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1章 :被俘和死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阿三死了……”

  小青年满脸菜色,浑浑噩噩的被父亲拉回了帐篷,侧着身子,勉强和自己父亲挤在一起:“母亲也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娘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爹带你去一次神农谷。”

  沉默了一会儿,他爹的声音幽幽传来:“你还记得你娘是怎么死的?”

  小青年眼中的迷茫少了一些,难掩的恨意蔓延出来:“爹,你难道不想报仇?”

  “想。”

  他爹没有任何犹豫:“爹比谁都想杀光这群杂碎,可是就算咱爹俩拼了命,难道就能杀了谁?你娘的仇,还报不报了?”

  “就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小青年咬着牙:“我忍不下去了,爹,阿三死了,下一个便是咱们了……”

  “还有机会。”

  他爹犹豫了一下:“你今年也十八了,若不是这该死的乱世,爹和你娘早就抱上孙子了……不过要是没这乱世,你娘……也不会嫁给爹……哎……”

  说到这儿,他叹了口气,满是血痕的手掌,摸了摸口袋,握住那颗冰凉的令牌:“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了,知道你娘为什么让咱爹俩去神农谷么?”

  再一次听到神农谷,小青年眼中露出向往之色:“也就那里还是人呆的地方……”

  “是啊。”

  他爹深吸了一口气:“你娘以前就是神农人,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身上挂着的都是金银坠,镯子都是玉的,你知道玉吗?那是王公贵族才能够享受到的宝贝,可是听你娘说……那时候在神农谷,就算是咱们普通人,只要肯努力,也能买得起,带的上。”

  “啊?”

  小青年显然没想到自家老娘竟然有这种来头,顿时惊呆了:“娘是神农人?爹……你太厉害了……”

  “嘿嘿。”

  他爹显得有些得意:“是啊,本来你娘是看不上老爹的,那时候的神农人虽然很平易,但骨子里却非常骄傲,而且他们那里的女人,骨子里都和外面不一样,离经……啥道来着?反正就是老招人喜欢了。”

  “爹……您讲讲娘以前的事儿呗?”

  “有啥好说的……”

  他爹的脸色有些暗淡,在裸露的帐篷中,月光之下,更是凭添了一层阴霾,一双粗糙的大手,狠狠的攥在一起:“我还记得那几个畜生的样貌,一辈子都忘不掉,爹老胳膊老腿了,去神农谷是不可能了,你还年轻,还有力气,你走……带着它。”

  他爹将那块令牌硬塞给他:“爹不会死,爹会活着等你回来,活着指认那几个畜生,你娘说,神农人都很护短,等你到了神农谷,就把这令牌交给那里的人,告诉他们你娘是怎么死的……然后来找爹……”

  “爹,咱俩一起走。”

  “爹走不了那么远……”

  他爹欣慰的拍了拍儿子的脑袋:“你去吧……这一路上,你会吃很多苦,也可能根本就逃不出去,被人杀死……可你要记住,就算再绝境的时候,都要记住,你背负的是你娘的血海深仇,你不能死……你必须,去神农谷,就算爬着,也要去。”

  “爹……”

  小青年有些惊恐,他长这么大,还没自己出过远门,虽然一直都期待着逃出去,可那是和他爹两个人,他不怕死,却害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

  他爹握着他的手:“我听说,那边火油不够了,今天晚上可能没多少火把,想要逃,只有今晚,这是爹画的路线图,这两年,爹一直在寻找逃出去的办法,顺着这个路线,向西走……别回头,出了扬州,再想办法打听神农谷的位置,爹没钱给你,这一路上,你只能靠自己……活下去,活下去……活出个样来。”

  “爹!”

  小青年抱着他爹痛哭失声,直到三更天,才悄悄的离开了帐篷,今夜果然没多少火光,按照他爹绘制的图纸,他竟然真的逃了出去。

  扬州到处都是敌占区,虽然离开了那片让他又恨又怕的田地,可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不敢走官道,小时候经常在这边玩,他爹绘制的图纸,虽然简陋,但却足以让他穿过几条小路,暂时脱离了被发现的危险。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小青年又饿又渴,好在,扬州水多,想找到淡水湖也很容易,只是……每一个淡水湖都是重兵把守,他根本不敢过去,只能够离得老远,捧一些树下的积水。

  水的味道很重,但他却嗅到了泥土和自由的气息。

  他突然感觉,逃出来是对的……

  就算死在这里,也比死在那片田地中好。

  因为他终于感受到了自由。

  “那边的小子,你是干什么的?”

  一个穿着奇异服饰,精瘦的三角眼男人正在接手,突然看到了鬼鬼祟祟的小青年,顿时叫喊了起来。

  很快,便有许多持着棍棒的,好似混混的青年人跑了过来:“王哥,怎么了?”

  “那边……那边有个原住民,去把他抓过来,肯定是从哪儿逃过来的,献给大人们,咱们今晚就能喝到肉汤了。”

  “抓住他。”

  肉汤的吸引力是无法抵抗的,纵然他们心里都清楚,那所谓的肉汤不过是滴了几滴荤油……根本没有半点儿肉沫,可对于他们来说,却仍旧是天堂般的享受。

  “别跑。”

  “小子,乖乖的站在那里,一会儿让你少吃些苦头。”

  七八个人持着棍棒追了上去,他们虽然也是满脸菜色,可体力显然比那小青年好不少,逃了一段距离,小青年便气喘吁吁,有些跑不动了。

  若非他心中的仇恨无法抹去,若非他还想着去那传说中可以活得像人一般的神农谷,他早就瘫软在地了。

  “啪。”

  可是,他的体力终究还是太差了,只是又跑了不到百米的距离,便被一个人扑倒在地,一巴掌扇到后脑勺上:

  “小……小子,敬酒不吃,吃,吃罚酒,看老子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追上来的那人也是气喘吁吁,怒意勃发:“先给他捆起来。”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不断挣扎的小青年捆成了粽子,这功夫,小青年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满脸鲜血,他死死的盯着那群人:“放开我。”

  “嘿嘿,现在原住民老值钱了……”

  其中一人干笑着,刚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看向小青年的后方:“快看,那边好像还有个人……”

  “是死人吧?”

  这年头死人并不稀罕,到处都是,可是,那人的衣裳虽然残破,面色惨白,但却不像是个死尸。

  “走去看看……要是活的,咱晚上没准能干俩原住民****。”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