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高礼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最高的礼节?

  秦宁多少还是有些好奇地,他想知道这深渊人中最高的礼节究竟是有多么高。

  人群呼啦啦地聚集了过来,每一个人看向秦宁的眼神中都是感激、崇拜和信念。

  秦宁的脸上依然淡定如初,新区的人虽然不少,可终究是比不过一个国家的人来朝拜的场面。

  “秦大善人,是我们这些人的大恩人,他的恩德比天地高,比大海深!我们无以为报,只有用一座庙宇,来表示我们的心情。”独腿老人脸色发红,就连说话的时候都因为激动带着些许颤音。

  几万人围住这里,他们每个人都在安静地听着独腿老人的言语,安静地连呼吸声音都听不到多少。

  “对于恩人,我们只能进我们所有的,为其祈福!”独腿老人一手拄着拐杖,一手高高的伸出,攥成了一个拳头。

  “祈福!”

  “祈福!”

  “祈福!”

  ……

  几万人忽然爆发出来潮水一般的喊声,那响声让整个霸山城都颤抖了起来。

  无数道神识在听到了这里的变化之后飞来,或是小心翼翼地,或是明目张胆地查探这里的情况。

  “入庙仪式,现在开始!跪!”独腿老人高声喊道,脸上的激动也被严肃和真诚代替了,他放开了拐杖,带领着所有新区的人,纷纷跪下。

  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的怨言,没有一个人多说一句话,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听从这独腿老人的安排。

  这下子。倒是秦宁有些吃惊了,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黑压压一片人。想要开口阻止,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们都是一些有实力的人。甚至曾经有人达到过比秦宁现在还要高的高度,只不过现在都已经落寞了,沉沦了。

  可他们依然有他们的尊严,膝下的黄金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弯曲。

  秦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静地选择了等待,他要看看这里的深渊人究竟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跪拜在地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那独腿老人才颤颤巍巍地艰难地爬了起来,喝道:“跪拜礼闭!”

  几万人安静地起身,没有一个人因为跪拜的时间长而有任何的怨言。就连那些小孩子们都瞪着一双双水灵灵的眼睛,满脸崇拜地看着秦宁。

  独腿老人喘了一口气,冲着那抱着雕像的路三狗伸了伸手,接着说道:“请大善人雕像!”

  所有人安静地看着,一双双炙热的眼睛牢牢地盯着路三狗手中抱着的雕像。路三狗原本有些不着调,现在却是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腰杆子挺得笔直,紧闭着双唇,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凝重。

  路三狗双手将那雕像送交到了独腿老人的手中。旁边立马有两人上来护着,神情端重的扶着那雕像。

  “入!”独腿老人见两人已经拿稳,这才将手慢慢地抽了回来,高声地喊道。

  “秦大善人!”

  “秦大善人!”

  “秦大善人!”

  入字刚刚说完。几万新区居民便是大声呼喊了起来,整齐划一地语气,化作一股祥瑞之气直冲高空。

  秦宁抬头一瞧。当即就乐了,那股祥瑞之气在高空之中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秦字。散发着强烈的光芒。

  秦宁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这跟他想到的情况不大一样啊。这么招摇很是容易受到关注,万一真的会有人查找起来自己的存在,说不定真的会找出来什么。

  最重要的是,万一有心人将自己与秦军联系了起来,事情就不办了。

  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再去干扰只能是得不偿失。

  索性秦宁也就不多管了,随意去做就好,一切顺应天意才是根本。

  两个抬着秦宁雕像的人一步接着一步地往那空地出走去,随着他们每走一步,便有一层透明的波动。

  秦宁神识一扫,顿时无语了,感情这秦庙早早地便是建造好了,只不过是被阵法蒙蔽住了。而他之前也没有动心去查看,只是扫了一眼。

  在走了九步之后,那波动猛地一颤,接着全部消失无尽,露出来一座器宇轩昂的庙宇,大门入口处挂着一幅拍扁,上书“秦庙”二字。

  “想不到啊,这些深渊人的最高礼节竟然是这么震撼人心。”秦宁暗暗摇头,这已经大大的出乎他的预料了。

  剩下的事情便简单许多了,雕像被摆放在了一座白玉底座上,之前是一个高案,上边摆着各种各样的贡品,还有香火燃烧不停。

  一切都摆放好了之后,新区的居民们便开始一个个的上前祭拜,神情庄重的很,时不时的还会说一两句保佑的话语。

  在秦宁看来,让他感觉有点奇怪,他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一旁,深渊人竟然去祭拜一个雕像,这……

  不过当秦宁感受到那忽然增加了许多的善能的时候,已经是乐呵的合不拢嘴吧了。

  或许,这样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了吧。

  独腿老人抽空来到了秦宁的身边,满脸笑容地看着秦宁,似乎是在等待着秦宁的夸赞。

  “老人家,真是太麻烦您了,弄的这么隆重,让我实在是有些受不起啊。”秦宁笑呵呵地说道,他说的的确是真的,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与安排人去做,的确是不一样的感觉。

  独腿老人摇摇头,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道:“秦大善人,你错了,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要不是我们新区的人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我们做的会比现在更多,更好!而且,我们已经都商量好了,等条件更好的时候,我们会多建造几座秦庙,让整个霸山城的人都能够感受到您的恩泽。”

  秦宁无奈地笑着,除了点头感谢别的他还能说什么?

  既然人家把事情做的这么好,秦宁便轻声说道:“老人家,那个新区协会到时候你多费心了,我的原则就一个,为贫苦的人塑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带来更好的收入。至于其他的势力,尽量地不要妥协。”

  “秦大善人,我明白,我明白的!想我老头子也有过不少成就,这点小事还是难不倒我的!”独腿老人自信满满地说道,作为新区威望最大的人,他如果没有点过硬的本事,恐怕难以达到现在的高度。

  看着眼前的深渊人,秦宁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把这独腿老人也施展了控神术呢?那样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做出来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的。

  可看着眼前这善良的人们,不管他们之前曾经做过什么样惨绝人寰的事情,现在他们不都已经受到了惩罚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秦宁的心软了,或者说应该是他的心中那股悲天悯人的情绪发挥了出来。

  “算了,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还是不要过多的做损害天意的事情了。”秦宁暗暗叹息一声,已经放弃了控制独腿老人作为自己代言人的想法。

  有时候,秦宁觉得自己的想法很矛盾,他的身上背负着重兴蓝星族的重担,可现在又跑到这里来改善深渊人的生活条件,甚至以后还会做更多的好事。这两者之间多少都是有些不对付的。

  不过,秦宁自己也明白,蓝星族的复兴是必须要的,可一个种族的复兴并不是要完全灭掉另外的种族,等蓝星族再次成长起来之后,秦宁相信已经涨了记性的蓝星族不会再那么被动了。

  或许,那种各个种族和睦相处的事情也会发生,就像是地球上华夏国几十个民族都是一家人一个样子。

  “不想那么多了,先走好眼前的路再说吧。灭掉深渊帝国,或许不需要那么多的血腥吧。”秦宁暗暗想到,在叶泽涛的默默影响下,他已经变得不是那么残酷暴力了。

  以前的秦宁没有办法,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他能够做的就是把所有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全部斩杀,或者控制。可现在呢?达到了那种高度之后,再重新回到修真界,他的心态变化了,他的感情变化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么嗜杀。

  晃了晃脑袋,秦宁从深思之中回来,看着眼前还在排着队等待入庙的深渊人,嘴角微微一挑,笑呵呵地说道:“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事情可以用这个喊我。”

  秦宁掏出来了一个传音仪器,方便这独腿老人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时候联系自己。

  霸山城新区将会是一块巨大的蛋糕,要是说没有人来找麻烦分一杯羹的话,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秦宁可不会傻乎乎地以为那城主府怒家的一道命令就会让新区永远安宁,深渊帝国太大了,深渊帝国的家族太多了,超级势力那么多,一个小小的怒家恐怕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来吧,让我看看这霸山城里还有多少隐藏的高手,还有多少幕后的黑手,只要你们敢出来,我秦宁便是将你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全部打掉!”秦宁离开了,他还需要去炼化身体内的能量,尽可能的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经过这么高调的仪式之后,秦宁体内的善能正在源源不断地生成,只是他自己也明白,从现在开始他已经正式的进入到了霸山城决策层的眼睛里。(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超神级诱惑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