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来个绝的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众人面面相觑,唐思思叫道:“欺人太甚!打了人不说,居然还鸠占鹊巢,这不是明抢吗?”

  陈觅觅也低声道:“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帮人做得太过分了。”

  胡泰来下车站在“劲爆武馆”那四个大字下,沉默无语,虽然经过了重新的粉刷和安装,但是以前的痕迹仍露出种种蛛丝马迹,胡泰来淡淡道:“以前这叫黑虎武馆。”

  王小军道:“老胡,上车睡会吧,眼瞅天就亮了,明天又是一场恶战。”

  陈觅觅道:“而且你得做好人家十几个甚至几十个车轮战你一个的准备。”

  胡泰来想想有理,一言不发地回到车上躺了下来。

  唐思思道:“老胡,我相信你一定能重振黑虎门。”其实这也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和鼓励,他们来之前以为无非就是一场江湖纠纷,现在看来对方是处心积虑要把黑虎门连根拔起!

  胡泰来只是报之一笑。

  几个人坐了一天车,唐思思先睡着了,胡泰来本来有心事只是闭眼养神,但后来也渐渐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王小军见陈觅觅半躺在座位上,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于是派出一只手鬼鬼祟祟、隔山探海地越过座位,轻轻把陈觅觅的手拉住了。

  陈觅觅张开一条眼缝打量着王小军,忽然做了一个猛兽咬人的动作,王小军假作害怕,然后两个人相视而笑,经过了黄萱的事情,两人的感情又往前走了一步。

  第二天王小军是被一阵猛烈的敲车声惊醒的。这人不是拍玻璃,而是居高临下使劲拍车顶,使这辆老富康发出类似老人哮喘的沉闷声响。

  王小军双眼血红地坐起来,怒道:“干什么?”

  拍车的人身穿黑地白字的劲装,胸口印着“劲爆”两个字,他手里拿着一大摞传单,不冷不淡地把其中一张拍在玻璃上来了个特写:“劲爆武馆,了解一下!”

  王小军几乎没过脑子就喊:“不了解!”

  “劲爆武馆?”这时陈觅觅也醒了。

  王小军这才放下车窗,把那张传单抽了回来,他这时才发现马路上已经人来人往了,而且大家似乎都是奔劲爆武馆开业来的,两边街口各有武馆的人在分发传单。

  发传单的汉子又拍了拍车顶道:“还有,你这车停别处去,别挡道!”

  “你轻点!”陈觅觅心疼道。

  “一会再找你算账!”王小军喃喃嘀咕着,开车往马路后边走。

  才停了个车的时间,前街已经是人山人海,人们就像赶庙会一样蜂拥而至,看来劲爆武馆前段时间做足了工夫,而且大家都知道他们是霸占了黑虎门的地方,于是都来看热闹。

  四个人往大门口走的时候又遇上好几个发传单的,其中一个看见唐思思和陈觅觅嬉皮笑脸道:“妹子可以免费学半年哦。”他边上的那人立刻坏笑道:“这么漂亮的,我看完全可以终身免费嘛,还能顺便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唐思思生怕胡泰来爆发,上前搀住了他的胳膊,胡泰来倒是看着还冷静。

  陈觅觅疑惑道:“怎么看着不像正经地方?”

  王小军道:“地方是正经地方,就是人不正经。”他和陈觅觅心里都转着一个念头——对方既然能凭武力强占黑虎门的地盘,按说不该是无名小辈才对,可是看门人弟子这言谈举止却像是二混子一样。

  王小军低声道:“老胡,一会进去先不急打,看看他们底细再说。”

  胡泰来点点头:“好。”

  这时劲爆武馆的大门已经敞开,里面有人高喊吉时已到,弟子们就把点燃的鞭炮扔在当街,人群顿时出现一阵骚乱,那些弟子们洋洋得意,像干了什么露脸的事儿一样。别说胡泰来和陈觅觅,就连王小军也是大摇其头。他们随着看热闹的人进了大门,武馆一进来是个前厅,接着就到了后院,这院子宽敞无比,比铁掌帮前后院加起来还大不少,这会已经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王小军慢慢挤到了前面,见院中一个不到四十岁的汉子打着赤膊,正在一群劲装弟子的簇拥下发表演讲。

  这汉子发型已经是典型的中年的地方支援中央,肤色黢黑,他冲四下一抱拳,露出满嘴黄牙道:“老少爷们们,今天是我们劲爆武馆开张的日子,武馆是干什么的?教功夫的,兄弟我初来乍到可能没几个人认识,可是这家武馆以前的馆主是谁,本地爷们应该都不陌生。”

  人群里还真就有人窃窃私语道:“以前谁呀?”

  当下立刻有三五个人给他扫盲:“以前这是黑虎门的场子啊,祁青树祁老爷子你不知道吗?”

  “哦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这么说,这是祁老爷子和人合作开了一家新武馆?”

  说这话的人顿时被周围群众一起白眼。

  “什么呀,黑虎门被人这家武馆的馆主给挑了,祁青树也给人打败了!”

  “啊?祁青树功夫不是很高吗?黑虎门在咱们这几十年了,打我爷爷那辈就有,怎么就让外人给挑了呢?”

  “祁青树老了呗,老虎不也有老的时候吗?”

  “那他的徒弟呢?”

  “哎,这就没法说了,看样子是没一个成器的,这新馆主年纪也不大,说明人家还是有真本事。”

  “黑虎门给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今天人家占着他们以前的地方开业,他们居然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技不如人还说什么,难道真来放一个屁就走?那不成笑话了吗?”

  王小军回头看看胡泰来,胡泰来却示意他自己没事。

  那赤膊中年听人们议论纷纷了一会,满脸得意道:“没错,以前这是黑虎门的场子,祁青树大家想必都知道,我跟他比武侥幸赢了那么一两招,兄弟对他没有任何意见,不过教功夫嘛,我们是想把真东西教给大家,而且一个地方也没必要开两家武馆,所以就把这地方盘下来了,以后大家想学功夫尽管来,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大家多多替我们劲爆武馆宣传,我在这多谢啦。”说到后来,这人眉飞色舞,简直要上天一样。

  陈觅觅皱眉道:“打败祁青树的绝对不是这人。”

  胡泰来双拳紧握道:“敢说我师父的坏话,我先去领教领教他的本事。”唐思思急忙在他胸前后背捏着道:“老胡别紧张,一会好好发挥!”

  胡泰来刚想上前,不料这中年汉子却自顾自地把手放在耳朵边上道:“什么?你问我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有什么真本事?”其实也没人问他……这汉子仰天打个哈哈道,“那可就多了,兄弟我这些年脚踢南山敬老院,拳打北海幼儿园,生吃黄瓜活劈蛤蟆,千儿八百斤的大牛我一手牵俩,万儿八千斤的石头我扑拉扑拉就坐下!”

  王小军诧异道:“诶,怎么画风变了?”

  围观的人也都一愣,这汉子的初衷大概是想说个笑话活跃下气氛,但大家都对这种老梗不怎么来电,而且这场合似乎也不太适合展开卖萌自黑啊……

  汉子见冷场了,马上恢复到牛逼哄哄的状态道:“你们说吧,你们想看什么真本事?”

  观众们面面相觑,汉子道:“你们不说我可就自己做主了,这就给你们表演一个绝的!”

  王小军问陈觅觅:“你说他有真本事吗?”

  陈觅觅疑惑道:“我现在真糊涂了,看他脚步虚浮,说话中气都不足,不过绝顶高手这些表象都可以伪装,他说要表演一个绝的,那就说明他自信可以压服众人。”

  汉子自说完上句之后,忽然亮出双掌在胸前一摆,随之眼睛发出一阵精光,然后把双掌各举过左右侧头顶,下身做出弓步的样子。

  唐思思凝神道:“这是什么掌法?”她话音未落,这汉子马上用巴掌在全身上下噼里啪啦地拍打起来,王小军失笑道:“自摸掌。”

  待把上身打得通红,这汉子丹田穴暴涨,厉声喝道:“抬上来!”

  王小军又问陈觅觅:“你猜是什么?”

  陈觅觅好笑道:“我猜是一块石板和一把大锤。”

  王小军踮脚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你猜对了。”

  场地中间,两个劲装弟子抬着一面厚达四五公分的石板吭哧吭哧地走过来,还有一个弟子举着大锤顾盼自若地出场了……

  陈觅觅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

  那汉子满脸憋得血红,似乎真的在顶着一口真气,他慢慢躺在地上,示意那两个弟子把石板压在自己身上……

  胡泰来再也忍不了了,他拨开众人走上前去对那俩弟子摆手道:“慢着。”

  那俩弟子气喘吁吁道:“你让开——”

  那汉子见有人捣乱,他躺在地上挥舞着双手煽动群众:“老少爷们们,胸口碎大石想不想看?”

  围观的群众见瞧不上热闹了,纷纷指责胡泰来。

  王小军上前一掌把那块石板拍碎,随即又走回人群,原本各搬着石板一边的两个弟子手里就剩下一个石头条,这会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小军,王小军冲他们按按手:“撂下吧,撂下吧。”

  那汉子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胡泰来俯视着他道:“你也起来跟我说话吧。”

  ---------------------分割-------------------

  好热,好想吃西瓜。(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