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9章 :有种你别回来啊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此事……”

  叶斌对九幽玄龟已经很信任了,当时若非九幽玄龟拼了命保护他,他也绝不可能活到现在,就算那时候九幽玄龟有些目的,也足以让他拥有足够的感激。

  “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叶斌对空间宝物的了解,超过了任何一个人的想象,在次元戒那个不稳定的生命空间中,他的意志,便可以操控一切,包括生死,而这死灵宗的圣器既然与次元戒关系密切,自己再去撩拨死灵宗的那个弟子,岂不是自寻死路?

  更别提,那人本身就是个超脱者。

  无论是天岐还是九幽,无论他们恢复实力之后强大到什么地步,现如今,也不可能是死灵宗弟子的对手。

  “确实不容易,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九幽耐心的解释道:“次元圣殿与次元宝戒不同,它的内部空间不受主人的操控,至少……死灵宗的弟子是不可能感知到一切的,否则,当你带着次元戒出现的瞬间,他便应该知道了,你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叶斌一想也是,既然次元戒与次元圣殿同出一体,没道理相差这么多啊。

  “而那死灵宗最强大的依仗,神鬼骷髅,只要被天岐解除,那么……你便有了机会。”

  说到这儿,九幽才有些感慨:“不得不说你的运气很好,死灵宗之所以如此强大,就是因为有着次元圣殿的原因,若非因为此地灵力可以滋养神魂,死灵宗的神鬼骷髅,也不过就是普通的骷髅,根本不可能吞噬万物进化己身……而且……八岐并没有说实话,就算在死灵宗,拥有神鬼骷髅的也绝对是少数,本座听说,死灵宗宗主极为溺爱自己的儿子,为此,甚至以绝强的力量,帮他儿子炼化次元圣殿,这样一来,只要他足够小心,就算在强者林立的远古大陆,也只有他父亲那种层次以上的强者,才能够杀死他,而若是你将次元宝戒与之融合一起,就算是灵光尊那种至强者,也无法找到你……”

  “所以说,这个死灵宗弟子,应该就是那个什么宗主的儿子?”

  “不错!”

  九幽玄龟低声说道:“这一切天岐应该早已看出,他必然不怀好心,你自己要小心点儿……实在不行,便释放次元斩,破开这个空间,利用次元闪,或可逃脱。”

  叶斌暗暗点头,在明白这里是一件类似次元戒这种宝物的地方之后,他便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必须暂时与天岐合作了,否则,想要出去,可能性极低。

  “当然了,你也要小心次元圣殿的拥有者,他的手段,应该不仅仅是这件圣器和神鬼骷髅……”

  “嗯。”

  用屁股想,也知道死灵宗宗主的儿子肯定强大的不可一世,绝非天岐所说的弃子那么简单,而且,恐怕天岐也是在打次元圣殿的主意,自己想要从中得利,难度根本无法想象。

  但他却别无选择。

  好在,那死灵宗宗主的儿子应该不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至于说他和瓦丽莎等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暂时还无法推测。

  与九幽玄龟的对话虽然很长,但灵魂的交谈其实只是一瞬,天岐根本不知道,这一瞬间的功夫,叶斌便与它的老熟人又过了一番交流,更是知道了他的目的。

  “怎么样?”

  天岐见叶斌的眉头渐渐舒展,有些期待的说道:“小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你真的不想救你二哥?”

  “我不相信你。”

  叶斌心里已经答应了,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本王对这里一无所知,所有的一切,都是听你自己叙述在,怎么确定你没有骗我?”

  “老祖我已经和你签订契约,同生共死,你还怕什么?再说了,若是想要试探老祖所说真假,你可以先等等看,跟在那独角兽身边,是否真的不会受到攻击。”

  叶斌沉默了一会儿,才艰难的点头说道:“暂且信你,不过你做什么,都必须提前告诉本王,否则,我宁愿放弃计划,也不会再配合你。”

  “放心放心。”

  天岐眼睛转了一圈,干笑着说道:“咱俩已经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骗你对老祖我有什么好处?你看……老祖说的话应验了。”

  顺着天岐的目光,叶斌正好看到疯狂向这边跑来的瓦丽莎等人,而他们身后,烟尘滚滚,仿佛有一队恐怖的骑兵追赶,让人望而生畏。

  “哈哈,一群脑残。”

  天岐毫不客气的大笑出声,指着最前面的林姓青年:“有种你别过来,回去呀,回来做什么?你不是挺狂吗小子。”

  林姓青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向这边狂奔,瓦丽莎带着那些惊恐的侍卫,更是不敢有丝毫停留。

  这时候叶斌才看清楚,烟尘之中,竟然是一群类似紫麟龙驹的角马,只是它们身上的鳞片是黑色的,气息中夹杂着难掩的死亡气息,虽然只有不到一百的数量,却已经可以让众人逃命了。

  瓦丽莎等人的速度不慢,可是比之那群类似紫麟龙驹的角马却相差甚远,只是几个呼吸,便被角马群追了上来,最靠后的三个侍卫瞬间被撞成肉泥,连带着瓦丽莎都发出一声惊呼。

  “王爷救命。”

  叶斌却没有任何动作,他并不欠琉球国什么,更是清楚的感知到那群角马的强大,哪里可能仅仅因为怜香惜玉,就将自身陷入险境?

  角马越来越近,瓦丽莎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它们刺鼻的气味,林姓青年咬着牙,脚步一错,速度竟然提升了两倍,虽然还不如那群角马,但却足以与瓦丽莎等人拉开了距离。

  “林弟你……”

  瓦丽莎不可置信的看着绝尘而去的林姓青年,目光中带着难掩的失落和绝望,脚步也为之一顿,很快,便感觉无数道恐怖的气息锁定了她的娇躯,她知道……下一瞬,自己便会被那角马群踩踏成肉泥。

  “嗷!”

  就连叶斌都以为瓦丽莎在劫难逃的时候,那独角兽突然发出一道似金铁交击的声音,极为刺耳,却让那群恐怖的角马,骤然停了下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