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七章 暗潮汹涌(三更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就在对面那丙字房内,嬴宫盯着那李宣面前的食盒,‘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而后万分委屈的说道:“兄长,我想要吃!”

  他被抓来这诏狱已经三日,昨日之前的伙食还算不错的。可今日那些狱卒忽然对他们冷淡起来,端来的饭食,都是些粗面馒头,连一星半点的肉沫都不见。

  他素来锦衣玉食惯了,哪里能吃得下这些猪狗吃的东西?故而已经饿了整整一日。

  嬴非同样咽了口唾沫,却强行忍耐着,淡淡的扫了嬴宫一眼,而后一叹:“再忍忍!这里毕竟不是家中。”

  口里这般说着,可他心里却知形势不妙。那些狱卒态度大变,要么是嬴氏自家生变,要么就是出于绣衣卫上层授意。可无论哪一种,都意味着北境,必定又有变故发生。

  嬴宫握了握拳头,心有不甘,可随后又神情黯然:“爹爹他当破虏军节度使当得好好的,怎会渎职犯法?是那嬴冲对不对,又是他在害我们?”

  嬴非并无解释之意,只随意的点了点头:“算是吧。”

  这次他们下狱,虽非是嬴冲出手。可父亲他之所以领军南下,也确实是为了嬴冲,这么说也不算错。

  嬴宫立时勃然大怒,眼现阴戾之色:“我迟早杀了他!为爹爹他们报仇。”

  那目光凌厉,竟似刀锋一般,摄人心神。

  嬴宫看了他一眼,却又微一摇头。想要报仇是对的,可此事却需从长计议。

  刚才听那李氏父子言语,嬴冲似已身处危境。可这人深受天圣帝之宠信,哪里能那么简单就将之拿下?

  而也就在这刻,那诏狱走廊深处,传出了一声惊呼:“这怎么可能?嬴冲那竖子,在庙塘镇大胜,斩首七万级,俘虏寇军十万?又因敌我难辨,武阳嬴氏族军四万人,亦全军覆没于其手?你这是在骗谁?嬴氏的两千铁龙骑,难道是吃干饭的?岳父之前不也说过,他这次封地难保?”

  这惊呼之声极大,传遍了这一层牢狱。引得牢中的众人,纷纷侧目望去,只见那‘午字牢’的牢门之前,立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妇,此时正眼现尴尬之色。

  嬴非见状,却只觉心中冰冷一片。他认得那少妇,正是武威郡王府的大房长女叶凌梦,而那午字房内,正是其夫君,从五品翰林院侍读裴德诏。此时同样因河道贪墨案,被拘押在此。

  “——你让我上书自承罪过,出卖同僚?这断无可能!真要这么做了,我裴某哪里还有脸见人?”

  那裴德诏,依然在咆哮着。可远处的嬴非,却已是手足冰冷,浑身颤栗。

  双河叶家的消息,只怕不假,这里的狱卒突然对他们苛待,果然是有着缘故。

  庙塘镇胜十倍之敌?他到底是如何胜的?嬴氏四万族军,真就已全军覆没?

  而更远处的李哲春与李春,面色亦同样煞白一片。心想那福王父子,大约是不会再来了。

  ※※※※

  同一时间。在梨园之内,齐王嬴控鹤也正长舒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符纸飞书。

  “一日之内,大破苍南寇军二十万人。那位安国公,真不愧是被你看重之人,”

  这间屋内,明明就没有人在,却偏偏传出了一个无比妖娆的女声。

  嬴控鹤微微一笑,端起了茶盏:“被孙师赞誉,认为是日后更胜白起嬴神通的兵法大家,岂同寻常?可孤也不曾想到,他能做到这地步。”

  “你似颇为欣慰?”

  那女声略有些诧异:“这对你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宛州既定,天圣帝绝无可能再调拨禁军北上。”

  嬴控鹤不屑冷哂:“难道北境糜烂,对我而言就是好事不成?这八千里秦川,终究还是我嬴氏天下。”

  “也就是说,你虽有野心,却不能以北境糜烂为代价?原来如此,这才是你昔年阻拦天庭嬴氏,对嬴冲下手的缘由?这样的名将种子,确需保全。”

  那妖娆之声咯咯的笑:“可这次怎办?禁军不动,之前的谋划,怕是要落空。”

  “无需你忧心!他会调的,我那兄长爱民如子,岂能坐视北方子民受苦?”

  “你对他倒真有信心——也罢,妾明白了!那么今次之事,就到此为止?本门可以卖你这个情面。”

  “确需止住,可这不是为孤,是为了你们自己。”

  嬴控鹤微微颔首,又摇了摇头,神情复杂:“孤知嬴冲其人,一旦大鹏同风而起,必可直上九霄。今次他既已掌控了宛州兵权,必定还会有其他举措。你们如贸然行事,只怕将在他手中撞到头破血流。良言在此,勿谓本王言之不预。”

  “多谢齐王提醒,请容妾先行告退。”

  那妖娆声音又一声笑,语中却毫无诚意,显然并未将嬴控鹤的警告放在心上。

  只须臾之间,她的所有气息,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嬴控鹤冷然一哂,随后又端着茶盏,踱步走到了窗旁。看着外面那满园的风景,他目里全是遗憾之色。

  ——实在可惜,这样的绝世珍宝,本该是在他手中绽放光华才是。

  ※※※※

  在终南山云巅,头戴平天冠的白衣公子,正将身前所有能毁去的一切,都全数毁去。可其脖颈,依然是青筋毕露,玉白英俊的面上,扭曲异常。

  旁边的黑衣文士,则神色惶恐:“殿下,此事还有挽回余地!如今北境战局,一样可逼迫禁军北调。汤神昊虽是兵败,可无碍大局。此战他虽有过错,可臣观今次之战,换成我天庭中任何统兵之将,都不会有其他结果。”

  ——谁能想到,只因缺少了平时可有可无的军帐,就在庙塘镇前遭遇灭顶之灾?

  “我不是怪他!嬴神通那孽种的本领,我岂不知?”

  白衣公子勉强抑平了怒气,再次端坐:“有此子在,吾心难安。北地多出了安国府这一变数,也不太稳当。总之一个月内,我需见到那嬴冲与虞云仙的人头。”

  “此事不难,臣已在谋划。日前已将五十万金,送往昆仑山紫极峰,请那位出手相助,另与弥勒教及明教商议过此事。”

  黑衣文士俯身一拜道:“只是以天圣帝对嬴冲的爱重,臣料那嬴冲身边,绝不只出手金银原半山一人,要取此人性命,还需陛下援手。”

  天庭之内,明面是除五方帝君之外,只有十位权天。可两位天帝天后与五方帝君麾下,却都各有私人。而这位西方帝君手底暗藏的实力,就是除帝后之外,最雄厚的一位。

  之前他对嬴冲之事颇为抗拒,认为数小题大做,牛刀杀鸡。可这刻却是全心全意,在谋划着此事。

  白衣公子闻言也不迟疑,直接就将一枚玉佩,丢到了黑衣文士的身前。

  “持此玉佩,去那终南山南麓大唤三声。无论如何,嬴冲他必须死!”

  ps:今天又敖了一个通宵!三更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总之各种求。

  现在已经是本月最后10个小时,大家票就捏在手里了,快丢到开荒碗里来。再不投,票票就没了哦!(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

开荒其他小说:剑动山河神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