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太庙祭(七)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太庙,神乐司。荀易慢条斯理吃着夜宵。

  “这份奶瓜小酥不错,回头你多带几份给诸乐师送去。还有这份玉蕊蛋羹以及墨子奶糕,也都给他们打包点。”荀易边吃,边吩咐柳子明给诸人准备宵夜。

  孙戬得到龙歌赠送的金珠,正研究金珠中的灵力。这时看到荀易面前四盘宵夜,忍不住问:“你想要长高?”

  荀易拿出鲜奶蒸饺的手一顿,反问:“怎么这么说?”

  “看到申威和侯成,心里压力不小吧?”

  荀易的身高在大周而言,属于平均身高的范畴。毕竟他过去几年伤身动骨,营养跟不上。但是原本在学堂同辈中,尚且算中流,既不出众也不显矮小。只不过而今和申威、侯成站在一起,差距立马就出来了。

  一个“凹”字形,两个侍卫跟荀易站在一起,马上暴露荀易身高矮小的事实。这俩家伙别说跟荀易比,就算跟大周太庙周围的侍卫们比,也稳稳压一筹。尤其是侯成,那副身板在大周除却少数几个大力士外,根本比不过。快达到整个大周的最高纪录。

  这也是孙戬心中的痛,他小时候被这俩同伴压着,暗地里吃了不少奶制品,可惜不管用。“这些奶制品都不管用,我看你不如研究神道,等着天神之时重塑神体。再说,你可是木德神啊。”

  那个万物回春的神通不断在荀易体内运转,生肌造血,提升神力,就连骨骼在这个神通的潜移默化下,也正慢慢复苏生机进行第二生长期。

  这时有太庙的神官带着一队侍卫赶来。

  荀易一皱眉,神色不悦:“不知道祭祖快到了吗,尔等打扰我们奏乐,未来耽误大祭,你们吃罪不起。”

  “来人,将他抓起来!”为首那个祭酒捏着一块玉佩,指挥周边人就要将荀易抓捕。

  咣当——

  侯成将天钺亮出来,护在荀易跟前。

  荀易闻言大怒:“放肆,本公子乃勋贵之后,你等无缘无故敢犯丹书之家?”

  丹书,大周建国时为防止日后皇权做大,铲除有功之臣后裔。高祖皇帝铸造二十四面丹书铁劵于各大家族。这些就是传承大周百年的世家,有丹书铁劵在手,拥有豁免权。

  这边动静吵吵嚷嚷,旁边卫老王爷打着哈欠过来:“尔等这是作甚?”

  面对皇族的王爷,那祭酒不敢怠慢,连忙行礼禀报:“王爷,就在刚刚有人在太庙捣乱,毁去东北角的长灵殿。”

  “长灵殿?那不是没人居住?好端端谁往哪里去?”卫王爷面露诧异之色:“而且,你们找荀家公子作甚?”

  “我等在现场发现一块玉佩,这玉佩便是荀家的!”祭酒将手中玉佩递给卫王爷。

  卫王爷摩挲去上面的泥土,仔细看了看玉佩。通体以温润白玉雕琢,玉上有一片树叶,从树叶脉络上隐约形成一个“荀”字。一看,这就是荀家嫡系的佩戴物。

  他看过之后递给荀易,荀易扫了一眼,冷笑道:“月前我家失火遭内贼,丢了不少金玉之物。我当是怎么呢,敢情那人躲在你们太庙?申威你去报官,请京城卫将太庙围住,本公子要亲自将刘槐那小子揪出来。”

  然后,荀易面露厌恶之色:“这几日,我一直觉得太庙中有人暗中针对,结果你们天天推托是本公子的错觉。敢情太庙收留我家逃奴?查!如果不给我家一个交代,就算你们太庙地位超然,也别想躲过去!”

  “你……你胡说。”被荀易倒打一耙,那祭酒憋的满脸通红:“分明是你刚刚捣毁长灵殿。”

  “刚刚?这笑话就无稽了。方才我一直跟众乐师演奏,王爷就在旁边,难道王爷还会说谎?”

  卫王爷有心参与这一次《大辉上乐》的演奏,点头说:“荀家公子一直在神乐司不曾离去,你看他刚刚在此用膳,哪做得了假?再说,荀家公子都说是逃奴盗宝,想必是那逃奴在长灵殿作乱?你等便听公子之言,去追查那逃奴吧。”

  老王爷想着大事化了,不欲节外生枝。那祭酒本想争执,突然宗伯来人将他招回,把这件事暂时压下。

  望着几人背影,荀易握着玉佩,这玉佩的确是刘槐盗走的。“没想到他居然在那里。这么说,他已经加入鬼火?”

  荀易跟卫王爷道谢,卫王爷而今一心向善,乐得举手之劳,谦虚之后二人继续研究《大辉上乐》。

  长灵殿那些天炎门的人,太庙内部有些人是清楚的。方才,便是刘槐将玉佩给他们,让他们来刁难荀易。本意,只不过是略略牵制,没想到卫王爷站出来帮荀易说话。

  一饮一啄皆是天定。荀易救下卫王爷,无形之中给自己带来各种便利。

  太庙的人心中门清,那长灵殿是什么地方,旁人不清楚,他们还不清楚?关于刘槐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如果真让荀易派人检查太庙,恐怕会将太庙里面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掀出来。于是,他们将刘槐推出来作挡箭牌。就说是刘槐偷偷溜入无人居住的长灵殿躲避。结果在太庙冒犯神灵被太庙祖灵天谴,长灵殿也因此而毁。后来,太庙派人张贴告示捉拿刘槐。而暗里,让刘槐易容以另一幅面容出现。

  子时之后,诸人歇息。荀易前往重天世界。

  荀易的重天世界有一座天牢,以当年的夜盗客栈作为牢狱,将犯人们关押在此。逼迫他们进行游戏,在游戏的过程中滋生念力壮大天牢。而如今,荀易又把一群桃树栽在天牢旁边。

  他过来时,孟晨正在审问犯人们。

  “问出什么了?”

  “正如主神猜测,你那仆人就在天炎门。不过关于天炎门,事情有点不对劲。”孟晨说:“根据这些人所言,所谓鬼火,也就是天炎门并非一个严谨的组织。而是一群龙神选择眷属,以松散联盟的形态存在。今天我们对付的那位天龙,貌似是百年前被你家天祖所斩杀的天龙之后。”

  荀易想起刚刚那条天龙:“他是怎么突然离去的?”

  “是宙光如意的力量将其逼退。”孟晨随口扯谎,然后道:“百年前陨落的那位天龙有众多羽翼。所谓天炎门就是其羽翼龙神自发为其报仇而形成的组织。”

  废话,那可是龙相帝的化身。龙族能不怒吗?奕妃频频针对荀家,就是因为荀家老祖杀了人家丈夫的化身。也因此,轩辕家不敢明目张胆庇护荀家。不然,那就是真正跟龙相帝对着干了。

  “一群天龙?”荀易脸色变了:“那,天祖当年杀的那位龙神,可知道是什么来历?”

  “不清楚。”孟晨瞥了一眼旁边放着的金色龙鳞,小心翼翼道:“貌似就是这龙鳞的主人。”

  天帝啊!主神,你家老祖够狠的,居然能够斩杀天帝的化身?就算是化身,那也是天帝的化身,等闲神人都未必打得过。

  孟晨心中嘀咕:龙相帝还是一尊偏向于战斗的天帝,原本就是战神起家。他的化身,哪怕是五重天化身也可以做到同阶之内鲜有敌手。除非同样是无上神人的化身,不然不可能胜过他,更别提斩杀。荀家老祖当年还没成神,顶多具备天人之力,还没蜕变为正神,就算力量等同于天神,但是要斩天帝几乎不可能。除非……天帝之器?

  斩杀天帝者唯有天帝,能够对付天帝的化身,手中必然有一件天帝物。联想荀家出身,孟晨很自然想到轩辕家的轩辕剑。

  “荀家茂林剑本就和轩辕剑法极为相似。如果荀家老祖能执掌轩辕剑,那么其在轩辕家的地位想必极为显赫。因此,也能解释荀家之所以还能保全的缘由。”杀天帝的化身,荀家还能延续到第六代。虽然每一代都命途坎坷,但延续就是一种奇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

无极书虫其他小说: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