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8章 :办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孤不行那匡扶汉室之举,这天下,本来就应该是我江东人的。”

  孙权高举双臂:“是孤的,是你们的,是我们所有人的!”

  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他确实很有吸引力,不少士卒都有一种心神激动的感觉,就连孙策的部下,都显得有些动摇。

  “想当年,霸王分封天下,四方诸侯莫敢不从,那是何等的盛况?孤不敢与先人并列,但却也愿意继承霸王的遗志,兴我江东,让世人记住,我们的名字!”

  周瑜知道,孙权本来就是江东的主人之一,自家主公不出现,他又有铁劵再手,仅凭借自己的威望,根本不足以撼动。

  只因为……这并非是两个势力在交战,毕竟,他们都姓孙。

  在没有确实证据表明,孙权将孙策囚禁起来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有办法。

  真正让他心寒的是,孙权既然有此底牌,死的孙策对他来说,才更符合利益……那么,他最初的猜测便已经完全颠覆,他甚至不敢去想,自家主公到底有多少生还的可能。

  “大都督怎么办?”

  黄盖悄然来到周瑜身边:“只要能够救出主公,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老朽这条命都是主公救的,只要大都督你一句话!”

  程普提着重刀,杀机四溢,他们显然不会先普通士卒那般被迷惑。

  “是啊,主公不在,大都督您说怎么办吧?”

  众将都十分焦虑,孙权这一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哎!”

  周瑜叹了口气:“诸位的心情周某都了解,我比谁都着急,可现在……你看看我们的士卒,还有战意么?”

  他环视了一圈,低声说道:“不是他们不忠诚,只是,孙权也是老主公的后代啊!”

  见程普面带怒色,周瑜没有解释,镇定的说道:“不过,我们并非没有翻盘的机会,你们难道忘了,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谁?”

  “小郡主?”

  “不错!”

  周瑜呵呵一笑:“郡主不但是咱们主公的心头肉,还是老太君的掌上明珠,在这江东,论及威望,纵然是主公在老太君面前,也差了半筹,只要她老人家开口,我们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那现在?”

  黄盖咬着牙:“现在怎么办?主公生死未卜,我们难道要撤军?”

  周瑜苦笑了一声:“已经来不及了,那孙权是打算将我们连皮带骨头都吞进去,现如今,群情激奋,想要全身而退,谈何容易?为今之计,只能够暂时虚与委蛇……见到老太君后,才有救出主公的希望。”

  “都督。”

  程普在江东资格极老,言语间,自然没有许多顾忌,他盯着周瑜:“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都督指教。”

  也不等周瑜接话,他便自顾自的说道:“主公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吾等应该何去何从?现如今投了贼子,他日还如何脱身?还如何为主公报仇?”

  “……”

  周瑜没有回答,他也回答不了。

  “哼!”

  程普冷哼了一声,向天抱拳:“说句大不敬的话,伯符和仲谋都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他们的脾性我一清二楚,若仲谋曾经没有暗害伯符,那么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儿,你我等做臣子的,理应两不相帮,可现如今,呵呵,老夫已经不拿他孙权当孙家人了,让我投贼?休想!”

  “老将军息怒。”

  “不要说了。”

  程普大袖一拂:“都督可以顾全大局,老夫不能,现在,老夫便召集手下,与那孙权同归已尽,来人啊。”

  “在!”

  程普身边还是有一些亲信没有如同普通士卒那般对铁劵敬畏的,他们簇拥着程普,向中军走去。

  黄盖犹豫了一下:“老程?等等我,咱们一起!”

  “哈哈,那就一起!”

  程普哈哈大笑,推开了跪在地上,高呼霸王的士卒几个士卒,双目发红:“谁愿与本将去救主公。”

  除了百余亲卫之外,其他士卒都有些茫然,不知道程普要做什么。

  “那贼子!”

  程普指着城头上的孙权:“就是囚禁主公的凶手,汝等难道想要投贼?”

  一阵沉默,竟然没有几个人响应,其中的一个士卒犹豫了许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军?不是说,主公是被神农王的人围困了么?我们为什么要去乌伤县?”

  “是啊……”

  将士们显得有些迷茫:“我们去乌伤县做什么?”

  程普气不打一处来,他不相信这些士卒不知道自己的意思,可他们却故作不知,这是为什么?

  他不明白,黄盖也有些蒙了,只有紧随而至的周瑜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个场景,他早有预料。

  这场战争,对于士卒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

  打来打去,都是江东内斗,而且,两方势力还都是孙家人,本来,他们的战意就不是很强。

  再加上孙策不在,孙权作秀,以铁劵为最后一根稻草,使得士卒们的战意彻底消散,纵然佣兵百万,可没有战意,也没有丝毫用处。

  “我……我愿意跟着您!”

  可就在此时,有一个士卒站了出来:“俺知道,主公一定来了这里,俺愿意去!”

  “我也是!”

  “算我一个……”

  稀稀落落,大约能有两三千人站了出来,他们目光中带着犹疑,但最终还是坚定的站在程普身后,这让程普黄盖等人有些欣慰的同时,又显得非常失落。

  百万大军,竟然只有这么点儿人愿意出战。

  这在平时,显然是不可想象的。

  “走吧!”

  程普落寞的拍了拍黄盖的肩膀,目光中已带死意:“用我们的鲜血,激发他们的斗志!”

  “好!”

  黄盖浑身一震,旋即似乎想通了什么:“大妙!”

  周瑜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这是唯一的办法,他早就想到了,可却……不能说。

  两千多将士的阵型显得有些散乱,他们甚至还没做好牺牲的准备,可程普却毫不犹豫的大喝了一声:“狗贼,出尔反尔,无耻小人,我程普纵死不降!”

  程普也没有骑战马,只是厉吼了一声,便冲向乌伤县城,看得孙权眉头大皱。

  “这老家伙找死?那就成全他,来人啊,放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