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5章 :御龙破天再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杀!”

  城下两侧林中,突然涌出数千人包抄而至,一个个杀机滔天,毫不犹豫的向孙策杀来。

  “杀了他!”

  听到漫天的喊杀之声,孙策的脸色终于变了,重戟遥指,喷吐的戟芒,横扫而出,漫天的箭雨,竟然被他尽数拦下:“孙仲谋,你敢引来外人?”

  孙权哈哈大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大兄,这些人可不在乎你是谁,今日……你必死无疑!”

  一个头戴白巾,身披锦袍,横眉微微挑动的年轻人施施然的走了出来,对着孙权施了一礼:“恭喜吴王,成就大业。”

  “同喜,同喜!”

  孙权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子上,此事都仗汝父之助,他日必有厚报。”

  那年轻人谦虚的说道:“若非吴王算无遗策,吾父就算相助,也无济于事。”

  “哈哈!”

  孙权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待我整合江东,便修书一封,公告天下,你我两国结盟,永世不弃。”

  “小侄能否冒昧的问一句……”

  那年轻人看了一眼庞统,这才对孙权说道:“吴王打算何时发兵?”

  “最迟三日。”

  “出兵几何?”

  “百万!”

  孙权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数量有些不靠谱:“想要收服吾兄旧部,并非一时之功,非孤不愿,百万已是极限。”

  “这样啊……”

  那年轻人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意有所指的说道:“其实……并不一定要让他们归心,吴王也可以借刀杀人……”

  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住:“呵呵,小侄也不过是随意一说,百万已然不少,吾父必不会介意。”

  “借刀杀人么?”

  孙权抿了抿嘴唇:“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哈哈,鼠辈来啊!”

  此时,城下孙策脚下已经多了数百具尸体,他方圆十米内,竟然空无一人,那些士卒尽皆有些胆寒,一时间不敢上前,那年轻人眼神一冷,举起了手中令旗:“杀了他!”

  “杀!”

  孙策狂笑出声,不退反进,一杆重戟,轰然砸下,那无边的伟力,使得前方地面瞬息间出现了一道裂纹,紧接着,他双腿弯曲,整个人直冲天际,身后一条条神龙浮现,手中重戟也变得虚幻了起来,身形不住高涨,龙吟之声漫天。

  “御龙破天戟?”

  孙权脸色有些难看:“这不是神农王的绝技么?”

  那年轻人也被这一式惊到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如此勇武,当世几人可敌?”

  人戟合一,伴随着龙吟和他的狂笑,孙策如疯魔般,脚踏虚空,呼啸的重戟宛若游龙,所过之处,如割麦子一般,无人可挡,瞬息之间,竟然冲出了数百米的距离,这才缓缓停下,露出了本来的身形,此事,他后方已经空无一人。

  “孙仲谋,此乃我江东内事,你竟引来外贼,今日之后,吾必杀你。”

  孙权脸颊铁青:“快杀了他!”

  那年轻人也急了:“上啊!”

  孙策却没有继续逞匹夫之勇,大步流星的向后撤去,一步数十米,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追的上,很快,便失去了踪迹。

  “该死!”

  孙权气的浑身发抖:“他怎么会这么强,他怎么会御龙破天戟,难道传闻是真?他真的得到了霸王的真传?”

  一旁的年轻人也是面色发黑:“汝兄太强,不似凡人,吴王还需早作打算。”

  孙权一呆,旋即有些惊惧的后退了一步,双腿发软,险些再到在地,还亏了庞统眼疾手快,将他扶住:“主公这是担忧什么?”

  “呵……”

  那年轻人冷笑了一声:“伏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真是好笑,你身为吴王谋士,难道连孙伯符逃走的后果都看不出来么?”

  “他逃走了?”

  庞统一怔:“谁说的?我早已安排死士,路上截杀,任他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逃脱出去。”

  “什么?”

  失魂落魄的孙权大喜,抱住庞统的肩膀:“你说的是真的?”

  “怎敢欺瞒?”

  庞统微微一笑:“小霸王之勇,天下皆知,凭司马兄这点儿人,就想要他的命?真是好笑。”

  那年轻人眼眸显得有些阴霾,方才他说庞统好笑,现如今,却被回敬了过来:

  “庞先生果然算无遗策,可……你方才的话,在下可以认为是对我司马家的挑衅么?”

  “你这么想也是可以的。”

  庞统眯着眼睛看着他:“司马昭,多学你父亲的隐忍,你还太嫩了。”

  “你!”

  “好了好了!”

  孙权有些担忧的制止住针锋相对的两人,对庞统说道:“他如此强大,什么人能拦住?”

  “呵,主公勿扰,据属下所知,孙伯符的御龙破天戟与神农王还有不小的差别,并没有得到霸王的全部真传,威力虽然强大,但每次施展,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现如今,十成战斗力恐怕也只剩下五成……不足为惧了。”

  “太好了!”

  孙权大喜过望:“若能抓住他,孤必有重赏。”

  离开了乌伤县,孙策的脚步慢了不少,眼眸中的杀气渐渐敛去,脸颊显露出不正常的红润,一口鲜血喷出,扶着大树,喘息不止。

  过了片刻,才将伤势压制,刚要起身离开,却发现,前方有一个人影。

  “是……你!”

  孙策的眼神显得无比凝重,持着重戟的大手,都不自觉的紧了紧。

  “奉军师之命……送吴王一程。”

  那人持弓而立,遥指孙策:“请吴王出手!”

  “是神农王让你来的?”

  “主公并不知情!”

  “那是贾诩喽?”

  “不错!”

  “很好……”

  孙策周身气势节节攀升:“能够和神农谷第一名将交手,倒也痛快,只是,你确定能够杀的了我?”

  那人沉默了片刻:“若吴王全盛时期,想要留下吴王,自然是办不到的……”

  言外之意,显然是可以留下现在的孙策。

  孙策哈哈大笑,竟不否认:“黄将军……孤有一事相求。”

  那人正是神农谷的黄忠,他叹了口气,气息牢牢锁定住孙策的要害:“吴王请说。”

  “看在你我当初在神农谷的交情份上,能否全力出手?”

  “吴王……走好。”

  破空之声响彻天地,黄忠的箭,就连吕布都必须慎重对待,孙策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整个人如同一根钉子般扎在原地,没有妄图躲闪,一戟劈点出,戟尖刺在那利箭之上,发出刺耳的轰鸣,无边的气浪以其为中心,四散而出,他发髻散乱,在风中飞舞,第二支利箭,紧随而至。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