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0章 :都在行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不知何时,天道盟各个成员的住处已经被一群陌生的死士包围,当众人回来之后,终于彻底醒悟,天道盟的天……就如同神农谷一般,要变了。

  “还有谁有不同意见么?”

  见无人作答,杨嚣放声大笑:“既如此,那么……杨某做主,罢免……”

  “等一下!”

  叶澜的声音传了过来:“叶某有意见!”

  “你说……什么?”

  “我说……我有意见,你听不懂?”

  “呵……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叶澜,杨某已经忍你很久了,没有神农王在,谁也调遣不了最恐怖的野人军团和变异黑龙雕空骑,失去了这两大依仗,神农谷就如同没有了牙齿的老虎,吾等连起手来,难道还需要你做内应?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说到这儿,杨嚣似乎想起什么:“唔……你是想说那个空间法师?没错,就算现在,杨某依然视空间法阵为头等大事,可……莫非你真的以为,我们没有办法对付她?没有办法逼她就范?”

  “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依仗?”

  杨嚣不屑的说道:“现如今,杨某便可以告诉你,你被天道盟开除了……今日之后,你不再是天道盟成员,也不受我天道盟庇护,如果你识相,就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免得我灭了神农谷后,找到你……”

  “你可能弄错了。”

  叶斌不以为意:“叶某根本没有什么依仗,但是我还要说,何盟主的地位不容动摇,此事,我不同意!”

  “凭什么?”

  杨嚣的声音代表着众人的疑问,虽然大家都十分不爽,但势必人强,杨嚣和卫云早已控制了一切,没看就连何青青都没有做声么?你凭什么?

  “凭……我是神农谷的人,我是神农谷的将军,我现在就可以去告诉贾军师,去告诉貂蝉王妃,去告诉野人军团……说襄阳城周家大宅藏着一群反贼,他们密谋颠覆神农谷,唔……对了,还有人说他已经控制了襄阳天牢……你们说,以贾军师等人的睿智,在知晓了你们的身份后,会不会暂时搁置恩怨,先将你们剿灭?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瓮中捉鳖!”

  “你!”

  杨嚣不可置信的怒吼了一声:“你敢?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难道你忘记了当初的誓言?你若敢背叛我们,必被反噬!”

  “是啊!”

  叶斌呵呵一笑:“那又如何?叶某早晚都要被你这鼠辈害死,临死之前,为何不先把你弄死?”

  ……

  杨嚣的呼吸显得有些粗重,显然是气得不轻,其他人也都是莫名的惊恐,若是神农谷真的对他们出手,就杨嚣那点儿人……恐怕连阻挡的资格都没有。

  “叶……叶兄不要冲动。”

  周胖子最是惊恐:“这……这……有话好好说,周……周某一直都是拥戴何盟主的。”

  “是啊,叶兄你是我们自己人,怎么能……窝里斗?”

  “哈哈,这个玩笑不能开啊,我们……”

  “叶某没有开玩笑。”

  叶斌的声音非常阴沉:“他杨嚣敢做初一,叶某便敢做十五,若是逼急了我,大家便同归于尽吧。“

  “咳!”

  卫云干咳了一声:“那个……其实杨副盟主只是和叶兄弟开个玩笑,不用当真,青青哦不,何盟主的地位,谁能够动摇?卫某第一个不同意!”

  “对,我们坚决拥护何盟主,绝不敢有二心。”

  叶斌冷笑了一声:“姓杨的?你认为呢?”

  “哼!”

  杨嚣冷哼了一声,便脱出空间传讯戒,方才那些话,显然是不作数了,何青青叹了口气,这一刻,她对杨嚣卫云彻底失望,心底里的那丝愧疚,也泯灭无形。

  “方才杨副盟主说要等一个人,想必……卫副盟主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见何青青不再称呼自己卫大哥,卫云苦笑了一声:“是司马懿。”

  “竟然是他?”

  何青青有些意外的说道:“他要来襄阳?”

  “不错……”

  卫云也不隐瞒:“谁也没预料到神农王会出事,但既然有了机会,我们就要抓住,司马懿并非孤身前来,他的身后,还有着一个恐怖的势力在支持,至于是什么势力,我真的不能说,也不敢说。”

  似乎是怕叶斌激动,他解释道:“他们已经谋划很久了,包括我们天道盟,晋朝,江东,都只是一部分,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出手的时机,一旦我说出来……不只是我,我的家族,我天道盟的所有人,都会死……包括叶兄你在内……在华夏,恐怕也只有神农王和曾经的魏王才能够让他们忌惮了。”

  何青青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一变:“他们?”

  “你猜到了?”

  卫云苦涩的说道:“其实我们都是棋子,杨兄如此热衷空间法阵,对付神农谷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愿意被别人操控。”

  “好了。”

  何青青似乎也有些忌惮:“我明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等司马懿到了再说,诸位各司其职,其他的都不用理会。”

  “叶某也告辞了。”

  叶斌的声音越发的虚弱了:“何盟主这边若有事,叶某相信,神农谷会你卫兄你惧怕的那个势力更让你恐惧……纵然,它即将分崩离析。”

  “叶兄……放心。”

  卫云有些无奈,谁也没想到,这个叶澜竟然会如此维护何青青,更是以自己的性命做赌,简直是个疯子。

  从空间传讯戒中脱出,叶斌显得极为疲惫,他全身上下都包裹着布条,离远了看去,简直就是一具木乃伊,直挺挺的躺在那里,眼神空洞,好像已经失去了神智。

  “你这样不爱惜自己,何时才能够恢复?”

  华佗脸色有些难看:“你是病人,就得有个病人的样子。”

  一旁的张仲景嘴角抽搐,整个神农谷,敢和叶斌这么说话的,除了满宠之外,恐怕也就只有自己这个不要命的老朋友了。

  “是,是……”

  叶斌空洞的眸子聚敛了些许光彩,还没说完,便被华佗打断:“别说话,你现在精气神都已经尽皆于无,刚刚又耗费了仅存的灵魂力,好生修养吧,若再这样……华某……也无回天之力了。”

  “最后一句。”

  叶斌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强自说道:“帮我转告文和,机不可失,放手为之,是非成败,就在此一举。”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