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蝇道人的绝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蚊道人、蝇道人躯干融合,同心之下,顿时能施展一个黑暗领域。

  黑暗领域一出,黑火瞬间和血海交融一起,一半黑,一半红,好不邪意。

  万个血巫,万个蚊蝇道人近乎同时出手。

  却看到,血巫挥手之际,体表融着一丝血红之光,蚊蝇道人出手,体表也是浮着一层黑火。

  “轰~~~~~~~~~~~~~~~~~~!”

  一声巨大的齐响。蚊道人的手掌轰然与血巫撞在了一起。

  整个血海领域都是猛地一颤,差点就崩碎了。

  “嗡!”

  万个对撞身影,骤然一敛,化为了一对身影,在相互冲击之中。

  “轰隆隆!”

  血海奔腾,黑火冲天,两大领域对冲,一时间,整个虚空都是摇摇颤颤的一般。

  蚊道人执掌蚊蝇之心,因此,是蚊道人全力出手。

  “血海刚才都要爆开了,你行不行!”蝇道人的头颅焦急道。

  蚊道人面露狰狞,和血巫在拼命对掌之中。

  “就差一点点!”蚊道人面露焦急之色。

  “我的蝇之心借你,我的全部力量都借你了,现在又能以领域消除他的领域奇力,怎么还不能压制他?他只是一个怨灵而已,就算昔日上天宫大圆满修为,如今没有肉身,也不可能是你对手啊!”蝇道人焦急道。

  “我怎么知道,这血巫怨灵,有如此力量,我只能堪堪与他平手,不,好像,好像还比他弱一点!”蚊道人郁闷的吼叫着。

  “常明!你出手攻击血巫怨灵。”蝇道人叫道。

  常明看了看,顿时冲了上来,蝇道人力量全部叠加给蚊道人了,此刻只有自己能出手了,而且,自己有混元珠,可以用混元珠触碰血巫。

  “我来!混元珠出!”常明祭起混元珠,顿时向着血巫怨灵撞去。

  “我死的好冤!”血巫怨灵一声悲鸣。周身顿时冒出万千血光。

  “轰~~~~~~~~~~~~~~~~!”

  常明瞬间被这万千血光撞飞了出去。

  “噗!”

  蚊道人也是一口鲜血被震的吐出。

  血巫怨灵,每喊一声冤情,身上的怨气就更上一层。四周血海也越发奔腾而起。

  常明终究初入上天宫不久,实力终究差一截,即便拥有混元珠,在这股余波之下,也瞬间被震飞了。

  “不行,我根本靠近不了!”常明苦涩道。

  “那将混元珠给我!我来吧!”蝇道人叫道。

  常明眉头微皱,一阵沉默。

  “蝇道人,你的力量都全部给我了,你要混元珠有何用?”蚊道人也是脸色一冷道。

  “你与血巫怨灵僵持,你又用不了,还不如我来,混元珠,怨灵们那么讨厌,说明昔日苍天在炼制它的时候,有克制怨灵的作用,我催动混元珠,比他常明可要强!”蝇道人叫道。

  “可你的力量全在我这,你催动有有多大力量?”蚊道人冷声道。

  “蚊蝇之心,你让我操控一小会,我就可以在血巫怨灵毫无防备之下,灭了他!”蝇道人叫道。

  “让你操控?”蚊道人脸色一冷。

  “你放心,我不会让它杀死你的,现在你我同心,算是共生关系,它若杀你,我也要死。只能用此办法了,否则,再耗下去,血巫怨灵越来越强,我们只会都被他耗死!”蝇道人叫道。

  “我死的好冤!”血巫再度一声悲鸣。

  “轰!”

  四周血海再度暴涨一分,血巫力量再度攀升。

  “噗!”

  蚊道人再度被震的一口鲜血喷出,显然坚持的极为艰难。

  “快,按照我说的去做!”蝇道人焦急道。

  “不行,我信不过你,咳咳咳!”蚊道人却不愿意。

  “没有别的办法了!”蝇道人焦急道。

  “不,我可以再耗着,等陛下,陛下一定会来的!”蚊道人面露痛苦的叫着。

  “你信不过我?哼,古海,古海现在在哪,你知道吗?要不然我们都要死了,只可以这样!”蝇道人面露狰狞的吼着。

  可蚊道人却依旧不愿将蚊蝇之心让蝇道人操控。

  “师尊,我相信你!”常明却是忽然开口道。

  “嗯?”二人一怔。

  “现在只有师尊出手才行了,常明的命是师尊救的,弟子也算还过师尊一次,这混元珠,虽然理智上来说,不能交给师尊,但弟子受陛下教诲,恩必报,情必还。这混元珠本身就是师尊所赐,弟子愿相信师尊,借还师尊混元珠!”常明郑重的递出混元珠。

  蝇道人看着常明,却是面色一僵。

  弟子?蝇道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常明当做弟子,只是利用关系而已,只是,只是如今这弟子的信任和尊重,却让蝇道人无比意外,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

  蝇道人只是对常明深深的看了眼,并没有多说什么,接过了混元珠。

  “嗡!”

  混元珠在蝇道人手中微微发亮。

  “常明,你怎么?”蚊道人焦急道。

  “好了,蚊道人,常明都将混元珠给我了,你快点,将蚊蝇之心给我,否则,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快点!”蝇道人叫道。

  “我死的好冤!”

  “轰!”

  怨意悲号再出,血海再度咆哮,再度暴涨冲天。

  “噗!”蚊道人坚持艰难,顿时再度一口鲜血被震出。

  “快点,蚊道人!”蝇道人叫道。

  “蝇道人,你记住我们的约定,等此战结束,各心归各心!”蚊道人痛苦中叫着。

  “嗡!”

  却看到,附着在蚊道人体表的黑色火焰,忽然间,涌入了蝇道人体内。

  蚊蝇之心瞬间传给了蝇道人,那无边力量,轰然传给了蝇道人。

  同时,无数血巫力量作用在蚊道人身上,蚊道人顿时全身似爆炸而开。

  “啊!”蚊道人鲜血四炸的痛苦大叫。

  此刻,蝇道人却将无边黑火注入混元珠内,猛地一催动:“破!”

  “轰~~~~~~~~~~~~~~~~~~~~~~~!”

  黑火冲天,那一股超级巨大的爆炸,轰然间将整个血海领域撕开了一道口子,不,仅仅瞬间,整个血海都撕成碎片了。大爆炸而开,无边力量直冲血巫怨灵而去。

  “我死的好冤!”

  “轰!”

  纵然血巫怨灵一声滔天惨叫,依旧于事无补了,它大部分力量用在了蚊道人身上,根本阻挡不了蝇道人的出手,而且,蝇道人还用领域之力催动混元珠,产生数倍的威力,这是只有蝇道人才知道的混元珠妙用。

  “啊啊啊啊啊啊!”血巫怨灵一声惨叫。

  好似被无尽力量冲刷,整个身体都瞬间撕碎了一般,撕碎瞬间,一个红色人形光芒乍现。那人形光芒出现的瞬间,就被混元珠罩住,继而融入其中了。

  混元珠变成了血红之色。

  虚空一阵快速复原。而刚才的余波,更是将常明炸的浑身是血,炸飞了出去。

  “嗡嗡嗡!”

  转眼,虚空复原了。

  蚊道人此刻已然奄奄一息,但,眼中依旧露出担心之色。

  “蝇道人,血巫怨灵被毁了,血巫的神,被你收了?我不要那血巫的神了,还我蚊之心,你我分开!”蚊道人虚弱道。

  “哈,哈哈哈哈哈,还你蚊之心?你以为我蠢吗?到了我手中,还想要回蚊之心?最多将你分开!”蝇道人面露狰狞的一声大笑。

  “撕拉!”

  猛地一撕身体,顿时,两人的合体瞬间被一撕两半。

  蝇道人恢复原样,周身却冒着一丝丝黑色火焰。

  蚊道人,却是被丢向远方,整个人瘫软下来,没了一丝力气,仔细望去,其胸口出现一个大洞,大洞中,心脏却是没有了。

  “蚊道人!”常明虚弱中扑来抱住蚊道人。

  “咳咳咳,我误信了小人,常明,你快走,让陛下帮我报仇,咳咳!”蚊道人整个人都在苍老之中。

  “不,陛下一定能救你的,这,补天力,陛下的补天力!”常明惊恐的快速取出古海给的小瓶子,倒入蚊道人心脏部位。

  蚊道人心脏部位慢慢愈合,但,蚊道人依旧在变的苍老。

  “没用的,你不知道我和蝇道人,我们黑暗之身,就指望‘心’的指引,心才是我们力量源泉,这瓶补天力能修补伤势,造心还不够,这点补天力,远远不够。没心,就是一具死尸了!”蚊道人虚弱中叹息道。

  “是我害了你!”常明愧疚道。

  不远处,蝇道人眼皮挑了挑,似有些后悔,但,下一刻就被长久以来的愿望占据。

  “蚊道人,你不要怪我,你我的心都不完全,只有合并,才能成就蚊蝇黑暗之心,所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是宿命,早已注定。”蝇道人冷笑道。

  “蝇道人!我不该信你!”常明看着蝇道人,一脸悲愤。自己就不该相信蝇道人。

  蝇道人看了看常明却是冷笑道:“我的好徒弟,哈哈哈,还真是我的好徒弟,本来,我是不可能得到蚊之心的,你帮我得到了,更帮我得到血巫之神,你知道吗,这尸冢界,我一直不愿离去,就为了这血巫之神,得到这神,我将可以借此冲击上天宫大圆满了,到时,就算尸虫天魔,我都不要看他脸色了。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哈哈哈哈!”

  说话间,蝇道人张口,将融有血巫之神的混元珠吞入口中。

  “嗡!”

  一入口中,蝇道人体表忽然冒出一丝丝血光。

  “我将拥有血海领域和黑暗领域,两个领域的力量,哈哈哈哈哈!”蝇道人激动的大笑之中。

  大笑之下,蝇道人周身散发出一股令虚空都颤动的气势。虚空颤抖,蝇道人力量攀至极致,比先前的血巫怨灵还要强大一般。

  正在蝇道人得意之际。

  “咔!”

  陡然,蝇道人眉心冒出一个小洞,小洞中冒出一丝丝的黑气,隐约间能看到一条尸虫在里面游动。蝇道人顿时身体一僵,动不了了。

  “怎、怎么?”蝇道人露出惊骇之色。

  “不错,蝇道人,我都没得到的血巫之神,被你融合了?又有了黑暗之心,你将会是我手下第一座臣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从眉心传来。

  “尸虫天魔?不,峰、峰主!你干了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了啊,啊,我的脑海中,有尸虫?它,它在吞我脑袋,要控制我的身体,不,不,尸虫入脑?怎么会在我脑中?”蝇道人颤动中惊吼道。

  “忘记了吗?当初,入我峰下,吃的那枚效忠丸!”尸虫天魔的声音缓缓传来。

  “效忠丸?我已经排出体外了,难道,里面有尸虫,你早就在我脑海中埋了尸虫,不!”蝇道人惊叫道。

  “还算聪明!”尸虫天魔的声音再度传来。

  “峰主,饶命,峰主,饶命,我会永远效忠你的,不要泯灭我的意识,不要,我会效忠你的!”蝇道人惊恐的求饶着。

  “不必了,比起信任你们,我更信任我的尸虫分身,所以,你看到了,尸冢殿里,我的所有座臣,都是被尸虫控制的,你和春申寿特殊,是因为,我还要利用到你们的记忆,看来我想的没错,混元珠?血巫怨灵?你还有这个期待,现在好了,你得到了,你强横了,该被我控制了!”尸冢天魔淡然的声音传来。

  一种早已算谋好了的一切,蝇道人还为自己小聪明和幸运而高兴,却不想,自己早已是死人了。

  忽然之间,蝇道人发现一切多么可悲。

  与自己斗了多少年的仇人,刚才曾拼死救过自己。更最终无条件信任自己,将他的命交到自己手中。

  自己效忠的人,却早已给自己判了死刑。

  “哈,哈哈哈,尸冢天魔,我真是瞎了眼,瞎了眼!”蝇道人绝望的嘶吼道。

  “嗡嗡!”

  脑海之中,尸虫不断啃噬,蝇道人的抵抗越来越弱了,感觉整个意识都迷迷糊糊的了。

  “黑暗之心,以我之名,赠予蚊道人,请回归蚊道人之体!”蝇道人悲鸣中一声轻呼。

  “嗡!”

  却看到,蝇道人胸口,陡然一股黑光冒出,撕裂了蝇道人的胸膛,顿时直冲不远处在枯败中的蚊道人胸膛。

  “嗡!”

  黑暗之心入了蚊道人体内,蚊道人那已经虚弱待死的身体,好似瞬间注入了无限活力一般,快速恢复之中。

  “放肆!”尸虫天魔的怒吼声顿时传来。

  蝇道人身体猛地一颤,在快速枯败起来。

  “哈哈哈,尸虫天魔,你想傀儡我,我就是死,也不会将我一切给你的!”蝇道人面露狰狞的大恨道。

  “常明,混元珠还你,还有血巫之神,好生炼化,好生炼化!”蝇道人虚弱的吐出混元珠,顿时射向常明之处。

  “嗡!”

  瞬间,钻入了常明的眉心之中。

  “你!”常明一颤,感觉周身顿时充满了一股诡异的力量,眉心之中,血巫之神更是冒出滚滚血色力量涌入常明体内,常明感觉全身都在受到巨大的滋养一般。

  “蝇道人,你疯了!”尸冢天魔暴怒的声音传来。

  蝇道人居然将全部力量,送给了常明和蚊道人。

  “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收了一个徒弟,常明,为师教导无方,只能最后赐你这血巫之神了,有些秘密,即便蚊道人也不知晓,混元珠,融入血巫之神,却是净化了血巫之神,血巫之神将成无主之神,谁融和,就能炼化它,成为自己的神。神,就是人的第七魄。只有拥有第七魄,才能冲击上天宫大圆满。常明,好自郑重!”蝇道人虚弱道。

  常明周身冒出一股股血光,一挥手,四周冒出一片血海一般。顿时,大量血海包裹起了蝇道人。

  “师、师尊!”常明脸色一僵。想要逼出蝇道人眉心的尸虫,但,尸虫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其脑袋中传来尸虫天魔暴怒的声音。

  此刻,蚊道人也缓缓恢复了,周身冒出一丝丝黑色火焰。

  “蝇道人,你,你将黑暗之心传给我?”蚊道人惊讶的看向蝇道人。

  要知道,蝇道人和自己一样,他没了蝇之心,他也要死的啊。

  “蚊道人,斗了这么多年,我终于赢你一次了,哈,哈哈哈!”蝇道人虚弱的笑道。

  “你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我还你蝇之心!”蚊道人焦急道。

  虚弱的蝇道人却是一把抓住蚊道人的手:“来,来不及了,我毕生的对手,珍重!”

  “轰!”

  却看到,蝇道人的脑袋,轰然间爆炸而开。

  “不要!”常明、蚊道人顿时惊叫而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执掌乾坤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斗罗大陆

观棋其他小说:长生不死盖世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