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主眼光、玄心自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姜澜剑不置可否的问道:“那么剑主觉得,已经上场过的各派中,哪家弟子的表现比较突出呢?”

  风轻羽淡淡道:“自然是剑宗弟子一枝独秀,其余门派的弟子们,都不过是剑主门下的试剑石而已。”

  “山主过誉了——此前你问我,是否已经选好了赌斗的目标?”

  风轻羽点头笑道:“剑主已经有人选了吗?”

  “筑基期和蛮妖境界那边一时还看不出来,但是元妖和化凡这边,我却已经选定了目标。嗯,便是那个接连打败你弟子的玄明派符师,李牧。”

  风轻羽轻“咦”一声,又回过头,看一眼人群中的李牧,眯起眼睛:“剑主没有看错么?他虽然在炼体上有几分实力,但也不超过炼体六重,其真正实力也只有化凡中期而已,守擂之战结束后,他却如何同那些元妖七重或者化凡后期的修士争?”

  姜澜剑睁开眼睛,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笑容,随口说道:“山主不必多言,我自有我的判断。却不知山主选出了自己的目标没有?”

  风轻羽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李牧,并且放出感知之力,仔细的查探了一下李牧的身体情况,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特殊之处。

  他摇摇头:“我的人选,便是我今天正式收入门中的弟子——李云杰。”

  姜澜剑似乎才想起云豹之事,颇有几分好奇的问道:“剑主的这位弟子究竟从何而来?四等上阶的妖族,玄英界已经有数千年没有出现过了吧。”

  风轻羽淡淡道:“不瞒剑主,我这位弟子乃是一个月之前,从灵兽山赶来,主动加入我派的,却非是什么大有来历的妖。”

  “灵兽山。”姜澜剑脸上露出几分奇特的笑容,冷然道:“这一千多年来,玄明派真是越发的落魄了,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放走了这么一个妖修天才。你的这位弟子难道是在灵兽山度的劫吗?没有遭到玄明派中人的截杀?”

  “玄明派中人,也不似剑主所说的那么无能,只不过我这位徒儿命大而已。”

  “此言何解?”

  “据他自己所说,似乎是在他度劫的时候,灵兽山的……”

  半空中一妖王一剑主的交谈始终都是在无声之中进行,是以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两位主宰着玄英界大半气数的大修士,究竟是在谈论些什么。

  ……

  人群中,李牧和吴念伊、美丽的师姐并肩而行,朝着另一个擂台走去。

  和这两位姑娘交谈得十分愉快的他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两位大修士所关注,而且姜澜剑还将他选为了自己的赌斗对象,明显是发现了一些他身上的不平凡之处。

  在方才的交谈中,他也知道了美丽师姐的芳名,师姐姓周,名莲心,是从小在落月宫中长大的嫡系弟子,修行十余年,如今也已经有了化凡大圆满期的修为,只需要一颗筑基丹,便可以踏入筑基境界。

  而关于吴念伊这小姑娘的情况,却让他大吃一惊,心中赞叹不已。

  当初在全州被他顺带救下的这个十四岁的娇俏小女孩,竟然拥有罕见之极的雷灵根,并且还是单灵根!

  这种单一灵根的情况,又被称之为天灵根,乃是绝佳的修行体质,无论是吸收灵气的速度还是转化元力的速度,都远远超过多灵根的修士。

  而且雷灵根这样的异灵根修士一旦修行到筑基之后,随手释放出的雷电法术更是威力巨大之极。雷灵根修士,当是同境界内战斗能力最强大的修士之一。

  而吴念伊的表现,也完美的诠释了天灵根拥有者的修炼速度之变态。从全州事毕到现在,才不过过去了数月时间,她便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无提桶之力更无扛鼎之力的三无少女,变成了拥有化凡初期顶峰、随时能够踏入中期实力的修士少女……

  不经先天,不练真气,不开丹田,不通经脉,修行对她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只需要选择了一门主修功法,然后利用灵石或者直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即可。

  这是李牧修炼一年多以来,第一次羡慕别人的上好灵根——要知道,虽然他也是只花费了数月时间,就完成了从化凡到化凡中期的晋升,但是他的每一次晋升,都是依靠种种外物才得以达成,其间花费的灵识、经历的磨难合辛苦,简直是一言难尽。

  哪里像人家,轻轻松松的化凡,然后又轻轻松松的突破,马上就要追上自己了……不对,若不是自己在这北泉山上接受了妖尊命元的洗礼的话,现在她的修为境界,还要强过自己不少。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不能比的啊……

  当然,李牧也只是在腹诽一下,并没有真正的生出多少怨气,反而为她的天赋异禀,感到高兴之极——拥有如此强大的灵根,想必在那落月宫中,她也是备受照顾,不会受了什么委屈。

  李牧无法去判断自己对这个十四岁的小姑娘究竟有着怎样的情感,他看她像是看自己随着贵安消失的妹妹,他想要将自己对于逝去的亲人的情感,转移到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小姑娘身上来。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她只是她,是那个单纯可爱、跳脱外向的豆蔻少女吴念伊,他盼望她能够顺利的成长起来,不受到任何的干扰和压迫。

  他希望自己是个旁观者,他无意去影响她的人生,但他还是希望看到她,希望自己能够见到她开心的一面,这也是刚才在擂台上时,他随手送她礼物的原因。

  在这个小小的少女身上,寄托着李牧的某种极为隐秘的愿望,甚至可以说,寄托着他绝大部分的温柔的情感——在这个世上,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去信任、去毫无保留的敞开自己的内心了。

  他不愿意将自己变成一个冷血的人。

  在玄明派中,面对郑云杰、面对郭红茗、甚至面对薛楚才莫云等人时,他都能够做到笑语相向、客气大方,在这北泉山上,他还能和自己打败的对手谈笑风生、能够在大妖王面前保持自然。

  但是他知道,在他面对这些人、这些妖的时候,其实从一开始,他的心中便是冷静而近乎冷血的。

  这些人、这些妖族,都是他修行路上的踏脚石而已。怎样去对待他们,如何去和他们相处能够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的修为,能够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他便会怎样去做。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那样的一个人,他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他”了,意气风发、快意人生、纵情诗酒,结交知己好友、追求红颜美人……那样的生活,那样的幻想,已经随着“他”的“死去”,而彻底的隐没下来。

  也许每一个修行者的心中,都会留着一个柔软的角落,为了某个人或是某朵花,甚至是为了某一家酒馆、某一瓶名酒,一把剑、一幅画、一件衣服一局棋,将自己的情感寄托其上。

  他的情感将往何处寄?没有遇到吴念伊之前,他极少笑,极少真诚的去笑。

  在全州,在那登仙楼内,他狼吞虎咽的吃下满桌子的菜时,看见这小女孩纯净无邪的双眼时,他便第一次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那时候在他的心中,有那么一处坚硬的地方,被融化开了。

  他由此便将自己的情感,寄托在了这个才见过数面的小姑娘身上。

  这种情感绝非男女之爱,这份情感中有些许的兄妹之情,也有一些欣赏、歆慕之情,还有些奇妙的依赖之情。

  但是他绝不需要她时时陪在自己的身边,他甚至都不需要时时看见她,也不必获悉她的全部消息。他只需要知道她快快乐乐的生活在某处,只需要知道她平安喜乐,便聊以自慰。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情感,他平时也根本不会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当他再见她时,他心中的欢喜却是十分真实的。

  “有美人如玉,藏于名山,君子闻其名,遂入山行。山中有薄露盈盈,又有清风拂面,花香塞鼻;循见清流激湍,掩映林木;日月疏影,长留其身。此君是虽未见美人,而其心已生大欢喜、大自在也。”

  李牧这样的心境,便如此一般,见之固然欢喜,不见亦无任何怨怼哀毁。

  当然,与他相谈甚欢的周莲心和在一旁傻笑着的吴念伊都不会知道,在他的心中已经转过了如此多的念头。

  而且这些念头,还颇有些难以告人。

  他读书时曾读过“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这样的文字,当时也深以为然。然而现在换了身份,换了际遇,他心中虽然依旧认同这样的道理,但却不愿意将自己的心思袒露出来了。

  这一男两女随意的找个擂台站定。此前的对话中,李牧也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炼体士和符师的身份,他的妖身隐秘不可能让她们知道,所以他也就胡乱编造了一些东西,满足了这两位姑娘好奇的心思。

  却说此时他们站在这擂台下朝上望去,就被台上的一人一妖给吸引住了视线,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