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3章 :甄家客栈的两个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甄家客栈是神农谷的一道风景线,很多大商人都以能够住在这里为荣,尤其是现如今的甄家已经从当初二流家族蜕变成了整个华夏都排的上号的真正世家之时,连一些自负饱读诗书,经纶满腹的士子来到神农谷时,都以这里为首选的客栈。

  这段时间,华夏之外烽火狼烟,各个国家被打的支离破碎,许许多多的外国异人和原住民都涌入了华夏,其中有一些,更是不远万里想尽办法,在神农城安顿了下来。

  若非九州结界的出现,不难想象,只要华夏不亡,未来的一年里,整个华夏的人口或许都会翻三倍甚至更多,而神农谷的人口则有可能比以往多数十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满宠不得不颁布法令,限制外来人口购买房屋的权利,这也导致神农谷的住宅价格一升再升,仍旧是有价无市,一些逃难而来的大人物,在无法买到住宅的情况,只能够退而求其次,选择各大客站……

  作为龙头的甄家客栈,每日都是车水马龙,据说想要住在这里,更是需要提前三个月乃至更久的预约,才有那么一点儿可能。

  而今日,甄家客栈却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没有位置了?本座什么身份?哈哈,这真是本座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这两人的打扮都有些怪异,其中年纪稍轻,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那人穿着一身黑袍,一双眸子,显得有些阴霾,而开口说的这个中年人则大约四十多岁,一身教服,手持权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之辈。

  “本座也不为难你们,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我这里有一笔你们无法拒绝的买卖……”

  若是往常,这两个人装束如此怪异,自然会引起警惕,可这段时间,由于外来人口的不断涌入,虽然在神农谷的高压下,所有捣乱的都已经化为一片黄土,可每日还是仍旧有不少类似那穿着教服的中年人这种狂傲之辈出现。

  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酒楼吃饭的人们也不过是微微瞥了一眼,目光中带着些许怜悯,便又自顾自的与朋友们讨论着现如今的局势。

  这是什么地方?

  甄家客栈……

  那是传说中神农王女人开设的客栈。

  连神农谷的一些巨头们,想要宴请客人,都会选择此地,而且,他们对这客栈也没有任何怠慢,何况区区两个外国人?

  这与曾经的那个世界不同……在这里,只有神农人才是主人,华夏人也会得到优待,可异国人若是遵纪守法也就罢了,但想要仗势欺人,无论曾经有什么样的身份,都只有一个后果……

  “呵呵,这些日子倒是让满兄操劳了。”

  楼上陈宫和满宠正在吃饭,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陈宫淡笑了一声:“乱世当用重典,看来杀的人还是太少啊。”

  满宠一脸的愁容:“能够逃到华夏的异国人大多都是地主土豪,想要让他们遵纪守法,实在太难……而且,他们的涌入也让华夏的物价一涨再涨,连物资都显得紧缺了许多,只是……这些人我们却不能拒绝,毕竟……黄巾乱始,直至今日,我华夏人口已经十不存一,神农谷外,很多地方百里都杳无人烟,这些人的涌入,短时间内,或许会让华夏乱一阵子,可长久看来,确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满兄忧国忧民……”

  陈宫欲言又止:“可大战在即,总是要小心一些的。”

  满宠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陈宫的忧虑,但是人总要将目光放的长远一些,在其位谋其政,他是神农谷的大管家,战争这一块,自然有其他人负责,而他,则要考虑华夏的延续与发展。

  “这位阁下。”

  甄家客栈的店小二一脸笑意,虽十分恭敬,却并没有半点儿卑微之色,只是低声说道:“主家不在这里,若有什么生意,倒是可以预约掌柜的……”

  “瞎了你的狗眼。”

  那手持权杖之人打断了店小二的话:“本座带来的生意,又岂是你们掌柜的可以决定的?”

  “阁下勿急。”

  店小二不卑不亢的说道:“小的不敢代家主决定,若二位执意如此,我甄家酒楼可以为您二位联系客房,先在神农谷安顿下来,小的也会找机会禀告家主,最迟三日,便会给您一个答复。”

  “大胆!”

  那人终于怒了,一拄权杖,整个酒楼竟都颤了三颤,一缕威压笼罩在店小二的身上:“现在还需要本座等待么?”

  店小二脸色微变,可却没有太过惊慌,这段时间,很多异国强者都来到了神农谷,甚至几日前,还有超脱者在城外大打出手,但最终都没有翻起丝毫浪花,敢随便动武的,自然就要交给城卫军处置。

  “侠以武乱禁。”

  陈宫在楼上皱了皱眉头,对随时候命的随从说道:“去请子龙将军过来。”

  那随从眼中精芒一闪,几日前,那超脱者在神农城外闹事的时候,便是赵将军亲自出手镇压的,可这两个人,难道堪比超脱?

  满宠的脸色也凝重了许多,虽然他和陈宫都不是当世强者,可他们的眼力和感知却并非常人可比,那中年人虽然只是随意出手,却给了他们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种人物,自然不能等闲处之。

  “本座知道城卫军就在附近,甚至这酒楼里也有高手守护,可你万万不要以为……如此便可以对本座无礼。”

  那中年人只是随便向二楼和三楼撇了撇,便有几个隐藏在暗中的高手如遭雷击,一个个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鲜血。

  店小二脸色彻底变了,可仍旧带着勉强的笑意:“二位阁下,这里是神农谷……若小的有什么得罪了二位的地方,不用二位出手,小的自然会去城卫军处领罪,可……这酒楼却是严令不可动武的,您……”

  “威胁我?”

  平常人听到神农谷这三个字,哪还敢多说什么,可那中年人却嘿嘿一笑:“就算是你们神农王站在本座面前,也没有这个胆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