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胜利……其实很悲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自从战争爆,星盟海军从上到下一直很努力,可是由于实战经验差距太大,吃了一个又一个败仗,最终连卡里兰恒星系统都丢了。网W√wくW★.★8 1 z★他们打心底渴望胜利,希望通过一场胜仗来释放压抑许久的感情,如今……这一刻终于到来。麦金托什与他的舰队像一条被打折后腿的狗,非常狼狈地逃回了后方阵地。

  “感谢上帝。”有人虔诚地祷告,用嘴唇亲吻手心的狗牌,仿佛那不是一枚小铁片,而是寄托精神与信仰的神圣十字。

  有无神论者对此嗤之以鼻,“你应该感谢的是来自迪拉尔的唐舰长,不是虚无缥缈的神。”

  那人睁开眼睛看了看他,露出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虔诚说道:“主啊,感谢您把唐方带给星盟,感谢您把他带给我们……赞美您的仁慈,赞美您的伟大。”

  无神论者的脸色有些难看:“……”

  有许多人泪流满面,为死者,为生者,为星盟,为胜利……

  也有许多性格开朗的家伙试图向炽天使号送出自己的感谢,却被上级领导叫停。

  唐方收起三族空军后,便从一个参与者变为看客,坐在炽天使号驾驶舱看着星盟海军收复失地,把蒙亚海军战舰赶出鲁托纳多恒星系统,重新夺回属于他们的阵线。

  让?强森与瓦希德?克格曼等人来通讯请求,邀请他到2号军港面谈,被他以“军务要紧,司令官阁下先安排妥帖诸事双方再见面不迟,反正战斗已经结束,有大把时间”的说辞暂时推掉。

  其实他这么做并不像让?强森等人认为的那样,出于一片好心。促使唐舰长这么做的原因是凯茜与芙蕾雅之间的矛盾终于爆出来。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各自看对方不顺眼。凯茜讨厌小妮子身上那种浓郁的伊普西龙人气息,小妮子的想法则更加奇葩------唐方有她一个“充电宝”就可以了,她决不允许那个长得像大颗粒按摩Bang的家伙抢自己的工作。还有,炽天使号是她的,就像唐方一样,绝不容许女艾兰特人染指。

  唐林没有想到凯茜只是趁她在唐方怀里撒娇的功夫,利用炽天使号打爆几艘蒙亚海军战舰,小妮子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不只他一脸懵x,唐舰长的表情同样很精彩,似乎完全没有料到小妮子的反应这么激烈。

  周艾与克蕾雅没有因为争男朋友打起来,芙蕾雅小姐却因为“充电宝”的位置受到威胁,对凯茜表现出深深的敌意,若不是唐方捏着她的肩带,只怕已经扑过去,同凯茜扭打一处。

  唐方暂时不希望外人知道凯茜的存在,更不想别人看到芙蕾雅小姐因为“充电宝”的问题跟人大打出手,所以回绝了让?强森等人的请求。星盟海军追击蒙亚舰只的时候,他正在处理内乱,认为这种事比跟麦金托什的舰队干一架还累人。

  唐林的性子有点闷,但不傻,知道这种烂事还是交给大哥伤脑筋比较好,为免尴尬,寻了个借口离开炽天使号,搭乘穿梭机赶往第79舰队旗舰所在空域,准备去找道尔顿?伊夫林谈谈人生,谈谈理想,顺便讨杯茶喝……据说那个老家伙在喝茶品茗一途,颇有几分造诣。

  不知道过去多久,直至唐舰长用男孩子特有的东西把小丫头喂饱,并信誓旦旦保证她是自己唯一与最爱的充电宝,芙蕾雅小姐这才像一只填饱肚子的猫咪般安静下来,不再纠结凯茜的威胁。

  搞定后院火势,重新将目光投向星空战场,现星盟的拖船与工程舰只正在清理太空中散落的大块残骸,许多医疗艇自受损战舰港口进进出出,战斗舰艇则在进行俘虏收容与巡逻任务,以稳固局势,防御有可能出现的险情。

  得知让?强森等人还没有处理完手头军务,只有第79舰队司令官道尔顿?伊夫林未获指派,正在接待唐林。于是决定前往2号军港,去见一见这位老朋友。

  晨星号初到天巢星区的时候,在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与地方政府生摩擦,道尔顿?伊夫林作为驻防海军司令,并未答应克莱门特的开火请求,免于一场大战,又在星盟与蒙亚、苏鲁两国交恶后投身第79舰队,来到战争最前线,将爱国意志贯彻到底。

  对于这种人物,唐方是怀有钦佩之情的,何况又是故人,自然乐得过去见一面,聊一聊。

  在他的吩咐下,炽天使号缓缓转向,飞往2号军港所在空域。

  因为关系到鲁托纳多恒星系统的归属权,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极高,虚空中弥漫着众多细小残骸,乃至冻僵的人类尸体。鲁托纳多恒星系统原有5座军港,经此一役,而今只剩3座还能运行,附近的战舰码头更是被炮火肢解,失去功效,于是星盟海军旗下战舰大多数只能停在太空,少数受损严重的舰船才被允许进入军港内部修理。

  炽天使号当然不会受到这条规则的约束,不过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吩咐凯茜在舰上等候,自己则带着芙蕾雅乘坐神族运输机驶向2号军港入口。

  一段时间后,运输机飞入军港,落在刚刚被清空的停机坪,二人走下机舱,现道尔顿并没有在外面等候他们,问过前来接机的军官,才知道司令官阁下临时有事,脱不开身,希望他与芙蕾雅小姐见谅。

  唐方自然不会为这种小事不高兴,轻轻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不在意,告诉接机军官带自己去道尔顿与唐林所处位置等候。接机军官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邀请二人坐上一辆磁悬浮车,向着军港内部进。

  其实道尔顿与唐林所在的地方距离停机坪并不远,左右也就几分钟的功夫。直至磁悬浮车在停车区止步,二人由车上下来,看到前方一幕,他才知道接机军官为什么犹豫,才知道是什么事情比唐舰长还重要,竟让道尔顿敢于怠慢自己。

  那是一个让人无比沉痛的地方,一幕压抑的场景。在不宽阔的大厅中,并排立着十数名穿着军装,带着白手套,拿着长枪的星盟士兵,他们目不斜视,静静注视前方。有拿着星盟国旗的军官站在大厅右侧,道尔顿立在那些士兵前列,右手放在额头,向着对面通道走来的士兵敬礼。

  作为一名中将,他当然不是向那些一等兵敬礼,是向他们抬着的阵亡士兵敬礼。

  抬着担架的4名一等兵步履轻缓,走过持枪士兵所在区域,走到道尔顿跟前。这时,他举起手,示意他们暂停,整理一下军帽与服装以示尊重,迈步走到担架跟前。

  那名阵亡士兵的身上盖着星盟国旗,很新,一尘不染,国旗上面放着一朵淡雅小花。

  道尔顿伸出稍显粗糙的手,捏起国旗一角,慢慢掀起,露出阵亡士兵苍白的脸,还有崭新的军装。

  “詹姆斯……谢谢你为这个国家的付出,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够获得平静的生活。”

  说完话,他摘下胸口勋表上那枚代表忠勇勋章的证章,轻轻别在阵亡士兵的军装上,“这些荣誉,是你们用生命换来的……你们比我更有资格佩戴它们。”

  以极低的声音说完这些话,他把军旗重新盖好,往后退两步,再次敬礼,目送4名一等兵抬着担架走入另一侧的连接通道。尽头有一艘专门运送士兵遗体的舰船,将会送他们远离前线,回到长大的地方,常伴青山绿草。

  唐方注意到他的勋表已经有好多空缺,想来不是第一回这么做。

  唐林站在距离大厅不远的地方,看到唐方走过来,小声打个招呼,迎了上去,“真后悔跟他过来,如果知道是这样,倒不如呆在房间继续喝茶。”

  他虽然故作镇定,用有些自嘲的语气来解释自己的不明智行为,可是微红的眼眶,还是出卖了此时此刻的心情。

  “其实……这也是一杯茶,只是有些苦。”唐方盯着道尔顿的背影看了一回儿,没有让接机军官去提醒,选择离开这里,去往军方安排好的休息室稍候。

  离开运输阵亡士兵遗体的地方,他们在接机军官的带领下回到唐林与道尔顿呆过的休息室,果然看到桌上摆着茶杯、茶壶、茶洗、茶盘、茶垫等烹煮功夫茶所需器皿。

  杯里的茶汤已经饮尽,壶嘴还冒着袅袅热烟,有清淡的茗香随风而至,稀释了弥漫心田的沉重与忧伤,让人有一种回归平静的感觉。

  接机军官看看桌上的茶具,面露为难,因为这些东西只有道尔顿才会使用,其他人根本搞不来。于是在准备咖啡,还是继续烹茶这件事上出现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唐方三人,才不至于怠慢帮助他们取得胜利的贵宾。

  对于这位可爱的接机军官,唐方笑着摇了摇头,指指桌上的茶具,说道:“不用费心,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老话讲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

  那名接机军官不清楚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听懂了前半句,不由得暗骂自己笨蛋。唐舰长作为一个汉民族后裔,怎么可能对喝茶没有几分认识,只不过让贵宾自烹自饮多少有些失礼,遗憾的是他实在不懂这些,也只能点点头,说句抱歉的话,在靠门的椅子坐下,陪着二人说些有关刚才那场战斗的话。

  这名比唐方略大几岁的军官显然不是一个沉静的人,说着说着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从感谢唐方对星盟海军的帮助,到那些金色飞燕与疑似伊普西龙战舰让人震惊的强大战斗力,再到这些天来蒙亚海军对星盟海军的欺辱……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涌出来。

  唐林听得脑汁疼,心想这家伙刚才的成熟稳重都是装出来的,原来严肃的外表下盛着一颗火烫的心,一个人竟然把他跟大哥两个人的份都说了。

  就在军官掏出口袋里的小本子,准备向唐舰长要几个签名作为礼物带给儿子与亲厚士兵的时候,道尔顿?伊夫林的出现打断他的动作,就像一根从弯曲突然挺直的春竹,一下子变得正襟危坐,脸上的活泼表情也消失不见,被不苟言笑取代。

  唐林愕然,唐方也愕然,心想这家伙如果去演戏,说不定能混出几分名堂,当兵……真是太屈才了,亏他能跟在道尔顿这种沉稳、成熟的人身边,没有被那种严肃气氛逼疯。

  作为对年长者与地主的尊重,二人从座椅上下来,冲门外缓步走来的道尔顿微笑。

  “对于没能亲自到场迎接一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中将先生走入房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慢待唐方一事道歉。

  唐方没有在意他说什么,目光落在军服左胸,那里本该有一块矩阵分布,颜色与图案各异的勋表,可是现在空荡荡的,对于一位军队高级将领而言,总感觉少了些什么,非常别扭。

  接机军官偷偷把攥在掌心的小册子塞入裤兜,先向道尔顿敬礼,然后很有礼貌地向二人欠了欠身,以示告辞,转身离开房间,

  “真是个会收买人心的老家伙。”不可否认,唐方这句话很刻薄。

  然而道尔顿?伊夫林并没有在意,只是打了个愣,然后是摇头苦笑,“原来都被你看到了。我只是希望以最大的尊重,面对他们的牺牲……知道么,作为一个老人,去为那些本应在阳光下挥洒青春与汗水的年轻人送行,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情……他们不是机器,不是顽石,是曾经无比鲜明与活泼的生命,此时此刻,却变成没有呼吸与热度的冰冷尸骸……很多时候,我拒绝承认这种残酷现实,甚至不能原谅自己。”

  看得出,刚才的事情对他触动很大,虽然表面严肃,虽然目光平静,但是心里面的苦水,就像汩汩的涌泉一样,不停地往上拱。(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第二进化抗日之兵魂传说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