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节 推敲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7.31第二更)

  沸腾的烟雾,在凄冷的空气中逐渐被浇灭,火药的爆炸,没有上演。△↗頂頂點小說,

  眉头紧锁维克,凝促的表情,就很滑稽。

  舒坦的妇女,也瘫坐在地上,庆幸着还能正常的呼吸。

  “为什么会这样?火药呢?那种爆裂天际的嘶吼,摧毁的规模,却被紧缩。”

  维克扑倒在土壤上,看着烟尘的散去,却没有匹配丧钟的乐曲。

  “那不可能受潮,都涂抹在砖瓦的内侧,难道,难道......”

  “好的,现在轮到故事的转移,少爷,偷懒的你就是主讲人!”

  斯其伸直胳膊,把树梢上的小伊托举搀扶着缓和落地,那是种变数的防范。

  “就在与你的决裂后,被通缉的你却能轻易的锁定我的行踪,倘若在巫罗沙城,那很自然,从入城前的核实,其实就是标注威胁的程度吧。”

  “是的,被伯爵发现呢,那种灰色的卡片,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在城内的监控系统,会不间断的掌控视野。当然,那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待遇。”

  稍微恢复镇定的维克还能勉强炫耀着曾经对巫罗沙城的绝对制约,却又惋惜。

  “就算是之前,在尚未踏入被控制的范围,我的位置都能被你备注,然后就出现某种阻力,那又是什么情况呢?”

  “在伊洛格尼街道的挫败后,我思索着自己的缺漏,没错,情报机构的羽翼就在我的扶持中丰满,是他们的出勤,控制着大片范围的视野。”

  “我所料不错的话,黑衣社的情报机构的领袖是新招募的人员吧!”

  “是的,沿用的旧体制已经无法继续,他们缓慢的办事效率总在错失机遇,所以那是很彻底的改造,不过斯其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他或许会占卜的演算,就是很荒谬的思维,却总是在牺牲掉我。其实,我的行踪,是你泄露给某些消失的朋友吧,凯利斯!”

  我轻微耸了耸肩,瞥视着正在敷衍微笑的斯其。

  “是,果然没能欺瞒少爷,我们的行踪都是提前被我渗透给黑衣社,然后才能制造每次的邂逅,追逐,可能有时会很狼狈。”

  “诶?斯其先生,你是想要磨砺贝尔的求生**么?”

  “不,夫人,我是在帮助伙伴在黑衣社中稳定位置,那也是少爷默许的!”

  话茬又被推向我,我有过类似的猜测,却也一直就是怀疑。

  “是的,我的朋友,消失这么久的戏份,现在是时候补偿呢!”

  “这种说辞听起来就很虚伪呢,不过贝尔很特殊,就算是久未谋面的调戏!”

  从黑衣社投降的成员群体中站起一个并不粗犷的身影,移动在跳跃的火光前。

  “是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出卖我?没有可能啊,你并不清楚黑衣社基地的位置,可是伯爵就提前在此处等候,难道就是巧合么?”

  维克质疑着黑影,却在理智的清醒中发现偏差,无法匹配遭遇。

  “那是我泄露出的消息,指挥使阁下!”

  “是你!怎么可能?你不是在执勤中遇难么?”

  维克盯着新出现的熟悉身影,又勾起某些悲怆的记忆。

  “是的,你很歹毒,派遣我们暗杀队在这里设置火药,却又让奥利奇监视,事成之后泯灭我们,毕竟很多不光彩的事情都出自我们手中。于是我就寻找替死鬼,代替我的尸体。”

  “如此说来,火药的失效也就是在你的策划之中么?”

  “没错,我收到斯其的消息,就提前拆毁附近的火药,创造出别样的气氛。”

  “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对伯爵如此亲昵的称呼,一定不平庸,那怎么可能通过黑衣社严谨的审核呢?你们是内部的叛徒吧!”

  维克并不相信潜伏的手段,而是把挫败的缘由归结为背叛与出卖。

  此时,两人开始卸下伪装,沉重的面具后,是令维克惊悚的容颜。

  “是,是你们!”

  “是是,伪装男人粗鲁的声线,是很极限的挑战呢!”

  被更换的声音,十分的熟悉,却在萦绕耳畔的时段,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

  “菲莉姐姐!”

  小伊很热情的扑上去,没错,就是菲莉,我的姐姐,在剧情中几乎被忽略。

  “那么,另一位一定就是同时消失的欧米里洁殿下!”

  “没错,科伦国忧郁的**官,秉持着爱的可爱角色,欧米里洁!”

  那是飞驰的脚步,就奔袭而来,没有反应的时间,我就被勒紧脖子,几乎就要窒息,那是他习惯的问候方式,足够的深刻。

  “诶?两位不是已经回国么?怎么又突然出现在此地,难道是分身?”

  特拉斯也很好奇着这种就像人格分裂的瞬移,那是很严肃的问题。

  “不,由始至终,我们就没有回国,而那样的说辞,只是斯其的安排。”

  欧米里洁终于释放被束缚的我,折磨的问候,暂时也告一段落。

  众人的目光也投向斯其,他设计的谎言,几乎蒙蔽掉所有的世界。

  “是,少爷,您也许已经能揣测其中的端倪吧!”

  “嗯,我曾经思索着暴露的行踪,那时候我就发现某些问题,于是就怀疑是你在其中制造的悬疑。我开始追溯整个事情的经过,最后一次与欧米里洁的接触,是在科伦国暂住帝都的使馆,也就是在赶赴伊洛格尼街道之前。”

  我稍微停顿着,也整理着有些模糊紊乱的思维。

  “维克将军,作为那个牧场的狩猎者,你一定还清晰记得准备捣乱的拉罕王子吧,他是从科伦国赶来,企图借助我的力量完成某些反扑。”

  “是的,说句实话,他是愚昧的,倘若没有那位执事,他就是个街头混混。”

  维克也能跟随上我的思维,不再是独角戏的演讲会更有意思。

  “没错,就不贬低这位朋友。那你也一定清楚记得他的那帮属下吧!”

  “是的,他们很矫健,应该都是职业的杀手,他们两个也是其中的......”

  维克突然开始减弱的声音,似乎意识到什么,眼前的伪装者,就藏匿在那个时候的黑影兵团中。

  “没错,是否会很诧异呢?那时候,斯其伪装的科妮女士,在会场中纠缠着拉罕,各种无理取闹,于是那位可怜的佩恩就被两名黑影拖出门外。”

  “是的,斯其先生的演技足够夸张,那位王子似乎很无奈呢!”

  “嗯,可你是否留心,在黑影折返的时候,已经给出提示。他们把佩恩拖上马车,外面那个时候是在下雨,可是就在他们折返时,脚步虽然踉跄,鞋底却很干燥,在地毯上没有留下印记。”

  “是的,我当时也很诧异,却没有辨识到,原来是这种违和感。既然是这样,就能证明他们被替换,被藏匿在走廊中的潜伏者替代身份。”

  维克也恍然大悟,能够通过结局推理着过程。

  “是的,由于黑影的武装严密,很难暴露。而在不久之后,欧米里洁与菲莉被召唤回国,斯其却没有给我相关文献,那种事情的契合度,已经超越巧合。”

  我凝望着斯其,他也正在追溯着那种完美的设计,虽然被戳穿,却也持续着漫长的时间。

  “没错,那天被邀请的是少爷,我们三人算是在维持秩序。不过,却是很意外的场景,于是就在公馆的走廊中,我们商量着对策,最终设定好这个卧底的计划。而维克之后俘虏了黑影兵团,那就将计就计,植入在黑衣社的体系中。”

  “原来是我的疏忽,葬送掉我的前途,算是中被抛弃的运气么?”

  “嗯,有时候总是很微妙的调试就能篡改很多,我虽然没有信仰神明的习惯,却也无法否定那种趋势力,所以,也不必过于忧虑。”

  斯其安慰着维克,却也无济于事。

  “不,那其实是欺骗自己的理由,也很难说服自己。”

  “那已经是很高的觉悟,却已经无法扭转颓势。你的能力,我也很钦佩,能够管理黑衣社如此庞大的社团,就是一种成功。不过,也许是因为厌倦战争的缘故,我并不认同你的叛逆方式,也许,就要被淘汰。”

  “伯爵您过奖呢,你才是最恐怖的人,操纵着所有主线的走向。不过,能够与你较量,我也很知足呢。”

  维克闭上眼,匕首,插进心脏。(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