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捧高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回到阁楼,黎想见金珠脸上还是有点郁郁之色,以为她仍旧是在为金玉的事情担心,刚把她搂进怀里想要劝解她几句,金珠却先开口了。←頂點小說,

  “阿想,你说金牛会不会真的对宁宁有了什么意思?”

  “珠珠,我喜欢你的时候我也才十五岁。”黎想摸了摸金珠的头发,在她脑门上蹭了蹭。

  “可金牛才十四岁。”

  金牛虽然念高一,可因为他上学比较早,当时没人看他,便早早送去了学校,正好和金宝也有一个伴。

  “过了年也十五了。再说你不是也很喜欢王大夫一家吗?去年暑假还想把宁宁接到帝都来学围棋呢。”

  黎想指的是去年夏天金珠从金牛嘴里得知宁宁拿了一个什么全省儿童组围棋比赛的季军,便想让王大夫把孩子送到帝都来,说是可以在帝都帮她找一个好老师辅导辅导。

  可惜金珠没来得及打电话便接到了谢晋华的通知,让她跟着他们几个一起去云省搞调研,这件事便作罢了。

  “喜欢是喜欢,可这两人也太小了些,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金珠摇了摇头。

  “你也说了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所以这事你就别操心了,金牛虽小,可这两年也没少出门参加比赛,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还别说,今天这小子说出来的话有那么几分意思,真长大了也懂事了,知道要护着妹妹,也知道要给姐姐们攒嫁妆钱。”

  金珠听了这话飞了黎想一眼,“那你还总跟他吃什么醋?”

  “我是怕你累着,你要累着了,我们的宝宝还能找你报到来吗?”黎想把手伸进了金珠的睡衣里,大掌停留在金珠的肚子上。

  这段时间他可是很努力地耕耘,就是不知有没有收获。

  “讨厌,我哪有这么娇气?”金珠退后两步拍掉了黎想的手。

  “真的不娇气?”黎想戏谑一笑,还没等金珠反应过来便一把打横抱起了她。

  第二天上午,金珠正好没课,早饭后便进了金玉的房间,彼时金玉正坐在画架前练习素描,听到动静,忙回头笑着问,“大姐,你看我画得好不好?”

  金珠站在她身后看了看,“不错,有进步。”

  “大姐,你又敷衍我,每次都这一句话。”金玉把脑袋往金珠的怀里蹭了蹭。

  “金玉,来,大姐有话跟你说。”金珠摸了摸金玉的头,然后拉着她坐在了床沿上。

  “大姐,我知道,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听二姐三姐和哥哥们的话,保证不会乱走,就在家里和田阿姨待着。”金玉知道金珠过两天就要跟黎想先去美国,以为金珠想叮嘱她几句这个。

  “不是这个,金玉,来,告诉大姐,你想妈妈了吗?”

  “妈妈?”金玉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然后看着金珠不言语了,她在研究金珠的脸色。

  “妈妈”这个词在这个家相当于忌语,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一般不会被提起,而每次提起几乎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所以以往那种熟悉的强烈的不安感很快又把她包住了。

  “你听大姐跟你说。”金珠只好把孙小燕回县城的事情告诉金玉,不过她没说昨晚上大家商量好的话,她想看看金玉自己是什么想的。

  “我妈妈真的带着金烨弟弟回来了?”金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复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金珠。

  因为她并不清楚金烨不是爸爸的儿子,她年龄太小,这些事情金珠跟她解释不清,索性先瞒着她。

  “嗯,你妈和别的男人组成了一个新家,那个家除了金烨还有一个弟弟,比金烨大两岁,你想回家去看看他们吗?”金珠也只能这么说。

  “大姐,我,我。。。”金玉的小脸拧成了一团。

  说一点不想妈妈是不可能的,可她也清楚哥哥姐姐们对她有多好,因此她不知该怎么办了。

  说想回家吧,怕伤了哥哥姐姐们的心,说不想回家吧,她又真的很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妈妈和弟弟。

  她到底该怎么做?

  “这样吧,大姐回头让二姐送你回你妈妈身边,今年过年你就陪着你妈妈,等开学的时候大姐还让二姐去接你,你还到城里来念书。当然了,如果你不想来,想留在妈妈身边念书,大姐也不反对,不过有一点你记住了,如果有一天你不想留在妈妈身边了,你给哥哥姐姐们打个电话,大姐会安排人去接你回来的。”金珠到底还是见不得孩子为难,替她做出了安排。

  “嗯,好。”金玉也明白这是最好的安排了。

  既能回家看妈妈还能回帝都来跟哥哥姐姐们一起念书,她喜欢跟哥哥姐姐们生活,可也想妈妈。

  金珠没想到事情解决得这么顺利,摸了摸金玉的头,夸了她两句,让她继续画画,自己便上楼去看书了。

  她下午还有一门考试,后天上午还有一门,这段时间也没怎么复习。

  金珠走后,金玉也没心思画画了,趴在床上,开始回忆妈妈的样子来。

  可孙小燕离开她两年了,那会她才五岁,有的事情也记不太真了,使劲想使劲想了半天,脑子里最深的印象就是妈妈和大姐吵架,好像也不叫吵架,是叫什么打官司,为的是爸爸留下来的钱。

  还有,在乡下的时候她不止一次听婆骂妈妈,说爸爸就是因为妈妈逼他去挖什么沙子挣钱才被人不小心打死了。

  对了,好像妈妈把她送到婆婆家的时候也跟婆婆吵了起来,也是因为钱。

  后来,婆婆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骂她也是因为钱,嫌她是个赔钱货,嫌她费钱。

  钱,又是钱,都是钱。

  为什么这些大人们说来说去都是为了钱?

  钱就这么重要吗?

  金玉想起了什么,一个翻身滚到了枕头边,伸手把床头柜上的一个粉色的hellokitty的存钱罐抱到了床上,里面装的是她平时花剩下的零钱,她抱着存钱罐往缝里瞄了几眼,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少钱,便干脆把底部的钥匙扣抠出来,把钱一股脑地都倒在了床上。

  数了数,居然有一百五十三块了。

  这些钱是姐姐们给她的零花钱,每次她去学校或者是去学画画忘了带水时,金珠或金杨都会给她五块零花钱,怕她临时渴了买水喝,久而久之,她便攒下了这么多。

  不对,她应该还有别的钱。

  想了半天,金玉才想起来,她还有一个存折,里面是过年的时候哥哥姐姐们给她的压岁钱。

  于是,她又翻起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果然躺着一本紫红色的存折,而她之所以知道这叫存折,是因为她见过周水仙不止一次拿着一本这样的红本看着,说是上面是她的保命钱。

  金玉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识数,也有钱的概念了,看着存折上那个万字下面的阿拉伯数字1,千字下面有数字6,金玉知道她有一万六千块钱,这不是一笔小数,因为她知道二姐去客栈打工一个月才能挣三千块钱。

  这么大的一笔钱,金玉记得当时二姐说了可以作为她学画画的学费,可大姐没同意,说单给她存起来,存到十八岁她成年,说是可以用来念大学。

  可是念大学还好远,想到她即将可以回家见到两年没见面的妈妈和弟弟,她是不是可以用这笔钱做点什么呢?给妈妈买点礼物,还是给弟弟买点东西?

  不对,哥哥姐姐们不喜欢妈妈,这钱是哥哥姐姐们给她的压岁钱,如果花在妈妈身上,哥哥姐姐们肯定会不高兴的。

  不能给妈妈买礼物,那给金烨小弟弟买点东西总可以了吧?金烨也是爸爸的儿子,他没有跟哥哥姐姐们一起长大,不知道哥哥姐姐们有多好,我可以告诉他,就说礼物是哥哥姐姐们买的。

  不说金玉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纠结,且说金珠回到楼上之后,见黎想正板着一张脸对着桌子上的一个纸箱子发呆,纸箱子里放的是李家人送的东西。

  “好好的怎么又翻起了这些东西?”金珠走到了黎想身边,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

  黎想摸了摸金珠的手,“刚刚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说是想约我见一面。”

  “现在?”金珠闪过一丝疑惑。

  以前在美国时老爷子倒是也给黎想打过几次电话说想见面,黎想找各种借口推脱了,三次之后老爷子便明白黎想的意思了,后来便没再打电话,怎么回国后又开始打电话了呢?

  黎想点点头,“珠珠,我把这些东西都还给他没事吧?”

  以黎想的本意,自然不想要李家人的任何东西,可他没忘了上次在医院时他提出要把东西还过去,老爷子当场气得喘不过气来。

  “算了吧,他刚做了一个心脏搭桥手术,真要把他气出个好歹来,我们的罪过就大了。你要不想去见他,就直接给李睿钟打个电话,让他去劝劝老爷子,也把李女士的话转告给李睿钟,让他们自己掂量着办。”

  黎想思忖了一下,摇摇头,“算了,反正我已经拒绝他了,再说明天晚上我们就离开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到万不得已,黎想也不想跟李睿钟打交道,虽说后来的李睿钟在对待黎想的问题上比李家的其他人要更人性化一些,可黎想一直记恨着他最早对金珠的觊觎以及对他的各种威逼利诱,这个印象是洗不白的。

  金珠笑了笑,她知道黎想的心结。

  下午,黎想把金珠送去教室便去了公司找曲封,他今天要去参加一个工程设计方案的招标会,原本这样的招标会一般都是曲封去参加,可这一次甲方点名要黎想去,说是设计图是黎想画的,黎想亲自去解说一下当然更好。

  这次工程的甲方是帝都一所军队三甲医院,工程项目是一家医院的主楼,对方是主动找到黎想的设计公司,说是慕名前来的,不过由于他们是军队的医院,要求比较多,一般是多家设计公司同时接下这份活,各自设计出一个方案来,他们从中择优录取。

  黎想和曲封听了之后也没多想,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行规,大的工程项目一般都采取这种方式择优录取的。

  这次的招标会就在医院旁边的一家五星宾馆举行,黎想和曲封刚进一楼的会议室,便看见已经有不少同行的面孔坐在了主席台下,台上的led大屏幕上正放着这次甲方的工程要求。

  黎想和曲封找到自己相应的位置坐下,他们的位置在最后面的角落里,看着这座位安排,曲封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估计今天没什么希望,来的好像都是大牌的设计公司。”曲封对一旁的黎想低声说道。

  黎想点点头。

  其实他们现在手里的活不少,可就是缺一件正经有震撼力的作品,这也是黎想为什么想拼一下接下这份活的理由,要知道为了这个招标会,他已经连着开了三个晚上的夜车。

  当然,那个历史主题公园也算是一件大作,可那个相对来说更重要的是创意,不是黎想的设计,里面的建筑、园林设计等大都是借鉴古代的东西。

  “既来之则安之,就当我们见识一下同行的能力也不错。”黎想很快放平了自己的心态。

  不过十五分钟后,当他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向主席台走去并坐在了主席台正中央的位置时,黎想知道了自己被戏弄了。

  “我们回去,退出。”黎想抻了抻曲封的胳膊。

  “你疯了,现在退出我们还混不混这行了?”曲封知道黎想不是一个任性的人,“兄弟,到底是因为什么?”

  黎想没法跟曲封解释。

  但是这个时候退出的确是不太合适,因为会场已经关门了,主席台上的人已经开始讲话了,先是介绍这次工程项目的重要性,接着是介绍各家设计公司。

  轮到黎想的设计公司时,李蒹葭在台上勾了勾嘴角笑道:“这家公司虽然成立的时间不长,可名气却不小,他们的主设计师大学期间就曾经获得过两次提名奖,一次设计大奖。。。”

  吧啦吧啦的,李蒹葭着重介绍了一番黎想的履历,总之,她把黎想捧得很高。(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