暇时他曾对比由座天使号、伊普西龙跃迁中继站等遗迹获得的区域星图与人类文明探索所得星图,确信伊普西龙人聚居的“失落之地”,并非他们的母星塞雷帕斯所在星域。莉亚娜少女的回忆录也说明伊普西龙人被艾兰特人击败,只能选择背井离乡、亡命天涯。

  或许,那场造成伊普西龙人逃离塞雷帕斯的惨烈战争是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伊普西龙人的科技与建筑风格与流浪行星内这座遗迹类似,或可称为原始科技。在此之后,经历千万年之久,定居“失落之地”的伊普西龙人科技与文化都生了很大变化,比如一些遗迹建筑与遗迹战舰的控制系统由灵能火焰代替固体处理单元。或可称为衍生科技。

  阿什托兰多大殿里的晶体设备可以重塑灵能火焰以及晶体机器人丘比特的存在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猜想。

  男性艾兰特人告诉凯茜与索娅,未来一定会让塞雷帕斯那群家伙付出代价,夺回他们的母星。而莉亚娜的回忆录里毫不掩饰对母星塞雷帕斯的怀念,对艾兰特人的仇恨。

  到底现在是艾兰特人夺回自己的母星,横扫塞雷帕斯,又将移居失落之地的伊普西龙人赶尽杀绝呢。还是伊普西龙人以“失落之地”为代价,葬送艾兰特人远征舰队,然后反攻塞雷帕斯,重新夺回母星,逼走艾兰特人余部呢?

  偏偏凯茜与索娅就像一对流落他乡的战争孤儿,对艾兰特人的历史与文化没有多少概念,无法搞清楚塞雷帕斯与艾兰两大古老文明的结局,于是他被艾兰特人与伊普西龙人之间的恩怨纠葛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他不是瓦伦丁那种喜欢钻牛角尖的学者,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多想,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今天能够碰到活着的艾兰特人,以后说不定也能遇见活着的伊普西龙人,那时节自然有机会问出心头疑惑。

  指挥探机花费2oo水晶15o瓦斯在星门附近放下仲裁法庭,几秒钟后折越完成,建筑表面流过一道光华,由虚幻而真实。光标点中仲裁法庭,打量一眼右侧菜单,现一切沿袭星际1时代的数据,他将光标转移至星门,果然看到风暴战舰后方空白项目被仲裁者取代。

  仲裁者是一种完全由非圣堂武士部队驾驶的飞船,这种强大的飞船往往用来支持特殊的攻击部队。这种飞船能够带来真实的空间扭曲,这样在飞船附近的部队都可以隐形,但是它自己无法隐形,而且即使周围有其他的仲裁者存在,它还是会被看见。

  驾驶仲裁者的执法官可以通过撕裂时空,迅把一支部队从一个地点传送到另一个地点,还拥有凝滞场技能来限制敌人的行动。

  系统注释显示仲裁者有4大组件。

  一,匿踪投射器:仲裁者机翼的晶格型透明结构可以响应来自水晶核心的强大扭矩,并将这一影响扩大至周围区域,进而影响空间结构,形成一定区域的空间异常,来帮助星灵与盟友的空中与地面力量获得匿踪效果。遗憾的是,这道匿踪力场无法影响仲裁者自身。

  二,静滞力场生器:机翼末端的装置能够对一定范围内的敌方单位施加静滞力场,它通过对水晶核心传导的能量进行压缩与释放,剧烈震荡目标区域时空结构,制造一个奇异的空间断层,以此来限制敌方单位的活动能力。这不同于母舰核心的“时空折越”,被困在静滞断层内的单位不会遭受攻击,直至维持空间断层的能量耗尽,空间在作用物体处恢复连续。

  三,时空裂隙制造器:机翼下方部位的一对装置可以为仲裁者提供与配置心能水晶的星灵单位强大的幽能链接,通过一瞬间释放水晶核心中储存的大量能量,形成一个撕裂时空的连接通道,将目标范围内的星灵部队传送至仲裁者所在区域。

  四,相位干扰光炮:比起匿踪投射器、静滞力场生器与时空裂隙制造器,仲裁者的相位干扰炮实在谈不上有多出彩,不过聊胜于无,关键时刻也可以用来执行战斗任务,不过对于执法官而言,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一旦它们的身影出现在战场最前线,那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星灵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浏览完仲裁者的组件介绍,他仔细打量一眼造价------8oo水晶,28oo瓦斯,人口占用4。

  他清楚记得星际1对战模式下仲裁者的造价为1oo水晶35o瓦斯,如今系统给定的造价是前者的八倍,这说明仲裁者的实际舰长过8o米,跟母舰核心的大小相差无几。

  技能方面,仲裁者对周围单位的匿踪力场属于先天具有的被动效果。主动技能有2个,“召唤”与“静滞力场”,二者需要在仲裁法庭进行额外研究。

  升级科技除去星灵单位特有的3种被动技能外,还有一个可以增加能量最大值的“水晶核心”,同样需要在仲裁者法庭进行额外研究。

  他没有犹豫,直接切换焦点至仲裁法庭,耗费45oo水晶45oo瓦斯,将仲裁者的“召唤”、“静滞力场”、“水晶核心”加入研究序列。等待几秒钟时间,研究序列中的栏目全数完成,他扫过界面右上角人口上限数值。11oo-----母舰核心只能增加1oo人口,如今还差一个舰队航标,星际1时代与星际2时代对战模式下的建筑便全部解锁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逻辑姐会奖励他1ooo人口上限。

  看来在完成击退蒙亚海军的任务后,最好尽快前往“失落之地”,修复德尔塔-5至阿尔法-7的次元锁网络,进入伊普西龙星港,看能否找到解锁舰队航标的数据资料。

  外界只知道他入籍星盟,成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特别顾问,搅和进这场战争获得了许多经济利益与社会声望,岂不知他还与亚当?奥利佛做了另一个交易------只要他能帮助星盟海军击败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联军,星盟政府承诺会提供他所需的珍贵矿产。

  许德拉军团吗……洛克菲勒走了那么久,也该见到哈利法克斯了吧。

  他挥去脑海深处复杂的思绪,把注意力转回星灵基地,选中星门折越出一艘仲裁者,看它将周围单位变得若隐若现,嘴角微微翘起。虽然这座遗迹只是解锁仲裁法庭,为星灵空军增加一种支援型飞行单位,但是它所能挥出的力量,却是强大到让人震惊。

  炽天使号因为隐形效果,被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海军当做噩梦一般的存在。要知道炽天使号只能让自身隐形,而晨星号的零素粒子空间效应场生成器通过提升功率,可以影响身边小范围区域,形成隐形效果,不过无法适用在战斗环境。

  如今仲裁者的解锁,毫无疑问让他拥有在中等范围空域制造隐形力场,扰乱敌人视线的能力,无论是在面对主权国家的舰队集群,还是阿努比斯军团、上帝武装那样的精英战舰,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正面效果……出奇是制胜的不二法宝!

  8o多米的仲裁者能够投射中等范围的匿踪力场,以公里计的母舰核心投射的大型匿踪力场,又会是怎样一种效果?

  还有,因为系统空间与现实空间的分离性,母舰核心无法应用“群体召回”技能。拥有“召唤”技能的仲裁者却没有这种限制,只要水晶核心能量足够,便可以任意传送一定范围的部队到仲裁者身边,形成强大的机动优势。

  再一次扫过星灵基地捉襟见肘的人口容量,他叹了口气,意识抽离系统空间,回归现实。不知什么时候起,老兵三人已经来到控制台前,一脸担心地望着他,唐林更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轻声询问:“哥……你怎么了?”

  唐方眨眨眼:“什么怎么了,我很好……你们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沃尔顿说道:“你已经在这不言不语站了很长时间,偶尔还会露出一脸傻笑,这真的很吓人好不好。”他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唐方插入数据接口的手指。

  下意识把手抽出,唐方望着中指与食指尖缓缓消褪的电光,没好气说道:“你是怕我被那些庞大的数据流变成白痴吗?”

  他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一脸尴尬地笑了笑,用手轻轻摩挲胸口参差的弹痕。

  阿罗斯从旁问道:“怎么样,找到有用情报没有?”这不仅是老兵关心的问题,也是唐林与沃尔顿关心的问题,于是3人再次凝视唐方脸庞,等候解答。

  “这颗流浪行星本质上讲是一座军事基地,能够收储大军团级的星舰。”

  三人没有露出意外表情,因为一路走来看到的种种建筑设施,都显示出遗迹的重大军事用途------一座可移动的巨大军事基地。

  “遗憾的是,它是一个半成品。”

  唐方的第二句话在三人心底掀起轩然大波。“半成品?”唐林不解道:“从天坑可以自由调节的引力结构到星舰收容、维护设施,再到中央控制塔台的统筹机制都可以正常运作,完全具备一座军港的所有功能,大哥你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半成品?”

  唐方举手示意他不要激动,听自己把话说完:“所谓半成品,我没说它不是一座完整的军事基地,我说它是一座不完整的军事要塞。”

  没有给三人更多的思考空间,他继续解释道:“先,与人类军港最大的不同,流浪行星可以进行星际旅行,换句话说,它是一座移动星港……再形象些,它是航空母舰的祖宗级存在,是一座以舰队为作战单位的移动平台。”(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拯救超级英雄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阴阳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