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章.五百年前溺泡尿.浇灌绛珠一株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69章.五百年前溺泡尿.浇灌绛珠一株草

  任贤齐放下电话就往司马丽娜的房间赶去,进门抱着司马丽娜亲了一口,亲过笑着说道:“大丽你可是走狗使运了,你这可是哈巴狗坐飞机抖着毛地往上窜。○”说罢了又抱着亲了一下。

  “啥事啊,看把你高兴的。”

  “我是替你高兴的,刚才杨县长打来电话了,让你下星期一去城建局报到哩。”

  “啥?让我去报到,报啥到呀?”司马丽娜一脸茫然,看了任贤齐老一会。

  “上班呀,杨县长给你安排的工作,至于具体干啥他没说,就说让你报到之前去他那一趟,让张秘书带你去报到。”

  “我不去,准是没安啥好心。”

  “看你这妮子说的啥话,要说杨县长没安好心,你还不如说我哩,你就说我好了。”任贤齐嘟着小嘴道。

  “与你何干啊?”

  “咋没干系,让你上班是我给杨县长说的。”

  “啥时说的?”

  “就上次杨县长来,临散了席我提出的。”

  “那我也不去。”

  “真不去?多少人盼还盼不来呢,你个死妮子你说不就不去,好,现在不说了,晚上去我家再说。”说着扭着屁股出去了。

  到了晚上,任贤齐拉住司马丽娜去了他家,进屋,包武德正在哄儿子玩,看他们进屋站了起来。

  仨人上楼进卧室包武德就说:“这妮子哪根筋不对路了,你要是不去,我们仨这段时间不白忙活了?”

  “啥事白忙活了?”司马丽娜白着眼看着包武德问。

  “你不知道还是装着不知道。”

  “真不知道。”

  “好,我告诉你,咱县要建一所完中,这工程我跑几个月了,眼前就要跑下来了,可是到杨县长这里卡住了,非他签字不可,你说咋办?”

  司马丽娜听完突然气愤起来,大声喊道:“你的意思是拿我作交换,把我当做油头送给他,我就这么贱啊!”喊着,泪都快下来了。

  “不说了,不说了,上不上班,以后再说吧。看把妹妹气的泪都快来了。”任贤齐上前抱着司马丽娜拖拉着上了床。

  这一夜任贤齐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说动司马丽娜,气的任贤齐下楼睡去了,这下好了包武德,把一切放下不管,也不管司马丽娜乐意不乐意,骑司马丽娜身上就要巫山**,司马丽娜一使劲把包武德推了下去,没好气地骂道:“我就是你的驴呀,想骑就骑,不想骑就把我送人了,是驴还有个驴窝哩,我可倒好,别说驴窝了,被你个鳖孙骑还得在别人窝骑哩,我是哪辈子没积德,这辈子得报应了,让我认识你个没良心的。”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一哭把包武德哭的也没心寻欢了,穿起衣服下楼找任贤齐去了。

  任贤齐听说司马丽娜在楼上哭了,骂骂咧咧地起身又上楼去了,把包武德凉在了楼下,包武德看看没鱼可摸了,只得悻悻地自己睡了。

  这事就算是放下了,到了星期一,司马丽娜门都没出。

  杨县长下午就把电话打过来了,把个任贤齐急的老鼠舔毛毴,拼了命的巴结司马丽娜,这大丽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把个任贤齐弄的左右为难,骂着打电话把包武德叫了过来。

  包武德来了刚坐下就听任贤齐骂道:“你是只会喂痒毴,不知毴咋痒,你没看出来呀,她这是有想法,刚才杨县长打来电话了,问咋回事呢?你看咋办?”

  “我怎么知道她有啥心思,你知道她啥心事不?”

  “我知道还让你来。”任贤齐没好气地说。

  “我琢磨两天了,八层与房子有关。”

  “她想要房子啊?”

  “嗯,嗯。”包武德撇撇嘴说。

  “这胃口也太大了吧。”

  “要说大也不算大,要说小也不算小。”

  “怎解?”

  包武德望了一眼齐贤齐说:“要说大,你得看这礼送给谁,这样的礼送给杨县长就不算大,只能算小事一桩。有的人想送他比这礼大得多的,他都不一定收,有可能他看都不看。要说小也不算小,我已经物色好了,就在这条街上,有一条通往城建局的小巷,离城建局很近,临巷子口上有一处两进一出的小院要卖,临巷子是三间平房,一间门房两间门面。进门房里面是三间两层小楼,中间是一个小院。房子建的挺紧凑的,就是样式有点陈旧,不过要是重新装修一下,也不失为一处好宅子。这样的礼物送给大丽就不算小了。”

  “行,行,快去办,快点去啊。你这叫一石二鸟。这一块石头砸过去,即巴结了杨县长,也收拢了大丽的心。”都是聪明人一听就知道这事咋办,这下任贤齐的心算是放肚子里了,笑呵呵地跑出去找大丽去了。

  包武德办啥事只要想好办,立马雷厉风行,不带犹豫的。

  要说这世上凡是遇事果断的都能成大事,凡是遇事犹豫不决的都难成大器。

  第二天上午包武德就带着卖房人找司马丽娜签购房合同来了,合同当然顺利签订了。

  到中午在望月楼开了一席,包武德把常厉坚,单刘胥,包文采,范二毛都叫过来了,并且让这几个人作见证人在合同上签了字。

  手续办完,喝酒庆贺。

  临喝酒前包武德当着卖房人的面叮嘱常厉坚明天去交接房子,然后尽快整修房子。

  然后吩咐任贤齐去总公司财务上划拨一笔款到望月楼大酒店的帐户上,准备随时打款给卖家。

  又同着卖家告诉司马丽娜,明天上午哪也不要去,早点起床与卖家去房产所把房屋产权证给变更了,并且特别叮嘱任贤齐,司马丽娜的房屋产权过户手续办不完不要打款给卖家。卖家也是明白人,又知道包武德的为人,听包武德叮嘱手下人,不住地点头。

  一切安排就序,大家连干三杯。两盏淡酒一入肚,包武德立马变了样,宛如无赖一般,嘻笑打闹开了,立马叫来服务员进来卖酒。

  说话间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走进来,进屋望了望屋里的人,然后低下头手脚俐落的忙自己的事去了。

  范二毛很长时间没有来过望月楼了,好不容易碰上喜庆事让过来凑热闹,不免多看了几眼,猛然间他看这女子觉得认识,心一下揪起来了,心想:“这不是我在婶子庄住时认识的贾什么霞么?她怎么会在这?”想着脑海里浮现出几年前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这女孩儿在范二毛脑海里印象很深,几年过去了,在范二毛脑海里时不时都会回放当年教小姑娘学骑自行车时的情景,小女孩儿爽朗的笑声时常萦回在耳际。

  于是更加关注起女子来,就见这手脚俐落的女子与司马丽娜特别熟,老是偷偷的看着司马丽娜笑,因为有包武德在场,好象有点害怕,也不敢放纵,只是时不时的向司马丽娜示好,然后又专心卖酒,等卖到范二毛面前时,突然站住了,双目凝视着范二毛,停了一下惊喜地叫道:“你是范二毛吧,你就是俺村里跟着来福婶子学算卦的那个人,你怎么坐在这里?”女子惊讶不已,连说带问地说道。

  “是呀,你认出我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只记得你叫什么霞来着?”范二毛一时想不起名字,名字好象就在嘴边可就是叫不出来。

  “俺叫贾慧霞,让你教骑车的那个。”

  “对,对呀,我教你三天哩。”范二毛兴奋地说道。

  今天包武德高兴自己当酒司令,吆喝着发令卖酒,看他们俩认识就问道:“你们认识?”

  “嗯,嗯。当年跟师傅学艺那会认识的,她与我师傅同村,她们家在村后住,她们要出村就得过我师傅家门口,我还教过她学骑自行车哩,那时她还小,也就十几岁,几年不见都出落成大姑娘了。”范二毛见了熟人,高兴的眉飞色舞地冲着包老板说。

  包武德高兴地听完,笑着说道:“这么说你们是老相识了,刚好慧霞还孤单着哩,待散了席你们再好好聊吧,不过这会慧霞还得好好倒酒,有话待会儿再说吧。”包武德话音刚落,吓的女子伸伸舌头,低下头赶快往下倒酒去了。

  司马丽娜今天心情大好,高兴了酒也多喝了几杯,本来她酒量就大,如今放开喝,很快就把卖房的与同来的见证人喝趴下了。

  范二毛从看到贾慧霞心就不在喝酒上了,一直偷偷地看着贾慧霞。

  贾慧霞也是如此,打从看到范二毛心里就一直在嘀咕:“这人怎么与包老板在一起喝酒哩?看情景还不是一般关系哩,看这嘴的打扮可不是从前的那个范先生了,这嘴能在这群人里混,一定不平常了,待会我得问问他。”想着更关注范二毛了。

  等到席罢人散,范二毛随着东倒西歪的常厉坚、包文采往外走,贾慧霞后面看着也赶快往楼下走,看到范二毛正要出大厅,贾慧霞飞快的赶了过去,赶上范二毛拍了拍范二毛的肩膀,说道:“你去哪?算卦的。”

  范二毛回头看是贾慧霞笑了,说道:“去工地。”

  “啥工地?”贾慧霞瞪大眼睛不解地问。

  “包老板的工地,我现在在包老板工地上打工哩。”

  “你怎么认识他呀?他这么大的老板。”女子疑惑的看着范二毛问。

  “好多年前认识的,说来话长,我正想找你聊聊哩,你咋在这干活呀?”范二毛盯住贾慧霞问。

  “嗯,嗯。”女子点点头说:“你先别走,你就在这大厅里等我,我去忙完手上的活,就下来找你,我给你细说,别走,一定等我呀。”说吧急匆匆上楼去了。

  范二毛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见贾慧霞急匆匆下楼来。

  贾慧霞看到范二毛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走到范二毛跟前,贾慧霞笑着说:“你还挺守信哩,不去工地老板不怪吧?”

  “不怪,他知道中午喝酒了,你啥时候来这的?”

  “我刚来,才来没多长时间。”

  “我怎么没见过你,我常来这里喝酒的。你原来不是说在你姑姑家看孩子吗?”

  “那是猴年马月的事了,我早回去嫁人了。”

  贾慧霞说的范二毛一愣神,忙问道:“你都嫁人了?”

  “我多大了,还能不嫁人。”

  “那你咋又来这里了?”

  “唉。”贾慧霞叹了一口气,望着范二毛又道:“小孩没娘,说起说长,这得从哪说起呢?这也不是一两句话的事呀?”说罢扭头看看大厅,大厅里人来人往,想说又止住了。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说话吧,要不去你住的地方坐会?”范二毛望着贾慧霞说。

  贾慧霞使劲摇了摇头说:“我那你去不了,我住的是员工宿舍,一个屋放几张床,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你咋去,不能去。”说完一脸的无奈。

  “那我们出去走走吧,找个清静的地方咱们聊聊,我好多年没回去了,真想找个老乡聊聊呢。”范二毛说着就往外走,贾慧霞微笑着跟在后面往门外走去。

  出了店,范二毛小跑来到自己的摩托车前,骑上发动了就开了过来。

  “哎哟,哎哟。你抖毛呀,这是你的?”贾慧霞惊讶地望着范二毛的摩托车问。

  “是我的,不过不是我买的。”

  “吹牛逼吧,谁给你买这么贵的摩托车,傻瓜呀!”女人语速很快的说。

  “你上车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贾慧霞飞身坐到范二毛摩托车的后座上,伸出胳膊抱着了范二毛的腰。

  范二毛一踏油门,摩托车箭一般的飞驰而去。

  正是:

  五百年前溺泡尿,

  浇灌绛珠一株草。

  三生石畔炼成仙,

  如今还俗把债讨。(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