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阴谋诡计和绝对实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王爷!”

  老管家的声音都在发颤:“这……这是怎么了?”

  “我且问你。”

  叶斌传音给老管家:“此事到底谁是主谋?”

  “荀……荀大人。”

  “很好,既然不说实话,那么你就等着被这阵法斩杀吧。”

  老管家也不说话,只是神情中的挣扎越来越明显了。

  “荀大人,您在做什么?我们不是约定好了么?为何连我们也被困在这里?”

  左丞相有些慌了,大声喊道:“放我们出去,你我两国世代交好,可不能因此而破坏彼此的感情啊。”

  除了空荡荡的回音之外,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木楼中的气息也越来越压抑,除了叶斌一副淡然的样子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惊恐之色。

  叶斌负手而立:“引龙脉而地动,这是让叶某自己选择?”

  他眯着眼睛,看来,那个人是真的很了解他,甚至算计到了,这座阵法未必能够将他杀死,还给他留了一个选择题。

  若是他全力以赴,破阵出去,自然不难,可这样一来,连接的那一段龙脉也必然损毁,华夏国力必降,影响的不只是神农谷,包括整个华夏的所有势力,都会削弱不少。

  尤其是在这种异族入侵的时候。

  他若敢这么做,必被千夫所指。

  但若是不反击……叶斌恐怕就会被慢慢消磨,直到内息消散,便会彻底成为废人。

  “陛下,你不能这么做!”

  老管家仍旧没有开口,但左丞相却忍不住了:“外臣帮您铲除异己,甚至对付荀大人,可你竟来我都想杀?”

  “果然是他。”

  叶斌呵呵一笑,再不看老管家一眼:“刘协,你与本王也算是老交情了,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看着,你不亲眼看着本王死去,你绝不会放心的。”

  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一个人影浮现,这人影并非实体,看上去若真若幻,身着五爪金龙黄袍,不是刘协又是谁?

  他一只袖袍空荡荡的,阴冷狠毒的望着叶斌:“朕就知道,你会猜到的。”

  “我以为你死了。”

  叶斌眯着眼睛,将灵魂感知散发到了最强,却依旧没有发现刘协的真身。

  “你还没死,朕怎么舍得死?叶斌啊叶斌,你还真是死性不改,朕听说,你又把朕的爱妻偷走了?”

  叶斌冷笑了一声:“若本王是你,绝不苟延残喘,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住,还得被仇人所救,现如今,竟还有脸提起,我真是很奇怪,你到底是不是皇族中人。”

  “你想激怒朕?”

  刘协变得聪明了许多:“朕知道,你是强者,你想要抓住朕,破开这个阵法,可是朕偏偏不如你的意。”

  “你做这些事情,荀彧知道么?”

  问完这句话,叶斌便后悔了,他摇了摇头:“你以为他是不知道的,但是他一定知道……这么大的动作,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或许只是刻意纵容,但他应该没想到,你竟然会丧心病狂的以一国之运,来要本王的性命。”

  “哈哈!”

  刘协放声大笑:“他?左右摇摆,心志不坚,还自称大汉忠臣,若想靠他恢复汉室荣光,朕还不如死了算了。”

  叶斌摇了摇头:“把阵法打开,本王可以不为难你,让你多活几日。”

  “叶斌啊叶斌。”

  刘协好笑的说道:“朕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妄想朕会被你说服吗?别说这阵法你根本破不开,就算能破开,以你那性子,也不敢破,你敢拿整个华夏的兴衰与朕做赌吗?这就是为什么,你只是贱民,而朕,生来便是黄家贵胄的原因。”

  叶斌冷冰冰的说道:“这天下,就真的姓刘?这天下的所有东西,都是你们刘家的?连龙脉都可以让你拿来做赌注,而丝毫没有愧疚?”

  “瞧你说的,多么大逆不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什么不是朕的?朕拿来用,又有什么不对?”

  “话不投机半句多。”

  此时的法则之力,已经强横到了几乎要从虚空中浮现出来的地步,就好像有一根根大筋,将他们死死勒住,让人喘不过气来。

  老管家最是弱小,他双眼如鱼泡般凸出,整个人,仿佛随时都会爆裂开来,极为恐怖。

  “王爷救我,我一旦死了,那天夜里你布置的秘密,必然会天下皆知。”

  老管家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嘶吼出声,这也是他最后的底牌,敢于和叶斌抗衡的底牌。

  叶斌的脸色终于变了,他不在乎这是一场局,他也不在乎杨彪是否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了,他真正在乎的是御马场传送法阵的安全。

  但他却一直没有提。

  因为他不确定,老管家到底知不知道那是传送法阵,到底有没有对别人说。

  可现如今,他终于确定,此事,老管家一定告诉别人了,或许就是刘协……或许……

  他脸色难看,竟没有救老管家的意思,反而负着双手,一步走出了法则所制造的牢笼,而随着他的走动,周遭法则根根破碎,竟然没办法伤及他半分。

  刘协大惊失色,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

  “这阵法一定是超脱者布置的。”

  叶斌一巴掌拍碎了老管家的天灵盖,仰望刘协:“也不只是哪位,竟然和你勾结,想要害叶某!”

  他哈哈大笑,声音突然增强:“到底是哪位强者,难道还不敢出来与本王一见?”

  叶斌的声音回荡在阁楼之中,嗡嗡作响,震得那几个琉球武士七窍流血,可却没有任何人回答。

  似乎他的判断有误。

  “缩头乌龟!”

  叶斌冷笑了一声,不再管那或许存在的绝世强者,一步一步向半空中的刘协走去,那破碎的几乎无法形成力量的法则之力,让刘协彻底陷入了惊慌之中。

  “若是你背后那人出来,或许还真能够斩杀本王,可他既然没有胆子,只派你来试探,那就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刘协的虚影瞬间消失,他甚至连一句狠话都没有放出,显然,他是真的怕了。

  轰!

  轰!

  轰!

  随着叶斌三拳砸出,那一直没有打开的厢房豁然开朗,里面关押的正是他苦苦寻找的杨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