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独角兽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艾琳娜向后仰头,从下面看着她的脸,微笑说道:“谢谢你们。★网Wくw W√.★8く1くz★”

  夏洛特看着她眉宇间一抹怎么洗都洗不掉的疲惫色,轻轻叹了口气,“傻家伙,你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背上一副重担,那么辛劳,那么痛苦。”

  艾琳娜没有回话,只是翘起嘴角微微一笑,有点傻。

  背部传来的温柔触感与那双环住头的手臂让她很安心,很放松,于是压抑许久的倦意如疯涨水草一样涌上,裹住手脚与身体,眼皮越来越沉,目光越来越黯淡。

  泡沫在眼前飞扬,温柔的像一摇篮曲。

  “如果这是你的决定。”夏洛特轻轻闭上眼睛,一段时间后缓缓睁开,环住艾琳娜脖子的右手钻出泡沫,向着浴缸边沿石台一株小花递出食指。

  清幽的灯光下,一滴淡蓝色水珠落下,打在娇嫩的花蕊上,向着有5种颜色的花瓣漫出一层薄冰状结晶,让那朵小花变得如精美工艺品般晶莹剔透、栩栩如生。

  青鹕号覆灭,艾伦、米切尔森等人身亡的消息没有瞒住太久,最终还是被外界得知,然后像一场风暴那样席卷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及国际社会,带来地震似得连锁反应。

  像之前刻意疏远艾伦与米切尔森的桑格斯等人,在得知这则消息后第一时间透过派驻在克哈诺斯恒星系统的官员,与xIan政推行委员会的骨干进行接触,释放服软信号,以表达自己的立场,认同政治gaI革,同时与新派势力划清界限。

  只有艾德文娜、李云等寥寥数人因为新派势力色彩太过浓郁,还在患得患失间犹豫。

  泰伦等人死后,在去留问题上,狮心王独立舰队与末日舰队残存兵力出现大崩溃。有的中层军官带领手下赶往艾德文娜等人领地;有的中层军官带领手下赶往克哈诺斯,放弃权力之争,选择退伍回家,过平静生活;也有人带领部下远遁深空,不知去向。

  总之,新派势力的种子就这么湮灭在时间浪潮下,打了许多人一个措手不及。

  对于唐方与艾琳娜推动的政治gaI革,亨利埃塔从不认为会是一件容易达成的事,与反对势力的战争必定旷日持久。然而怎么都没有想到,只是短短几月时间,以泰伦、艾伦、米切尔森等人为的流亡政府就这么没了,简单的像一个肥皂泡破裂。

  雪风号副舰长那样的人物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听罢投降军官的叙述后,老头儿想到一个可能,然后倍感唏嘘。带着吉尔科特、奥斯卡、安特利等老派势力王室成员,在埋葬奥利波德家族已故成员的陵园里立了一座衣冠冢。

  或许别人无法理解阿尔纳西为什么要这样做,亨利埃塔明白。许多人看到奥利波德家族的尊贵,羡慕权力带来的享受,可是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并不似想象中一般美好,起码对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个诅咒……就像他曾经对唐方说的,希望能够结束这种痛苦轮回。

  阿尔纳西被他击败,失去权力,在之后的岁月里蹉跎,看着赞歌威尔一步一步接近权力巅峰,看着孙子辈的人继续儿子辈当年的作为,像亨利埃塔对待自己一样,一点一点把亨利埃塔逼上绝路。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他是阿尔纳西,绝对不会高兴,一定非常悲哀。

  阿尔纳西炸死泰伦、米切尔森等人一事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新、老两派势力持续多年的政治斗争画上句号,也让国际社会上许多人的期盼落空。

  苏鲁、蒙亚两国高层一直盼望艾伦、鲁尔斯这样的人物能够在时局不稳的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绝地反击大战,让艾琳娜等人推行的政治gaI革阴谋破产,同时拖住更多的生体战舰,甚至于逼唐方食言,出手干预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内政。

  遗憾的是,他们没能如愿,不仅鲁尔斯、艾伦等人先后死亡,寄予厚望的吉安娜同样没有派兵进攻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事实证明,誓约之剑特别卫队只是那个女人放的一枚烟雾弹,她竟然以进攻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为饵,甄别出怀有不臣之心的官员,然后以雷霆手段将他们一个一个杀掉,进一步掌控索隆帝国政局,加强了手中权力。

  有人说鲁尔斯与吉安娜做交易根本就是与虎谋皮,也有人说在表面的波澜下隐藏着更湍急的暗流,怕是唐舰长或者亨利埃塔等人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令誓约之剑特别卫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坐视富兰克林家族成员死的死逃的逃,领地被亨利埃塔收归国有。

  总之,经过一连串事件后,新派势力再也没有夺回权力,重新铸起金狮的机会。艾德文娜、李云等人终究要为家族负责,先后经历特里帕蒂、鲁尔斯、阿尔纳西事件,他们如果不想重蹈前辈覆辙,只有接受政治ge革这一条路能走。

  聪明人把这3件事联系到一起,认为背后有一双黑手在操纵时局展,并认为黑手不是唐方就是凯莉尼亚。崔恩浩、吉尔科特这种核心人物知道最后一件事与唐方无关,可惜他们不会说,比起否认,更乐意让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

  于是希伦贝尔大区又多了几则关于唐舰长的传言,于是许多敌对人物对他的阴险又多了几许忌惮。虽然没人愿意承认,不过苏鲁帝国与蒙亚帝国一些高阶贵族很清楚自己的心思------时间每流逝一分钟,他们对于唐方的恐惧就多一点。

  他可以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这么做,就一定可以在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这么做。当他们丢掉手中的权力,平民的大刀会不会劈头盖脸斩下?

  扎伊尔?阿卜杜勒是用腐BaI治国,官员与贵族从大到小,从上至下,无不进行权力寻租的勾当。这样一来,无论是军队还是官场,都被形形色色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绑架,但凡有点实权的人,都秉承闷声大财的指导思想,一面镇压国内反对声音,一面大肆剥削掠夺,因为有好处,有利益,自然对扎伊尔马是瞻。

  柯尔克拉夫?斯图尔特不一样,要更为狠戾,更加粗暴。他会用鲜血与仇恨把各地领主、实权高官绑上自己的战车,达到一荣俱荣一枯俱枯的目的。当年索恩侯爵就是因为良知未泯,不肯向索斯亚星的平民扬起屠刀,最终被柯尔克拉夫以索恩侯爵勾结巴特菲力图谋反叛的罪名,杀光了侯爵府上上下下所有人,连没有亲缘关系的园丁、厨师、裁缝都不放过。自那以后,再没有人敢违背皇帝陛下的命令。

  在蒙亚帝国,几乎所有官员的身上都背负杀孽与仇恨,因为手握权力与军队,才能免于清算。可是一旦唐方击败斯图尔特家族,把权力从他们手中夺走,可想而知会落得何等下场。

  因此,对于蒙亚帝国与苏鲁帝国的官僚集团而言,唐方就像一个恶魔那样令人恐惧,面对晨星铸造与星盟的联军,他们会抵抗到最后一刻。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因为新派势力与老派势之间长久的政治斗争,令国力损耗严重,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也让官僚与贵族集团不敢肆意妄为,使得艾琳娜等人推行的政治gaI革阻力稍小,路更好走一些。

  鲁托纳多恒星系统与斯兰达尔恒星系统上演的大捷,再加上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新派势力及富兰克林家族的崩溃,毫无疑问令星盟、查尔斯联邦、多兰克斯共和国、银鹰团组成的开明联盟情绪振奋,一旦艾琳娜、亨利埃塔等人主导的政治gaI革顺利完成,希伦贝尔大区的意识xIng态格局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进步与保守力量对比趋于平衡。

  这种变化符合盛极而衰、否极泰来的自然与社会规律,而实现这种转变的推手,正是迪拉尔恒星系统的唐舰长。

  鲁托纳多恒星系统的海战结束不久,唐方以牵挂格兰特等人为借口,离开停靠军港,驾驶炽天使号赶往斯兰达尔恒星系统与格兰特等人见面。

  其实他没有直接赶往目的地,而是中途转向,前往卡里兰恒星系统附近深空,在流浪行星稍作停留。因为这座军事要塞的曲层级不高,只有3.x,所以炽天使号打了个来回,还在鲁托纳多恒星系统歇息一阵,它仍旧在天图克恒星系统与卡里兰恒星系统之间的深空慢慢“爬”行。

  先是与克蕾雅等人见面,告诉他们自己在鲁托纳多恒星系统的遭遇,之后到座天使号看了看昏迷未醒的璎珞。因为T能量石的特殊性,连阿巴瑟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他自然更不晓得怎样才能唤醒女孩儿,也只能好言安慰罗伊几句,忍着伤心离开医学实验室,赶往动力舱检验修理进度。

  根据丘比特的汇报,座天使号的动力系统还未完全修好,不过已经可以进行9.o以上曲层级的星际旅行,因为遗迹战舰的特殊性,人类生产的战舰配件无法应用在损毁部位,只能等战舰回到迪拉尔,从遗迹仓库寻找替代品。

  这便是遗迹战舰与三族空军单位的最大不同,或者说缺陷。星灵、异虫、人类空军遭受重创以后可以回归系统空间修复。然而取自伊普西龙文明的遗迹战舰不一样,没有配套的航天工业体系,一旦出现严重损坏情况,很难执行修理工作。

  好在为了迷惑哈利法克斯,在之前战斗中营造出一种座天使号沦陷流浪行星的假象。暂时不需要它抛头露面,索性安稳呆在遗迹深处,等完全修好后再做计较不迟。

  离开动力舱赶往遗迹控制中枢的紫水晶塔台时,他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叫停流浪行星的航行计划,告诉凯茜重新设定航道,赶赴星盟境内的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

  克蕾雅不知道他为什么做出这种决定,不过很贴心地没有追问,任由凯茜进行重定位,操纵遗迹转向,往雅加达布尔恒星系统所在坐标行进。

  此后唐方陪同凯茜前往地核空间,看望了一下孵化器与索娅情况。6火龙已经长出溃败的两颗头颅,只是因为时日尚短,不及其他4只龙头粗壮。索娅手臂化成的茧又长大了一些,表面生出许多紫褐色纹理,随着茧体的起搏做规律抽搐。

  凯茜进入孵化器内部腔室补充生命活动所需营养物质,他乘坐眼虫离开地核空间,独自前往紫水晶塔台前方的战舰收容设备,并在那里见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已经被虫巢意识吞噬的人。是的,正是杀掉鲁尔斯后遁逃无踪的斯莫尔勋爵。

  很多人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流传最广的猜想是斯莫尔勋爵驾驶着他祖父的独角兽号,赶去了索隆帝国寻求政治BI护。没人知道他来了这里,连同独角兽号一起。

  那是一艘通体银白的战舰,看上去十分扎眼,战舰整体造型类似他未穿越前那个世界日本最大的军火制造企业三菱重工的标志,当然,更加纤弱,更具流线美感,像传感设备、通讯设备等附加部件光滑圆润,透过晶体节点与战舰本体相接,偶尔可以看到晶体内部流转的紫色光华。

  毫无疑问,这是一艘遗迹战舰,据说与赫卡蒂来自同一个地方。只不过前者被鲁尔斯有幸夺得,后者被索隆帝国奥匈亲王夺得,后来辗转梅洛尔之手,最终被唐林继承。

  他没有与斯莫尔做过多交流,登上已经清空的独角兽号,往舰桥走去。心想鲁尔斯之所以能够游走在新派势力、老派势力、******三方势力之间,不依附任一方,不惧怕任一方,除了与索隆帝国的暧昧关系外,恐怕这艘遗迹战舰也是一大倚仗。

  ps:炸酱的味道~好馋~(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拯救超级英雄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无限神罗阴阳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