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8章 :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三楼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很小,一目了然,只有一个大厅,两个厢房,最右面的厢房里隐藏着几个人,而最左边的,正是他灵魂力无法探查的那个房间。

  叶斌并没有马上前去探查,在他的灵魂感知中,那几个人已经快要从右厢房中走出来了。

  嘎吱。

  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木楼中显的非常清晰,第一个走出来的叶斌竟然见过面,正是那琉球国的左丞相。

  他呵呵一笑,对着叶斌抱了抱拳:“我们又见面了。”

  对此,叶斌并不是感觉特别意外,他只是漠然的盯着那人的身后,直到几个琉球武士走出来之后,他终于确定,自己想要等的人并不在这里。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叶斌眯着眼睛:“荀彧呢?他怎么没来?”

  “荀尚书人贵事忙,哪有时间处理这种小事?本相为之代劳,难道还不够么?”

  叶斌有些奇怪:“你们琉球国……不是要灭国了么?”

  “呵,正因为如此,才要杀了你。”

  左相以为叶斌想要拖延时间,冷冷的说道:“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必死无疑,不要挣扎了,只要你死了,荀大人便会游说魏王出兵,救我琉球,死你一人,救我百万子民,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我大概明白了。”

  叶斌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左相:“从最开始,你便知道叶某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你故意与他合谋,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

  叶斌指了指直缩脖子的老管家,呵呵一笑:“荀彧一定对你们承诺了,只要杀了叶某,你们便会得到难以想象的好处,只是可惜……你并不知道叶某的身份,也不知道这一切对你,对你们国家来讲,意味着什么。”

  “巧舌如簧,你是什么人,和老朽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我不知道是谁对你们琉球国出手的,不过从今日起,神农谷将会对琉球全面宣战,不占全境,誓不罢休,而这一切,都因为你……就算你只是一把刀,一把荀彧想要接我手,折断的锈刀。”

  “哈哈。”

  左相大笑了一声,从身后的武士手中接过权杖:“你能够代表神农谷?荀大人为何要杀我?真是胡言乱语!”

  “因为……你死了,他就不用为难,用什么理由去拒绝出兵了,而且,这一切,都会被算在神农谷的头上,虽然你们对神农谷没有任何威胁,但叶某多一个敌人,对他来讲总是好的。”

  左相觉得叶斌已经疯了,将权杖举了起来:“审判你的灵魂,你将永世不得超生。”

  叶斌感觉一道微弱的灵力直接钻入自己的脑海,可还没等他作出反击,那灵力便被自己的灵魂力所击散,这让他有些无语,神情也显得有些呆滞。

  “能够让本相施展灵魂审判,你也可以值得骄傲了。”

  叶斌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骄傲的,他还想着左相能有什么绝杀,可等了好久,左相只是站在原地,也不再有所动作,就在叶斌不耐烦,准备出手的时候,左相终于开口了。

  “行了,此人已经变成白痴,你们几个去把他的脑袋割下来。”

  这一幕看得老管家直翻白眼,他虽然对叶斌的战斗力没有一个直观的认知,但他绝不相信,堂堂神农王,天下间的顶级强者,会这么轻易被干掉。

  “不用他们过来,本王过去。”

  叶斌是不愿意给荀彧当这个刀的,他几次三番的提醒左丞相,可是人家就不当回事儿,看来不出手是不可能了。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人便出现在了琉球左丞相之前,笑眯眯的抱着肩膀:“左丞相以为叶某不敢杀人?”

  “你……你怎么会没事儿?”

  左丞相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拿着权杖的手都有些颤抖,他知道华夏强人极多,但他以为,自己的实力怎么着也能够排在最顶级的那个层次,尤其是灵魂审判神秘莫测,乃是琉球国的国术,常人根本难以抵御。

  可这个人,竟然没事儿?

  “你到底是谁!”

  “他到底是谁!”

  左丞相退到了武士中间,指着叶斌,问老管家:“此人绝非无名之辈!”

  老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因为,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自己的性命,可能不会有人管了。

  “是神农谷……的……神农王。”

  “啥?”

  左丞相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那双满是褶皱的老脸,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慌:“你没开玩笑?你们让本相对付的人竟然是神农王?”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个人敢大言不惭的说神农谷要灭了琉球国,特么的……

  自己都打到人家老大头上了,还不灭了琉球,真当神农谷好欺负?

  再想想,北魏都被打得跟孙子似的节节败退,左丞相感觉人生都灰暗了。

  在老管家说出叶斌的身份之后,这座木楼便有了变化。

  在常人眼中,似乎还是那样。

  可叶斌的感知里,整个木楼,都活了。

  一道道肉眼难以看到的符篆在木楼的各处流动,恐怖的法则气息,渐渐的组成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阵势,尤其是,当他发现,这法则之力组成的阵法木楼,竟然与华夏那已经断裂的龙脉有些许联系,他的脸色终于郑重了许多。

  光华缭绕,一道道符文飞舞,每一个人,都好像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束缚在了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琉球左丞相大喊出声:“为什么会这样?”

  “这还看不懂?”

  叶斌眯着眼睛:“不过这种手段,叶某感觉,似乎不像是荀彧弄出来的啊。”

  阵法拥有法则之力,他早就一清二楚,也并无顾忌,再强的法则,也不可能被神农草的叶片强,可是真正让他意外的是,阵法竟然连龙脉都有所联系。

  所谓龙脉,乃是华夏气运之根。

  龙脉断,则皇室亡。

  可若龙脉毁,那就是华夏亡了。

  他不认为荀彧会丧心病狂的以龙脉之力来对付自己,这种手段,似乎更像……是那个小皇帝干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